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台桌球混雙擊敗韓 林昀儒、鄭怡靜4強對日

美「泳抱」東奧首金 卡利斯茲游泳混合400米奪冠

甘肅21死後… 瘋狂越野跑泛濫 誰來把關?

2018首屆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暨首屆黃河石林馬拉松賽在甘肅白銀市景泰縣舉行。(取材自中國甘肅網)
2018首屆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暨首屆黃河石林馬拉松賽在甘肅白銀市景泰縣舉行。(取材自中國甘肅網)

如今賽事泛濫,很多賽事的舉辦方並不具備舉辦賽事的資格 ,「賽前讓選手簽免責聲明 一句後果自負就草草了事」。

2021年5月22日舉行的「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因遭遇極端天氣等因素造成21位跑者在比賽過程中死亡事件 ,使小眾運動越野跑受到大眾關注。在各種檢討聲浪中,中國過去七年來狂飆突進的國內越野跑賽事,真是一場場的「瘋狂越野賽」?

參加今年「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的選手曾在這處廢棄房屋躲避惡劣天氣。(新華社)
參加今年「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的選手曾在這處廢棄房屋躲避惡劣天氣。(新華社)

越野路跑 數量井噴發展

越野跑是舶來品,國內正式的越野賽事起於2009年。2014年,在國家體育總局取消大部分商業性和群眾性全國性體育賽事審批的激勵下,中國越野賽數量在2014年出現第一次井噴式爆發,達71場,2018年已近500場。這四年是國內越野賽發展最迅猛階段,複合年均增長率達45.12%,賽事集中在浙江、江蘇、廣東、四川、雲南等擁有豐富山海資源的地區。

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國內外越野賽事被迫延期或取消。今年1月起,賽事遍地開花。但黃河石林越野賽以21名跑者的生命為代價,叫停了國內越野跑賽事的瘋長。據封面新聞報導,截至5月26日,浙江、江蘇、寧夏、甘肅蘭州等地超過40多場馬拉松和越野跑賽事或延期或取消。

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由白銀市委、市政府主辦。位於甘肅中部的白銀也被稱作「銅城」,白銀的銅產量曾占全國的一半。2008年,白銀市成了全國首批典型資源枯竭轉型城市,近年推動大景區建設旅遊拚轉型,也是在此背景下,白銀舉辦了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全國越野滑雪錦標賽和全國越野滑雪冠軍賽等賽事。

地方競辦 推動旅遊轉型

通過賽事來推動旅遊甚至產業轉型,是很多地方熱衷辦賽的出發點。一般來說,景區是辦越野賽的首選。但對一些缺乏體育產業基礎和辦賽經驗的地方來說,越野賽組織的專業性和安全保障的要求,被嚴重忽視了。

相較賽道距離為42.195公里、多在城市舉辦的馬拉松賽,越野賽的辦賽門檻比較低。除地方政府,景區、商業性賽事公司、中國田徑協會或中國登山協會、戶外運動品牌等皆可主辦。通常,政府作為主辦方時會發起招標,由當地公司投標執行。

此次白銀越野跑遇難事故中,賽事運營方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晟景體育」)因「不專業」受人詬病。成立於2016年的晟景體育經營範圍甚廣,2018年通過招投標,與黃河石林大景區管理委員會一同執行賽事,但其公司年報顯示,成立至今,公司社保購買「五險」的人數為0。

晟景體育已承辦三屆賽事,理應有一定的運營經驗,這次卻在賽前臨時更換了團隊,為事故埋了隱患。負責賽事推廣的景泰黃河石林文化旅遊開發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蒙澎森曾告訴財新網,當地選擇晟景體育是覺得公司有實力,與他們合作的技術指導來自中國田徑協會,且競標時他們的報價最低。

「一場越野賽要成功舉辦,運營方和政府的合作必然是非常深入的。」四川省登山戶外運動協會(以下簡稱「四川登協」)副祕書長高敏說。高敏的團隊一直是甘孜環貢嘎山百公里國際山地戶外運動挑戰賽(以下簡稱「環貢嘎100」)的賽事運營方之一,「當地必須要有一位能夠調動所有資源的行政長官加入賽事籌備組,各方資源的調配才能順暢。」

低價招標 行業規範缺乏

過去十多年,國內舉辦的越野賽,始終沒有一套規範標準,一些運營方只能從國外賽事中取經。

2014年,高敏和同事在準備貢嘎100賽事時,就參考了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耐力賽的一些設置,比如把賽段分為30公里、50公里和100公里。貢嘎山環線比賽線路中有兩座超過4600米的埡口,為安全起見,該賽事要求報名100公里越野跑的選手除了必須完成全馬,還必須參加過全國50公里越野跑比賽並且完賽。

「一個約200萬元支出的越野賽,安保支出會有80多萬元。」在國內一項著名越野賽事運營方工作的王鵬介紹,他們需要考慮所有的急救問題。除了起跑點的指揮中心,還在翻越埡口前設置了第二指揮中心,安排醫生、救護車以及高壓氧艙,「我們當時要求,如果有選手在賽道上發生事故,我們找到他的時間要控制在20分鐘以內。」

西藏高山越野跑2018年5月在羊卓雍措開跑。(中新社)
西藏高山越野跑2018年5月在羊卓雍措開跑。(中新社)

後勤保障 關乎選手生死

高敏所在的四川登協團隊只有8個人,但舉辦賽事時會召集500多人的四川省山地救援隊、50多名特警、二三十名裁判以及100多名森林武警。他認為,這樣的高海拔越野賽,後勤保障應以3:1的比例保障運動員的安全。但一些商業性賽事公司為了省錢,經常會招沒有專業裁判和救援技能的志願者,而這常直接關乎選手的生死。

高敏介紹,百公里越野跑會要求選手必須帶衝鋒衣、長褲、保溫毯,但一些運動員心存僥倖,認為此刻天氣不錯就不帶了,以減輕裝備重量。負責的運營方會在出發前的封閉區強制檢查,甚至再設置兩處隨機檢測點,防止有選手中途卸下衣服。

「中國越野跑女王」東麗指出指出,從她參加的國際成熟賽事來看,主辦方對強制裝備的要求很嚴格。這也正是此次石林越野賽受爭議的焦點之一。衝鋒衣不屬於此次賽事的強制裝備,很多人穿著短袖就上山了。

直到2021年4月,中國田協更新「中國馬拉松管理文件匯編(2021)目錄」,才將越野賽組織標準單獨寫出來。一位越野跑選手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但如今賽事泛濫,很多賽事的舉辦方並不具備舉辦賽事的資格,「賽前讓選手簽免責聲明,一句後果自負就草草了事。」

越野跑更容易遭受天氣的影響。一般來說,運營方需提前跟進天氣變化,但是否叫停一場比賽,背後是主辦方和賽事運營方複雜的經濟利益考量。

2018首屆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暨首屆黃河石林馬拉松賽在甘肅白銀市景泰縣舉行。(...
2018首屆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暨首屆黃河石林馬拉松賽在甘肅白銀市景泰縣舉行。(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IC圖)

2018年,高敏團隊在組織「貢嘎100」時曾遭遇突發的雷暴天氣,當時有選手距離終點只有十幾公里,但承辦方立即決定停賽。那一次,承辦方從告知主辦方到同意執行,只花了2分鐘,因為雙方在賽前已經達成「我們提出終止比賽,主辦方不能阻攔」的共識。

選手的安全意識也參差不齊。高敏團隊取消比賽時,有選手覺得離終點很近,不願停賽,希望拿到完賽獎,掙回報名費。直到工作人員告訴他們,在CP8停賽的選手可以拿完賽獎,大家才全部停賽上車。

黃河石林賽後,國內有數十場越野跑取消或延遲。高敏認為,誰來對賽事進行監管和安全評估,亟須明確。

目前,中國田徑協會和中國登山協會都參與管理國內越野跑賽事,並出台相關規定。那到底是由中國登山協會還是中國田徑協會對賽事進行管理?實際上界限並不明顯。例如今年4月,四川省田徑協會和四川省登山戶外運動協會就聯合發布了「四川省越野跑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對越野跑賽事組織與管理、參賽人員、賽事保險與救援等事項進行了定義和規定。

「政府也不願意出安全事故,而且很多時候賽事承辦方承諾不會出現什麽問題。但我搞了多年的賽事活動,心裡有數,如果賽事審批等監管不到位,早晚有一天會出事,而且是大事。」一位參與過越野跑賽事運營的工作人員這麼說。(應受訪者要求,楊子欣、王鵬均為化名。)

第十二屆全國越野跑錦標賽2014年3月在貴州省體育局清鎮訓練基地開賽,選手們在女...
第十二屆全國越野跑錦標賽2014年3月在貴州省體育局清鎮訓練基地開賽,選手們在女子青年組4公里比賽中出發。(新華社)

越野跑變成「奪命跑」,「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的奪命賽道。(取材自央視新聞)
越野跑變成「奪命跑」,「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的奪命賽道。(取材自央視新聞)

中國 甘肅 馬拉松

上一則

中國端午檔電影票房 6年來首次未破5億元

下一則

中國官方公布「新疆維族人口普查」 10年增加逾162萬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