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WSJ:台灣軍力不足 士氣低落 難與中國一戰

紐約市今晚將出現強風豪雨 部分地區恐淹水

追尋婚禮自由的年輕人 為了禮金還是辦了婚宴

中國傳統節日七夕節,一對新人領證後慶祝。(中新社)
中國傳統節日七夕節,一對新人領證後慶祝。(中新社)

浪漫婚禮人人愛,當婚慶行業忙著集體狂歡時,冗長繁瑣儀式卻令有些年輕人試圖逃離,「把禮金收回來」有時竟成為年輕人辦婚禮的重要理由。

「眼前最重要的是,踩著恨天高千萬別摔倒。然後走到交接區,我爸會從那兒上台,象徵性把我交給老公,緊接著會有告白環節。再之後老公會帶著我走向主舞台…」

一年前,在一首「我多喜歡你,你會知道」的鋼琴伴奏聲裡,晴天按流程走完了自己婚禮全部流程。一年後,晴天坦言,除了緊張,沒太顧得上感動,「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裡」。甚至於,身為新娘的自己並非當天的主角,「我往交接區走的那段路,工作人員連燈都忘了打」。

中國經營報報導,每逢長假,「婚宴」二字總會被塞進一些人的生活。結婚服務平台婚禮紀的數據顯示,2021年五一假期,97%的婚宴酒店預訂量爆滿。國慶假期#十一假期婚宴場地預訂爆滿#話題,再次長時間霸占微博熱搜。

但略顯魔幻的是,當婚慶行業忙著炒熱集體浪漫時,另一面,則是年輕人躍躍欲試的逃脫婚禮的制式束縛。

520中文諧音「我愛你」,眾多新人選擇在5月20日這一天登記結婚,圖為山西省太原...
520中文諧音「我愛你」,眾多新人選擇在5月20日這一天登記結婚,圖為山西省太原市一對新人在婚姻登記處辦理結婚證。(中通社)

制式束縛 年輕人想逃脫

早在2017年,「奇葩說」辯手臧鴻飛就在節目裡吐槽「婚禮是一場大型、尷尬、自嗨式的私人廟會」。近些年,關於傳統婚禮儀式的吐槽有增無減,戲謔用語從「社恐的天敵」到「文明觀猴的場合」。

對於趕場參加婚宴的人來說,收到手軟的「紅色炸彈」、節衣縮食勻出的禮金錢、大同小異的婚慶流程共同構築起關於婚禮的某種「共同記憶」。而對於像晴天一樣的局內人而言,繁瑣、操勞、細碎才更像是婚禮的本來面貌。

通常而言,對婚禮的具體想像是從婚博會開始的。決定辦婚禮的第一個周末,晴天就和老公逛了逛婚博會。現場囊括婚紗照、婚宴、婚紗、婚車、珠寶首飾幾個區域;當然,也有細碎如賣婚禮床上四件套。

婚宴當天,晴天的勞累接踵而至,早上5點起床化妝,6點半晨袍拍攝,7點半秀禾拍攝,8點堵門接親,8點40分更換妝髮,9點20分first look拍攝,10點58分踩點到達宴會廳門口。隨後,鋼琴伴奏聲響起,晴天按計畫緩步走進容納有12個婚宴桌的宴會廳。

擺放一疊疊現金和金飾,是不可避免的迎親儀式。(取材自齊魯網)
擺放一疊疊現金和金飾,是不可避免的迎親儀式。(取材自齊魯網)

繁文縟節 大型自嗨廟會

拋開關乎細節的記憶,婚禮究竟在情感上留下了什麼?晴天思忖片刻後笑言,似乎並沒有。 「我都不記得自己當天說了什麼,也不記得老公說了些啥,大家都在背詞。」告白詞是晴天從小紅書上找的,老公的告白環節時,她還在腦海裡默念自己的台詞。

更大的遺憾或許來自於無暇顧及親情。 「敬酒真的就是走過場,純客套話,完全沒時間跟朋友、家人寒暄。」直至婚禮結束、賓客離席,晴天也沒有和許久未見的姥爺說上一句話。

8月初,許琳到蒙古呼和浩特參加大學同學的婚禮。 「在當地的一個標竿宴會廳辦的,大概30桌,都是新人雙方父母及其親戚朋友。」最讓許琳無法忍受的是,新郎還在台上講話,圍坐在桌邊的人已然開始觥籌交錯。

「他們哪兒會真的關注、祝福新人?就是看熱鬧而已,一點不尊重人。」再聯想到自己,父母早年間離婚,婚宴現場致辭環節勢必尷尬滿滿;自己精心準備的發言,來賓大概率沒耐心聽完;動則每桌上萬元的宴席,極可能浪費嚴重。不辦婚禮的想法在許琳心裡日益堅定。

和許琳類似,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抵制」婚禮。「對很多年輕人來說,他們想要拋棄的是傳統婚禮的繁文縟節,以及自己只能充當群演的不可控感和形式主義,而非婚禮這個儀式本身。」仔細研究過社交平台圍繞「婚禮」的討論,有人得出這樣的結論。

以此為背景,「婚禮」二字似乎正在融入更多的可能性。極簡辦婚禮,甚至不辦婚禮,把省下來的錢用來旅行,成了不少人理想的結婚方式。

aMoment Wedding紐西蘭婚禮策畫公司創始人之一Yucca自己就是旅行結婚的踐行者。 2011年,她辭掉工作,用四個多月時間和先生遊歷了印度、中東、非洲。

四川成都有一條愛情斑馬線市,一對新人在領取完結婚證後拍照留念。 (中新社)
四川成都有一條愛情斑馬線市,一對新人在領取完結婚證後拍照留念。 (中新社)

抵制婚禮 省錢旅行興起

這是Yucca和先生耗時最長的一次旅行。她開玩笑,以前看段子說,兩個人出去旅遊一趟回來,要嘛分了,要嘛就可以結婚了,「原來是真的」。兩人在旅途中因為許多雞毛蒜皮的小事吵過架,但旅途結束,覺得好像還可以一起過,就順理成章去領了證。

成立目的地婚禮公司後,Yucca見證過不同的浪漫:有樂高愛好者把戒托換成樂高小人的,有因音樂結緣的新人把音符繡在新娘的頭紗上的,有一對酷愛「動物方城市」的新人竟然把茱蒂和尼克玩偶帶到婚禮現場。

「餓了麼」平台日前公布婚嫁消費數據,今年以來,目的地婚禮訂單以149倍的速度增長,三亞、大理、青島、廈門、麗江是最受歡迎的國內目的地婚禮城市。而所謂「目的地婚禮」,又稱「私奔婚禮」,是指只有一對新人或一對新人加上雙方父母參加的婚禮,算是對抗傳統婚禮繁文縟節的方式。

從事婚禮化妝近5年的桃子和先生,則把結婚的儀式感挪到領證儀式上。她和先生邀請朋友去民政局觀禮,請來攝影師、攝像師,製作了一個10多分鐘的紀錄片。 「結婚歸根結底是兩個人的事兒,婚後的生活可比結婚的時候砸錢造作重要多了。」

直接領證結婚是最快的方式。(新華社)
直接領證結婚是最快的方式。(新華社)

儀式從簡 平實婚紗金飾

年輕人想在婚禮上省錢的意願也越來越強烈。有人在電商網站上購買婚紗,用完後二手轉讓;有人不願成為婚慶公司打包套餐的「冤大頭」,親自設計背景板、DIY伴手禮、對接婚禮「四大金剛」(指司儀、化妝師、攝像師、攝影師);有人不再購買大牌鑽戒,甚至打起人工合成鑽石莫桑鑽的主意。

不少人在二手電商平台打包轉讓婚禮用品,桃子甚至見過有新人買越南沙金來充當三金,逼真程度令桃子震驚。一是考慮到安全,怕婚禮現場太亂,怕把真金丟了,二是為了撐場面。 「不可能每個賓客追著你咬一口,看一下是不是真金。」

婚禮中,用鮮花裝點的儀式架更添浪漫,但需要不少花費。(取材自中國經營報)
婚禮中,用鮮花裝點的儀式架更添浪漫,但需要不少花費。(取材自中國經營報)

婚禮自由 先過長輩這關

在中國,領證是在法律意義上結婚,婚禮是在習俗上結婚,關乎禮尚往來與人情世故。因此,儘管旅行結婚、極簡婚禮很美好,但要實現「婚禮自由」,大多數人還要過長輩這一關。

不想辦婚禮的小荷為了說服婆婆費了不少口舌。 「婆婆覺得要是不辦婚禮,第一,送出去的禮金錢收不回來,第二,會讓別人以為自己家連個媳婦都娶不起。」婆婆一個人沒辦法說服小荷小兩口,又拉著親戚朋友一起來勸。最後,雙方各讓一步:辦酒席,不辦儀式。

這樣的宴席一般叫作「答謝宴」「回門宴」,為的是告知親朋好友「我結婚了」,順便收禮金。 Yucca觀察,她有一半的客戶在辦完目的地婚禮以後,還要回國辦一場這樣的宴席。

結婚禮金。(取材自Ingimage)
結婚禮金。(取材自Ingimage)

謝客酒席 為了禮金盤算

「把禮金收回來」也是晴天辦婚禮的重要理由,但婚禮這筆人情帳未必算得清楚。

婚禮結束後,晴天和丈夫興奮地數錢數了4個小時,直到次日凌晨一兩點才睡覺。 「不僅要數錢,還得記下來,哪天再去別人婚禮的時候別忘了,親戚、父母的朋友給的禮金,大部分也得還給父母。」

晴天的婚禮花了20萬元左右,光婚宴的開銷就接近10萬元。她本來很篤定,禮金肯定收回來了,能覆蓋婚禮的花銷。但後來又轉念一想,算上之前雙方父母、自己和老公給出去的禮金,還有以後可能要給出去的禮金,還是虧了。

無論辦不辦婚禮,傳統與當下的博弈從來沒有消停過,化解操辦婚禮的矛盾,可能是一對新人邁入婚姻的第一步。(晴天、許琳、Yucca、桃子、小荷為化名)

中國 攝影 工作

上一則

「1500萬年薪忽悠了許家印」恒大前經濟學家捲謠言風暴

下一則

「黃金配角」港星陳龍離世 曾和李小龍合作「精武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