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SAT、ACT成績 加大將不再列為錄取與獎學金考量標準

CDC開放口罩令 白宮也狀況外「非拜登決定」

癌症治療黑幕 花費10倍卻更早死

「北醫三院腫瘤內科醫師張煜實名反映腫瘤治療黑幕」引發關注,衛健委已介入調查。(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北醫三院腫瘤內科醫師張煜實名反映腫瘤治療黑幕」引發關注,衛健委已介入調查。(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所謂的「超綱」治療,究竟是涉及牟利的亂象,還是救人到最後一刻的仁心?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腫瘤內科主治醫師張煜日前在網絡發帖,實名舉報另一位醫師給患者做了不必要的NGS基因測序,以及給予昂貴、不合法的NK治療等行為,致使患者花費增加十倍卻更早死亡。消息傳出後,引發各界質疑腫瘤治療存在「黑幕」。

患者馬進倉和他的女兒。(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患者馬進倉和他的女兒。(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2021年4月2日,自稱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腫瘤內科醫生的知乎用戶「張煜醫生」在平台發文,公開質疑有些醫生「蓄意誘騙治療」。4月18日,張煜再發文,請求國家遏制腫瘤治療中的不良醫療行為,並舉報了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普外科副主任醫師陸巍,已經過世的胃癌晚期患者馬進倉是文章中提到的一個具體案例。

陸巍的手寫診療方案。(取材自八點健聞)
陸巍的手寫診療方案。(取材自八點健聞)

文中說,按照常規,醫師應將患者診斷時使用的胃鏡病理組織切片進行檢測更準確。但陸巍給患者做了幾乎沒有任何參考價值的NGS基因測序、開不合適化療方案藥物,以及推薦無效、昂貴、不合法的NK治療(一種細胞免疫療法)等一系列行為,致使患者花費增加十倍卻更早死亡。

張煜後來補充說,目前臨床工作中發現NGS測序對於化療藥物的敏感性極其不準確,只能用來篩選靶向藥物而非化療藥物。同時,NGS的準確度和取材非常相關,尤其是胃癌,採用抽血進行NGS是一種很不負責任的行為。

「張煜醫生」的文章後來被他自行刪除,原因是「無法承擔壓力和可能帶來的後果」。

奇…醫師安排院外檢測

上海嘉慷公司。(視頻截圖)
上海嘉慷公司。(視頻截圖)

馬進倉於2020年6月確診胃癌,在青海大學附屬醫院的診斷結果顯示「胃惡性腫瘤」,同時有肝部繼發性惡性腫瘤、淋巴繼發性惡性腫瘤、高甘油三酯血症、鞘膜積液等。因為已經有轉移癌,消化科醫師建議直接轉到腫瘤科做化療。

馬進倉聽說化療很痛苦,回到老家青海省海東市平安區後並未到醫院接受常規化療,而是嘗試了一些民間偏方。後來在馬榮表哥的介紹下,2020年7月1日下午住進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接受陸巍的治療。馬榮的表哥是因自己同樣患有胃癌的母親在陸巍治療下好轉,於是推薦給馬進倉。

從馬進倉入院到接受NGS基因測序,不超過1小時。7月2日早上8時40分左右,陸巍告訴馬榮:妳父親的病情挺嚴重,治癒是不可能的,但按照我的方案,活三年沒問題,努努力,把生存期活到五年,或者六年。

馬進倉在嘉慷公司內接受治療。(視頻截圖)
馬進倉在嘉慷公司內接受治療。(視頻截圖)

這是父親確診以來,馬榮第一次從醫師口中聽到父親還能活多久,起碼有了一絲希望。在陸巍安排下,一個自稱「吳經理」的人匆匆趕來,把馬榮叫到樓梯安全出口,拿出POS機,刷走了馬榮1萬8600元(約2866美元)。接著一個實習護士幫父親抽了兩管血,也被「吳經理」用塑料袋裝走。

馬榮不懂為什麼要找醫院以外的機構做檢測,還要悄悄交易。陸巍則說,做NGS測序是為了避免無效治療;幫患者選擇基因檢測公司的原則,是報告能讓病人看懂,檢測的基因更多更安全,結果可靠,但是價格相對較低。

怪…一針5萬「買5送1」

「有沒有推薦/引導患者採用NK療法」,是此次事件的最大爭議。

陸巍說,對於NK療法,他和家屬講述的是原理,沒有主動介紹或推薦,目的是「出於希望能有效延長生命」。

但馬榮回憶說,NK療法是陸巍介紹,陸巍在微信電話告訴她「加一個NK細胞治療,恢復更好,更容易產生效果」,還說NK效果好但1針要5萬元(約7700美元),同情她們遠道而來,可以便宜一點,但不要說是他介紹去的。她還收到陸巍發來一個介紹NK治療的文檔,裡面寫有「上海嘉慷」公司名稱。

提供NK治療的「上海嘉慷」公司實際控制人叫徐以兵。陸巍在接受醫學界採訪時說,他和徐以兵是在校友聚會時認識,他曾在讀博士後期間和徐以兵的公司有過CTC合作研究,但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成了公司的股東。

8月10日,馬進倉和姊姊一起去了陸巍建議的公司「實驗室」打了第一針NK,實驗室經理表示「可以買5送1」,馬進倉和姊姊每人3針。此後,馬進倉分別於8月27日和9月18日下午,打了剩餘兩次NK針。

9月27日,馬進倉在進行胃鏡檢查時,有醫師感嘆「胃都爛成這個樣子了」,當時陸巍還安慰馬榮「沒有(越來越嚴重)」。10月,馬進倉身體狀況越來越差,馬榮忍不住懷疑NK針的療效,再次打電話問陸巍。「陸巍當時就怒了,表示沒說過100%有效果,只有70%有效果,你爸爸可能就是那30%」,馬榮回憶說。

扯…外科醫師主導化療?

除了化療方案的藥物選擇、劑量備受爭議,外科醫師能否主導內科化療也是一個關注點。

去年7月15日,陸巍告訴馬榮,由於馬進倉住院時間太長,自己已經被投訴,介紹他們去一家名為中大腫瘤醫院的民營醫院進行第一次化療。據馬榮回憶,自去年10月那次「不愉快的通話」後,陸巍態度變得冷淡,同時從第五次化療開始,更換了父親的化療方案。

馬榮積攢的部分求醫材料。(取材自人民日報/圖源:偶爾治癒微信公眾號)
馬榮積攢的部分求醫材料。(取材自人民日報/圖源:偶爾治癒微信公眾號)

對於換藥原因,陸巍表示:患者前2個周期治療對症狀控制有效,「吃得下睡得著了」,但血AFP持續升高到1萬多,症狀再次出現。在和患者商量後,決定採用個體化治療方案。之後,陸巍被派往海南,沒有繼續跟進治療。

值得指出的是,陸巍並非腫瘤專科醫師,而是普外科醫師。國內一家頂級腫瘤專科醫院腫瘤內科醫師說,國外並不允許這種授權,但在中國並不罕見。

冤…同業稱治療太荒唐

去年10月底,經歷過NK針和第二版化療方案後的馬進倉,已經瘦到脫相。馬進倉總說後脊梁骨疼,馬榮不知道這是癌痛,甚至不知道父親早就出現了骨轉移,此前每次向陸巍詢問父親病情進展時,陸巍都說,「可以可以,很好很好」。

馬榮不甘心,請假到上海陪父親,並在11月1日掛了新華醫院腫瘤科一位鄭姓醫師的門診。對方看過全部治療紀錄後告訴馬榮,他和陸醫師在同一家醫院,不好多說,但「這個治療太荒唐了」。

此後,馬進倉又進行過一次化療,後來聽從醫師建議,「趁老人活著接回了老家」。2020年12月24日,馬進倉在家中妻子的懷裡離開人世。今年3月,馬進倉姊姊病逝。

馬進倉姊姊的大兒子在今年4月給陸巍寫了感謝信稱,陸巍醫師採取了特殊的藥物方案,從沒有傳言中誘騙家屬花高價治療的事,反而處處幫忙節約。馬榮則表示對此感謝信不知情。

同一天,馬榮在自己的微博上轉發了張煜的文章並寫道:「如果這樣就會惡化醫患關係的話,那老百姓真的活該被騙,那這個世界就是強者的。大醫院的醫師料定我們從農村來的,拿他也沒有辦法,所以讓我們砸鍋賣鐵的去打一針3萬的細胞針,一次一次給我們希望,一次一次讓我們失望,直到爸爸不在了。那如果是這樣,以後得病了直接去死吧, 因為到醫院也是死。」

「我只希望這件事調查清楚,不要冤枉一個好醫師,也不要放過一個壞醫師。」馬榮說,這是她最後的訴求。

國家衛健委表示,已對有關情況進行調查核實,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絕不姑息。據了解,陸巍正處於被調查階段。

嘉慷公司大門。(取材自偶爾治癒微信公眾號)
嘉慷公司大門。(取材自偶爾治癒微信公眾號)

官媒新華社4月20日發表評論,呼籲有關部門要查一查誰在逼「張煜醫生」刪帖,揪出「醫療黑手」,破除妨害公平的「醫療黑幕」,讓患者不再被當成搖錢樹,讓醫術回歸仁術。(中國新聞組整理)

馬家人提供的刷卡憑證。(取材自人民日報/圖源:偶爾治癒微信公眾號)
馬家人提供的刷卡憑證。(取材自人民日報/圖源:偶爾治癒微信公眾號)

腫瘤 檢測 北京

上一則

不到14億?中國人口50年來首次下降 暴人口危機加劇

下一則

進擊大灣區 香港新地1天連奪港粵2地 涉資21.9億美元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