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Delta變種多恐怖?CDC:恐成美主流 WHO:將攻占全球

影/潘斯保守派活動演說 聽眾大喊「叛徒」

官媒打耗能…逼出中國「礦場」逃命潮?

中國多地已展開打擊比特幣「礦場」的行動。(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中國多地已展開打擊比特幣「礦場」的行動。(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近年興起的虛擬貨幣熱,讓不少人紛紛投資「挖礦」。但林立的「礦場」帶來的耗電量爆炸式增長,已對中國能源供給帶來巨大壓力。據官媒新華社調查,某家經營「礦場」的企業月均耗電量高達4500萬度,折算能耗約為1.5萬噸標煤,呼籲瘋狂的「挖礦」亂象必須及時踩下「剎車」,否則後患無窮。

一處「礦場」的廠房外觀。這間企業名為「數據中心」,實為「礦場」。(新華社)
一處「礦場」的廠房外觀。這間企業名為「數據中心」,實為「礦場」。(新華社)

「吃電」大戶 月均耗電量4500萬度

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由計算機生成的一串串複雜代碼組成,藉著配備高性能顯卡的電腦,根據特定的算法程序獲取一定數量的虛擬貨幣,俗稱「挖礦」。「礦機」一般功率較大,需要消耗大量電力。

根據劍橋大學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的研究,截至2021年5月10日,全球比特幣挖礦的年耗電量大約是149.37太瓦時(1太瓦時為10億度電),這一數字已經超過馬來西亞、烏克蘭、瑞典的耗電量,十分接近耗電排名第25名的越南。而「挖礦」引發的大量電力能源消耗,在中國也愈來愈多。

新華社記者近日走訪西部某省一家掛名從事「數據業務」的企業,廠房內隔出約30間機房,每間機房的金屬架上擺滿服務器,雜亂無章的電線與插線板上蓋著厚厚的灰塵。廠房裡沒有工人,只聽見風扇的轟鳴聲,實際上就是一個「礦場」。

據了解,這家企業2020年全年納稅僅25萬元,月均耗電量卻高達2500萬度。今年前4個月,納稅僅9萬元,但月均耗電量高達4500萬度。一位當地人士表示,「在我們這裡,這個能耗相當於大型乳品企業10條液態奶生產線的能耗總量。」

西部某企業將廠房隔出約30間機房,每間機房的機架上排滿了「礦機」,現場風扇轟鳴,...
西部某企業將廠房隔出約30間機房,每間機房的機架上排滿了「礦機」,現場風扇轟鳴,機箱外側滿是灰塵。(新華社)

候鳥礦主 逐「廉電」而居

龐大的電費支出讓許多「礦主」們不堪負荷,紛紛像「候鳥」一般,把「礦場」搬到電力資源充足且電費便宜的地區。中國虛擬貨幣「礦場」因而大多分布在新疆、內蒙古和水電資源充足的四川、雲南。

一名「礦主」說,冬天他們一般在內蒙古、新疆等地用火電挖礦,一度電0.3元左右。到了春天,就陸續通過卡車將「礦機」運到川西地區,利用豐水期便宜的水電「挖礦」。如果和小水電站談妥價格,電價可以每度0.2元左右。

不僅大型「礦場」,網吧老闆們用閒置電腦「挖礦」情形也時有所聞。時代周報報導,網吧行業在移動互聯網及疫情的雙重衝擊下,許多業者轉而利用閒置的電腦設備加入「挖礦」。在江蘇南通市擁有兩家網吧,合近200台電腦的老闆王曦(化名)說,據他了解,整個南通市區的大部分網吧都已選擇了挖礦。

「挖礦操作很簡單,只需要顯卡和挖礦軟件,就能讓電腦運行起來,很多軟件都有『保母級』教程,上手很快。然後就24小時不停運作就可以了,除非需要維護才停下來。」王曦說。

至於收入,王曦舉例,他有一家店電腦用1060 5GB顯卡,挖礦算力在15兆,每兆算力收入是0.8元,以100台電腦計算,一個月收入有3.7萬元,而工廠所在地的工業用電每度也僅僅0.6元。如果電腦配置比較不錯,一家規模較大的網吧在有一定上座率的情況下,每月單靠挖礦可以收入2至3萬元,單純靠挖礦也可以入帳近4萬元。

在和南通相距1700多公里的貴州省遵義市,網吧老闆張力(化名)經營的三家網吧中,也有兩家在挖礦,原因同樣是為彌補網吧經營的虧空。「一家網吧是直接在電腦上挖,另一家網吧是把顯卡拆下來組裝成礦機在挖,一共有90台電腦左右」,張力說,現在因為挖礦產生的收入一個月約4至5萬元。

在張力看來,現在網吧生意不好做,傳統網吧生存艱難,新型網吧投入太大,回報周期很長。趁著虛擬貨幣行情走高,「挖礦絕對是在有限的資源範圍內能做的最好選擇。」

比特幣「過山車式」的漲跌幅折磨投資人。(路透)
比特幣「過山車式」的漲跌幅折磨投資人。(路透)

網吧兼差挖礦 「離場只是時間問題」

在張力和王曦看來,網吧挖礦是因為現有挖礦資源足夠,所以風險相對較小,挖礦能產生一定收益,但並不意味著零風險。無論是挖礦設備,還是已經翻倍的顯卡,對新手來講都存在難以回本的風險。對網吧來說,挖礦並不是長期可行的經營計畫,離場只是時間長短問題。

「顧客產生的收益還是會大於挖礦收益,比如顧客在店裡小吃消費和陪玩消費等。」王曦表示,網吧目前的趨勢是朝著吃喝玩樂為一體,或電競賓館方向發展。張力也認為,在電腦閒置的時候可以利用資源挖礦,但全部靠挖礦來經營是不行的,一家網吧最少投資幾十萬元,除掉房租、人工、電費等費用,單靠挖礦產生的收益很難長期維持下去。

儘管王曦和張力都表示等到幣價大幅下跌,或者網吧上座率高的時候,就會停止挖礦,但短期幣價的波動,還是不會打亂王曦和張力的挖礦計畫。談到5月中旬虛擬貨幣曾集體大幅下挫,王曦和張力都說,這個波動是短暫的,挖礦主要還是看算力,算力難度提升才會影響收益,幣價跌並不代表收益就會下降。

不過張力說,顯卡等「挖礦」所需設施的價格飆漲,使得現在買顯卡、買礦機挖以太坊或者比特幣風險很高,收益很難覆蓋成本,且一旦挖礦機制有改變,有些礦機就可能變「廢鐵」。

例如4月底,以太坊開發者發布了一條告知,保守計畫將於2021年年底結束PoW挖礦,逐步轉向PoS,這意味著不再以顯卡挖礦,而是通過計算用戶持有數字貨幣占總幣數的百分比以及持有數字貨幣的時間來決定,擁有的虛擬貨幣數量更多,擁有時間更久,收益就會越高。

虛擬貨幣熱帶來的「挖礦」行業,已為中國能源供給帶來巨大壓力。(取材自證券日報)
虛擬貨幣熱帶來的「挖礦」行業,已為中國能源供給帶來巨大壓力。(取材自證券日報)

政府出手「打擊」 「礦場」轉戰海外

虛擬貨幣挖礦的高能耗,已經引起了地方政府的高度警覺。新華社報導,內蒙古自治區今年就採取多項政策措施清退虛擬貨幣挖礦項目,截至4月底已關停清退35家挖礦企業,可年節電52億度,折合超過160萬噸標準煤。新疆、四川部分地區也已暫停向某些礦場供電,礦場開始進行自查整改。

5月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了第51次會議,首次明確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證券日報報導,受此影響,多個知名礦池及有關企業正在剝離國內相關業務。

包括火幣礦池、萊比特礦池等知名礦池紛紛暫停向中國境內提供礦機託管等相關服務,礦池服務商比特小鹿、火星雲礦屏蔽中國境內IP訪問,知名礦企比特礦業則尋求布局海外挖礦,擬在美國、哈薩克再建礦場。

國內「礦場」也有了因應措施。「近期看到打擊虛擬貨幣挖礦的一些措施出台後,我們正在抓緊清理。」新華社引據前述從事「數據業務」的企業負責人表示,最高峰時廠房裡有2萬多台服務器。今年2月以來,一些服務器已陸續搬走了,現在約剩1萬台。

近來利空不斷的比特幣行情,讓許多投資人叫苦。(路透)
近來利空不斷的比特幣行情,讓許多投資人叫苦。(路透)

「這兩天,周圍有不少『礦主』已考慮關停『礦場』或轉移到海外了。」一名「幣圈」人士說,他們準備將「礦場」搬到俄羅斯、芬蘭、加拿大等當地允許且電力過剩的國家。

證券日報引述原比特中國公共事務負責人吳鴻亮表示,金融委的重磅發聲對於挖礦行業影響很大,除礦場遷往國外,也有不少礦工正在國內拋售比特幣礦機。火訊財經創始人龍典認為,撤離潮已經開啟,從中長期來看,國內礦業會進入收縮階段。

專家建議,電力資源充沛的地區可以建立市場准入、互聯網企業用電大戶監測、互聯網異常流量監測等多維度常態化監測體系,加強源頭把控,將電用在促進經濟發展的「刀刃」上。

虛擬貨幣 中國 比特幣

上一則

世衛: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不是新冠疫情發源地

下一則

李嘉誠催打疫苗 發2000萬禮券…打針送樓奏效 預約倍增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