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學者籲美台強化經濟關係 因應中國心理統戰

亞裔女2度險被推下地鐵軌道 紐約市警仇恨犯罪調查小組介入

貴州「侗家七仙女」 把黔貨賣出大山

「七仙女」在直播賣黎平茶葉。(取材自新京報)
「七仙女」在直播賣黎平茶葉。(取材自新京報)

從0到800多場公益直播,從不被看好到擁有百萬粉絲…三年來,貴州「侗家七仙女」帶貨、宣傳侗族文化,助家鄉脫貧,還把愈來愈多的「黔貨」送出大山。

吳玉聖藉網路直播講述蓋寶村的故事。(視頻截圖)
吳玉聖藉網路直播講述蓋寶村的故事。(視頻截圖)

★第一書記 「不務正業」

木質吊腳樓下,幾個身著盛裝的侗族姑娘,她們身上的銀飾鐺鐺作響,她們做美食、過侗年。一個姑娘腳踩形似蹺蹺板的工具,令其起起落落,另一端的姑娘則手持稻穀反覆掃動。這是侗族的「舂米」,幾番碾軋,脫落的穀子便落在石盤中。

新京報報導,這條由直播平台帳號「侗家七仙女」發布的短視頻,已獲得4226萬播放量,視頻中的主角來自貴州省黔東南州黎平縣蓋寶村,她們已擁有超過120萬粉絲。

黎平縣位於貴州省黔東南州南部,是侗族人口最多的一個縣。蓋寶村距離黎平縣城100多公里,群山環繞下,木質的房屋錯落地分布在河流兩岸。

2018年2月14日,原本在黎平縣紀委工作的吳玉聖第一次來到蓋寶村。他彷彿走進了一個藏在深山中的世外桃源,這裡不僅有梯田、鼓樓、花橋,還保留著原始的木質吊腳樓和侗族文化。

但深山裡的侗寨被一個「窮」字困住,四面環山,交通不便,產業稀缺。村民們保持著原始的耕作生活,種著一年一季的水稻,產量不高。耕地零散地分布在不同山頭,無法借助機械進行產業化耕種。每逢夏季,村民得繞著蜿蜒的山路把割好的稻穀挑下山,往返一趟就得耗半天。

蓋寶村的貧困戶大多在吳玉聖進駐的洋衛村,洋衛村有500多戶人家,其中包括109戶貧困戶。

吳玉聖發現,蓋寶村風景優美,又是侗族琵琶歌的發源地,十分適合發展旅遊業。最終吳玉聖決定借網路直播的東風講述蓋寶村的故事。

2018年3月,吳玉聖召集村幹部開會,希望全村集資20萬元人民幣(約3.1萬美元)作為直播團隊的啟動資金。但話音剛落,就遭到質疑。無奈之下,他承諾以風險擔保的形式向村裡「借」5萬元,「如果我離開村子時,這些錢虧了,我個人承擔全部損失」。

最終,洋衛村借給了吳玉聖5萬元。

資金到位後,吳玉聖買了一台手機用於視頻拍攝,並一人包辦拍攝、剪輯和直播等工作。忙活了一個月,他的帳號粉絲還不到1000。

村民們看著他每天舉著手機東拍西拍,也沒見著實際的收益,質疑聲更多了:「這個第一書記整天不務正業,就想著玩手機」。

侗族「七仙女」扶貧隊。(取材自新京報)
侗族「七仙女」扶貧隊。(取材自新京報)

★尋「七仙女」 耗時半年

眼看直播扶貧的計畫要落空,吳玉聖常常徹夜難眠。某天晚上,一首悠揚的侗歌飄進窗內,對歌聲充滿好奇的他請教了村裡的老人。

老人講述了一個傳說:「在很久以前,天上的七仙女下凡途經蓋寶村,發現這裡的人勤勞樸實卻不太開心。她們便把仙歌撒到河中。從此,村民只要喝了蓋寶河的水就會唱歌。歌聲令整個侗寨都變得歡快,侗族琵琶歌也代代相傳。」

那個古老傳說給吳玉聖帶來了靈感,他想要找七個侗族姑娘進行直播,既能傳播侗族文化,又能為蓋寶村帶貨。

2018年5月,吳玉聖註冊了「浪漫侗家七仙女」的帳號,並開始尋找「七仙女」。

在吳玉聖的設想裡,「七仙女」一定是當地的侗族姑娘,既要能歌善舞,又要會說普通話。定下標準後,他先找到了村裡的琵琶歌隊,並選中最年輕的隊員楊燕交。

楊燕交此前從未接觸過網路直播。剛開始,羞澀的她面對鏡頭不知道該說啥。「上午拍抓魚,下午做酸湯魚,晚上就直播聊酸湯魚的故事。」回憶起那時候的直播時光,楊燕交覺得沒有太多的直播技巧,更多是在記錄真實生活、真誠地與粉絲聊天。

村民們的議論聲從未停止。楊燕交每次出門,都有人說她「像神經病」,「一天到晚不幹正事」。

與此同時,吳玉聖在蓋寶村裡找到了中學生「七妹」吳美瓊,她答應在假期參與「七仙女」的直播。

在一次黎平縣的選美比賽中,吳玉聖「相中」了黔東南州歌舞團的吳家佳,在幾次「電話轟炸」後,吳家佳拉上同在歌舞團的楊宛靈去見了吳玉聖團隊,並決定加入。後來,黎平縣藝術團的吳娟、大學生孔繁芳和羅勝丹也加入團隊,成為「全職仙女」。

耗時近半年,「七仙女」終於湊齊了。

吳玉聖回憶,當時條件艱苦,拍攝設備只有一台手機。白天,他們遊走在蓋寶村的山水間,拍攝短視頻,做烏米飯、抓稻香魚、挖折耳根、拍侗族婚禮、直播鬥牛……。晚上,他們回到山腳下的直播間,團隊在村裡租了一間木板房做直播間,每晚8時,「七仙女」會換上侗族盛裝,架起手機直播,一播就是兩、三個小時。

「七仙女」們直播的內容愈來愈豐富,粉絲也愈來愈多。短短三個月內,她們在快手的粉絲迅速突破10萬人。

「剛開始,看直播的人都不知道蓋寶在哪裡。」吳玉聖猜測,以前90%黎平人都不知道蓋寶村,都是通過「七仙女」才開始了解這個村子。

隨著粉絲增多,「七仙女」的直播帶貨計畫也提上日程。

每次直播,都有網友對侗族服飾和農產品感興趣。「七仙女」逐漸開始在直播平台上賣一些產品,並重點幫助村裡的貧困戶銷售農特產品。

貧困戶吳永榮所在的合作社在山上種了17畝小黃薑,但一直苦於銷路不好。七仙女主動幫忙,她們換上侗族便裝,拿起鋤頭到山上挖小黃薑。視頻發出的次日,有人下單了1萬多斤(約5000多公斤)的小黃薑。兩個月內,吳永榮等15戶貧困戶的6萬多斤小黃薑全都銷售一空。

「七仙女」直播帶來的幫助,村裡人都看在眼裡。吳玉聖此前計畫向村民籌集的20萬元終於到位,18位股東中有10位是貧困戶。

除了「七仙女」直播帶貨,線上售賣農產品和手工製品,外地遊客的到來也增加了村民的收益,他們的住宿、飲食和出行都會帶動村裡的經濟。

吳玉聖估算,「侗族七仙女」為黎平縣旅遊宣傳的視頻觀看人次達兩億以上,村裡銷售農產品和帶動旅遊收入300多萬元,為縣裡銷售和帶動旅遊收入3000多萬元。

「七仙女」在拍攝影片。(視頻截圖)
「七仙女」在拍攝影片。(視頻截圖)

★銷售1.37億 「破圈」大火

2019年,選秀男團R1SE與「七仙女」在侗寨錄綜藝。各地粉絲蜂擁而至,黎平縣各大酒店都被預訂一空。用飯圈的話來說,「七仙女」團隊「破圈」了。

「有時候記者比遊客還多」,吳玉聖估算2019年大約有六、七十家媒體來到蓋寶村採訪。「七仙女」也曾受邀參加央視、人民日報和湖南衛視等媒體的節目,將侗族風情展現給觀眾,也讓愈來愈多人了解黎平縣和蓋寶村。

「整個縣、整個州都在看我們的直播!」孔繁芳將直播鏈接轉到家族群,家人們點讚的大拇指排成一排,她切實地感受到了來自家鄉的關注和支持。

據報導,兩個月後,「七仙女」登上直播賣貨的最高舞台——央視的帶貨直播活動。她們與主持人朱廣權等一起為貴州帶貨。在她們的推薦下,貴州羊肉粉、酸湯魚調料和香禾糯米等美食一上架就被搶購一空。超三個小時的直播節目,觀看量達908萬,總銷售額達1.37億元。

蓋寶村的木質房屋。(取材自新京報)
蓋寶村的木質房屋。(取材自新京報)

★「黔貨」出山 青年回鄉

送更多「黔貨」出山,召更多年輕人回鄉,這是「七仙女」的願望。如今,「七仙女」的團隊已有十幾人,其中不乏剛畢業就回到家鄉的年輕人。

跟此前村裡的大多數年輕人一樣,貧困戶吳長月也曾到廣東打工,直到2019年才回到蓋寶村。回村後,吳長月在蓋寶村開了第一家民宿,建在山腳下。她感到知足,現在既能陪伴老人和孩子,又能接待遠方的客人。

「通過互聯網脫貧,這條路蓋寶侗寨沒有走錯,我們會繼續走下去。」蓋寶村委負責人相信,在對侗族文化資源進行深挖和保護的同時,也會吸引更多遊客。

2020年5月,吳玉聖調回黎平縣文體廣電旅遊局,不再擔任蓋寶村第一書記。而「七仙女」也在繼續播撒直播的種子。

手機 人民幣 美元

上一則

黎智英等人非法集結案開審 兩人認罪

下一則

石家莊1本土病例 隔離40天確診 中國各地假疫苗頻發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