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重開休士頓、成都總領館?秦剛:美方需先有行動

1887年華埠遭縱火 金山聖荷西市議會將就排華歷史道歉

因移動支付增長遭邊緣化 在中國,ATM退流行了嗎?

中國行動支付興起,2020年ATM數量減少逾8萬台。(中新社)
中國行動支付興起,2020年ATM數量減少逾8萬台。(中新社)

你有多久沒用ATM了?中國曾是全球最大ATM銷售市場,近年因機台數銳減,正面臨尷尬的轉型。

24小時不打烊的ATM(自動取款機)曾是民眾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中國的ATM市場更是蓬勃發展;但在移動支付等近年崛起的新型金融形態衝擊下,ATM的光環已經失色。不少業者選擇改變策略拚升級,也有人被迫棄走。作為一家永不關門的銀行,ATM真要退出中國市場了嗎?

ATM機量萎縮 取現消費下降

北京商報、工人日報報導,ATM曾被稱作是銀行業「最有用的發明」,根據中國人民銀行數據,自2018年三季度達到112.86萬台的頂峰後,國內ATM數量便一路走低;而這一歷史高點,還是在擴大了統計口徑後才創下的。在ATM統計口徑調整之前,一些相關指標已經傳遞出ATM發展的疲態。

一家建行網點的自助設備區,取款機和存取款一體機統一標識為ATM。(取材自新京報)
一家建行網點的自助設備區,取款機和存取款一體機統一標識為ATM。(取材自新京報)

據統計,自2016年起,ATM的增速就難以跟上銀行卡發卡數量,ATM機取現消費金額也大幅下降。從ATM機的增量來看,自2015年的25.18萬台到2017年的3.64萬台,3年之內,新增ATM機布放量已萎縮了85%。

央行「2020年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數據,截至2020年末,ATM機具為101.39萬台,較2019年末減少8.39萬台。全國每萬人對應的ATM數量為7.24台,同比下降7.95%。

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非現金支付業務的穩步增長。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以2020年為例,全國銀行共辦理非現金支付業務3547.21億筆,金額4013.01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7.16%和6.18% 。

零壹研究院院長于百程分析認為,從央行披露的數據來看,全國ATM數量在2019年首次出現下降,2020年降幅進一步擴大。背後的原因主要是移動支付的快速增長,對現金支付需求造成了衝擊。從2015年和2016年起,銀行因存取款業務交易量下滑,對傳統ATM機的需求也下降,部分ATM供應商甚至退出了市場。

作為銀行業劃時代的創新,ATM為櫃台節省了大量人力和時間,如今卻面臨客戶與銀行兩頭都難討好的尷尬。打敗ATM機廠商的不是行業之間激烈的競爭,而是線上化的大勢所趨,使得行業紅利不再,逼著ATM機廠商轉型升級,但目前看來,成效並不顯著。依賴線下業務仍是ATM機廠商最大的痛點,更深層次的改革迫在眉睫。

北京一農行網點的自主設備,具備刷臉、信用卡申請、手機pay等服務。(取材自新京報...
北京一農行網點的自主設備,具備刷臉、信用卡申請、手機pay等服務。(取材自新京報)

移動支付增長 ATM機邊緣化

「現在手機銀行、移動支付都很方便,現金需求量在減少,各項業務的離櫃率在上升,ATM機的使用率下降很正常。」銀行業從業者表示,ATM機逐漸邊緣化,大的背景是移動支付的興起以及銀行業對電子渠道的重視。而其中,2015年是行業發展的一個重要拐點,不少廠商的ATM機業務開始連續虧損,移動支付業務也在此時進入高速增長階段。

「以前比較重視網點的擴張,現在主要發展的是電子渠道。」四川一家國有商業銀行經理趙祖均表示,在客戶選擇更為便捷的移動支付的同時,銀行業的發展重心也發生了變化,為了加強電子渠道的建設,銀行對電子銀行替代率有嚴格的考核,且要求一直在上升。

「以前線下業務比較多的時候,基層對小額分流率還會有考核,要求5000元以下業務去ATM機上辦。現在關注的就是App的開發,無論是推廣業務的,還是提升效率的。 」湖南一家國有商業銀行經理彭一媛表示,「各個領域各個環節都要求向線上轉型,ATM機必然受到影響。」

二維碼碾壓支付江湖,也讓ATM機存取款成了過去式,這從商業銀行年報中也能一窺究竟。以2020年來說,國有大行中,中國銀行截至2020年末ATM機數量為3.33萬台,較2019年末的3.73萬台下降10.76%。渝農商行未在年報中披露ATM機的數量,但「2020年銀行卡手續費收入為1.65億元,較上年減少0.15億元,降幅8.38%,主要是藉記卡ATM手續費收入及POS消費減少」所致。

ATM市場需求的急劇萎縮,也迫使ATM機廠商轉型,但在多年改革後,ATM機廠商業績喜憂參半。

以ATM機製造商廣電運通為例,早在2016年,廣電運通的淨利潤下滑6.07%,就出現自2007年上市以來的第一個負增長,廣電運通在當時的年報中稱:「移動支付技術全面衝擊銀行業,國內ATM市場需求量縮減,行業競爭激烈,產品價格持續下滑,公司面臨的經營壓力增大。」在多年來實施積極尋求新的業務增長點等轉型策略後,廣電運通在2020年的業績仍呈現負增長。

另一家ATM機廠商東方通信在2020年的營業收入得到增長,但該公司淨利潤數據卻難言樂觀。2020年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9.67億元,同比增長10.57%。對應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約為1.04億元,同比下降21.37%。

ATM機衰落下,相關製造廠商首當其衝。東方通信的智能自助設備產業產品在2020年的毛利率為4.94%,同比減少14.09個百分點,主要是設備售價下跌嚴重,設備配置要求提高所致。而主打自主研發、生產、銷售、運營一體的ATM機廠商御銀股份則出現營業收入下降、淨利潤上升局面。

儘管從多項統計數據來看,ATM的發展似乎已走進了窄胡同,但業內普遍認為,ATM還未到退場的時候。因為無論是智慧金融還是普惠金融,自助終端都應保持在場。ATM機的智能化預料將成為自助終端轉型發展的主要方向,傳統的ATM機可能會被更為智能的VTM(遠程視頻櫃員機)、ITM(互動交易模式)取代。

2021年1月5日,在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同仁醫院員工食堂,員工通過數字人民幣...
2021年1月5日,在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同仁醫院員工食堂,員工通過數字人民幣「硬錢包」支付。(新華社)

活下來沒問題 但要智能轉型

而多家國內上市的ATM機企業也明確了智能化轉型方向。從財報來看,一些企業的智能金融設備和技術服務收入佔比已出現上升跡象。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則認為,線下人民幣流通還是必要的,ATM機廠商「活下來」肯定沒有問題,只需要控制成本即可。

ATM機廠商們對轉型、升級也躍躍欲試。例如廣電運通在今(2021)年一季度業績預告中所言,該公司聚焦金融科技與城市智能、加快AI+場景業務拓展。東方通信則繼續推進「企業網和信息安全產業、智能自助設備產業、信息通信技術服務產業」三大產業生態圈的轉型升級。

數字人民幣也為ATM創造出新的需求。(新華社)
數字人民幣也為ATM創造出新的需求。(新華社)

王蓬博也指出,以ATM為基礎打造線上客戶的中樞價值很難,因為雖能直接觸達客戶,但實際上客戶的終端識別是在銀行,但ATM機廠商又不像第三方支付那樣開發出自己的虛擬帳戶體系。所以ATM機只能永遠在銀行體系下做業務,轉型難度相對來說比較大。

「對於ATM機廠商來說,產品轉型方向是服務銀行智能化升級改造,增加研發投入,探索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與智能設備融合的可能性。」于百程指出,ATM機廠商可將產品鏈由「櫃員機」向「智能網點」延伸,由低端業務向高端、複雜、核心業務發展。也可圍繞數字人民幣、移動支付,打造智能終端設備,建設相關渠道或平台。

財經雜誌報導,數字人民幣的橫空出世,在擠壓ATM生存空間的同時,也創造出了新的需求。例如,數字人民幣與現金的相互兌換,是未來數字人民幣流通的基礎功能之一,而ATM作為現金流轉機具,必須保障其自由兌換的權利,升級改造將具有極強的確定性。

國際金融報引述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建議,銀行應對網點、ATM機具進行準確定位、合理規畫,並加快推進線上線下的融合、聯動,一起為客戶提供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方式的服務。

智能ATM機能刷臉取款。(取材自澎湃新聞)
智能ATM機能刷臉取款。(取材自澎湃新聞)

中國 利潤 央行

下一則

河北大學教師推翻相對論? 科技獎提名被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