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3260萬人確診 45%人已打1針

金山口罩令稍放寬 室內外規定要留意

三星堆文物修復師留住歷史微痕 供後人研究

風格神祕的青銅人頭像。(取材自央視)
風格神祕的青銅人頭像。(取材自央視)

文物修復是對歷史回應的一種方式,而修復師應盡最大的力量保留歷史的微痕。

★考古科技 應用日益提高

被譽為「20世紀人類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的三星堆遺址,在最近的考古發掘中,共出土了500多件重要文物。如何讓這些古文物在最佳的保存狀態下,還原最完整的歷史,文物修復師功不可沒。

郭漢中精心修復文物。(取材自封面新聞)
郭漢中精心修復文物。(取材自封面新聞)

「最小干預,最大保護,還原本質」是郭漢中堅持的文物修復理念。在他看來,修復的第一要義是尊重古代的遺物,如果文物上有信息,修復人員就儘量復原,如果缺乏信息,就要讓科研人員儘量研究。

作為中國文物修復第六代傳人,郭漢中的文物修復理念則更具科技元素。

談到在這次三星堆發掘中提取大口尊的經歷,郭漢中表示,首先使用3D掃描器掃描文物並收集周邊資料,然後根據坑內文物原型,以3D列印成一個1:1的樹脂模型。之後再用這個模型開模,製作矽膠保護膜後套到文物上。

當矽膠體保護套與大口尊完全貼合後,外面還要再灌注一層厚石膏保護層,放在專門的套箱裡,使器物和箱體融為一體後再提取、出坑。由於大口尊本身加上附著泥土的總重量超過100公斤,考古隊員利用考古發掘艙中的多功能發掘作業系統,「腳不沾地」地下降到一米多深的坑中提取文物。

文物出坑落地後,文保人員再將套箱和包裹的石膏分為四塊取下,清理文物表面,通過拉曼光譜儀、X光、金相分析等科技手段,保存文物所有的原始資訊。

考古科技含量的日益提高,使文物修復的關口也前移到了發掘、提取階段。郭漢中強調,資訊收集和文物修復是一個綜合體。修復時也非常需要最開始發掘提取時收集的資訊,比如金屬成分、探傷過程、顏色分析、氧化程度,這是一個多學科、整體性的專業。

74歲的楊曉鄔說,最新出土的三星堆文物中,最讓他驚艷的是黃金面具。(取材自新民晚...
74歲的楊曉鄔說,最新出土的三星堆文物中,最讓他驚艷的是黃金面具。(取材自新民晚報)

★不止修復 也要提取文物

郭漢中的師父楊曉鄔是國內知名的文物修復大師,曾主持修復三星堆一號及二號青銅神樹、青銅大立人像、縱目青銅面具等一系列青銅重器。

74歲的楊曉鄔表示,文物修復師並不是只做修復,也要到現場去提取文物。作為文物修復人員,參與到文物提取這一環節中,能更好地了解文物出土時的原貌,更準確地把握文物的器型、規格,這樣日後開展修復時才能心中有數。

楊曉鄔表示,早期的文物修復是按照文物零件的造型、粗細,質地、氧化程度進行比對、拼接,然後預合,以驗證前期的拼接位置、方式是否存在問題。例如在修復青銅頭像時,部分頭像、金面具在坑裡被有害物質氧化、銹蝕,使原本貼合覆蓋在頭像上的金面具因拱脹與頭像分離,這就需要先揭下金面具,清理銹蝕病害後,再把金面具還原。

郭漢中表示,修復的第一要義就是尊重古代的遺物,如果文物上有資訊,修復人員就儘量復原,如果缺乏資訊,就要讓科研人員儘量研究。這是文物修復中的真實性原則,即不能主觀想像改變文物原貌。

郭漢中口中出現頻率頗高的還有一個詞是「可逆」。他認為,修復人員應儘量把文物完整地留給後人去研究,儘量保留所有的微痕資訊。修復工作要採用可逆的方法,可逆的材料。

在他的理念中,修復的理想狀態應該是,修復人員只對文物進行恢復、加固,待後人需要拆解研究時,器物出土時本身的資訊都還在。可能假以時日,科學技術更加先進,後來人還能夠按照修復人員留下的文物和資訊更好地進行修復。

被譽為「世界銅像之王」的中國最大青銅人像「大立人像」,修復後整體高2.62米。(...
被譽為「世界銅像之王」的中國最大青銅人像「大立人像」,修復後整體高2.62米。(取材自央視)

★人才奇缺 培養招聘困難

但這項重要的專業技術正遭遇著人才的培養、招聘和晉升面臨的系統性問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護中心主任謝振斌表示,很多人認為,修復是技工幹的活,評選較高級的職稱和專家稱號難度很大,這導致很多人更願意搞研究,不願意做修復。

謝振斌表示,國內很多考古機構招聘時要求的碩士及以上學歷,把很多優秀的文物修復人才拒之門外,而從文物修復職業學校等引進的修復人才,又由於學歷不夠,按規定無法進入編制。「一位文物修復師可能幹了幾十年還是勞動合同工,無法享受相應的福利待遇」。

另一方面,文物修復逐漸成為一個綜合性很強的專業,多學科交叉。修復人員不光要把文物修好,還要知道為什麼要這麼修復。很多工作需要使用如金相顯微鏡等先進設備做觀察分析,或是研究青銅器合金生成、冶煉、澆鑄以及加工工藝等資訊,這使得文物修復人才的學科背景和研究能力要求更高,傳統的修復人才比較吃力。

謝振斌稱,目前文物修復人才的培養有很大的問題,只有北京大學、西北大學等幾個大學在本科階段開設了文物保護學專業,其他大部分是大專、職業學校開設。

另外,學校教育和師承制如何更好結合,傳統手藝和科技文保怎樣相容,也是有待解決的問題。

楊曉鄔表示,幾年前,他曾在四川藝術職業學院開設文物修復課程,但只有大專文憑,許多畢業生找工作困難,工作待遇也比較低。他認為,還是郭漢中這種師承制帶出來的徒弟,在知識、積累方面更加扎實。

「搞文物修復,如果只在學校裡學習,是學不全面的。雕塑、磨具、鍛造、鈑金、焊接、雕刻、美術、用力的改變和形狀的矯正,以及修復理念。等你學習這麼多學科,鬍子都白了」,郭漢中說,要自己總結經驗,掌握原理,才能一通百通。

十幾年來,郭漢中帶了十幾個徒弟。他表示,在楊曉鄔的時代更講究傳承,不是這個圈子的人,很難進這個門,而現在很多技術都是公開的,且中國文物修復人才奇缺,還有很多精美的文物,現在的修復人幾輩子都修不完。(中國新聞組整理)

修復後的青銅神樹。(取材自央視)
修復後的青銅神樹。(取材自央視)

●青銅神樹碎成千片 花近10年復原

中國新聞組/整理

對有著「三星堆文物修復泰斗」之稱的楊曉鄔來說,最難修的文物還是青銅神樹。3000年前鑄造的青銅神樹在出土時碎成上千片,不僅要修,還要研究、觀察,再一個零件一個零件修復,前後花了近十年時間,才呈現高4米、寬1.4米的神樹雄姿。

1986年從三星堆2號坑出土的青銅神樹共有八棵,是三星堆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其中修復完整高四米的一棵,是全世界已發現的最大的單件青銅文物,被命名為一號神樹。另一棵只有下半部分樹身,被命名為二號神樹。九根下垂的樹枝上盤旋著九隻太陽神鳥,樹上有一隻倒掛著的龍。相傳古蜀先民設計神樹是透過太陽神鳥和上天通話。

中國新聞周刊引述楊曉鄔表示,要修復好神樹,需先了解神樹製造工藝的原理。古蜀先民結合多種方法鑄造神樹,神樹上的器物如花果、太陽等,都是經過二次鑄造後再補鑄在神樹枝幹上,其中部分零件是鉚鑄在神樹上,即在神樹枝幹上打孔,直接向孔內灌銅水,再將零部件鉚接在神樹上。

楊曉鄔說,修復神樹前要進行不同部件的拼對後再預合,方能固定成型。預合是通過捆綁的形式固定,把神樹各部分拼對好後,用帶子把枝幹纏上,或用一個支撐物把整個神樹支撐起來,以便文物修復人員可以立體地對神樹進行局部、細節的調整。

楊曉鄔對青銅神樹獨創性的固定保護,使這件曠世奇珍免遭二次損毀。由於半邊龍形部件已經沒有了,導致主杆兩側的配重不平衡,神樹放在展廳時會自然向一側傾斜。為防止地震,楊曉鄔為青銅神樹拴了一根魚線,固定在展廳保護罩中。這也使一號神樹免於在2008年的汶川地震中受到損害。

三星 中國 地震

上一則

中美南海撞機20周年/ 中高調紀念殉職飛官 宣示捍主權

下一則

「爸不可能有這麼多錢」男童機警反詐騙 網:侮辱性強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