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曾指川普「國家毒瘤」俄州眾議員岡薩雷斯不連任

最新衛星影像 北韓正擴建武器級濃縮鈾生產設施

消費死人?警世?湖南「操場埋屍案」將拍成電影

圖為新晃一中操場。(取材自央視)
圖為新晃一中操場。(取材自央視)

社會慘劇改編電影,是想藉作品警世,還是想消費死人財、吃人血饅頭?

轟動一時的「操場埋屍案」曾震撼了中國社會,這件原本應已平息落幕的血案,近日因中國片商準備將案件改編成電影「操場」再掀波瀾。受害者鄧世平的家屬控訴籌拍計畫未取得家屬授權,擔心片商胡亂改編會傷害到當事人或家屬的名譽,已委託律師追究可能涉及的侵權問題。

聯合新聞網「轉角24小時」報導,「操場埋屍案」事發地在湖南省懷化市「新晃一中」,當時校方對外招標,要在後山修建一個400公尺跑道的田徑場,經過競標由杜少平拿下。但杜少平只是一個普通工人,不具備包攬操場工程的經驗或實力,引起了學校標工程公平性的質疑。

暗箱操作 工程釀血案

外界有人質疑,只擔任過技工、車工、售貨員等的杜少平能順利得標,與他在新晃一中擔任校長的舅舅黃炳松不無關係。儘管存在看似合乎程序的競標過程,實際上恐暗箱操作的爭議,操場工程開始後,黃炳松找來的監工,是曾有工程經驗且負責任的該校教師鄧世平。

修建操場工程浩大,除了炸平山坡、填平爛泥,也要修建俗稱「防護坡」的堡坎。但杜少平砌好的堡坎,翌日就在一場大雨後全部坍塌;鄧世平並發現,工程還沒完成,杜少平居然就已收到了工程款140萬元(人民幣,下同),而杜少平早前得標的金額是80萬元。

在發生種種劣質工程、不合理事件之後,鄧世平直接挑明了告訴杜少平:「等工程結束,我就去舉報你的豆腐渣工程!」當地教育局也果真收到了一封操場工程的舉報信,引來「檢舉人就是鄧世平」的聯想;而舉報事件發生沒多久,鄧世平在2003年1月22日的春節前夕失蹤了。

心急如焚的家人遍尋當地都沒有鄧世平的下落,懷疑鄧世平遇害,報警卻因無具體事證不予立案。但家屬心中始終沒能忘記那個無法解開的疑惑:鄧世平失蹤那晚,為何已兩個月沒有動土的挖掘機會開始作業?施工人員甚至還冒雨填平操場上的大坑洞?難道鄧世平就被埋在操場之下?

2019年,中國在全國展開「掃黑除惡」專項,鄧世平的女兒鄧雪(化名,又名鄧玲)向進駐湖南的掃黑除惡督導組寫了一封舉報信,鄧世平失蹤案因此重新展開調查。警方當時花了一天一夜挖開操場,最終在2019年6月20日挖到一具人體遺骸,經DNA證實是鄧世平。

事發中學新晃一中現場。(取材自央視)
事發中學新晃一中現場。(取材自央視)

等待16年 牽涉學警界

父親的遺骸終得重見天日,面對等待16年後仍是悲痛的結果,鄧雪一句「爸爸,我來接你出來吧!」讓人淚崩。隨著案情調查進度,鄧世平因捲入錯綜複雜的利益而被暗殺的經過也曝光。

原來,杜少平不滿正直的鄧世平擋了他的財路,聯合手下以迷藥混入飲料,待鄧世平喝下昏迷後,以錘子擊打其頭部致其重傷,再將鄧世平丟入操場內的坑洞後,連夜填平。

不只如此,報導說,犯案後的杜少平請求舅舅黃炳松協助,黃炳松賄賂自己的學生、時任新晃縣公安軍政委的楊軍,利用職務之便故意隱瞞現場的血跡證據、忽略挖掘機異常作業、忽略鄧世平與杜少平的矛盾關係等,將全案導向「失蹤」調查。

甚至,為了隱瞞案件,杜少平和黃炳松也聯手以送錢賄賂、請客、請民警嫖妓等手段,收買所有相關單位,壓下案件。

至此,案件終於水落石出,涉嫌隱瞞操場埋屍案的19名橫跨省、市、縣三級的公職人員皆於2020年被依法處理,其中,楊軍與黃炳松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杜少平則因故意殺人罪被判死刑。

「操場埋屍案」還給遇害者鄧世平及家人一個公道,本該風波平息,但今(2021)年8月的一張電影海報,又揭開了家屬的傷痛。

網上流傳的電影「操場」海報。(取材自微博)
網上流傳的電影「操場」海報。(取材自微博)

挖掘傷痛 家屬未授權

在社群上流傳的這份名為「操場」的電影海報,畫面是暗夜中打著大燈的田徑場,暗處有倒下的人影與埋頭像是挖掘的倒影,海報副標題寫著:「埋藏了16年的驚天血案...  電影《操場》掃黑除惡 一『挖』到底。」

由於海報中的畫面,文字中出現的關鍵詞如「操場」、「16年」、「掃黑除惡」或「挖」等,都讓人想到2003年的操場埋屍案,引來鄧雪等家屬強烈不滿,控訴製片團隊未取得家屬授權就將案情改編成電影,可能傷害到當事人或家屬的名譽,已委託律師處理可能涉及的侵權事宜。

劇組方面承認,「操場」一片確實是改編2003年的操場埋屍案,並稱「操場」目前只完成劇本,還在選角階段,預計今年10月才會在浙江開鏡,預計年底殺青。至於受害人家屬提及的授權一事,導演戴曉晨表示「並不知情有無授權」。

原本看似單純的社會案件改編電影,因「死者家屬主張並沒有授權給片商」掀起極大的爭議,並引發相關的案件是否應該由死者家屬授權才能拍攝,以及改編新聞事件應該如何拿貼尺度與倫理界線的討論。

查詢中國國家電影局的相關資料,可以發現「操場」早已在2020年過審核准拍攝,負責單位是「浙江漫光年影業有限公司」。其送審的故事綱要寫著:「新光縣第一中學操場改擴建工程監理董一民老師,拒絕豆腐渣工程的合格驗收,被包工頭杜立青及其同伙殺害並埋屍操場下。在中央督導組領導下,公安部門一舉打掉了以杜立青為首的涉黑涉惡犯罪團伙,給社會一個公平交代」。

著重掃黑 官方易過審

就送審資料來看,其情節的確與事件原型幾乎如出一轍,僅當事人姓名替換而已。從文字側重的「公安部門」來看,符合中國影視圈近年特別熱門的「掃黑除惡」類型之一。雖然社會犯罪的題材容易踩到官方敏感紅線,但若從強調公安警察如何掃蕩、法制如何清明的基調出發,過審機會大幅提升。

例如今年8月份才上檔、孫紅雷主演的電視劇「掃黑風暴」,就是由官方配合提供案情做為素材,講述掃黑除惡行動的一系列故事。「掃黑風暴」改編的是著名的孫小果案,與操場埋屍案不同的是,「掃黑風暴」的情節是埋屍於荒野,不在校園田徑場。

報導引述鄧雪及家屬的說法,自案情水落石出後,就曾有電影或電視劇的片商來接洽過改編,但絕大多數的案子最後都不了了之。鄧雪曾告訴封面新聞表示,因為害怕會勾起悲傷回憶,所以都已經不太看相關類型的影劇作品。

「不太想聊電影改編的事情,不是每一部改編電影都會像『我不是藥神』拍得那麼好,也不想提過去的事情」,鄧雪說。

消失多年的鄧世平(右)在被查出是遭人殺害後,所牽出的校園與黑幫利益糾葛等黑暗面曾...
消失多年的鄧世平(右)在被查出是遭人殺害後,所牽出的校園與黑幫利益糾葛等黑暗面曾轟動一時。(取材自央視)

爭議不斷 挨批吃血饅頭

另一個形成爭議的話題是,劇組的改編到底是否應該要取得家屬授權?就中國的相關法律來說,實際上並沒有這個義務。而「掃黑風暴」的播出,先前也炒作過「是操場埋屍案首度改編」,同樣沒有取得所謂的家屬授權。

鄧雪委託的代理律師則表示,可能的爭議在於改編後會否不符合事實、進而損害家屬名譽、造成社會誤解,律師認為,片商或劇組在倫理上應該先和家屬充分溝通。鄧雪也透過媒體表示:「最起碼的要求,是內容實事求是就行了」。

從媒體報導的鄧家人說法來看,似乎透露家屬本來就沒有積極配合拍攝的想法,也可能不會發生片商一定要獲得家屬授權才能拍攝的情況。但該不該取得授權的話題,仍是中國社群的討論焦點。

網民的看法也是頗為兩極。有人痛批劇組「消費死人財、吃人血饅頭」,但也有人指出「屬於社會公評之事,不需樣樣都要家屬同意」,只是因為同情被害者家屬的遭遇,多半仍以支持者為多,呼籲劇組應該給予當事人一定的尊重。

電影 中國 公安

上一則

與立陶宛關係緊張 中國暫停「中歐班列」直達鐵路貨運

下一則

中疫情降溫 「堅決清零」擬放寬 拚月底恢復正常生活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