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轉向?傳尋求與中國高層會晤

美國血清研究:去年7月前確診黑數就有1680萬例

中國留美博士之死 遺書控:華裔導師強迫我發錯誤論文

陳慧祥生前照片。(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圖片來源:WUFT)
陳慧祥生前照片。(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圖片來源:WUFT)

對於留美博士生群體而言,不平等的導師與學生關係,因涉及身分與經濟來源等問題,導師就掌握更大的權力,甚至是「生殺大權」。

2019年6月13日,30歲的佛羅里達大學研究生陳慧祥,被警方發現在他工作的實驗室裡自縊身亡。這位被家裡培養的高材生,以悲劇的方式結束自己在美國的留學之路,起因是一篇論文,和長期處於「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環境裡的無奈與痛苦。

去美國讀博,早就在陳慧祥的學業規畫之內。2011年從吉林大學本科畢業後,考慮因家庭不太富裕,如果本科畢業就出國,申請不到全額獎學金,他先到哈爾濱工業大學讀研,2013年8月進入佛羅里達大學攻讀博士。

2018年12月,陳慧祥在佛羅里達大學的第五年,他在短時間內完成了一篇論文,向電腦體系結構的三個頂級會議之一的ISCA(電腦體系結構國際研討會)投稿。

但投中「頂會」的他並不開心。在後來被發現的遺書中,陳慧祥寫道,論文能被選中,是因為六個審稿人中有四個都是導師,也就是佛羅里達大學電子和電腦工程系(ECE)華裔教授李濤的朋友。 

陳慧祥在遺書中稱,初稿的實驗設計和現象,與宣稱的結論不一樣,因此在初稿投中以後,他便開始瘋狂完善和修改,卻發現了許多無法糾正的地方,以致文章完全無法自圓其說。「全部都錯了!」,如果要修改只能推倒重來,但是要在截稿日期前完成卻是不現實的。

佛羅里達大學。(取材自百度百科)
佛羅里達大學。(取材自百度百科)

無奈 導師「死活不撤稿」

逼近定稿日期的2019年5月,根據陳慧祥與密友的159張聊天截圖,他反覆提及,在那篇無法成立的論文與導師絕不同意他放棄這兩種力量夾擊之下,他只有靠編造資料勉強完成論文,而這與他的道德原則無法自洽。他「骨子裡感到噁心」,但又因為「不發(論文)對老闆影響很大」,而必須艱難地完成。

5月28日,他與導師李濤談了一次,但李濤「死活不同意撤稿」。6月5日,他冒著「被開除的風險」再次要求導師撤稿被拒,兩人衝突一度激烈到「差點叫員警」的地步。李濤仍要求他就論文內容做好幻燈片,拿給另一位學生去ISCA會議上展示。  

5月30日,李濤將陳慧祥的簽證日期續到了次年5月,表示可能要再寫兩篇論文。陳慧祥感到,畢業不是那麼簡單的。「我害怕沒有個頭了」,他在遺書中寫道, 「我反覆考慮到了所有情況,覺得真的無路可走」。

惹議 師發表未提第一作者

兩周之後,悲劇發生,陳慧祥的死因開始在學術圈和留美學生中擴散。在陳慧祥死後11天的2019年6月24日,他的導師照常參加了ISCA會議,並就陳慧祥生前所做的工作作了演講,當時並沒有提到作為第一作者的陳慧祥。

李濤後來對媒體表示,陳慧祥的死是一個「令人非常傷心的悲劇」,在學校的調查結果出來之前,對此事不發表評論。

陳慧祥的哥哥說,他們沒見過李濤,弟弟去世後,李濤只是在微信上表示了慰問。但次日又發消息來,威脅不准在網路上散步虛假言論,影響學校、院系和他個人的聲譽。

7月3日,佛羅里達大學就博士生陳慧祥之死發表聲明,表示正在全面調查這起事件。同年12月,美國電腦協會(ACM)和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兩大學術機構成立的聯合調查委員會曾發布此事的調查結論認為,沒有發現關於學術不端的指控相關證據。

佛羅里達大學電子和電腦工程系(ECE)華裔教授李濤。(取材自佛羅里達大學官網)
佛羅里達大學電子和電腦工程系(ECE)華裔教授李濤。(取材自佛羅里達大學官網)

重懲 學術委員會兩度調查

直到2020年1月,有網民匿名披露陳慧祥那篇論文在審稿過程中的一些證據,使這起事件再度受到關注。加上有人在陳慧祥的電腦中,發現上百篇2019年ISCA會議上發表的論文草稿、審稿人和聯繫方式,證明會議的保密審查程式已被破壞。促使ACM與IEEE於2020年2月再成立聯合團隊進行調查。

2021年1月26日,陳慧祥生前所做的那篇論文被ACM撤回,原因是論文中的一個或多個作者違反了ACM關於剽竊、誤傳和偽造的政策,違反了ACM發表中的角色和職責規定。

2021年2月8日,在宣布進行調查的一年之後,ACM與IEEE聯合調查團隊公布結果表示,一些人故意違反會議的同行評審程式,他們聯合起來,操縱論文評價體系,以支持某一篇文章。同時,一些明確的證據表明,儘管一位作者已經意識到論文存在嚴重問題,也多次表達了對於論文結果錯誤的擔憂,但另一位作者還是強迫他繼續發表論文。

調查委員會決定對涉及違反程式的所有人採取不同程度的懲罰措施,最嚴厲的一位,在接下來的15年內,被禁止在任何美國電腦協會期刊上發表文獻,不得擔任任何評審、編輯或專案委員會的職務。這是ACM有史以來執行的最嚴厲處罰。但調查結果並未明確指出李濤是否受到懲罰。

目前李濤在佛羅里達大學的網頁已無法訪問。(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目前李濤在佛羅里達大學的網頁已無法訪問。(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不久後,據當地媒體報導,佛羅里達大學在發給李濤的一封信中表示:不允許他再從事與學校有關的任何工作、不得因任何原因踏足校園,未經許可不得與本校任何學生、教職員工聯繫和交流。報導稱,李濤目前仍能收到學校發給他的15.3萬美元的年薪。但他在大學的主頁已經無法訪問。

「捆綁」的師生關係…學生幫教授開車、鋤草

陳慧祥曾對朋友說,讀博期間,除了學業的高壓,還經常被李濤使喚著去做各種私事,比如像專職司機一樣接送頻繁出行的李濤及其家人,去導師家裡幫著鋤草……2017年,因為沒有做科研相關的實習,「(李濤)把我罵成狗,說我這是disaster(災難)」。

陳慧祥跟朋友說,導師的「滾」、「垃圾」這些話,就像毒藥一樣,一直纏繞在耳邊,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他還說,導師還要他做完全違背良心的事情,指的便是那篇論文。

在美國,博士生畢業的標準由導師決定。陳慧祥曾向家人和朋友提起,2019年5月,李濤原本打算讓他畢業,但必須要去李濤指定的一個單位工作,陳慧祥拒絕了。而這之後,陳慧祥如果不發表那篇文章,將再次達不到李濤對他畢業的要求。 

陳慧祥也曾想到了退路,「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拿碩士學位走人」,「我以後想做的事情可多了,比如廚師……」。但做出輟學的選擇也許對陳慧祥來說很難。

陳慧祥的多年好友張青峰(化名)認為,每個月1400美元左右的獎學金幾乎是陳慧祥在美國全部的經濟來源,而導師掌握著研究生的收入以及能否畢業的「生殺大權」,這或許是陳慧祥不敢反抗的原因之一。

與陳慧祥同一年入讀佛羅里達大學ECE系博士生劉亞(化名)說,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都是以「研究助理」這一職位拿到獎學金赴美留學,這份工作負擔了博士生攻讀學位所需的一年幾萬美元的學費和生活費,也讓他們能夠拿到簽證,合法地待在美國。

但這也意味著,如果在異國遇到糟糕的導師,失去這份工作的代價很高昂——60天內找不到新的雇主,就無法待在美國。

陳慧祥。(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陳慧祥。(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一位哥倫比亞大學的在讀博士生表示,從讀博開始,學生的利益就緊緊地與導師捆綁在一起,隨便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對於留學生來說都是泰山壓頂。劉亞說,基於薪資、簽證等方面的需求,中國學生與導師捆綁得更緊。

一位在谷歌工作的博士生則認為,每個讀博的人都有自己的坎坷,「不能因為陳慧祥的『老闆』是華人,就給華人教授貼標籤」。

佛羅里達大學研究生助理聯盟聯合主席Bobby Mermer在2019年表示,他曾接到多起來自非本土的研究生學生的匿名投訴,訴說自己被導師欺凌的遭遇和他們的心理健康問題。

由此看來,陳慧祥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希望陳慧祥的事情能夠引起更多重視,不要讓「致命的論文」事件再度發生。

美國 簽證 華人

下一則

臨床證實激發免疫反應 中國科興疫苗3歲也能打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