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美「體操天后」拜爾絲 再次退出個人全能決賽

「劇本殺」變身古代王侯、民國間諜 年輕人社交新寵

山東濟南市曲水亭街,老街港深處的一家酒吧內,七名玩家正在預習劇本殺遊戲。(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視覺中國圖)
山東濟南市曲水亭街,老街港深處的一家酒吧內,七名玩家正在預習劇本殺遊戲。(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視覺中國圖)

一場四小時的「劇本殺」裡,你可以搖身一變成為古代王侯,或為民國間諜、超能力者,置身於一樁凶殺案或事件迷局中,沿著偵查推理的任務線,體驗經歷各異的人生。

綜藝真人秀「明星大偵探」帶動中國劇本殺遊戲熱潮,扮演不同角色的明星們要彼此鬥智找...
綜藝真人秀「明星大偵探」帶動中國劇本殺遊戲熱潮,扮演不同角色的明星們要彼此鬥智找出兇手。(取材自微博)

瞄準年輕人的劇本殺遊戲,是一個起源於英國真人扮演遊戲的新文創產品,通過文字劇本、主持人引導、場景搭建等虛擬故事場景給予受眾身臨其境的體驗。

★市場規模 突破百億

自2016年起,劇本殺從最開始的桌遊為主附帶劇本玩法,逐漸迭代為專業的劇本遊戲體驗館,遊戲脈絡也從單一的盤凶、找凶演變成了多元化的劇情遊戲。在此後四年的時間裡,劇本殺逐漸和密室逃脫扛起了線下社交遊戲大旗。

疫情進一步加快了劇本殺市場的膨脹速度。從2020年開始,線下的劇本殺門店急劇增加,全中國門店數量由年初的2400家激增至年底的3萬家,總玩家超過5000萬人,測算市場規模已突破100億元人民幣(約15.27億美元)。不僅是線下,劇本殺App也迎來用戶爆發期。

★原創劇本 需求很大

「如今劇本殺已經成為風口,但不是風口上的所有人都能賺到錢。」一家知名劇本殺連鎖品牌負責人表示,目前劇本殺行業還很年輕,行業門檻低,盲目開店、三個月倒閉的案例比比皆是,想要「躺賺」是不可能的。

最先感知到市場變化的是劇本殺的寫作者。從去年10月至今,網上的劇本殺作者交流群從0迅速擴充至近500人,其中一半是90後,三分之一是00後。群主王三三說,這些寫作者大多是寫網文小說、自媒體文案出身,也有兼職寫作的學生、上班族,寫出了代表作品的作者已經拿到專職簽約,收入比普通作者高一大截。

由於劇本殺遊戲的劇情特性,一個劇本玩家們通常只玩一次,極少二刷,市場對劇本需求非常大。劇本殺作者原創劇本後,交由編輯或監製評價修改,再由劇本殺店家組織測試,反饋意見後再修改,最終定稿交由發行商印刷銷售。作者可以拿到銷售額的20%~50%的分成。

據王三三介紹,目前市面上劇本銷售類型分為三種:獨家本(一個城市僅有一家授權名額)、城市限定本(一個城市有三家授權名額)、盒裝本(不限量授權名額,只要想買都能買到)。通常盒裝本定價在500元左右,城市限定本2000元左右,獨家本則從5000元到2萬元不等。

在陝西省西安市一處劇本殺門店內,劇本主持人劉明浩在向玩家講解劇情。「劇本殺」受到...
在陝西省西安市一處劇本殺門店內,劇本主持人劉明浩在向玩家講解劇情。「劇本殺」受到了很多玩家的追捧,好的主持人能帶動遊戲氣氛。 (中新社)

★收入很低 寫手難賺

寫劇本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28歲的劇本殺作者江嶼寫作半年以來,真正進入市場的劇本只有一個,還是通過線上平台投稿發出來的。現實中,江嶼是一位國企員工,每天結束朝九晚五的工作後,他會抽出一部分空餘時間寫劇本,除了這個已發布的劇本,另外有兩個劇本分別處在擱置和返工中。

因為收入並不能預期,「劇本殺寫作特別需要興趣支撐。」江嶼說,有的人可以寫一個劇本賺幾十萬元,大部分人寫一個本子連1萬元都賺不到,如果沒有發行商願意合作,投稿給線上平台的收入也很低,平均1000元~2000元。

即使是不賺錢的劇本創作過程也很辛苦,最常規的六人盒裝本,每個人物劇本至少5000字,設計線索至少3000字,加上主持人手冊等,總創作字數至少在4萬字。「全職的劇本殺作者,沒有一個不是薅光頭髮式寫作的」,26歲的全職作者沉念表示,他每天高強度寫作時間七小時以上,一周寫出一個劇本,即使順利走完全部流程,劇本發行出來也需要一個月以上。

「由於現在劇本殺作者圈比較亂,也沒有專門的監管,有一些寫手專門抄襲爆款本子,破壞整個圈子生態。」沉念表示,換個人物名字,換個地點,直接照抄最耗費精力的主線劇情、手法、動機,抄出一個新本子換個發行商就賣了,這種劇本不僅傷害作者圈,也傷害店家和玩家,且維權成本較高。

★新產業鏈 帶動發展

作為疫情期間逆勢崛起的新產業,劇本殺不僅迎來了自身市場擴張,也帶動了一部分其他行業的細分品類發展。圍繞劇本殺遊戲,已經衍生出創作、包裝、宣傳發行、開店指導、專業裝修、人員培訓、服裝道具等一系列專門業務。

一場劇本殺的遊戲體驗很大程度上依賴DM(Dungeon Master,遊戲主持人)的臨場發揮。在一場劇本殺中,DM不僅是主持人,也同時擔任導演、裁判、公證人等多種身份,DM的臨場發揮大概率決定一場遊戲的玩家體驗,如果DM質量不好也會影響到這家店的口碑和留存。在實際市場中,一線城市劇本殺DM的薪資區間在4000~8000元/月,也屬於劇本殺類目下薪資最高的職位。

此外,和所有文化內容產品一樣,尚在發展初期的劇本殺也面臨盜版猖獗的問題。

北京一家劇本殺發行公司負責人說,正規售價500元的盒裝劇本可能100元就能買到盜版。不過,盜版劇本的印刷質量和道具質感很差,資深玩家很容易分辨出來,常用盜版本的店也會被玩家看不起。

●成本高、留客率低 店家紛轉讓

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還是貴陽、西安、成都等省會城市,劇本殺店的數量均成倍增長。看似熱火朝天的市場盛況下,第一輪洗牌已經開始。

「實景劇本殺店占地面積大,運營成本高,顧客留存率低,很難真正盈利。」28歲的劇本殺店老闆顧源已經打算把上海黃浦區的一間劇本殺店轉讓出去了。

密室逃脫遊戲也是現在年輕人的新寵。圖為一名密室設計師透過監控看玩家遊戲情形。(取...
密室逃脫遊戲也是現在年輕人的新寵。圖為一名密室設計師透過監控看玩家遊戲情形。(取材自三湘都市報)

顧源120平方米的房間房租1.5萬元/月,裝修設備花了20多萬元,員工成本6000元/月。按照客單價268元/人,一場七人計算,每月至少需要營業15場才能勉強盈利。但一線城市劇本殺店的黃金時間只有每周六、日,周中工作日湊齊兩場都非常困難。

北京一位劇本殺店主說,劇本殺的主力消費人群年齡在15~35歲,占比約90%,其中絕大多數是學生或上班族,業餘空閒時間並不多,暑假期間,一個月的淨利潤最高可達4萬元,而在淡季,實現月盈利都有困難。

同樣的盈利模型,在二、三線城市則容易得多。在有「劇本之都」之稱的貴陽,一個同樣面積的劇本殺店的房租只有北京的五分之一,年輕人生活節奏慢、業餘時間多,給了劇本殺店更好的生存土壤。

「每天都有新店開業,每天也都有店瀕臨倒閉。」一家劇本殺品牌負責人表示,疫情後一線城市的客流恢復情況較差,現在已經有一些店舖撐不住了,「光是我們就接觸了近20家想要轉手託管的店舖」。

北京 盜版 疫情

下一則

貴州男控官強暴妻:我經常不在家 妻膚白好看才被盯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