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舊金山灣區近2.9萬戶停電 東灣影響最大 緊急搶修

艾美獎/凱特溫絲蕾勝「后翼棄兵」強敵再奪視后

全球搶中國「實驗猴」 有錢也買不到

實驗室裡的恒河猴。(取材自新京報)
實驗室裡的恒河猴。(取材自新京報)

實驗獼猴價格暴漲,背後是大國疫苗研發競爭的角力。一隻身價至少10萬元的行情,還助長了黑市交易,埋下諸多隱患與伏筆。

藥物臨床前研究需求爆發式的增長,加上新冠疫情帶來的疫苗以及各類相關藥物的研發,使得實驗猴的價格在兩年內暴漲,一隻身價飆漲到超過10萬元(人民幣,下同),甚至有錢還買不到。一猴難求現象,無論短期還是長期,都正衝擊著科研等領域。

疫苗研發人員正進行細胞培養。(新華社)
疫苗研發人員正進行細胞培養。(新華社)

新京報報導,中國非人靈長類實驗動物行業協會近期數據顯示,中國實驗獼猴的現有存欄量大約20多萬隻,其中85%為食蟹猴,15%為恆河猴。而根據「野保法」規定,食蟹猴和恆河猴都屬於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捕獵、繁育、交易都受到法律審批限制,在需求大增的情況下,因此量少價揚。

「現在市場上的實驗獼猴,6、7萬元的都是一般價格,如果要挑各項指標更好的,可達到10萬一隻。」報導引述從事實驗獼猴行業超過20年的高級獸醫師耿祥飛說,最近有一個實驗項目需要用到獼猴,但他打遍國內40多家猴場幾無所獲。

「以前還能挑挑揀揀,現在買要找關係,還要等三五個月猴子才送過來。我最後找了個小猴場協調了一下,買了20隻,大猴場想都不敢想。5、6月的時候我訂了猴子交了錢,現在猴子還沒到呢」,耿祥飛說。

國家隊也面臨同樣的問題。中國科學院神經科學研究所非人靈長類研究平台是全國「使用實驗獼猴最多」的科研機構之一,前後已用了1000多隻猴子。平台主任孫強說:「我去年買的猴子今年才到,去年買的時候4.5萬一隻,今年已經8萬了」。

廣州華騰生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謝水林也說,實驗獼猴的價格在2020年底就漲到了2萬,後來幾乎每個月漲接近一萬元。

更有甚者,是抱著錢也買不到猴子。前四川大學實驗動物中心主任尹海寧說,現在很多科研項目等著動物到位,錢交出去了,猴子卻不能及時到手裡;目前和新冠病毒有關的研究項目還能被優先考慮,但其他的項目「可能就得放一放」。

養殖人員檢查用於出口的實驗猴。(新華社)
養殖人員檢查用於出口的實驗猴。(新華社)

疫情失控 用猴量增加

尹海寧表示,從整個市場看,猴子的用量也在漲,主要是生物醫藥,尤其是大分子藥物。加上2020年的新冠疫情,做疫苗和藥物開發、研究,都要用到猴子,用猴就更多了。而由於動物實驗有關項目在每個省份都頗受招商部門青睞。全國多個省市也上演「搶猴子競賽」。

廣州華騰生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謝水林做藥品器械的研究,同樣找不到猴子,最後輾轉以每隻6、7萬元買到10隻老年猴。他說,3到6歲間的壯年猴幾乎絕跡,且頭部企業已開始收購猴場、囤積猴子,有些巨頭公司已規畫到3、5年以後,「實驗獼猴這一資源正在被逐漸壟斷」。

據蘇州西山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不完全統計,2017年國內主要使用單位的實驗猴使用量為18140隻,到2019年這一數字已經增長為28026隻,漲幅達54.5%。

孫強認為,實驗猴生產能力有限,是導致市場供不應求的原因之一。報導指出,這來自於從上世紀90年代就處於嚴管狀態的實驗用猴審批制度,直到約2000年,實驗獼猴的實驗動物生產許可證審批才實現多證合一,讓市場化養殖實驗用猴變得可操作。

美媒聲稱中國最近「頒布法案限制實驗猴出口」,阻礙美國研製疫苗「拯救百萬人的生命」...
美媒聲稱中國最近「頒布法案限制實驗猴出口」,阻礙美國研製疫苗「拯救百萬人的生命」。(取材自新華網)

有猴就賣 降低繁殖率

「我國現在有超過40家企業養實驗獼猴,但規模化的養殖企業所佔比重並不高」,孫強說,部分小企業「有猴就賣」,難以進行科學、長遠的種群繁育,導致絕大多數猴飼養企業的繁殖種群動物老齡化嚴重,繁殖率顯著下降。

根據新「野保法」規定,野生猴子進入猴場後的第三代,才能成為實驗獼猴。孫強認為,隨著繁殖種群中動物年齡的老化,年出欄動物數很可能還會進一步下降,但未來3到5年的市場需求仍會不斷增加。

但在孫強看來,新冠疫情並不是導致實驗獼猴短缺的主因,藥物臨床前研究對實驗猴的需求爆發式增長,才是核心因素,他估計全國缺口至少是現有產出量的1.5至2倍。

「近年來大分子生物製藥市場發展勢頭可以用迅猛來形容,全球幾乎所有最尖端、最先進的重大疾病治療方法如愛滋病、腫瘤等均與生物大分子藥物有關。但是,這些藥品在成為新藥前都需要進行臨床前研究,以證明有效性和安全性」,孫強說。

多位受訪人員稱,實驗獼猴身價暴漲和一猴難求,無論短期還是長期,都正在對科研造成影響。

第一個影響是成本大幅上升。尹海寧說,以前實驗獼猴在一個項目裡大概耗費成本總額的三分之一,現在已超過二分之一。另一方面,猴子越來越貴,許多猴場開始殺雞取卵,有的猴場已經選擇「不留種,有猴子就賣」,用於留種繁殖的猴子越來越少。

中國非人靈長類實驗動物行業協會統計,現在實驗獼猴的存欄是20多萬隻,其中母猴約5萬隻,一年大約產出兩三萬隻。去年存量就已經賣光了,1歲的獼猴也被出售。

實驗用猴子成為難題,有「克隆猴之父」稱號的孫強,開始考慮以自己使用過的「退休猴」進行繁殖,但自己養猴子是否為長遠之計,還不可知。

新冠疫苗研發競賽,加劇了實驗猴的用量,幾乎一猴難求。此為示意圖。(新華社)
新冠疫苗研發競賽,加劇了實驗猴的用量,幾乎一猴難求。此為示意圖。(新華社)

閉關鎖猴 牽動疫苗研發

實驗猴高額利潤的背景下,有人開始鋌而走險。例如今(2021)年2月警方就查獲一間業內有「猴王」之稱的生物科技公司涉嫌非法收購超過200隻野生獼猴。而中國2020年全面禁止包括猴子在內的所有野生動物的進出口和「任何形式」交易,據報導還一度影響了美國等國家的疫苗研發。

高級獸醫師耿祥飛說,從2000年中國有實驗獼猴市場開始,國內非法買賣和國際走私交易就一直存在。例如2019年,南寧海關破獲一起特大走私食蟹猴案,查獲走私食蟹猴達2735隻;而今年,四川橫豎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正武因涉嫌「非法收購珍稀瀕危野生動物及其製品罪」被逮捕的消息,更在業內引起軒然大波。

新京報報導,2003年,王正武成立了四川橫豎生物,主要從事實驗動物生產、銷售;2015年,橫豎生物的實驗獼猴養殖規模和出口量已位居全國第一。2017年,橫豎生物實驗獼猴存欄量達7700隻,橫豎生物在新三板正式掛牌。公司三年共出口試驗獼猴2000多隻,90%出口美國,出口量居全國第一。王正武並時任四川省人大代表。

4月8日,四川省雅安市天全縣人民檢察院發布公告表示,「發現王正武收購獼猴的行為涉嫌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可能損害社會公共利益,……請擬提起民事公益訴訟的機關和社會組織在本公告發出三十日內將有關情況書面反饋本院。」

報導引述消息人士透露,「這個案子目前查到的相關獼猴已經超過200隻,涉及的交易上家不止一個。」一位熟悉王正武的人說,「最早3、4千一隻猴子,現在幾萬塊一隻,利益太大了。」

2018年,中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非人靈長類平台培育出的一對克隆猴。(新華社資料照...
2018年,中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非人靈長類平台培育出的一對克隆猴。(新華社資料照片)

非法交易 公衛風險高

但在專家看來,非法途徑的獼猴進入實驗猴市場存在隱患。 野外的猴子大多帶有結核,不知道病源。如果流向市場,不僅會給整個動物種群帶來難以估量的風險,也存在著嚴重的公共衛生風險。

去年1月26日,中國發布「關於禁止野生動物交易的公告」,為嚴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阻斷可能的傳染源和傳播途徑,全面禁止了包括猴子在內的所有野生動物的進出口和「任何形式」交易。

據觀察者網報導,中國叫停實驗獼猴進出口後,美國等國家的疫苗研發亦受影響,紐約時報曾報導稱世界需要猴子來開發新冠疫苗,但「中國頒布的野生動物禁售法案,進一步加劇了實驗猴供應短缺問題」,有網民戲稱此為「閉關鎖猴」。

等待實驗的恆河猴。(取材自新京報)
等待實驗的恆河猴。(取材自新京報)

中國 疫苗 疫情

上一則

福建Delta怎麼了?中國「鞋都」莆田市疫情突爆

下一則

北京環球影城20日開園 首日標準票1分鐘搶光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