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你奪走我16歲童貞」牧師佈道時 她挺身指控性侵

德州小學槍案當下 子彈飛過窗戶 學童滿身鮮血逃

花5元拿高分 大學生付費刷網課 沒刷的…被說傻

網路上的付費刷課服務,眾多學生留下好評。(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網路上的付費刷課服務,眾多學生留下好評。(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5元一門」、「不學而過」…中國的線上課程數量與規模是世界第一,但「付費刷課」卻也是大學生族群中公開的秘密。

「付費刷課同學的成績接近滿分,而我含辛茹苦、親自上課,才得了87分,另一個沒付費刷課的同學只得了82分。」一名即將大三的學生寫信給中青網編輯,控訴他所面臨的刷課亂象。

他與另一位沒刷課的同學踏實地聽課、練習、備考,花了整整一個學期的時間,結果還不如別人花幾塊錢獲得的成績高。沒想到,刷課的同學竟得意洋洋地對他說:「當初叫你刷課不聽,吃力不討好,拿了低分難過了吧!你說你是不是傻呀?」

中國青年報報導,2020年年底,中國相關平台上線慕課(大型開放式網絡課程)數量已增至3.2萬門,學習人數達4.9億人次,數量和應用規模位居世界第一。線上課程成為大學生們學習任務中常見的一部分,一些課程甚至全部要求在線上完成。

嗅到商機的「付費刷課」產業鏈也隨之產生。流傳在朋友圈與QQ群中的「人工刷課」、「5元一門」、「不學而過」等服務,讓不少線上課程淪為形式。

遼寧省朝陽市公安局日前以非法控制計算機系統罪抓獲了5家刷課平台、犯罪嫌疑人57人。

據刷課平台數據顯示,僅2019至2020年,全國購買刷課服務的學生超過790萬人,刷課數量超過7900萬科次。此外,初步統計5個刷課平台的下線各級代理人數已超10萬,而且絕大多數也是在校大學生。

許多網課是以看視頻的方式進行。(視頻截圖)
許多網課是以看視頻的方式進行。(視頻截圖)

為了拿學分 其實不想學

劉秀是北京市某高校物理學專業的大三學生,她在微信群裡看到付費刷課的廣告,於是用5元一門課的價格刷了幾門網課。

「我主要刷些公共基礎課,與自己專業關係不大。」劉秀坦言,剛開始還是自己刷網課,用電腦播放,許多網課在播放到1/3、1/2、2/3的時候會有答題,必須答完題才能繼續播放,但很多時候,自己幹著其他事情忘了答題,網課就進行不下去了。「這些網課主要是為了拿學分,其實並不想學,而且大一作業多,只能在午餐或者晚自修的時候刷,如果特意去刷網課就覺得很麻煩。」

提供刷課服務的平台多存在於主流社交平台上,學生通過提供給工作人員平台帳號、密碼、學校名稱,就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選擇平台及課程。

刷課平台的學生代理會在同儕間推送廣告。(視頻截圖)
刷課平台的學生代理會在同儕間推送廣告。(視頻截圖)

幫你看網課 每門4-6元

刷課內容包括視頻、課件、作業、考試等,刷課形式也分為「秒刷」、「慢刷」、視頻加作業、僅考試等,其中慢刷價格最高。刷課的平台涵蓋了不少當下主流的線上教育平台。一般網課付費按照門數算,價格較低,每門在4-6人民幣(約0.7美元)。

一些平台甚至利用在校大學生作為「代理」擴大黑色鏈條,通過同學之間的朋友圈、QQ群等各種社交媒體發布付費刷課廣告,賺取代理費用和提成。

在西部某高校就讀大四的張佳的同學正是負責推送付費刷課廣告的「代理」。張佳表示,刷課的費用一般是每門課3到5元,通過微信紅包的形式付費,刷不同的課一般會加不同的微信好友,給對方提供大學名稱、帳號、學號、密碼、課程名稱即可。

不僅如此,一些技術相關專業的學生,不靠平台自己做起了刷課小買賣,查詢網路,也能找到不少刷課軟體的教學。

學習計算機專業的王宇經營付費刷課已經快一年了。他很少發送廣告信息,主要是通過同學之間的口口相傳,平均一年能刷500至700單。至於賺了多少錢,王宇表示,每月的生活費是夠的。

然而,付費刷課並不是一直那麽靠譜。將帳號資料給於網上第三者也會有個資洩漏的疑慮。

刷過頭耗時 個資恐外洩

在東北某高校就讀的趙玉還記得自己本科時曾被網課平台給出過一條不良刷課紀錄。趙玉和大部分同學一樣,把自己的帳號和密碼交給了刷課群中負責刷課的人。

「一共就花了十幾塊,相比自己刷課流量費便宜多了」,可是沒想到一段時間以後趙玉發現自己的網課答題錯誤率特別高,等期末準備自己答題時,發現考試時間早已被刷課軟件自動耗光了。

趙玉說,當時在老師組建的網課群裡,很多同學都和老師反映沒法參加期末考試。「我想老師其實知道,這些出問題的學生都是因為刷課軟件把考試時間耗光了」。

趙玉說,當時在老師組建的網課群裡很多同學都和老師反映沒法參加期末考試。「我想老師其實知道,這些出問題的學生都是因為刷課軟件把考試時間耗光了」。後來,老師把這些同學的答題記錄一一貼了出來,這些同學才謊稱自己忘記了答過題。

找人刷課之後,該科目的學習進度達到100%。(視頻截圖)
找人刷課之後,該科目的學習進度達到100%。(視頻截圖)

教師反刷課 手抄課文鬥智

報導指出,讓學生完成網課,看似減輕了大學教師的教學任務,但事實上,不少高校教師不得不開始「反刷課」的應對行動。也有高校開始行動,通過和網課平台合作的方式,嚴查有刷課行為的學生。

在北京市某高校就讀的李維表示,自己選修的一門《中國古典文學欣賞》公共選修課上,老師留給大家一份作業,並且明確表示,這份作業就是為了防刷課準備的。

「那就是手抄課文。」李維表示,這位老師採取了不同的評分方式:抄寫課文占40%、期末論文占60%。結合課堂所講知識,教師遴選《苦寒行》、《朔風詩》、《離騷》等古代名篇,以及古漢語知識的科普性小論文,以繁體字的形式呈現,要求學生工整抄寫完畢後上交作為平時成績。

課文刪去標點後在每頁400字的方格紙上抄寫,就像抄字帖一樣。比如繁體字「憂鬱」,筆劃將近五十劃。李維說,這份特殊的字帖共有8888字,因為平時很少接觸繁體字,全部抄完總共用了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

2019年,成都大學接到智慧樹和超星爾雅在線課程平台公司反饋,部分同學有使用第三方軟件進行掛機刷課等不良學習紀錄,學校要求,不良學習紀錄較多,超過總學時50%以上的,本學期學習紀錄及成績清零;2021年3月,蘇州工業職業技術學院教務處發布通知指出,超星公司向學校提供了公選課網修課程學習中的不良行為,涉及416人次,學校對有不良行為的學生進行全院通報,對應課程學習進度做清零處理。

警方在刷課犯罪嫌疑人住處查獲大量銀行卡。(取材自半月談)
警方在刷課犯罪嫌疑人住處查獲大量銀行卡。(取材自半月談)

考評看數據 學生鑽漏洞

針對於學生刷課的問題,哈爾濱工程大學應用數學研究中心主任凌煥章表示,自己除了在課前對學生紀律督促,給學生敲響警鐘,也會在學期網課教學中,時不時查看後台的播放數據,發現有相對集中的刷課數據就會找到學生詢問情況及時提醒。

凌煥章認為,刷課行為直接影響了教育公平。近年來高校一直在通過各種方式來管理。除了經常在課堂上提醒學生,也積極地和網課第三方平台合作,採取了在視頻播放過程中彈出問題檢驗學生播放狀態等辦法,但是效果仍然差強人意。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網絡課程平台成為高校教學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同時淩煥章提醒,安排過量的網絡課程是一把雙刃劍。

「我見過一些學生在上課時拿著兩部手機同時刷網課」,凌煥章指出,在第三方平台層面,應當加強技術支持,彌補技術漏洞,此外高校在課程設置時應當精簡優質課程,調整對學生學習成果的考核機制,不能簡單的用後台的播放數據量化。

凌煥章表示,在學校層面,應當從唯數據轉變為考核學生知識內容的掌握,不拿第三方的數據來評價學生的學習成效,在網課課程設置上為學生適當減負,把學生吸引到線下的課堂教育中,這在一定程度上也要求高校教師要提升課程質量。

中國 微信 教育

下一則

黃耀明警署外等候何韻詩 她感性貼文:我好愛這個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