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1%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新冠不只攻擊肺部 史丹福研究:大腦恐受損似失智

不想「內卷」就要「躺平」? 中國年輕人苦掙扎

「內卷」與「躺平」是當下中國年輕人常常掛在嘴邊的詞。圖為北京高峰時段下班的通勤者。(Getty Images)
「內卷」與「躺平」是當下中國年輕人常常掛在嘴邊的詞。圖為北京高峰時段下班的通勤者。(Getty Images)

不想「內卷」就要「躺平」?在輿論的極端分野之外,年輕人有自己的解讀與應對。

超時工作讓許多年輕人想「躺平」。此為示意圖。(取材自鳳凰網)
超時工作讓許多年輕人想「躺平」。此為示意圖。(取材自鳳凰網)

★內卷一代 競爭的無力感

「內卷」與「躺平」是中國90後、00後們現在經常掛在嘴邊的詞。一個指向「過度競爭」,一個代表「退出競爭」,兩個截然相反的詞語,折射出年輕一代對中國社會競爭白熱化的焦慮與挫折感。

BBC報導, 27歲的孫珂來自中國東部一座小城,家境優渥,他想通過自己努力,在大城市買房買車,站穩腳跟。憑藉父母的資助和自己存的錢,他認為想要實現這個目標不會太難,因為白手起家、成為千萬富翁的勵志故事也比比皆是。

2018年底,從學校畢業後不久,孫珂和朋友在上海一座大學附近開了一家銷售串串的食品店,兩人共投資65萬元人民幣(約10萬美元)。但很快他便意識到,市場的飽和與競爭的激烈超出他的預期,賺錢已經不像父母一輩人那麼容易。

他們只能盡量壓低商品價格,競爭在外賣平台的排名,提高曝光度。標價50元的一單訂單,減去各種活動折扣後,顧客可能只需付25元,而商家還要支付活動折扣價格、外賣配送價格以及平台服務費。「所有新商家為了活下來都在倒貼錢做生意,一個新店要做成功真的就像登天一樣難。」孫珂說。

2020年,面對虧損100多萬元的現實,他們最終選擇關掉這間店。在孫珂看來,自己的經歷與許多同齡人在不同領域面臨的困境一樣,是「社會內卷化」的一種表現,「結果就是大家都是輸家」。

報導指出,作為一個人類學術語,「內卷」原指亞洲農業社會中,長期精耕細作投入大量勞動力卻沒有實現經濟突破的問題。許多在行業中處於激烈競爭中的中國年輕人認為,他們面對競爭的無力感與「內卷」現象有共通之處。在微博上,與內卷相關話題瀏覽量已突破10億,內卷還成為中國2020年年度「十大流行語」之一。

2020年,幾張清華大學學生騎自行車也要抱著筆記本電腦寫論文、看書的照片在網路上流傳,引發許多年輕人對中國最高學府「內卷」的共鳴。如今這個詞語被各個行業借用。

「內卷在中國的語義與競爭白熱化高度聯繫在一起。年輕人不斷感受到競爭的壓力,如果不努力、不競爭就會落後、淘汰、出局…但他們一直在同一個水平上,像一個陀螺被敲打,卻沒有突破,」牛津大學社會人類學教授項飆分析表示,「他們最直觀的感覺就是很累,覺得自己重覆性的投入沒有形成突破,看不到意義。」

1978年改革開放後,中國採取市場經濟體制,中產階級群體迅速壯大。有觀察人士認為,「內卷化」討論背後,是中產階級年輕人錯過機會窗口期的一種挫折感;他們在成長過程中眼見父輩分享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紅利,以為自己也會得到一樣廣闊的機遇,但現實已非如此。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跨學科研究講師徐舫指出,中國實現典型後資本主義社會階段,與西方工業革命相比十分短暫,「短暫到只比他們大十歲的鄰居可以在這個年紀獲取那麼多利益,但如今這個窗口對他們卻關上了。」

★社畜不滿 反資本家傾向

「內卷」引起熱議的同時,年輕人與資本對立的情緒也日漸高漲。時尚界著名人物、「時尚芭莎」(Harper's Bazaar China)前總編輯蘇芒日前將「內卷」解讀為「慾望太高,惰性很強」,被部分年輕人認為是「資本家」的典型觀點。

「如果老闆們能理解社畜,哪裡還會有996,甚至可能根本就不會有內卷。」一名娛樂博主在微博上回應寫道;也有網民「建議資本家閉嘴」。蘇芒最終道歉,稱自己在評論前沒有準確理解「內卷」的含義,本意只想「鼓勵大家積極,不想製造焦慮。」

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曾被很多中國年輕人視為偶像,如今卻被越來越多的人批評為「資本家...
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曾被很多中國年輕人視為偶像,如今卻被越來越多的人批評為「資本家」。(Getty Images)

另一個例子是曾經創造中國式成功神話的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他曾稱「996」這種工作模式是一種「福報」,但這個說法隨著阿里巴巴被政府開出182億元反壟斷罰單,他的形象也從「馬爸爸」變為「吸血的資本家」。

政治學者吳強表示,反資本的傾向在中國力度加大,原因之一在於政府以國家強制力剝奪了勞資雙方談判的可能性。而官方打壓民營企業的行動,使民眾迅速把這種民粹主義轉向成對企業家的不滿,也加劇了年輕人對企業家的情緒變化。

★只有躺平 才是萬物尺度

在流行半年多以後,一個與「內卷」截然相反的新詞——「躺平」橫空出現。今年4月,在「百度」貼吧裡一篇署名為「好心的旅行家」發出的「躺平即是正義」帖文說,「躺平就是我的智者運動,只有躺平,人才是萬物的尺度。」

文中說,「兩年多沒有工作了,都在玩,沒覺得哪裡不對,壓力主要來自身邊人互相對比後尋找的定位和長輩的傳統觀念…人大可不必如此」。「我可以像第歐根尼之水在自己的木桶裡曬太陽,也可以像赫拉克利特在山洞裡思考『邏各斯』,既然這片土地從沒真實存在高舉人主體性的思潮,那我可以自己製造給自己。」

這則文章在網路上被大量轉發,作者被封為「躺平學大師」。許多網民附和:「只要我躺得夠快,資本就剝削不到我」,「社會險惡,先躺為敬」。

報導指出,項飆認為,躺平是年輕人對「內卷」的一種反抗,是以放棄他們認為無意義的努力來退出競爭,這說明大家開始反思過去的發展模式。

中國的「996」現象,許多人乾脆住在辦公室。(Getty Images)
中國的「996」現象,許多人乾脆住在辦公室。(Getty Images)

★官媒抨擊 未富先躺可恥

官媒則對「躺平」表示擔憂甚至譴責。光明日報發文指出,「躺平族」對經濟社會發展有很多不利,在中國經濟發展面臨人口老齡化等挑戰的背景下,社會需要青年帶來「創造性貢獻」,而「未富先躺」的傾向需要引起警惕。

南方日報則抨擊「躺平可恥」:「在壓力面前選擇『躺平』不僅不正義,還是可恥的,這樣的『毒雞湯』沒有任何價值。」中國科學報也在微信公號發文指「『躺平』是極不負責任的態度,不但對不起自己的父母,還對不起億萬個努力工作的納稅人。」

徐舫認為,在中國社會價值觀下,「躺平」無疑會被許多人視作一種問題,官媒報導「躺平」話題是一種「維穩」,意在使年輕人通過網路與媒體釋放情緒,而不要借助社會運動。

徐舫認為,在工業化社會沒有出現重大科技革命之前,中國人「內卷」的狀態在未來五到十年間仍將繼續,關鍵在政府是否出手解決討論中出現的問題。「這是關於社會結構的問題,需要出台一些措施應對。」

據報導,項飆表示,「內卷」 現象實質是一種中產階級焦慮,對於中國政府來說,沒有快捷的解決辦法。「最重要的不是哪裡出了問題,而是怎麼才能形成一種社會合力。現在(中國)找不到可以突破的地方,因為其中有很多利益,都是靠不合理吃飯」,他表示。

29歲、在一家中國頂級網路公司工作的蘇菲表示,近兩年網路市場飽和,她不僅要「996」式加班,還要面臨公司內部其他團隊分搶好項目的「被動競爭」,「我卷,我下面的人也在卷,我老闆、甚至老闆的老闆也卷」。

「我也很想躺平,但總還是要賺錢吃飯的,」蘇菲說,「我想只要我還在工作,內卷就會一直存在於我的生活」,她說。

中國 微博 加州大學

上一則

執行國安課程 近8成香港學校有困難

下一則

香港教職員僅18%打針 恐礙9月開學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