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百萬房屋最多城 聖荷西、舊金山分居冠亞軍

加州農村縣疫苗接種率不到5成 專家憂delta病毒散播

鰲太線 「致命」的誘惑 有人為當網紅盲目挑戰

「鰲太線」常遭遇極端天氣,但仍是眾多驢友心中的神往之地。圖為下雪的鰲太。(取材自知乎)
「鰲太線」常遭遇極端天氣,但仍是眾多驢友心中的神往之地。圖為下雪的鰲太。(取材自知乎)

「禁果效應」讓秦嶺山區中最高的「鰲太線」正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杜絕意外,怎能一禁了事?

2021年五一假期期間,非法穿越事故頻發並造成2人遇難的「鰲太線」再次引發關注。自2002年被公開以來,鰲太線迅速成為眾多驢友心中的神往之地,不斷傳出的意外,不僅沒有絲毫削減驢友們的熱情,反而催生更多人走上這條「中華龍脊」,近年死亡人數已超過50人。

搜救人員在登山者失蹤區域搜尋。(取材自紅星新聞/受訪者供圖)
搜救人員在登山者失蹤區域搜尋。(取材自紅星新聞/受訪者供圖)

在一個又一個死亡數字背後,事故當事人經歷了怎樣的生死考驗?鰲太線為什麼成為死亡人數最多的徒步路線?如何才能避免悲劇再次發生?

「中華龍脊」驢友神往之地

「山上又出事了。」5月2日晚,一通電話驚醒了太白山大文公廟保護站的負責人程開穩。

當天,太白山下雨、下冰雹,還有大風、大霧。程開穩對進山路線很熟悉,這些年幾乎參與了所有鰲太線事故的救援,但他迄今堅守「夜晚不進山」的原則,因為太危險。

5月3日,程開穩安排的人一路尋找,最終在萬仙陣找到了失聯的三人,其中一人已經死亡,另兩人受傷。三人中的兩人是來自包頭的兄弟,因為裝備準備不足,哥哥出現失溫情況,他們只能在萬仙陣搭起帳篷,等待救援,可是救援人員還沒趕到,哥哥就去世了。

另一處現場,54歲張守英和友人正信心滿滿地向跑馬梁挺進。張守英來自湖南,熱愛登山,鰲太線一直是她想夢寐以求的挑戰路線。

5月2日,張守英一行人進山時天氣很好,下午開始刮風、起霧、下冰雹,她們在山裡住一夜,第二天放晴了就繼續往前走。行至跑馬梁,極端天氣再次出現,溫度驟降,能見度極低,大家排著隊快速向前走,但前面隊友不知不覺已經走錯路了。

路不知道往哪走,呼叫隊友也沒人答應,她們不僅迷路還失聯了。在跑馬梁下面的深溝,她們來回轉了兩天,實在走不動就紮營休息。後來,電筒沒電了,手機沒有信號,乾糧也所剩不多,崩潰的隊友意見開始分歧。

 張守英希望原地不動,保存體力,等待救援,同伴則認為要快速找路出去,因為自己衣服太薄,擔心會失溫死去。為了照顧同伴,張守英只能妥協,不停地找出路。

此時,程開穩的第一起救援行動剛結束,接到「跑馬梁有兩個女驢友失聯」信息,再次進山救人。5月5日晚上8點多,程開穩帶領的救援人員找到張守英和同伴時,兩人已經傷痕累累,筋疲力盡。

「太驚險了,如果不是多年的經驗,也沒命了。」張守英說,她知道戶外運動有生命危險,但沒想到危險離自己這麼近。

逃避罰款 山難不敢報警

參與救援張守英和同伴的還有陝西曙光救援隊。祕書長陳昫同說,2018年禁止「鰲太穿越」的公告發布後,發生事故的驢友們為規避卡點、逃避罰款,一般先不報警,而是找當地山民或者救援隊尋找。「很多人不說實話,有時候會影響救援速度。」陳昫同說。

後來,陳昫同規定需要他們救人,必須先報警。但驢友們還是能想到新辦法,例如事故發生後,團隊一般只會留一個報警人,其他人就提前偷偷溜走。

曙光救援隊參與救援不收費用,求救者家屬為了表示感謝,有時會給他們報銷油費,但是偶爾也會遇到「奇葩」的家屬,救援前什麼都好說,一旦人獲救就變卦,減扣油費,甚至稱不能轉帳,讓他們徒步3小時去取。

程開穩也遇到過類似情況。有一次,他和救援隊員搜尋兩天找到了失聯者,對方不僅沒有感激,還稱「沒讓你們來救援」,「沒有你們我也能走出去」。程開穩曾問過那些被救的人,為什麼冒著生命危險到這深山老林裡,對方的回答大都是:這是一種生活方式。

近年不時有人攀登鰲太線時因受傷或體力不支等因素被揹下山。(取材自紅星新聞/受訪者...
近年不時有人攀登鰲太線時因受傷或體力不支等因素被揹下山。(取材自紅星新聞/受訪者供圖)

有件事一直是程開穩的心結。一個湖北女孩施曼,自2015年徒步穿越鰲太線失聯,到現在沒有找到。前些年每到五、六月,她的家屬都會到山下,找程開穩和村民幫忙上山尋找。迄今,他和隊友每次上山救援,都會順道找找施曼。

死亡路線?「潘朵拉魔盒」

鰲太線是指從陝西太白山拔仙台到鰲山的穿越線路,兩山之間的直線距離為46公里,若再算上山間起伏,實際徒步穿越距離約為140公里。穿越過程中,經太白山梁3523米,最終到太白山主峰拔仙台,最高海拔為3777米,兩山之間平均海拔3566米,大部分為無人區。

路途共要翻越17座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山,也使得鰲太線沿途動植物種類豐富;而山中多變的氣候,一天之內可盡覽四季縱橫,濃霧、冰雹、艷陽等風景的特色,是戶外愛好者眼中「戶外十大終極線路」之一。

但近年因事故頻發,鰲太線也被稱為「死亡路線」。報導引據「中國鰲太穿越事故調查報告」顯示,近年鰲太線穿越事故的發生率正逐年上升,從2012年至2017年,已累計失蹤、死亡人數多達46人。

登鰲太線失蹤至今的施曼。(取材自華商報)
登鰲太線失蹤至今的施曼。(取材自華商報)

陝西省登山協會主席陳錚是首批穿越鰲太線的人。2002年,他將這條極限穿越之路首次帶到大眾的視野中。有人說,是他打開了「潘朵拉魔盒」。陳錚說,他當初沒想到後來會有這麼多人在此殞命。

2017年9月16日,中國登山協會和陝西省登山協會對鰲太線組成專家聯合調研團隊,分析山難事故頻發的具體原因。但先前於2017年5月發生3人穿越鰲太線的遇難事故,讓當地相關部門備受壓力,於是在調查報告尚未完成的2018年4月,就由陝西太白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陝西省森林公安局第二分局聯合發布禁止「鰲太穿越」的公告。

但是,公告發布後,穿越的人依然屢禁不止,事故仍然每年都在發生。據媒體統計,到今年鰲太線穿越,累計失蹤、死亡人數已經超過50人。

網紅搶進 沒經驗也不怕

孤煙是陝西知名戶外俱樂部創始人,鰲太線徒步是他們公司最受歡迎的項目,前後組織過60餘次。禁止穿越的公告發布後,他們取消了鰲太線活動,但仍不斷有人諮詢他這條路線。這透露,法令規範不到通過約伴或私自找嚮導方式偷偷走這條路線的驢友,事故風險也大增。

「我們組織活動,用旅遊大巴,買高額保險,請專業嚮導,配備衛星電話,急救物品等等,這些如今自己約伴,AA制的隊伍顯然沒辦法達到。」孤煙說,他們組織的活動從未出現事故,2017年他們20人的隊伍也遇到了極端天氣,但評估天氣後就近下撤,避免了事故發生。

孤煙認為,近年來短視頻的興起,傳達了一種不健康的戶外運動方式。以前戶外愛好者都是通過不斷累積經驗,一步步進階後再挑戰複雜的路線,但現在很多年輕人只要覺得風景好看就去,甚至為了拚流量出名當網紅,沒有經驗也去挑戰。這在孤煙看來是「去送死的」。

陳錚認為,裝備不全是鰲太線事故頻發的主要原因。其他還包括魚刺狀、兩邊都有道路可以進入穿越地帶的地形,使管理難度較大;當地救援主力軍公安和村民缺乏專業知識和設備也是其一。

「公告發布後,穿越事故不降反增,也許穿越事故正在讓鰲太線成為『致命』的誘惑。」孤煙這麼感嘆。

有內蒙古驢友因失溫不幸去世。(取材自紅星新聞/視頻截圖)
有內蒙古驢友因失溫不幸去世。(取材自紅星新聞/視頻截圖)

公安 中國 保險

上一則

印尼追蹤2.5萬名醫護實測:中國科興疫苗防護力94%

下一則

豬堅強老了…原主人專程探望:帶來牠最愛吃的食物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