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麻州通報美國今年首例「猴痘」感染 患者曾赴加拿大

1人救了400命 長江大橋上的守護天使

陳思總是騎著車到長江大橋上巡橋。(取材自現代快報)
陳思總是騎著車到長江大橋上巡橋。(取材自現代快報)

「一個人,拯救了超過400條人命。」在中國的南京長江大橋,有一位總是騎著機車的中年大叔在橋邊巡守張望,他就是被人稱做「大橋守護天使」的陳思。

自願 年逾5旬堅持18年

陳思從2003年開始自發成為長江大橋巡橋人,只要發現橋上有可能輕生的人,就會上前談心勸阻。將近18年的反覆不輟,陳思已經成功挽救了412條性命,重新開啟他們的人生。

隨著陳思《大橋日記》的紀錄曝光,引起了中國海內外的輿論關注;南京長江大橋為何會成為事故高發的地點?在陳思善行的背後,也是中國社會人間悲涼的縮影故事。

聯合新聞網轉角24小時報導,現年53歲的陳思,是長年生活在南京市的外地打工人。2000年時,他在一次偶然機會在南京長江大橋邊救下一位試圖輕生的女孩。也就在這幾年,從大橋一躍而下的自殺者新聞越來越多,讓陳思起心動念,自願每個周末都到橋邊擔任巡守人,希望挽救更多寶貴性命。

從2003年開始至今,將近18年的時間陳思完全沒有停歇,工作之餘便是來此反覆巡邏張望,累計到現在已經阻止412名自殺者,並且盡力協助這些人重拾生活。多年來關懷性命的陳思,也整理歸納了許多自殺者的人間悲涼故事:有人欠債上千萬、有人婚姻觸礁、有的是被家暴而滿身是傷的婦女、也有人是外地來打工,卻被騙光所有積蓄。

陳思(右)設立的心靈驛站,中為司機王體明夫婦。(取材自現代快報)
陳思(右)設立的心靈驛站,中為司機王體明夫婦。(取材自現代快報)

轉機 集結輕生故事成書

這些人的身心捲入了外人難以看清的深淵,而來到大橋邊試圖一了百了;但也在陳思的同理善心和勸說之下,有了人生轉機。一個一個的傷心故事,被陳思記錄寫成「大橋日記」,因而引發中國新聞和社會輿論的關注。

「我不認為我是天使,我只是想要給這些人的生命中帶來一點光亮。」

陳思在今年4月接受外媒的專訪,謙稱自己「其實沒有獨特的說服技巧」,只是在聆聽對方的過程中同理他們的感受與經歷。儘管陳思的義舉,被中國官媒當成了樣板式的暖心救人主角,但也不是沒有引起爭議,特別是在社會互信度低的情形下,還有網友質疑陳思是「大橋做秀」別有居心、或反對陳思救人,「真慘,在中國連死的權利都沒有」、「救上來也改變不了他們遭遇到的痛苦」。

正反評論,也突顯了背後問題:中國從2000年後逐年高升的精神健康危機、以及隨之而來的高自殺率問題。

南京長江大橋是南京著名的地標之一。因為從頭到尾都由中國自己設計建造,更被官方讚譽為「自力更生的典範」、「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成就」。不過,近數十年來,它已經超越美國舊金山的金門大橋,成為世界上自殺人數最多的地點。

「有時候,當我們早上檢查橋梁欄杆時,會發現橋畔遺留了一雙高跟鞋,或者是一支行動電話,上面附有遺書的紙條。」一個NGO組織說:「到後來,我們甚至沒辦法正確計算到底有多少人自殺,只知道目前為止已經有將近3000多人在這裡喪生。」並且實際數字可能還更高,因為當中有許多屍體至今仍沒被打撈上岸。

防治 建心靈驛站、募幫手

儘管根據中國官方統計數字,中國的自殺率從90年代每10萬人有20人自殺的高自殺率、到2016年左右下降到每10萬人中有8人,儘管趨勢而言逐年減少,但因為相關數據的調查僅能仰賴中國官方提供,而自殺問題始終是政府相當在意的「社會安定」指標;因此是否存在低估與隱蓋的可能,外界除了質疑實際上也沒有直接證據。

但是減少的數字之下,對陳思而言這些都不只是數據,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他們的故事都不相同。陳思除了勸阻自殺之外,也曾經租下房子當作「心靈驛站」,收容這些無處可去的試圖自殺者。他也開始招收其他志願者與他一起在橋邊提供服務,包括來自附近大學的心理學系學生,讓他們也開始試著與其他試圖自殺的人交談。

「這些人如果有人能拉上他們一把,他們就能挺過來了,我有這個能力,不能不幫忙。」

不過這樣的「自殺防治」是否真的有效?對陳思而言,也只是盡到做為社會一份子所能做的最大努力,解決社會的高壓問題與精神資源的援助,並不應該全部壓在陳思一個身上。陳思的事蹟,後來也被拍成了紀錄片《天使在南京》,當中也有追蹤那些背陳思救起的人們,後來的生活去向。

「大橋守護天使」陳思。(Getty Images )
「大橋守護天使」陳思。(Getty Images )

巡橋救人 被救者成了志願者

8月的一個周末,陳思在南京長江大橋南堡發現牆邊坐著的小伙子有些反常。小伙子低著頭、手抱膝蓋,望向江面,臉也漲得通紅。

「喝酒啦?」陳思一開口讓小夥有些驚愕。聊了一會兒後,小伙逐漸卸下防備。他最近被公司辭退,隻身從安徽來到南京,種種跡象都透露出情緒非常不好。

在與陳思說話過程中,情緒漸漸穩定的小伙子抬手抹了一把淚,轉身往橋北走去。陳思告訴他:「 沒地方住的話,我們這邊有個心靈驛站,可以免費住。」

現代快報報導,作為這座橋的生命守望者,每個周末巡橋已經成為陳思的習慣。如今,他不再孤單,一支百餘人的志願者團隊與陳思在這裡並肩戰鬥。

為了安頓被救者,陳思從2006年開始就自費租房,為他們提供一個可供落腳的「心靈驛站」。現在,陳思把心靈驛站安置在南京大廠的一個老舊小區裡。一間兩室一廳的房子月租金1000元(約153美元)。每間屋子裡放著兩張單人床,一張留給被救者,一張留給陪護的志願者。

28歲的志願者菲菲在2019年加入陳思的團隊,當時她因為家裡餐館出問題,情緒特別低落。來餐館吃飯的陳思開導她。就這樣,菲菲一步步跟隨陳思走入了巡橋救人的世界。

菲菲說,剛開始根本不知道陳思是誰,只是覺得這個人挺神的,安慰人的話能說進人心裡去。後來才知道,陳思救過這麼多人的命,「能把一件事堅持做十幾年,真的很厲害」。

只要有空,菲菲都會和陳思一起,騎著電動車沿著大橋邊上巡邏。漸漸地,菲菲也總結出自己的一套救人心得。

58歲的王體明在心靈驛站承擔著駕駛員的工作,第一次見陳思就是幫他護送從大橋上救下的輕生者。有時候擔心輕生者回家路上想不開,王體明覺得還是親自開車送他們回去放心些。

「每次救下人,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都會有一男一女兩名志願者在旁邊陪護。」菲菲說,由於志願者中不少都是曾經的「被救者 」,在溝通中很能共情,安撫起來也更容易被接受。「 聊天,唱K,逛街,買衣服…這些都能讓他們感覺到,自己是重要的、被珍視的。」

長江大橋救援志願者最多的時候有5700多人,其中大多都是大學生,他們在畢業之後就各奔東西。那麼多志願者來了又走,陳思並不覺得遺憾,「他們去了不同城市,能把這份愛帶到其他地方,我覺得已經很好了」。

請吃飯、喝酒、聊天是陳思救人法寶,他還有個規矩,當救助完成後,就再也不會主動去聯繫對方。他認為,輕生的時候是這個人一生的至暗時刻,誰都不想再喚起這段記憶。他寧願對方徹底忘掉這件事,開始新的人生。

中國 天使 美國

下一則

黃耀明警署外等候何韻詩 她感性貼文:我好愛這個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