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捷克宣布贈3萬劑疫苗給台灣

美中外交對話歧見深 白宮:尋求交往機會非此會目的

去技能化、無社保 中國千萬外賣騎手 在路上「裸奔」

在大雨中送餐的外賣騎手。(取材自人物雜誌)
在大雨中送餐的外賣騎手。(取材自人物雜誌)

外賣騎手成為中國的「新藍領」,但在許多工作保障未到位之前,有些情況可能像是在路上「裸奔」。

新冠病毒疫情下,中國的外賣騎手人數不減反增,甚至臨時承擔起醫療物資和居民生活物資配送的任務,在防疫工作上功不可沒。但外賣騎手卻面臨被演算法壓榨、交通事故率高、沒有職業前景、缺乏社保兜底等危機,這個新行業究竟是盡得「靈活就業」之利,還是陷入「內卷陷阱」之困?

BBC中文網報導,美團和餓了麼是中國兩家最大的外賣平台,聯手占據了中國外賣市場九成以上份額。以美團外賣為例,2015年註冊騎手只有1.5萬人,但最近已達1000萬。即使新冠疫情期間,僅2020年1月20日至3月18日,美團就新聘騎手33.6萬人。位於浙江的智庫網經社分析師陳禮騰將他們界定為「新藍領」。

「互聯網的高速發展、勞動力人口逐年減少、經濟結構向第三產業轉型升級等多方因素作用下,這個群體逐漸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陳禮騰說。外賣騎手作為新藍領職業之一,因其較高的工資收入,工作時間自由等優勢,一時成為眾多「打工人」青睞的職業。

不停與時間賽跑的外賣騎手。(取材自電商報)
不停與時間賽跑的外賣騎手。(取材自電商報)

低門檻高收入 打工新勢力

「當時想幹這一行好處就是比較自由,沒有什麼限制。雖然累,但在心理上是很放鬆的。」報導引述37歲來自河南的劉先生表示,他原來是做五金的,但是感覺太累了,沒什麼休息時間,於是從2018年在北京開始跑外賣。

另一家餐飲外賣平台「餓了麼」發布報告,2018年,超過60%的騎手是由於「自由的工作時間」選擇加入這行。美團2019年的調查也顯示,64%的騎手對時間靈活最為看重,此外還有超過50%的騎手認為吸引他們的原因是「收入可預期,多勞多得」。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博士陳龍在一篇論文中表示,外賣平台經濟通過高薪、自由與公平吸引了大量勞動力,以至於引發了年輕人「寧可送外賣也不進工廠」的用工熱潮。他並指外送平台如同牢籠,剝削騎手並削弱自主性,同時藉由收集與分析騎手的數據,控制勞動秩序。論文公布後引發社會關注。

而對於整體中國經濟而言,這一新職業正逢其時。報導說,2016年,中國GDP增速降到7%以下,開啟了「六時代」並逐年放緩,同期失業率卻沒有上升,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包括餐飲外賣在內的平台經濟發展。如同十多年前的非典疫情導致網購流行一樣,新冠疫情使中國對外賣的需求暴增,進一步提升了這個行業的用工需求。

中國的外賣生意蓬勃發展,圖為美團負責配送的外送小哥。(中新社)
中國的外賣生意蓬勃發展,圖為美團負責配送的外送小哥。(中新社)

遲1秒也扣一半錢 太苛刻

陳禮騰認為,新興行業的高速發展,使外賣騎手等職業缺乏成熟、完善的時間,導致存在較多的漏洞。例如,在演算法的指揮下,中國外賣騎手的每單送達時間越來越短,每單收益越來越低,為了同等維持收入而投入的時間也不斷延長。當初吸引外賣員加入的「自由」好像變得不那麼真實。

「價格實在是太低了,我現在(每天)大概能跑個50多單,每一單價格根據距離都不太一樣,平均下來七八塊一單,一個月是一萬多點,但這還是很辛苦的,因為超時投訴都要扣錢,所以要想賺到錢,其實也要從早到晚,沒有休息的時間。」來自河南的外賣騎手劉先生表示。

「說實話這行真的不是人幹的。你是不知道這個平台有多苛刻。」40歲在北京當外賣騎手的河北趙先生說,從拿到單子到送達基本上半小時,但趕到商家就要十多分鐘,他們又經常出不來餐,一般等五分鐘還等不到就取消,「實在是沒辦法,因為送遲了,人家不管誰的原因,都算在我們頭上。只要超時,哪怕一秒鐘,就扣你一半錢。」

今年5月19日北京市協作者社會工作發展中心對343位騎手進行問卷調查,發布了「騎手生存與發展需求報告」。報告顯示,在全職騎手中,65.67%每日工作時長超過8小時,19.4%每日工作時長超過12小時。 37.32%的騎手稱自己每月基本沒有休息日。

大風天氣並伴有揚沙的北京街頭,外賣小哥騎行時貨箱被大風吹落。(中新社)
大風天氣並伴有揚沙的北京街頭,外賣小哥騎行時貨箱被大風吹落。(中新社)

「技能培訓,還不是要送貨」

「這一行沒有什麼提升的,就是服務行業,搞技能培訓還不是要送貨。」上述來自河北的騎手王先生的這番感受,揭示出外賣騎手不為人知的另一特點——在算法加持下的互聯網時代,對於個體而言,職業技能提升不僅無利益,而且有害處。

外賣業紅火之際,外賣小哥的技能瓶頸和社保問題也面臨拷問。也就是說,騎手們努力工作所節省出來的時間,並沒有給自己帶來多賺錢或者休息的機會,平台在壓縮時間上永不滿足。

換言之,報導說,如果一名騎手通過經驗和送餐技能的提升,降低了送餐時間,他短暫獲得的職業優勢,會迅速被算法捕捉,並自動成為新標凖,逼迫所有外賣騎手共同提升。通過個人努力提升技能,不僅沒有好處,反而會造成外賣員整體「內卷」。

「美團不能給我交個社保?」

今年以來,圍繞著外賣騎手的關注點,逐漸從「算法之困」遷徙到「無社保之憂」。上述「騎手生存與發展需求報告」顯示,全部受訪者中,僅有26.53%的騎手簽訂勞動合同。

5月上旬,輿論對美團外賣小哥社保缺失的批評聲四起,同一段時間美團股價連日下跌。有中國網民將此稱為「一個國內外都沒有遇到過的問題」。一個外賣小哥表示,他每天看起來是在替美團打工,然而美團從來沒有給他買過社保:「美團每年都賺這麼多錢了,怎麼就不能給我交個社保?」

用工保障體系成為外賣行業逃不開的問題。但除社保外,外賣員的其他保障也很薄弱。「騎手生存與發展需求報告」顯示,31.2%的騎手沒有繳納任何類型的保險,即便買了保險,理賠流程也十分繁瑣,許多騎手最終拿不到賠款。

職業去技能化 中晚年藏危機

「去技能化」的職業,意味著沒有前景;「無社保」意味著缺乏保障;兩者疊加可能使千萬級的外賣騎手群體,在中年或晚年時面臨生存危機。

但也有不同觀點認為,對於整個社會而言,這些缺點恰恰造就了這種靈活就業的模式。大量農民進城務工,缺乏學歷和技能的情況下,外賣員成為一個低門檻和相對高收入的選擇。而「無社保」的做法也降低了用工成本,刺激了行業需求。

但是,有沒有社保似乎並不是外賣員最關心的問題。報導說,上述來自河北的外賣員王先生就表示,「我是不想要社保的,其實對我們來說也沒有啥用,以後肯定也不在北京待。年紀大了之後就回家種地唄,也沒有什麼擔心的、除了公務員,哪個行業都不會說是高枕無憂的。」

未來:規範化還是被替代

但這並不意味著這個行業不需要改變,陳龍在論文中表示,「除非是平台想改變,或者是政府出台相關的政策,不然的話沒有辦法。」陳禮騰認為,外賣騎手等職業的規範化是整個行業發展的必然。 

在爭議聲中,2021年5月12日召開的中國國務院常務會議就要求,研究制定靈活就業人員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的兜底措施;推動放開靈活就業人員在就業地參加社保的戶籍限制。

「以後做什麼我還沒想好,往後的事就以後再想唄,可能做做其他的活,因為整個社會變化這麼大,你想那麼多也沒有用。」在外賣行業相關保障尚未完善之際,似乎有騎手對這個職業選擇也尚未抱著長久的打算。

中國 北京 就業

上一則

中國、印尼宣布春苗行動:抵制「疫苗民族主義」

下一則

疫苗保護率不能100%?中CDC主任:有50%已很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