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5.9%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立陶宛宣布 捐2萬劑AZ疫苗給台灣

過氣被拋棄?「小馬雲」回鄉 被錯過的童年

被包裝成網紅的范小勤。(取材自澎湃新聞)
被包裝成網紅的范小勤。(取材自澎湃新聞)

成為「小馬雲」四年多後,13歲的范小勤終於回到闊別已久的家鄉,一個距離縣城兩個多小時車程的偏僻農村。而從被網紅公司當作搖錢樹,到疑似「過氣」被送回老家,范小勤已經錯過了他的童年。

三次走紅 企盼改善生活

澎湃新聞刊文寫道,在范小勤人生中,有三次走紅經歷。第一次是在2015年,范小勤七歲。

那年端午,范小勤的表哥黃新龍偶然間發現范小勤和馬雲長得非常相似,於是給他拍了幾張照片,並發布到網上。

黃新龍接受採訪時曾表示,自己當時並非無心插柳,之所以把范小勤的照片放到網上,就是希望能夠讓馬雲看到,藉此改善范小勤一家艱苦的生活條件。

沒想到照片真的得到本尊的注意。得到本人認證後,范小勤的照片著實火過一陣子,但是在信息海洋中,范小勤漸漸被人們遺忘了。

或許是命運眷顧,沒過多久,范小勤迎來了真正的「大紅大紫」。

2016年11月,有網友在微博公布范小勤的家庭情況,稱其父親腿腳殘疾,母親患有小兒麻痺症且瞎了一隻眼,奶奶患有阿茲海默症,范小勤和哥哥從未上過學。「小馬雲」與馬雲本人之間巨大的貧富差距,吸引了主流媒體的目光,經過報導和輿論發酵後,范小勤這次徹底火了。

一名快手主播提出要把范小勤包裝成網絡主播;一名深圳老闆則計畫花1000萬(人民幣,下同)把「小馬雲」註冊為店鋪商標;一批義烏人要把范小勤接過去搞募捐;一家北京的文化公司則邀請范小勤拍電影

家貧文盲 惹來各界炒作

 

連同范小勤一起被命運的洪流捲入漩渦的,還有他的家人。

父親范家發出生於1958年,20多歲時因被毒蛇咬傷而右腿截肢。身體殘疾,經濟貧困,范家發在擇偶上沒有太大的選擇餘地。第一任妻子是智力殘疾,她病故後,范家發娶了現在的妻子,她從小就患有小兒麻痺症,且左眼被牛角戳傷而失明,只能從事一些簡單的勞動。哥哥范小勇與弟弟范小勤出生後,范家發的父親去世,母親則得了阿茲海默症。

范家發只能靠家裡三畝水稻每年6000元的收益和政府每月720元的低保維持一家人的生計,同時還要承擔起大部分的農事與家務。在村裡,范家算得上是最貧困的人家之一。

當地志願者協會表示將每月給范家發放貧困物資,好心人士源源不斷提供捐贈,這些都改善了范家的生活條件。

范家發從學校接回范小勤兄弟倆。(取材自新京報)
范家發從學校接回范小勤兄弟倆。(取材自新京報)

范家發小學沒有畢業,希望兩個兒子能通過讀書改變命運。但是由於受到的教育少,已經上小學的范小勤和范小勇還不會寫自己的名字。

今年年初,距離上一次大紅的四年之後,范小勤又一次走紅。

隨著他被曾帶他背井離鄉的老闆送回老家,營銷號與網友們開始熱烈討論起這位「被拋棄的小馬雲」。

要理解范小勤在2016年走紅後發生的事,不得不提到三個人:張成良、張志勇、劉長江。他們身分不同:公益網紅、私塾老師,商人,他們都曾嘗試過將范小勤帶離他的家。

最先登場的,是高調做公益的張成良。在范小勤走紅後不久,浙江老闆張成良就開著價值百萬的銀白色奔馳房車,帶著學習用品等禮物來到了范家。他從1995年開始做公益,在杭州開了一家公益麵館,這家麵館因在兩個月內為環衛工人免費提供1.4萬份早餐而出名,張成良本人也成了「網紅」。

在一位浙江老闆的房車裡,眾人簇擁著范小勤拍照、玩耍。(取材自南方周末)
在一位浙江老闆的房車裡,眾人簇擁著范小勤拍照、玩耍。(取材自南方周末)

去過范家之後,他承諾要資助范小勤兄弟倆完成小學學業,並在個人的微信公眾號上貼出自己的支付寶帳戶和銀行帳戶為范小勤募捐,但最終被民政局責令將違法募集的資金退還給捐款人。

張成良為范家做的事一直飽受「炒作」爭議,一個令人唏噓的後續是,張成良在2018年年末因病去世。

2017年正月,張志勇聯繫上了范家發。

他是「中國最後一位私塾先生」朱執中的弟子,2004年,他到湖南鄉村發展私塾教育。在他開辦的私塾中,教的多是學前兒童或者因家貧而輟學的特殊學生。

考慮到范小勤之後的教育情況,張志勇提出讓范小勤去他的私塾上學。但是范家發才帶兒子去北京拍完一部電影,他本人與當地政府對於外界的動議往往還是持猶疑態度。因為村幹部不支持帶走范小勤,最終張志勇只帶哥哥范小勇去了湖南私塾。

營銷牟利 甚至直播賣貨

真正成功的,只有劉長江一個。范家發稱他為老闆,但其實劉長江更廣為人知的身分是「催眠師」。

之所以這次范家發鬆了口,讓兒子遠行,或許很大程度是因為劉長江的承諾:會供范小勤讀完大學;哪怕范小勤考不上大學,也會讓他到公司裡工作,有口飯吃。

在范家發看來,范小勤跟著劉長江,不僅可以減輕家裡負擔,也可以在外面上更好的學校,總歸是沒有壞處的。就這樣,范小勤跟隨劉長江來到了千里之外的河北石家莊。

來到石家莊後,范小勤邁入了一個與此前截然不同的全新世界。

劉長江為范小勤配備了一名年輕貌美的私人保姆,這位名叫王雲輝的90後女生其實是劉長江的徒弟,曾在電視節目中表演過催眠孔雀,范小勤稱她為「師姐」。

出行方式也升級為由專車司機駕駛的黑色奧迪車,住的是巴洛克風格的現代住宅,家中電器用品一應俱全。范小勤進入了新的學校就讀,成為班上年紀最大的學生。

比起學習,劉長江更在意如何營銷范小勤。

2018年底到2019年初,他先後成立「小馬總(北京)商貿有限公司」和「江西小馬總文化有限公司」,從公司名稱上可以看出,劉長江希望把范小勤打造成像馬雲一樣的企業家,而「小馬雲」的稱呼也很快被劉長江團隊改成了「小馬總」。

劉長江為范小勤設計的title是,「鄉村貧困學生代言人-童星小馬雲」——頗有些模仿「鄉村教師代言人-馬雲」的意味。

劉長江為范小勤配備了一名年輕貌美的私人保姆,這位名叫王雲輝的90後女生其實是劉長...
劉長江為范小勤配備了一名年輕貌美的私人保姆,這位名叫王雲輝的90後女生其實是劉長江的徒弟。(取材自澎湃新聞)

在石家莊生活的幾年裡,劉長江帶范小勤跑遍了各種名利場:上電視節目、在時裝T台走秀、出席晚會、接拍了三部電影。

在抖音和快手上,范小勤分別擁有多個實際是由團隊在運營的帳號。他生活的一舉一動都被記錄在視頻中,他甚至直播賣起了貨。

激素疑雲 智力身高停滯

范小勤在石家莊的生活,范家發很少過問。范小勤每年只在春節回家待上幾天,平時的生活由王雲輝每兩三個月與范家發溝通一次。他覺得,兒子在外面只要能讀書,過得比在家好就行了。至於兒子具體在做什麼,他搞不懂。

冰點周刊報導,從2019年12月起,范小勤頻繁請假,缺席期末考試;2020年開始,王雲輝開始對學校和范家人兩頭撒謊。

從9月到11月,無論是學校、范家發還是村幹部,要聯繫上王雲輝都很困難。沒有人知道劉長江和王雲輝把孩子帶去了哪裡,只能通過范小勤仍在每天更新的短視頻帳號,大概了解到孩子的日常生活。

這些反常的行為,讓公眾開始注意到其他一些不太對勁的地方:與幾年前離開家鄉時相比,儘管范小勤年齡漸長,但是他的智力發育和身高似乎都沒有怎麼增長,有人質疑是不是劉長江團隊給范小勤打了抑制生長的激素。

王雲輝近日出面對媒體回應,「我照顧他之前,他的智力就存在問題,十歲的孩子不知道自己幾歲,也不知道1+1等於幾。」

去年年底,劉長江似乎決定放棄范小勤。他回到范家,稱因為太多媒體到范小勤的學校採訪,導致學校建議范小勤轉學,所以從此范小勤還是回到老家讀書。

范小勤短暫而又漫長的成名故事到此似乎就要畫上一個句點了,范家發在對媒體的回應中說道,「自己再苦再累,也要給小孩吃飯上學。」

在最新一波的互聯網討論中,一邊是對於范小勤的惋惜之聲,另一邊則是不少聲音都將矛頭對準了這位年過花甲的父親,認為他過於短視,急功近利,才斷送了兒子的前途。

馬雲 北京 電影

下一則

金正恩傳達口信予習近平 中朝將加強為世所羨慕的關係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