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武漢啟動全員核酸檢測 半數省分出現疫情

五角大廈外警匪交火 一度緊急關閉 傳1警殉職、槍手斃命

37豬品種瀕危 搶救中國「地方豬」要靠引種、選育

外來豬數量創新高,地方豬遺傳資源保種場備受重視。(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外來豬數量創新高,地方豬遺傳資源保種場備受重視。(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搶救本土「地方豬」,是一場與時間和瘟疫賽跑的行動。不能因為害怕「卡脖子」,就主動斷絕從國外引進豬種。

「我們要有自己的種豬」

「我們必須要有自己的種豬。」全國政協委員、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在2021年的全國「兩會」上,再次呼籲表示,種豬長期依靠進口,直接影響中國在非洲豬瘟衝擊後產能恢復的質量、速度和效益,也極大地制約了豬產業的發展,這種格局必須改變。

劉永好提出的就是當前豬產業亟待解決的「豬芯片」問題。「豬芯片」問題的背後,是中國2020年從國外引入種豬數量創新高,達3萬多頭。而種豬的脆弱性,對一些地方豬來說更為嚴峻。

地方豬生存之難是在短短30年內形成的。隨著人民生活水平提升,養豬市場主要開始解決量的問題,且大力推廣瘦肉型豬;瘦肉率高、出欄快的外來豬,例如原產丹麥的長白豬、原產英國的大白豬、原產美國的杜洛克豬在國內逐漸推廣開。

數據對比非常明顯,外來豬五六個月可以出欄,地方豬則要一年;外來豬的瘦肉率有63%至65%,地方豬則往往只有40%。對養殖戶來說,投入同樣的成本,養外來豬更快、賣價更高。

浙江東陽市金華豬保種場2020年以冷凍體細胞成功複製純種金華豬,圖為克隆豬寶寶正...
浙江東陽市金華豬保種場2020年以冷凍體細胞成功複製純種金華豬,圖為克隆豬寶寶正在喝奶。(視頻截圖)

外來豬逐漸占據了中國市場,並形成市場占有率高達90%甚至95%的局面。當時,中國的地方豬品種局面十分慘淡。「十二五」規畫曾公布,中國88個地方豬品種,約85%的群體數量呈下降趨勢。學界從上世紀末開始不斷呼籲,應保護中國的地方豬品種。

例如,2010年前後,四川農業大學動物科技學院的團隊曾到四川巴中市通江縣的青峪鄉,尋找當地豬種青峪豬。四川農業大學動物科技學院黨委副書記朱礪表示,純種青峪豬少得可憐,團隊只找到了1隻公豬,4隻母豬,多數都已與外來豬雜交。後來每年往更深的山裡找尋,才陸陸續續又找回了一些青峪豬。

地方豬遺傳資源保種場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建立的。自2008年起,農業農村部先後公布了七批國家級畜禽遺傳資源基因庫、保護區和保種場。截至2019年6月,共有83個地方豬種被列入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已建成國家級地方豬遺傳資源保種場55個、保護區7個、國家家畜基因庫1個,各地也建設省級地方豬保種場(區、庫)80餘個。

陝西商洛市洛南縣保安鎮,散養在秦深處的黑土豬。(新華社)
陝西商洛市洛南縣保安鎮,散養在秦深處的黑土豬。(新華社)

數量下降 37個品種瀕危

然而,扭轉地方豬的慘淡局面並不容易。從「十二五」規畫到「十三五」規畫期間,更多的豬品種——37個豬品種處於瀕危、瀕臨滅絕或滅絕狀態,其中橫涇豬、虹橋豬等8個品種已經滅絕。以生豬大省四川省為例,從1995年到2019年,地方豬數量從221.93萬頭減少至85.91萬頭。

四川省農業農村廳種業發展處處長楊春國表示,許多保種場負責人表示,保種工作效益很低,保種場只能勉強維持。這也是國內不少保種場的現狀,養地方豬並不賺錢,甚至養得越多、虧得越多。有一些保種場甚至只能將保種群體維持在政策允許的最低數,也就是100多頭。

非洲豬瘟 帶來團滅風險

非洲豬瘟的來襲,讓地方豬面臨的局面更為艱難。朱礪表示,因市場選擇,農民更願意養收效高的外種豬,地方豬往往只能在保種場裡見到。通常來說,一個地方豬種只有一個保種場,一旦保種場發現非洲豬瘟病例,必須整場清群,這意味著該地方豬種的「團滅」。

當前,非洲豬瘟並沒有有效的疫苗和治療方法,對豬場來說,構建生物安全體系是唯一有效的防控手段,但不少保種場都存在生物安全體系不健全的問題。

為此,各保種場開始構建生物安全措施。農業農村部以及各省市也出台了一系列其他保護措施,各省開始建設備份場,將每種地方豬一分為二地保存。

許多省開始布局地方豬的種質資源庫,冷凍種公豬的精子、能繁母豬的卵母細胞以及胚胎。不過,朱礪指出,這三種保存方式都有先天缺陷。因此,包括四川在內的一些省份通過體細胞採集,試驗地方豬的克隆。

中國畜牧獸醫學會養豬學分會副理事長、中國農業大學教授王楚端表示,他尚未聽說因為非洲豬瘟導致中國某種地方豬種滅絕的情況;不過,不排除滅種的風險在未來發生的可能性。

在保種場內,地方豬的種群數量減少,已成為嚴峻的現實。根據我國對地方豬保種場的相關規定,為防止近交衰退,母豬應在100頭以上,公豬12頭以上,取代之內沒有血緣關系的公豬家系數不少於6個。但從各保種場的實際情況來看,原本就種群規模偏小,公豬家系數不多。

可以肯定的是,未來,中國的地方豬存在著較大的近交衰退、品種退化的威脅。重建譜系圖、釐清家系,是接下來亟須通過基因測序等現代生物科技手段來做的工作。

中國種豬市場基本成了洋豬的天下,在中國市場上銷售的仔豬90%屬於洋豬的後代。(取...
中國種豬市場基本成了洋豬的天下,在中國市場上銷售的仔豬90%屬於洋豬的後代。(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引種+選育 豬芯片問題有解

保種場所飼養的地方豬一般有兩種商業模式,一種賣做種豬,一種育肥之後,賣做商品豬。但都各有其發展限制。

四川農業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姜延志指出,對地方品種而言,商業化之路可能還是要走雜交育種之路。在保留好地方品種的核心種豬群體之外,還應充分挖掘地方品種特異性性狀,與引入品種雜交,新培育的品種既可以保存地方豬的肉質優良等特性,又能提高綜合生產效率。

他以瘦肉率舉例,地方豬種瘦肉率經本品種選育達到43%,已是很高的水平,但距離洋豬65%的瘦肉率,還差得很遠。而他所在的團隊對成華豬和外來品種雜交選育,毛色、口感保留了地方品種的特性,瘦肉率卻提高到了52%,出欄時間也加快至六仍個月,養殖成本整體下降,市場定價也可以更親民。

不過,幾位受訪專家都指出,地方豬的保種工作,首先是為了保住基因庫。對現階段的中國來說,地方豬最大的商業用途是優質肉市場,占市場份額5%到10%,未來或許可以提升到20%到30%,但短期內不可能占據中國人的餐桌。

劉永好提出「豬芯片」問題的癥結,不是中國市場上的種豬是本土品種還是外來品種的問題,而是種豬並未建立起完善的選育體系。

中國的外來豬選育工作,從上世紀80年代才開始大面積推廣瘦肉型豬。而西方發達國家則從一百年前就已開始系統的育種工作。且中國畜牧獸醫學會養豬學分會理事長、中國農業科學院北京畜牧獸醫研究所研究員王立賢指出,中國養豬場的疫病防控難度比西方大,也是育種工作面臨的風險。

實際上,近些年來,中國已有一批有實力的企業開始布局育種技術,水平也並不低於西方發達國家。朱礪說,四川的一家公司曾在2013年從加拿大引回一批種豬,經過多年高強度選育,2016年時,這批種豬各方面的性能都已超越原產地的種豬。

廣東湛江壹號土豬養殖基地內,工作人員正在製作種豬精液培養液,用以檢測精子活力。(...
廣東湛江壹號土豬養殖基地內,工作人員正在製作種豬精液培養液,用以檢測精子活力。(中新社)

王立賢表示,中國和外國在種豬問題上,不是0和1的博弈關系。中國已有一定的產業基礎,即使國外種豬全部斷供,中國的產業會受到一定的影響,但不會造成毀滅性影響。不過,中外育種領域的差距,才是真正值得擔憂和重視之處。

不過,朱礪表示,不能因為害怕「卡脖子」,主動斷絕從國外引進豬種。適當的引種是好事,可以在其良好性能的基礎上進行改良。因此,引種和選育應兩條腿走路,加強選育工作,確保我國的技術水平不比國外低,再通過引種,提高種豬質量,形成良性循環。

中國 美國 北京

下一則

聯合國安理會7日會議 王毅將與布林肯過招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