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本土疫情延燒 中國要求提供24小時核酸檢測服務

習近平通話馬克宏 稱中法互相支持辦好北京冬奧

告別偶像壓力式的愛 數據女工脫粉、快樂下崗

中國官方清朗行動在掃蕩無底線的追星亂象,讓粉絲回歸正常生活,能更從容的欣賞藝人。此為演唱會示意圖。(取材自央視/視覺中國圖)
中國官方清朗行動在掃蕩無底線的追星亂象,讓粉絲回歸正常生活,能更從容的欣賞藝人。此為演唱會示意圖。(取材自央視/視覺中國圖)

「就像兩桶水,之前我是高桶,他是低桶,我需要一直往他那裡輸出我的能量,終究會空。」一位粉絲回憶起脫粉前的追星經歷,感慨地說。

近月來,一個個明星工作室、粉絲帳號被微博禁言、關閉,曾經廝殺激烈、戰績無數的明星榜單被下架整改......忙著清理微博群內容的粉絲小白,感受到中央網信辦「清朗」行動掃蕩「流量」風暴與「飯圈」畸形文化是「玩真的」的威力。

兩周前,小白所在的數據組微信群、微博群突然發來緊急提示,群主要求粉絲們盡快清除「不良」內容,並對手中的微博號設置刪除或隱藏權限。

作為「群元老」的小白,首先開始清理微博群的內容,並艾特其他做任務的粉絲自清自查。微博群的第一條消息追溯到2020年4月,是巨大的清理量。

此時,微博群突然顯示不存在了。「當時我就傻了」,小白說。之前群裡也有過類似「嚴查粉絲帳號」的清理通知,都不像這次,粉絲人人自危。

新京報報報導, 在中央網信辦的「清朗」專項行動中,遭遇衝擊最大的,無疑是飯圈的話語權主導者——粉絲。他們不再有渠道為明星無條件「氪金」(意指為明星花錢)、控評(用統一文案控制評論畫風和方向)、互撕、拉踩、引戰的鬧劇也只能就此作罷。

小白是某一線演員L的粉絲,2018年開始踏上追星之旅時,L正陷在網絡暴力之中,她在參加一場線下活動時,被L一句「大家一起走過去,相信我」所感動,開始頻繁地刷微博,偶然間看到對方的數據組納新,很激動地報名加入,從此開啟了所謂「數據女工」的生活。

粉絲追星盛況,此為示意圖。(取材自微博)
粉絲追星盛況,此為示意圖。(取材自微博)

轉發刷流星 手把手教學

進入數據組後,有粉絲手把手教新人。小白首先需要去某專門幫助粉絲做數據的網站購買微博白號。白號有兩種選擇,一種可改暱稱和資料,另一種無暱稱、無頭像;兩種號均兩毛五一個。一位新手「數據女工」常需要購買約120個帳號,每個帳號一天可無限轉發明星某一條微博,為明星增加流量。

這是2018年、2019年時,各大數據組最常用的「刷量」方法。那時,某明星通過微博發布一首歌,僅10天轉發量就超過一億次。直到幕後操盤的一個App「星援」團隊被抓獲,該犯罪嫌疑人的違法所得共計人民幣625萬餘元。

小白當時也是這個App的用戶,被封時她還有十幾個小號在裡面。「畢竟很容易刷量,一天幾百上千條。」而如今,粉絲們只能人工手動轉發。雖然更累了,但誰也不想偷懶。「有時坐下來想想,寧願花錢買數據,也不想天天盯著數據做。」

據了解,很多「頂流」的數據組會為「數據女工」設置KPI,每天必須完成固定數據量。如果長期沒完成,會被踢出群。還有一些組裡的粉絲會利用數據小號,給其他粉絲刷惡評,或者冒充他人粉絲引發罵戰。

小白所在的粉絲群並不崇尚內卷,沒有硬性要求,更提倡快樂追星。但做得好的會有周邊或者一些獎勵;不做任務的,仍會被移出站子。對小白來說,在粉絲群「打工」很好的一點,就是因為大家都是為喜歡的明星奉獻愛,只要有空,就會相互交流,沒有一個人會嫌累。

對粉絲來說,只要是為喜歡的明星奉獻愛,沒有一個人會嫌累。此為追星族示意圖。(中新...
對粉絲來說,只要是為喜歡的明星奉獻愛,沒有一個人會嫌累。此為追星族示意圖。(中新社)

控評又打榜 為藝人操心

和小白不同,小C在「清朗行動」前,便提早脫離了自己鍾愛多年的明星。小C在25歲開始追星,在後援會會長姐姐的帶領下,很快進入了粉絲的管理層。隨後的十多年中,小C陪伴著藝人,一步步從新人走到頂流的位置,見證了飯圈近十年的風雲變幻。

小C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剛進入飯圈時,有個媒體刊發了一篇對她喜歡的明星不太友好的報導。當時會長鼓動所有粉絲「一定要不分晝夜地打」去該媒體電話投訴。會長私下告訴她,打榜、互撕、維權等所謂的「飯圈團建」都是為了培養粉絲的凝聚力。

此後十餘年,小C一路從新粉爬升至老粉,但她很少控評、打榜,總覺得營銷號買熱評,逼著粉絲控評是個畸形又無聊的行為,「但身處遊戲規則中,這些事情多多少少是不可避免的。」後來她發現喜歡的明星在應對一些爭議性新聞上,一次次讓她失望,最後她和他說了再見。

同樣催促小C盡快離開飯圈的,還有愈發失控的飯圈文化。小C自認是後援會的「隱藏懶人」,每天大概也就花四個小時處理飯圈的事情,但依然身心俱疲:「主要是為了他的前途和事業,每天都非常焦慮。他今年有沒有新作品要上?有沒有演唱會和巡演?有沒有營銷號在黑他?」這些繁雜的擔憂,十餘年來每天都在折磨著小C的神經。

即便「為愛發電」的生活已經如此煎熬,後援會會長還是繼續出台了一些強制措施,逼得管理組每天要消耗九個小時處理後援會的工作。「這麼折騰,我實在受不了」,小C決定「脫粉」。她形容脫粉的過程就像「戒掉菸癮」,很痛苦,但離開後援會後,竟有種解脫的快樂。

粉絲在一家明星周邊店舖內打卡。(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粉絲在一家明星周邊店舖內打卡。(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回收愛、療情傷  解脫也快樂

報導說,雖然粉絲們的追星經歷各不相同,但「清朗行動」後,大部分人的生活,卻不約而同「被步入」到應有的正軌上。

小白此前除了學習和實習,其他時間都用來追星。而如今,數據群被「炸」,榜單下架,但凡發表過度的追星言論就會被「追蹤」,小白的感受卻是「輕鬆自在」,「不用天天想著賺積分、送積分了」。

「清朗行動」後,大家更注重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小佳所在的粉絲群在評論或發微博時,都會反覆檢查,不語出惡言,飯圈大部分粉絲也比之前講話客氣了不少,「不像以前,一點點事就會爆發一場戰爭」。

但在小佳看來,除了大環境影響外,也源於年齡增長。很多粉絲都面臨從學生黨變成工作黨,生活上更繁忙,做日常數據的時間就相對少了。她也一樣,如今更想用關注作品以及做公益的方式「發電」。

小C為了更快地治癒脫粉的「情傷」,這半年找了一位二三流的普通藝人做為新牆頭,在追星上也做了不少改變,像是不再真情實感地擔憂對方工作,也不再投入到所謂打榜、應援、廝殺團隊的活動中。每天只是看看他的開工抖音和帥圖,晚上刷刷微博。

小C說,她現在喜歡的明星非常努力,粉絲心態也比較「隨緣」,「現在我的飯圈裡沒有控評、打榜,每個人都過好自己的生活」。

雖然偶爾看到對方的後援會沒什麼執行力,小C也曾考慮要不要進去幫忙,但想到之前十幾年追星之路實在太累,「不想再為別人的人生,真情實感地焦慮了」。

「現在想來,過去好像是有點兒大病」,小C說,雖然她現在每天也在看娛樂圈相關內容,但「沒了那種壓力和折磨。好快樂!變成吃瓜群眾後,對以前的『對家』也沒那麼苛刻了,少了很多戾氣,也沒那麼多仇恨,能欣賞到每個人的過人之處」。

不少中國粉絲對外國藝人也是大手筆瘋狂追星。圖為中國粉絲集資定製機身噴繪了朴智旻的...
不少中國粉絲對外國藝人也是大手筆瘋狂追星。圖為中國粉絲集資定製機身噴繪了朴智旻的「專屬飛機」。(取材自觀察者網/圖:百度朴智旻吧)

粉絲:飯圈是平台養的蠱

「清朗行動」下,小C樂於看到飯圈的變化。例如,過去她最熟悉的各類榜單被取消,她直接鬆了一口氣。「(參與)那些根本無關緊要的榜單,我們都是被迫的。但被內卷進這些機制中,不得不耗人耗財耗時間去做,現在大家都老實了,也不用再擔心『對家』了」。

但她認為管控得還不夠,「飯圈其實就是平台想要流量而養出來的蠱。所以不能只盯著飯圈本身,平台作為始作俑者需要更強力度的檢查和自糾」。

小C的生活重心回到自己身上後,事業也達到一個新的小高峰。雖然疲憊,但她知道,生活中收獲到的,都是自己的。

「清朗」行動開始後,沒了各類榜單,粉絲們不用打投、不再互撕拉踩,快樂追星的同時還...
「清朗」行動開始後,沒了各類榜單,粉絲們不用打投、不再互撕拉踩,快樂追星的同時還有了自己的生活。圖為某歌手演唱會結束後,鞠躬感謝粉絲。(取材自新京報/IC PHOTO圖)

微博 工作 App

上一則

殺死東三省人?中國東北拉閘限電的「暴力硬停電」風暴

下一則

香港藝術品拍賣市場 全球第二大 藝品進出口3年增近1倍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