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楊安澤承認敗選:將繼續為紐約市更好的明天奮鬥

胡錫進傳退休…由她接棒 環時言論走向受矚

中國版「辛德勒名單」 比利時錢秀玲 槍口下救110人

錢秀玲在2008年在比利時過世,享壽96歲。(取材自百度百科)
錢秀玲在2008年在比利時過世,享壽96歲。(取材自百度百科)

這是一個中國版「辛德勒名單」的故事。華裔婦女錢秀玲冒著生命危險先後營救了即將被納粹槍斃的110位比利時公民。如今,在比利時的艾克興市有一條以錢秀玲命名的街道。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占領的比利時軍事管制政府內,有一位中國女子,對時任管制政府首腦、德軍將軍法肯豪森的秘書以死相逼之後,終於見到了這位納粹在比利時的最高領導者。那位中國女子告訴法肯豪森,比利時的艾克興市有96名人質,在若干個小時之後,將會被納粹士兵槍殺,希望法肯豪森出手相救。

這是作家徐風的新書《忘記我》中描述的場景。

那位中國女子名叫錢秀玲(1913年3月13日-2008年8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她只是比利時一名普通的華裔婦女。由於她的堂哥是國民黨高級將領錢卓倫,她得以結識法肯豪森。

納粹占領比利時期間,錢秀玲多次向法肯豪森求助,累計救下110名比利時人質的生命。比利時國王曾經授予她「國家英雄」稱號。

這是一個「中國版辛德勒名單」的故事。

「辛德勒也好,拉貝也好,何鳳山也好,他們都有比較高的經濟、政治地位,錢秀玲只是一個極其普通的比利時平民。」作家徐風表示,錢秀玲的營救是雙向的,她既在戰爭期間營救了無辜的平民,也在戰爭結束之後,主導了在法庭上對受審的法肯豪森的救助。

如今,在比利時艾克興市,有一條以錢秀玲名字命名的大街,全稱為格里高利·德·佩令吉夫人——錢秀玲路。

《忘記我》刊登被錢秀玲營救的人質合影照片。(取材自中新周刊)
《忘記我》刊登被錢秀玲營救的人質合影照片。(取材自中新周刊)

遠赴比利時 倖存者談當年

2002年,曾自費10萬元採訪寫作《蓋世太保槍口下的中國女人》的作家張雅文,來到宜興。當時還在宜興擔任電視臺副台長的徐風參與了接待。

徐風從張雅文口中聽說了錢秀玲的故事。不久,徐風根據張雅文提供的線索,結合對中國駐比利時大使館參贊等人的採訪,拍攝了一部以錢秀玲為核心、名為《追尋》的紀錄片。

拍攝紀錄片過程中,徐風與錢秀玲通過一次電話。徐風提出想去比利時布魯塞爾採訪錢秀玲,老人爽快答應。但由於種種原因,直到2008年錢秀玲離世,徐風一直也未能前往。這成為他心中的一個遺憾。

又過了10年,徐風已經成為一位專業作家,有關錢秀玲的「心結」一直沒有解開。他想去比利時看看錢秀玲的故居,並且到墓前給她獻上一束鮮花。

但經過溝通,徐風在上海見到了錢秀玲的長孫傑羅姆。傑羅姆答應徐風,如果徐風去往比利時,可以帶他去看一看錢秀玲的故居和墓地。

錢秀玲的故事被拍成電視劇「蓋世太保槍口下的中國女人」。(取材自百度百科)
錢秀玲的故事被拍成電視劇「蓋世太保槍口下的中國女人」。(取材自百度百科)

2018年,徐風前往比利時。在比利時,徐風見到了艾克興市二戰紀念館的館長雷蒙。他的父親老雷蒙是當年抵抗納粹組織遊擊隊的隊長,在96名人質即將被槍殺前,正是老雷蒙前來向錢秀玲求助,並見證了她拯救人質的整個過程。

傑羅姆還幫徐風找到一位已然被世界遺忘的老人———96名人質中唯一的倖存者莫瑞斯。103歲的莫瑞斯什麼都回憶不起來,直到徐風已經離開艾克興市三天之後,莫瑞斯又回憶起錢秀玲的事情。徐風立刻返回到養老院,從莫瑞斯口中得到了很多珍貴的第一手資料。

離開艾克興市前,徐風去見了剛上任的艾克興市市長。他從市長口中得知,如今比利時50歲以下的人中,已經很少有人知道錢秀玲。在布魯塞爾最大的書店查詢,也沒有發現一本關於錢秀玲的書籍。「她其實應該是(在人們心中)有地位的」,徐風開始萌生給錢秀玲寫一本書的想法。

離開比利時之後,徐風又去往臺灣,見到了錢秀玲堂哥錢卓倫的孫子、外孫、侄子,並拿到了一些珍貴的文字資料,補足了錢卓倫部分的素材。

寫作耗時9個月。書中錢秀玲的精神脈絡、核心事件均來自於採訪和歷史資料,對於具體的場景和心理描寫,則有虛構和想像的成分。

徐風不想將書籍只寫成錢秀玲的傳記,而是想將錢秀玲、錢卓倫、法肯豪森、西西拉溫特、錢克顯、王瑤君等人的故事都穿插其中,繪製一幅幅特定戰爭年代的人物群像。

錢秀玲與當時艾克興地下抵抗組織的領導者雷蒙。(取材自中新周刊)
錢秀玲與當時艾克興地下抵抗組織的領導者雷蒙。(取材自中新周刊)

不單是傳記 刻畫戰爭群像

錢秀玲第一次救人時,只是一名夫唱婦隨的鄉村診所經營者。診所是她與做醫生的丈夫格里高利一起創辦,位於距離比利時艾克興市160公里,緊靠法國邊境,只有1000多人的埃爾伯蒙村莊。

1943年,一位錢秀玲在經營診所期間結識的神父朋友告訴她,自己的準女婿羅格爾,由於參與抵抗納粹組織的活動被判處絞刑。錢秀玲想起堂哥錢卓倫曾經對她提起過的法肯豪森,如今正是納粹在比利時的軍政總督。

於是,她給錢卓倫發了一封電報,同時拿著堂哥贈給她的簽名照片、談及法肯豪森的信件等資料,前去面見法肯豪森。最終求助成功,羅格爾的刑罰由死刑變為勞役。

挺5個月身孕 槍口下救近百人

1944年6月8日,盟軍諾曼地登陸後的第3天,艾克興市的反納粹抵抗組織擊斃了3名納粹黨衛軍。納粹逮捕96名男性,如果不在36小時內交出遊擊隊員,將每隔半小時槍斃15人。

抵抗組織的遊擊隊長老雷蒙深夜12點趕到錢秀玲家求援。錢秀玲的丈夫格里高利並不希望妻子去冒險,但錢秀玲還是決定拖著5個多月的身孕,連夜趕往布魯塞爾。

第二天上午,錢秀玲見到了法肯豪森。最終,96名人質免於被槍殺,被押送到德國的集中營去幹苦力,二戰結束後,絕大部分人得以生還。

法肯豪森願意相信錢秀玲,則與法肯豪森在中國的經歷有關。1935年,法肯豪森來到中國,擔任援華軍事顧問團團長,直到四年之後從廣州登船回到德國。在中國期間,法肯豪森與錢秀玲的堂哥、彼時國民黨中將錢卓倫結下友誼。

1948年2月,法肯豪森以比利時頭號戰犯的身份被押回布魯塞爾,在軍事法庭上接受審判。法庭上,錢秀玲以證人的身份,向法官出示當年被法肯豪森豁免死刑者的聯名信,並請來許多被營救過的人出庭作證並在報上發表聲援法肯豪森的文章,爭取輿論支持。

法肯豪森最後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1966年,88歲高齡的他在故鄉巴拿馬拿索過世。親屬整理其書房藏書時,見到其中有上千冊關於中國的書籍。

以往關於錢秀玲的書寫資料,大都集中在她成為英雄的那些時刻。徐風採訪她的親屬後,還原了一位英雄光環之外,更為細節豐富的錢秀玲。

錢秀玲在江蘇省立蘇州女子中學。(取材自中新周刊)
錢秀玲在江蘇省立蘇州女子中學。(取材自中新周刊)

錢秀玲在江蘇省宜興縣大塍鄉錢墅村出生,家中排行第四。她的父親錢熙勳是當地知名的開明鄉紳,遵照「子孫雖愚,詩書須讀」的錢氏家訓,讓五兄妹都接受教育。

17歲的她遠赴比利時魯汶大學留學,因為拒絕父親訂下的娃娃親被切斷學費和生活費援助。直到她考上「庚子賠款」公費生,得以繼續學業。22歲那年,錢秀玲獲得物理和化學兩個博士學位,也遇到了之後的丈夫格里高利。

1937年左右,她和格里高利埃爾伯蒙村開辦一家診所,先後育有五個子女。也是在這期間,納粹占領了比利時。

2008年8月1日,錢秀玲在布魯塞爾過世,享年96歲。生前,她要求喪事一切從簡。葬禮那天,她的靈柩上覆蓋著比利時國旗,當年比利時抵抗納粹組織的後人們,紛紛前來為她送行、獻上鮮花。錢秀玲的義行留在人們記憶中,但她最後的遺言卻是「忘記我」。

徐風所著的《忘記我》一書。(取材自中新周刊)
徐風所著的《忘記我》一書。(取材自中新周刊)

納粹 中國 德國

上一則

境外轉本土傳播?中國遼寧新疫情 專家:源頭或在營口

下一則

疫期上網課 逾半香港學生愛打機 6成家長有壓力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