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邁阿密班機對空服員伸鹹豬手 他遭膠帶五花大綁

東奧/美國棒球2轟擺平多明尼加 再1勝就有金牌戰

父母想向左,孩子偏向右…雙面電競「勸退班」

電競比賽吸引許多年輕人參加。(中新社)
電競比賽吸引許多年輕人參加。(中新社)

每個沉迷遊戲的孩子都有一個電競夢,但喜歡不一定適合。近年興起的「勸退」班就順水推舟,讓孩子們玩到知難而退。但遊戲戒了,孩子的自信還在嗎?

中國的電競產業起飛,今年初更超越北美成為全球最大電競市場,規模達千億人民幣。而同時,「電競勸退」又幾乎成了電競教育機構的主要業務。電競和電競勸退都是藉由不斷的專業培訓和各類模擬比賽培訓選手,不同的是,前者培養的是更高級別的職業選手,後者則是要學員們最後認清自己與職業選手的差距,回歸現實。

新京報報導,這類「電競勸退」班還有一個「特色」是,對於培訓的效果,孩子與家長的訴求完全相反。這些青少年試圖在這裡通過培訓走上職業電競之路;而家長花費上萬元帶孩子來「上課」的目的,多數是希望孩子被「勸退」。

在四川省成都市一家「電競成長銜接班」裡,就有多位被家長特意送來的14到16歲少年,每天在這裡專門玩遊戲至少12個小時。這個「培訓班」的創辦者侯旭承認,他們在孩子面前不承認「勸退」之說,卻會藉著「當職業電競選手比中彩票都難」的另類手法勸退孩子,「我們實際上是一種挫折教育,降低孩子的遊戲體驗」。

成都一家電競培訓班「開學第一課」,上課的都是16歲左右的青少年。(取材自新京報)
成都一家電競培訓班「開學第一課」,上課的都是16歲左右的青少年。(取材自新京報)

挫折教育 盼化解親子僵局

15歲的牛文墨是其中一位學員。班裡一位教練說,牛文墨的父母花大量心血栽培他,但父母的期待壓彎了腰,牛文墨上了重點高中,每天寫作業到夜裡零點,然後熬夜打遊戲。一年後,牛文墨出現了耳鳴,醫師認為孩子壓力太大,建議休學。但文墨的父母覺得,只要孩子戒了遊戲就好,就把孩子送過來「勸退班」。

牛文墨有位「同學」、15歲的韓小信,是被父親從3500公里之外的新疆送來。韓小信和父親約好,他參加中考,父親就答應送他來「培訓電競」。韓父說,兒子從小到中學「數學考班裡第一名」,去年升初三卻因迷戀遊戲致成績下滑,韓母刪掉了遊戲帳號,韓小信卻哭著說要跳樓,因為「那個號打了很多年了,值幾萬塊」。

參加「培訓班」是要簽合同的。「我們是12分制,分數扣完了你就回家,錢也不退」,侯旭說。合同上顯示的扣分項目包括遲到早退、無故缺席體育課、曠課,辱罵他人、頂撞老師、打架喝酒、查寢未在等,扣分在1到12分不等。課程結束時如果還未扣分的孩子,就可以去參觀職業俱樂部。

38歲的侯旭在2017年創辦了一家電競職業培訓中心。2021年春天,在他舉辦的青少年訓練營裡,有八成學員被「勸退」,許多家長因此慕名而來。不同於春季班,6月份暑期班的學員都未輟學,還有不少是中考成績650多分的「學霸」,能上重點中學,遊戲打得也好,來這裡就是體驗下職業選手的氛圍。

多所學校開始培養電子競技運營師等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中新社)
多所學校開始培養電子競技運營師等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中新社)

回歸現實 認清與職業差距

侯旭說,最初他認為「勸退」模式能夠成立,是因為對職業選手「萬里挑一」的篩選要求,因此只要讓孩子發現自己不夠打職業的資質,他們就會放棄,回歸普通的求學路。

青訓營的「開學第一課」課堂上,旁聽者問孩子們:「有人覺得自己不會被勸退嗎?」侯旭趕緊「澄清」說,「何謂勸退,是你能行,我勸你不行。實際上我們從未這樣做過,遇到能行的,我們都是勸父母給孩子一個機會」。

侯旭在課堂上展示了多家電競職業俱樂部的招募海報,要求是上賽季積分最低在2500至2600分,或本賽季巔峰賽前50名,年齡是16到18歲。現場十幾個孩子的積分都沒有超過2000分。全班唯一的女孩聽了後說,她會遵守校規,遊戲操作也不差,父母告訴她,每一屆只有少數幾個人會被勸退,她自信能留下。

教練老李只有21歲,2020年參加全國電子競技大賽嶄露頭角後做了電競教練,2020年來班裡任教員,負責阻止孩子們在打遊戲時罵人。老李認同多數家長的觀點,電競職業選手吃青春飯,讀書是一條更寬路。他的「勸退」方法是讓學員們自己權衡利弊,「即使真有天賦,也要讓他知道,成為職業選手和好好讀書,哪條路更輕鬆一點」。

春季班學員小李和小趙,入班時都想成為職業選手。但春季班結束後,小李回歸了高中,小趙去了工廠打工。

「因為看比賽的時候,感覺職業選手水平也就那樣,我上我也行,就感覺我之前是被學習耽誤的」,小李說,他無法適應高中的生活,想打職業電競,父母同意讓他休學一年。他在家裡打了半年遊戲,「分卡住了,上不去」,父母就送他來青訓班,兩個月後,他認清了職業選手是條「更苦的路」後,被順利「勸退」。

17歲的小趙是留守兒童,他曾在教練面前發豪語,「規定時間內上不了王者就回家」,後來他失敗了,回家反省了三天,又回去了。「從那之後我就學會了不要逞強」,他說。

電競培訓班教練講解電競的相關知識。(取材自新京報)
電競培訓班教練講解電競的相關知識。(取材自新京報)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被輕鬆「勸退」。16歲的王夢清是春季班公認最有天賦的學員,積分高達2400。為了踐行「如果有天賦,就送去打職業」的承諾,侯旭託人為他安排了三家俱樂部的線上試訓,但都沒有通過,落選原因是「心態的問題,抗壓能力差和脾氣暴躁」。

而家長送孩子來的立場,「家長表面上都會對孩子說,如果有天賦就尊重孩子的選擇,實際上99%都想讓孩子回家讀書」,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練說,有的家長會私下囑咐,即使孩子有天賦,也不要打職業,甚至還有家長提出要求,讓他們聯繫俱樂部,不讓孩子試訓通過。

人性教育 家庭關愛成關鍵

報導說,「勸退營」和「戒網癮體驗營」的說法最早出現在2018年,源自一家專業俱樂部舉辦的「英雄聯盟」項目體驗營。據其官方介紹,俱樂部舉辦該活動是讓公眾意識到「電競不等於遊戲」的概念。

辛巴達是廣東的一名大四學生,2019年與其他19人共同入選了這個免費的「勸退」體驗營,在八天的沉浸式體驗裡,主辦方帶他們穿隊服拍照,製作職業選手風格的帥氣海報,與職業選手同吃住,每天訓練12個小時以上,並體驗殘酷的淘汰方式。

「我們打訓練賽,整整一天都在輸,沒贏過一把」,辛巴達說,參加體驗營的普通學員每天都壓力很大 。最後一天,普通人隊與職業選手隊進行了正式的比賽,結果是「零比三」,普通人被「碾壓」。參加完訓練營後,他暫時受了打擊,但很快就平復。

「市場有的這個班不是很正規,他的所作所為無非就是把孩子放到那個地方,帶著他不停的玩遊戲,玩到他吐,吐了之後就結束了,以為好像勸退了,但是這是不科學的,玩是人的本能,要順從人性進行教育」,某大型電競賽事轉播平台聯合創始人周凌翔說。

周凌翔認為,好的青少年的電競體驗營,出發點應是讓青少年正確地認識電競行業。網上總是宣揚主播年入千萬、某某賽事賺錢很多、職業選手多麼的好,很多小孩子因此單純地覺得玩遊戲就能掙錢,其實是被誤導了。

從「勸退」到解決親子矛盾,侯旭察覺到其中的商機。他說,之所以改名叫「成長銜接班」,是「因為我們解決了青少年內驅力的問題,幫助他們重獲動力」。但他也承認,孩子遊戲成癮原因複雜,兩個月的「青訓營」作用或許不會很大。

「孩子沉迷遊戲的問題,至少是五方的問題,家長、孩子、學校、社會、遊戲開發商,我認為其中家長問題或者說責任最大。我們降低孩子的遊戲體驗,但另一方面,也需要家長給孩子更多現實的關愛」,他說。

教育 親子 中國

上一則

已打2劑疫苗 男從美國返港 染Delta變種

下一則

涉企圖強姦案 恒大高管10萬港元保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