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圖輯/孟晚舟抵達深圳機場 民眾舉國旗、橫幅歡迎

孟晚舟獲釋返國 中國全程直播大力宣傳

浙江蕭山「贅婿」風盛 工程師、大學生想找戶「好人家」

電視劇「贅婿」劇照。(取材自微博)
電視劇「贅婿」劇照。(取材自微博)

在蕭山,「上門女婿」的觀念正隨著時代進化。男女尊卑不再是問題,重點是人脈和資源,以及對幸福的定義。

近來,由郭麒麟主演的電視劇「贅婿」大火。郭麒麟飾演的現代網絡小說家在劇中穿越到古代,入贅豪門,他習武從商,幫助妻子玩轉武朝商界,成為江寧首富的上門女婿形象,受到無數觀眾的喜愛。浙江省杭州市蕭山區一家21年來專以介紹上門女婿為特色的婚介所也跟著上了微博熱搜。

錢江晚報報導,隨著「贅婿」熱播,蕭山上門女婿的話題再次受到關注,有網民甚至定義蕭山是「中國贅婿之都」。在蕭山區西河路經營「金點子婚姻介紹所」的李繼延,見證了一段蕭山上門女婿史。

55歲的李繼延年輕時就常為身邊的單身男女牽橋搭線。1998年,他從國有企業下崗後,創立了「金點子婚姻介紹所」。李繼延說,那時在杭州開辦的婚介所有20多家,競爭激烈,他瞄準蕭山盛行的招婿風氣,打出特色服務的旗號,摸索出一條生存之路。

為養老與香火 獨生女招贅

在李繼延的記憶裡,蕭山招上門女婿的傳統可追溯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當時是「為了增加勞動力」;後來蕭山人紛紛辦起羽絨廠、紡織廠、汽配廠等民營企業,蓋起別墅和洋樓,城鄉的城鎮化改造讓不少家庭分得三四套房,不少獨生女家庭顧慮養老和「香火」,就有了招贅的念頭。

與此相對應的是,杭州大大小小的企業吸納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打工人,「很多男孩家裡有兩三個兄弟,家庭條件不好,在杭州安家困難,『倒插門』就成了他們順理成章的選擇」, 李繼延說,這可概括為「實現優勢互補、資源共享」。

經濟的騰飛疊加第一代獨生子女進入婚期,21世紀初的頭十年,成為蕭山招婿盛行的高峰期。李繼延記得,那時,幾乎每年有300多位女孩父母前來報名招上門女婿。這幾年每年大概100位。李繼延估算,過去21年,自己促成了4000多對夫妻,其中上門女婿佔比四分之一。

李繼延的「金點子婚介所」已經開辦20多年。(取材自紅星新聞)
李繼延的「金點子婚介所」已經開辦20多年。(取材自紅星新聞)

求人脈與資源 男性願上門

在李繼延看來,蕭山贅婿仍供不應求,而今年來諮詢想做贅婿的男孩格外多,單3月第一周就有20多位男性前來諮詢,而以往一個月也只有三四個人;前幾天就有一名在杭州讀大一的學生前來諮詢,希望李繼延幫他物色條件好、有房有車、能對他未來事業有幫助的女孩家庭。

報導綜合這些個人信息與李繼延的講述,蕭山贅婿來自湖南、湖北、河北、安徽、江西、江蘇、雲南等地,年齡集中於25歲到30歲,職業大多是各類工程師、技術員、經理,也不乏大學教師、公務員、企業管理層及創業者。基本是大專以上學歷,本科生最多,占比達到三分之二,還有研究生。

李繼延透露,自己在報名階段就會先對男性進行一輪篩選,學歷是他極為看重的標準,如果沒有大專以上學歷,就得有一技之長」;年齡低於25歲的,他也幾乎不接收,要對方先去學門技術再來。蕭山人挑選贅婿,普遍看重男方的學歷、相貌、職業和人品,還會要求男方沒有不良嗜好,如抽煙、酗酒、賭博等。

如今,李繼延的婚介所上門女婿的介紹費已翻十倍,從單方1500元上漲至15000元。蕭山贅婿也從面向本地轉向全國,乃至全世界,在美國工作的華人、在外國讀書的留學生也打來電話諮詢。

「金點子婚姻介紹所」負責人李繼延。(取材自錢江晚報)
「金點子婚姻介紹所」負責人李繼延。(取材自錢江晚報)

相處模式漸變 贅婿新思維

依照傳統,入贅婚姻曾有一些一成不變的原則,像是孩子隨女方的姓、住在女方家等。但據李繼延觀察,過去20多年,蕭山贅婿有了全新的模樣和思維,例如生兩個孩子的贅婿家庭通常是一個隨女方姓,一個隨男方姓,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女方家庭不那麼在意孩子的姓氏,即使一個孩子,也同意隨男方姓。

此外,入贅也不再限於男方入住女方家一種模式。「現在,有的雙方會共同購房,有的人家房子多,會讓女兒女婿單獨住,只是平時一起吃飯,相對來說,矛盾也有所減少」,李繼延說。而考量過年時,女孩不可避免地要去男孩大都較偏僻的老家,看望對方父母,為了避免小兩口跑遠路,一些女方家庭會將家裡一套房分給男方父母住。

隨著時代變遷,現在贅婿的想法也在改變。他們更多的是高學歷、高智商,只是沒有經濟基礎,入贅成為男方可以獲得女方廣闊的人脈和資源的一種優勢。例如一位女方家有八套新房,一套100多平方,即使不工作,單靠出租房子,都衣食無憂;兩三年前,女方出錢給上門女婿創業,也在蕭山蔚然成風。

李繼延認為,現代贅婿在家庭中也擁有話語權,「這些男孩有的文化程度高,有的具備一技之長,年薪能達到二三十萬,在家庭中並不存在低人一等的情況」。他說,幾天前,就有兩個在濱江工作的同事相約一同前來諮詢,「一個是軟件工程師,年薪18萬,一個是框架結構工程師,年薪35萬,他們都想做贅婿」。

「愛情需要經濟基礎,如果沒有經濟基礎,婚姻大廈隨時有可能倒塌」,在李繼延看來,「門當戶對」的入贅,也不失為一種幸福婚姻。

「金點子婚姻介紹所」裡各方男女的基本資料。(取材自錢江晚報)
「金點子婚姻介紹所」裡各方男女的基本資料。(取材自錢江晚報)

平常人、平常心 不怕「另有所圖」

「我並不擔心他『另有所圖』,況且,他最打動我的一點,就是包容的性格」。和被稱為「上門女婿」的丈夫于建結婚20多年,張敏說,兩人建立幸福家庭沒有特別祕訣,「就是平常人,平常心」。

錢江晚報報導,張敏自唯一的妹妹出生起,就「潛移默化」地接受了上門女婿的觀念。20歲認識了從淳安來杭州打工的于建,于建是家中獨子,母親去世後和父親相依為命。一年戀愛後,她和家人都覺得這個小伙子「挺上進」,兩個人就結婚了。

張敏並不擔心于建對她「另有所圖」。她認為,于建雖是贅婿,但自己也同樣出身於一個普通家庭。但剛結婚時,于建對家裡的一切有一種天然的拘謹,張敏猜,可能是因為「上門女婿」的身分讓他有些敏感,但她也不願意刻意努力,「我覺得就是很自然地對待他。如果因為他贅婿的身份說什麼話都小心翼翼的,那他反而會產生一些不好的想法」。

李繼延推崇的戀愛婚姻流程。(取材自錢江晚報)
李繼延推崇的戀愛婚姻流程。(取材自錢江晚報)

孩子跟誰姓?他說都一樣

于建和張敏育有一兒一女,兩個孩子都姓張。他們沒有正式討論過姓氏。張敏明白按照蕭山入贅的規矩,如果有兩個孩子,要一個跟女方姓一個跟男方姓。但是等到她真的跟于建提改姓,于建又揮揮手,「算了,都是一樣的」。

上門女婿在蕭山已經常態化。張敏記得身邊有一對贅婚的夫妻不幸福,上門女婿用妻子家的錢去賭博,導致兩個人感情破裂離婚。她知道,于建不是這種人,在張家,他幾乎沒提過什麼要求。去年,于建對張敏提了唯一一個請求,希望她能從原來的公司辭職,出來陪他創業。

于建最讓張敏感動的事情,莫過於五年前她父親患肝癌時,于建徹底放棄了工作並全程照顧直到離世。看著45歲的丈夫拉著她的手說:「我這麼大年紀,沒做成功過什麼事情,就想闖蕩一次,你能不能支持我一下?」,丈夫這些年的付出頓時一一浮現在腦海,很快她就決定盡全力支持,從原公司離職,成為了丈夫新公司的財務。

直到現在,44歲的張敏回憶起和于建20多年的夫妻相處,覺得他最打動自己的一點就是包容的性格。張敏脾氣不好,好在于建從不鑽牛角尖;去年于建的生意在新冠疫情最嚴重時虧損了很多,張敏也沒怎麼抱怨,兩個人一起熬到了今年,生意果然開始好轉。

「我身邊的上門女婿家庭,都過得挺幸福的,極少數不幸福。我覺得也是個人性格的原因,跟上門女婿沒什麼關係」,張敏說,她對生活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和和氣氣的,幸福就好。

美國 疫情 中國

下一則

強硬對付反送中 港府3警升官 遭疑「警察政府」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