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影/美國國鐵蒙大拿州出軌 已知3死至少50傷

中國發布新疆白皮書 否認「種族滅絕」指控

天舟二號「帶貨」任務 9天上演絕地反擊

天舟二號模擬圖。(取材自澎湃新聞/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供圖)
天舟二號模擬圖。(取材自澎湃新聞/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供圖)

全球忙抗疫,中國仍沒停下邁向「航天大國」的腳步。繼天和核心艙之後,中國最強「快遞小哥」—天舟二號貨運飛船也「好事多磨 」送達快遞,接著就是送中國航天員進駐中國空間站。

★1個異常 意外不期而至

長征七號遙三運載火箭5月29日從文昌航天發射場升空,成功發射天舟二號貨運飛船,並順利與天和核心艙的對接。此前,天舟二號曾因「推遲發射」引發外界猜測與嘲諷,在歷經九天的冷靜「療傷」後,最後完成升空任務的「絕地反擊」。距離中國空間站的建成,又近了一步。

中國青年報報導,天舟二號貨運飛船是中國空間站在軌組裝建造的第二發任務,在與此前發射的天和核心艙實現交會對接後,為空間站提供物資運輸和燃料補加,迎接神舟12號載人飛船的到來,意義重大。

不過,原定5月20日升空的天舟二號貨運飛船,官方在發射前一天宣布推遲,未提及原因,引來外界揣測。天舟二號貨運飛船為何推遲了九天發射?報導採訪了航天科技集團所屬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以下簡稱火箭院)試驗隊,揭露了中國航天人經歷的這場鏖戰。

長征七號遙三運載火箭5月19日進入負12小時發射流程。煤油、液氧加注等規程有序進行,直到當天晚上9時許,距離發射不到四個小時,一個壓力值參數異常出現,已經不能滿足發射的指標要求。

瞬間,發射大廳現場陷入一片寂靜。回想起當晚,火箭設計師王浩蘇垂著頭:「當時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心痛,根本沒有想到…」但他們沒有時間想那麼多,「大家很快調整狀態,一心想著解決問題,不能讓空間站建造任務受到影響。」火箭院型號辦工作人員任京濤說。

於是,型號隊伍開始組織問題排查,分析故障。火箭院動力系統指揮邵業濤回憶:「那時,誰也不知道,這枚低溫火箭竟會經歷了一場九天的嚴酷考驗,試驗隊員也將面對連續80多個小時的煎熬。」

天舟二號貨運飛船。(中新社/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供圖)
天舟二號貨運飛船。(中新社/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供圖)

★2不眠夜 再撤弦上之箭

偌大的火箭,究竟是哪個部段出了問題?火箭院總體設計部立即組織試驗隊員緊急進艙排故,另一方面與後端,也就是北京的技術保障人員緊密配合,希望盡快查出故障。由於火箭箭體已完成加注,尾艙內處於熱氮氣吹除狀態,以防濕氣進入管路,這意味著試驗隊員必須要帶呼吸面罩進艙。

兩名火箭總裝人員換好服裝、戴好面罩,從50公分見方的艙門鑽進了漆黑的艙裡,氣體吹除的聲音震耳欲聾,他們忍著密閉空間的憋悶、零下183℃的嚴寒,攀爬在箭體結構件上,摸索著檢漏點,兩次核查後,鎖定了問題,後方卻傳來消息稱,這並不是元兇。

5月19日深夜,距離發射預定時間不到兩小時,型號領導一致決定:「推遲發射。」並在5月20日凌晨1時許對外發布「發射任務因技術原因推遲實施」。大家頓時「心涼了半截」,但故障排查工作不能有絲毫延遲。5月20日,試驗隊員分四撥再次進艙排故,找到了新問題,但同日,異常再次出現。經過了兩個不眠之夜,發射再度推遲。 

長征七號遙三運載火箭任務部分試驗隊員。(取材自中國青年報/航天科技集團中國運載火...
長征七號遙三運載火箭任務部分試驗隊員。(取材自中國青年報/航天科技集團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供圖)

★4天歸零 冰火雙重考驗

對每一個試驗隊員來說,第一次推遲,是難免的失落,第二次推遲,則是沉重的打擊。但他們只能重整旗鼓,倒排計畫,開始為期四天的歸零。

長征七號是名副其實的「冰箭」。「冰火兩重天」考驗著中國火箭,也考驗著每一名身處前線的試驗隊員。報導說,火箭第一次推遲發射後,試驗隊員發現箭體結冰,冒著冰箭之中零下183℃的低溫,用工具小心翼翼地鑿冰,一個接一個,大的足足有30至40厘米長,10厘米厚,10厘米寬。他們一批批進艙,有隊員剛出艙便吐了一地。連續48小時的排查作業,沒有人喊苦叫累。

這批天津火箭的總裝團隊裡,90後的年輕人占了90%以上。趙鴻飛說,隊員們眼睛裡夾雜著紅血絲,雙腿起滿了痱子,嘴上卻說:「我們怎麼都行,別把產品弄壞了。」為了趕時間、追進度,大家彼此之間沒有抱怨。

★2地聯動 齊為火箭療傷

5月20日凌晨1時,千里之外的北京,火箭院703所余小軍趕往海南,拆除包覆在某產品外的絕熱層,供火箭更換產品。由於特製工具無法運抵,余小軍拿著水果刀在狹小的空間裡,踩在兩個支撐點上十多個小時,一點點兒地摳除絕熱層。為了更細緻地作業,余小軍不能戴手套,手上留下許多道畫痕,「用酒精布一擦,生疼」。

同一時間,火箭院211廠23車間員工宋徵乘坐第一班飛機趕往文昌航天發射場更換產品。宋徵上塔裝配,在艙內全程單腳站立,汗水一次次濕透衣背,就這麼連續作戰18個小時。5月24日早上9時整出艙那一刻,宋徵扶著扶手才得以站穩。

火箭院總體設計部部長張兵說,每逢重大發射任務,火箭研製團隊都會集中各型號、各專業的精兵強將,在前方和後方兩地聯動保障。總體設計部就包含了長征五號、長征八號等新一代運載火箭的主管設計師。

歸零工作是煎熬的。動力總體工程組副組長胡久輝說,每一天,研製人員通過大量的仿真試驗模擬箭上狀態,進行故障復現,以求盡快定位故障原因。每個人平均每天僅休息三、四個小時。

5月25日,歸零工作接近尾聲。發射塔架上,試驗隊員擦拭著火箭整流罩的「罩衣」,暴曬和熬夜讓不少人的臉龐變得黢黑。5月26日,模擬發射演練。5月27至28日,加注準備。5月29日,推進劑加注,當晚,成功發射,天舟二號這位中國最強「快遞小哥」準確進入預定軌道,成功「帶貨」去太空。

「天舟二號發射任務迫在眉睫,牽一髮而動全身。」火箭院長征七號火箭總指揮孟剛說,它關係著空間站「天地運輸走廊」能否順利搭建,更關係著後續載人航天計畫能否順利實施。發射任務環環相扣,已經到了絕地反擊的緊要關頭。

「這是空間站建造承上啟下的關鍵之戰,我們的目標有且只有一個,我們追求的就是『穩穩的成功』。」火箭院長征七號火箭型號總師程堂明說。最後終於完成升空任務的「絕地反擊」。距離中國空間站的建成,又近了一步。

中國 天舟二號 天和核心艙

下一則

中國去年成功帶回的「月球土壤」 香港27日起亮相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