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小學血案生還者:槍聲不斷 全班沒人敢尖叫

台增7.65萬例確診、死亡145人 再增2童腦炎

中國喪葬警世錄…活人被火化 棺材裡的血饅頭

圖為貴陽為市民舉行的「生態節地葬」集體葬禮,倡導節約資源、文明節儉的殯葬新風尚。(新華社)
圖為貴陽為市民舉行的「生態節地葬」集體葬禮,倡導節約資源、文明節儉的殯葬新風尚。(新華社)

一樁「活人換屍」頂替火葬的命案,牽出中國諸多的喪葬問題。這些用血淚換來的一個個案例,能催生中國的「喪葬自由」?

2017年,中國廣東汕尾市發生一起命案,原因是喪家不願遵守政府強制火葬規定,買兇殺人後替換遺體,讓無辜的被害者入棺火葬,自己的家人則入土為安。隨著判決書的公開,以及被害家屬冤屈故事的網路流傳,這起被形容為「棺材裡的血饅頭」的驚悚案件又再度引發關注。

案情還不只這些,細節更令人髮指。紅星、澎湃新聞引述今年1月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該案二審判決書內容指出,2017年2月,汕尾陸豐市癌症患者黃某在家中去世,由於早在2012年,汕尾地區已經出台政策,要求全市火化率達到100%,黃家人為完成黃某的土葬遺願,由黃某的弟弟通過朋友聯繫到一名溫姓中間人,商定調包火化屍體事宜。

地方為推行火葬,強行將土葬遺體從墓中挖出火化事件時有所聞。(取材自廣州日報)
地方為推行火葬,強行將土葬遺體從墓中挖出火化事件時有所聞。(取材自廣州日報)

避火葬 當街擄人找「替身」

2017年2月底,溫姓中間人聯絡上男子黃松斌尋找「替身」。黃松斌於同年3月1日下午1時許駕車經過陸豐市,見林少仁獨自在垃圾桶旁撿拾垃圾,便將他誘騙上車,再買白酒給他飲用,後利用林少仁酒後無法反抗之機,將他裝入事先準備的棺木中殺害。

次日,黃松斌和溫姓中間人到黃家收取10.7萬元(人民幣,下同,約1.6萬美元),並於3月3日出殯日完成調包,黃松斌從中分得了9萬元(約1.3萬美元)。

林少仁的弟弟指稱哥哥在這裡遭兇手黃松斌強擄上車。(視頻截圖)
林少仁的弟弟指稱哥哥在這裡遭兇手黃松斌強擄上車。(視頻截圖)

被火葬 弱智男被塞入棺

林少仁火化後的骨灰由黃松斌取走後,放置於碣石鎮百姓墓園一棚寮中,後被與其他無主屍骨一同下葬於碣石鎮西輋嶺百姓墓園中。被害人林少仁的親屬證實,林少仁自出生就弱智,沒有結婚生子,其吃飯、換衣、洗澡等基本能自理,經常在當地垃圾堆、垃圾桶旁撿垃圾。

這起殺人換屍、頂替火葬的事件經過兩年多的調查,黃松斌於2019年11月被捕。2020年9月,汕尾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黃松斌構成故意殺人罪,依法應判處死刑,但考量黃松斌與被害人林少仁的親屬達成了民事和解及賠償,對黃松斌判死刑,緩期2年執行。

黃松斌不服上訴,理由是他沒有強迫被害人喝酒的加害行為,被害人是喝酒後突發疾病死亡,是過失犯罪,不構成故意殺人罪,應當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和故意毀壞屍體罪,且已主動賠償被害人家屬損失7萬元(約1萬美元),請求從輕處罰。但被廣東省高院駁回。

而此案中,除溫姓中間人已死亡外,買主黃某的弟弟及另一名戴姓中間人最後被不起訴。檢方認為,買主犯罪情節輕微且主動投案,認罪認罰,依法從輕處罰;戴姓中間人則因涉嫌故意毀壞屍體罪的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

這起2017年的案件近期再度引發社會議論,除了判決書的公開,還有今(2021)年4月份社群上出現以被害者家屬名義發表的文章,指控兇手黃松斌只被判死緩,雇用殺人的黃家至今不用負法律責任也沒有任何道歉。

「如果買主這樣都得不到法律的制裁,那麼是不是有錢就能為所欲為?是不是他家人再有人過世了,還是一樣可以出錢買命,再去禍害另一個家庭?」家屬希望司法還被害者一個公道。而林少仁生前的「傻兒子」溫暖故事,以及68歲林母「一想到他,我的心就跟被刀絞一樣」的哭訴,再度引起輿論的回顧檢視,包括BBC、衛報等外媒也相繼刊文。

聯合新聞網「轉角24小時」報導,殺人換屍的凶行於法於理不容,不過這起在廣東發生的事件背後,牽涉的是中國長年來層出不窮的喪葬矛盾。命案背後的社會脈絡,是中國政府推行「以火葬取代傳統土葬」的殯葬改革政策。但超過半世紀以來,相關習俗爭議依然存在,也衍生了各種政府強行起棺火化、搶棺砸棺、或是壟斷殯葬事業又暗中通融土葬等現象。

反火葬 「挫骨揚灰」好淒涼

執著土葬的不只此案中的黃家人,中國以漢人的傳統而言多以土葬為重,強調全屍下葬、入土為安的習俗觀念。火葬多認為是東漢佛教傳入中國後,跟隨印度佛教的觀念而逐漸形成,但並非一時半刻就能全面普及。時至今日,雖然火化火葬已然普及,仍有民眾認為土葬才是最傳統、完滿死者又撫慰生者的形式,而將火葬視為「挫骨揚灰」的淒涼下場。

報導說,就當代的演變而言,中共在1949年取得政權後,曾一度將土葬視為封建時代的象徵,列為必須革除的迷信舊文化。1956年,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等共151名中共高層官員聯合簽名,倡導民眾改土葬為火葬,也以此標榜能夠節約土地資源、保護耕地。往後中共官員的身後事都改成了火葬,唯獨毛澤東出於政治象徵的需要,仍留遺體供人瞻仰。

河南省周口市商水縣殷莊村「二次平墳」之後增加出來的田野。 (取材自中國文化研究院...
河南省周口市商水縣殷莊村「二次平墳」之後增加出來的田野。 (取材自中國文化研究院)

在1985年由國務院頒布「關於殯葬管理的暫行規定」、1997年頒布且至今施行的「殯葬管理條例」中,皆明訂推行火葬、僅有特別劃定的區域地方可允許土葬,而核心宗旨仍以「堅持推行火葬、積極改革土葬」為主。

儘管火葬代替土葬成為中國推行的政策,不願火葬的仍大有人在,且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尤其在偏遠的農村鎮,土葬的傳統需求依然根深柢固,這也使地方政府單位涉及私下收受賄賂、幫忙民眾安排土葬的案例時有所聞。例如2015年,安徽省宿州就有公務員涉嫌承包殯葬、收錢通融土葬,透過一些徇私管道,讓民眾自選地點土葬而免於受罰。

同時,中央的殯葬改革政策在部分地方執行上也因標準不一而遭受阻力。報導指出,有嚴厲禁止土葬的地區只要查到「非法土葬」就一律開挖強制火葬。河南省則在2012年出現官方帶頭的「平墳運動」,將200多萬座墳墓填平後復耕,為的是增加耕地面積,一度引發反彈;首當其衝的河南周口市後來以失敗收場,據稱目前依然以土葬為傳統遵循。

走極端的反抗案例也不時傳出。2014年安徽省安慶市推動土葬禁令,當地有多名不希望火葬的老人趕在禁令生效前自殺,為的是留得全屍下葬。2018年,江西省吉安縣為拚殯葬改革的「火化率」業績,地方政府帶頭到農村家戶「搶棺砸棺」,將農村傳統為長者預留數以千計的棺木,在群眾面前以怪手破壞,宣示這是政府眼中的必除之惡。

推火葬 搶棺砸棺激民怨

相關的喪葬爭議,到今年仍在發生。報導說,雲南省玉龍縣為了落實2020發布的喪葬管理通告,在今年2月將違法土葬的民眾,直接強制「起棺火化」,也就是挖出已下葬的棺材並將遺體火化後,把骨灰返還給家屬。雖然政府強調這些措施都是依法辦理、也取得家屬同意,但輿論觀點對此難以認同的不少,卻也無可奈何。

中國喪葬管理政策的核心宗旨仍以「堅持推行火葬、積極改革土葬」為主。 (取材自微博...
中國喪葬管理政策的核心宗旨仍以「堅持推行火葬、積極改革土葬」為主。 (取材自微博)

報導指出,中國政府的火葬政策有其考量和脈絡,只是至今除了仰賴鐵腕政策、一刀切的執行之外,如何回應社會對於傳統習俗的期待,尚未見更細緻的解決方案。在中國的社群網路上就流傳一篇匿名的清明節抱怨批評文,質疑政府無視文化與人民需求、一廂情願的殯葬改革,其結果就是讓中國人生也不自由、死也不自由的困境:「悲劇的現實是,在這個無神論的國度,身為漢族人、身在文明都市,在強制火葬制度下,我等並沒有選擇的自由。.....與其死後遭遇挫骨揚灰的命運,不如趁活著多掙錢,盡早移民。」

中國 中共 社群

下一則

黃耀明警署外等候何韻詩 她感性貼文:我好愛這個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