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股指跌深後反彈 道指大漲586點

美國Delta新冠病毒比率激增至31% 秋季疫情恐再起

給東莞圖書館留言的農民工離開了 這次沒帶上他愛的書

吳桂春說,工作是他的第一職業,閱讀是第二職業。(取材自南方+)
吳桂春說,工作是他的第一職業,閱讀是第二職業。(取材自南方+)

從小學文化的工人到成為全國知名的愛書網紅,他最終選擇重新做回農民工,繼續著他看似大起大落卻平靜的生活。

在東莞圖書館看了12年書後,湖北農民工吳桂春因生計無奈地準備告別圖書館,他於2020年6月深情地寫給東莞圖書館一封「告別信」暴紅,也因此獲得留在當地工作、繼續看書。但他日前已離開東莞,前往內蒙鄂爾多斯打工。此行,55歲的他沒帶上他愛的書,也沒多談他離開書的原因。

吳桂春走紅的原因有些奇幻,2020年6月24日上午10點到6月27日中午12點,他經歷了一場也許是他人生中最難忘的74個小時。綜合東莞時間網、澎湃新聞及南方都市報報導,6月24日下午1點左右,東莞圖書館工作人員王艷君正在服務台上班,一名讀者走過來對她說要退讀者證,但又把讀者證緊握在手裡,遲遲沒有遞給她,並不時看著手裡的讀者證說「「我是真的捨不得退啊。」

東莞圖書館24小時自助圖書館。(取材自東莞時間網)
東莞圖書館24小時自助圖書館。(取材自東莞時間網)

即將返鄉 依依不捨圖書館

這名讀者就是吳桂春。王艷君回憶說,當時吳桂春的眼神和話語傳遞出萬般不捨,還有些無奈和失落,她就邀他在圖書館的讀者留言表中留言。吳桂春寫了這樣一段話:

「我來東莞17年,其中來圖書館看書有12年。書能明理,對人百益無一害的唯書也。今年疫情讓好多產業倒閉,農民工也無事可做了,選擇了回鄉。想起這些年的生活,最好的地方就是圖書館了。雖萬般不捨,然生活所迫,餘生永不忘你,東莞圖書館。願你越辦越興旺。識惠東莞,識惠外來農民工。湖北農民工2020.6.24。」

「他的留言寫得很認真、很慢,能夠感覺到他對圖書館有著非常深厚的感情。尤其是那句『餘生永不忘你,東莞圖書館』,一下子就戳中了我。」王艷君說。6月24日中午1點30分,王艷君的同事盧慧婷把留言拍照發到部門微信群裡,沒多久就在朋友圈熱傳,東莞圖書館官方微博當天下午轉發,並配文「感謝,我們一直在,等您再來!」,無數網民為之動容。

網民們說,農民工成為愛書人本不平凡,吳桂春不僅文筆流暢,簡單的字裡行間真情流露,充滿著對圖書館和書的愛,不少人感受到吳桂春的不捨,「看到哭了」。這封「告別信」也因此迅速刷屏,網民們要求「留下!愛看書的湖北農民工」的呼聲四起。

吳桂春知道自己因為這則留言成為「網紅」,是在2020年6月25日的下午2點多。當時他正在南城銀豐路附近找工作,仍在嘗試能留在東莞的最後機會。一個記者打電話給他,說他在圖書館的留言在網上火了,要採訪他。我當時都是懵的」,吳桂春說。

這則告別東莞圖書館的留言,讓吳桂春成為「網紅」。(取材自澎湃新聞)
這則告別東莞圖書館的留言,讓吳桂春成為「網紅」。(取材自澎湃新聞)

網上暴紅 官方幫他找工作

當天下午4點18分,吳桂春接到東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職業介紹服務中心主任趙麗萍的來電稱,市人社局在網絡上留意到他的那則留言後,認為應該盡快為他提供崗位推薦服務,把這位愛讀書又對東莞有深厚感情的外來務工人員留下來,她來電就是為了準備幫助他找工作,並詢問他對工作的需求條件。這讓吳桂春意外之餘又多了驚喜。

吳桂春的心願是「想要留在南城,離圖書館近一點」。「我一個人在東莞,看書是我唯一的愛好。我可以去做保安,可以幹力氣活,只要能離圖書館近一點就行了」,他說。經職業介紹服務中心媒合,吳桂春獲得了東莞市光大物業服務管理有限公司一個在距離東莞圖書館較近的小區做綠化養護工作的崗位。

2020年6月26日上午,吳桂春通過面試後,拿身分證和100元(人民幣,下同)押金到東莞圖書館重新辦了一張讀者證,重新成為「老讀者」。拿到新辦的讀者證,吳桂春說「很開心,又可以看書了」。他舉起讀者證,雙眼噙著淚水,露出了兩天來最燦爛的笑容。

吳桂春在成為愛書人之前,其實幾乎沒有閱讀。據騰訊新聞「中國人的一天」報導,1966年出生於湖北應城縣一個農民家庭的吳桂春,前半生都在疲於奔命,很難有靜下來看書的時間。他十四五歲就離開了校園,當了一名農民,靠著一畝地和艱苦的勞作,勉強維持生計,直到1990年進入縣裡的物資部門當廚師才有不錯的收入,完成了娶妻生子等人生大事。

但吳桂春所在的縣城物資部門於1993年被撤銷,他改開了一家飯店,因長時間入不敷出而倒閉。在老鄉的介紹下,當時38歲的吳桂春於2003年前往東莞找工作,在一家快餐店裡幹起了廚師的老本行,一年後,快餐店關門,吳桂春又失業了。之後他去做鞋的作坊打工6年,把孩子供到了研究生畢業,這是他最自豪的一件事。

吳桂春2003年第一次到東莞打工,也因此愛上閱讀。(取材自央視)
吳桂春2003年第一次到東莞打工,也因此愛上閱讀。(取材自央視)

愛上閱讀 查字典看紅樓夢

愛上讀書是在吳桂春來到東莞之後。報導引述吳桂春說,剛到東莞工作時,周遭的工友不是常出去夜宵、玩耍就是賭博,這些他都不喜歡,也讓他顯得有些格格不入。2004年,吳桂春偶然發現工廠附近的路邊攤出售來自回收站的書籍,一元就能買一本,「這價錢對我們太友好了」,他選買了幾本書,只有小學文化的他借助字典,陸續讀完了《紅樓夢》、《警世通言》等名著。

2008年,吳桂春床邊的書籍已堆成了小山,工友提醒他,在圖書館裡看書免費還有空調,為什麼非得買回來?這是吳桂春第一次知道圖書館的存在,也發現了他人生中的寶藏,像是《紅樓夢》原來有120回,他買的那本只有80回……吳桂春自此一本接著一本,一套接著一套,只要有空閒就往圖書館跑。

2020年春節,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吳桂春所在鞋廠陷入困境,基本停擺。年齡漸長的吳桂春考量在東莞工作難尋等因素,結清了房租租金,準備回老家。回家前,他去了一趟東莞圖書館,退還用了近12年的圖書卡,留下了讓他成名的告別信,也因此在社會的關注下,繼續了他和書的情緣。

吳桂春坦言,年輕時的自己,並不是一個愛看書的人。一是日子太過忙碌,二是沒有條件。在實現「全家吃飽」的目標之前,讀書是一件奢侈的事,「因為它不能幫我賺更多的錢」。大量閱讀之後,他的性格隨之改變。他說,自己曾是一個脾氣比較火爆的人,看了很多書之後,覺得遇到再大的事,都要平靜面對,因為明天會怎麼樣,並不能預知。

2020年6月27日,吳桂春在接受媒體電話採訪時,聽到自己的新工作有了著落,又能...
2020年6月27日,吳桂春在接受媒體電話採訪時,聽到自己的新工作有了著落,又能回東莞圖書館看書時,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取材自澎湃新聞)

內蒙打工 身邊已無一本書

不過,吳桂春最終還是沒留在東莞。報導說,吳桂春2020年12月從廣東回到湖北老家,又輾轉到了內蒙古鄂爾多斯一個遠離市區的鄉鎮,繼續打工的日子。他在寒風中耕種的身影,令人很難與他曾是受邀在各大媒體平台上評書的嘉賓等光鮮身分做連結。

在鄂爾多斯的工作地,沒有書店,甚至沒有一本書。從熱愛到放下,吳桂春不願多談他離開喜愛的書的原因。報導說,只知他回到武漢沒能找到合適的工作,期間某次打工,至今沒拿到報酬;元宵節前後在親戚邀請下,乘了20多個小時的火車到了鄂爾多斯。

「我來鄂爾多斯的時候,把書都留在湖北。這裡沒有門牌號,哪怕有人想給我寄書,也無法提供郵遞地址」,吳桂春說,他收到過平板電子書等禮物,但他的視力下降後,閱讀電子書十分辛苦,有些書的印刷字體太小,也很難看清,這些都是他現在的煩惱。

但吳桂春還是在2021年4月初去了一趟距離他最近的東勝區圖書館,走路加坐公交車要花上一個半小時,這讓他很懷念在東莞的日子,「去圖書館只要十來分鐘」。他到達時遇上圖書館中午閉館,沒能找到自己喜歡的書。他還是開通了讀者證,「實在想看書時,就來一趟吧」。

圖書館 疫情 微信

上一則

中航母編隊被美艦「亂入」很丟臉?專家:或是禮讓插隊

下一則

8港人打BNT、科興新冠疫苗 心悸、胸口痛送醫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