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5.9%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立陶宛宣布 捐2萬劑AZ疫苗給台灣

她的詩歌「屎尿群飛」…賈淺淺掀「屎詩之爭」

賈淺淺曾出版詩集。(取材自微博)
賈淺淺曾出版詩集。(取材自微博)

當屎尿齊飛在字裡行間,是的,你沒看錯,這是一首許多人眼中的「好詩」。

賈淺淺。(取材自每日新報)
賈淺淺。(取材自每日新報)

中國知名作家賈平凹的「詩人」女兒賈淺淺,近日因為一篇批評她詩作的文章暴紅。有人驚豔於她「心中藏有一匹野馬」且萬物皆可入詩的獨到,但她「屎尿式」的創作也引發「把詩人的臉都丟盡了」的群嘲。網民們相繼加入「模仿淺淺的詩」跟著寫詩,不到一星期,微博話題閱讀量被推上近億。

賈淺淺是中國作協副主席賈平凹的長女,目前為西北大學文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也是陝西省青年文學協會副主席。她曾出版三冊詩集,但詩作原多在文學圈內流傳,直到今(2021)年1月28日,微信公號「文學自由談」刊出評論者唐小林的文章「賈淺淺暴紅,凸顯詩壇亂象」,她的詩「紅」到了圈外,爭議也隨之席捲網絡。

賈平凹(前左)與女兒賈淺淺(前中)。(取材自微博)
賈平凹(前左)與女兒賈淺淺(前中)。(取材自微博)

靠爸?回車鍵受捧

唐小林在文中批評賈淺淺詩歌是「回車鍵分行寫作」、「骯髒惡心的垃圾文字」;作者認為,賈淺淺的詩歌與她獲得的榮譽並不相稱,受到讚美更多是沾了她父親賈平凹的光。「無法想像,那些出版商們為何要如獲至寶、爭先恐後地包裝出版」,唐小林並在文中直言,賈淺淺暴紅的背後,「是各路文學名家和詩人積極撰寫評論,溜鬚拍馬」。

賈淺淺究竟寫了什麼詩會被這樣批評?先來看她寫的這首「郎朗」:「晴晴喊/妹妹我在床上拉屎呢/等我們跑去/郎朗已經鎮定自若地/手捏一塊屎/從床上下來了/那樣子像一個歸來的王」。

另一首「我的娘」則寫道:「中午下班回家/阿姨說/你娃厲害得很/我問咋了/她說/上午帶她們出去玩/一個將尿/尿到人家辦公室門/我喊了聲「我的娘嗯」/另一個見狀/也跟著把尿尿到辦公室門口/一邊尿還一邊說/你的兩個娘都尿了」。

賈淺淺的作品「西遊記」。(取材自觀察者網)
賈淺淺的作品「西遊記」。(取材自觀察者網)

這兩首詩瞬間引發「屎」、「尿」入詩的嚴厲指責。有評論稱,賈淺淺的詩使用「屎」、「尿」等不雅詞彙,且詩裡不乏「廢話」和「粗話」,透露著如今國內詩歌創作在「秀下限」,技術門檻越來越低之餘,格調也跟著一路走低乃至令人不忍直視的難堪,此風不可長。

官媒新華社也評論指出,一位女詩人的幾首作品因嵌入不少「屍字頭」漢字描摹「黃白之物」招致批評。批評意見可能未窺全豹,爭議之詩或為遊戲之作。但文學創作的基本原則還是要遵循的——圖自賞,創新可以大膽嘗試;為流觴,詩文不能有傷大雅。

新華社的評論看似為賈淺淺緩了頰,但也提出「有傷大雅」的看法。回歸文學界和詩歌界,卻四處可見盛讚賈淺淺詩作的好評,其中不乏文壇重量級人士。

首先,賈淺淺的父親賈平凹就給了自己女兒正面的期許。賈平凹在女兒出版首部詩集時寫給她的一封信中說:「淺淺要做公開的詩人了......既然一顆苗子長出來了,就迎風見長,能長多高就多高,不要太急於結穗,麥子只有半尺高結穗,那穗就成了蠅頭。做好你的人,過好你的日子,然後你才是詩人」。賈平凹並曾以「我遠遠攆不上了」稱許女兒的詩作。

其他文學界人士對賈淺淺和她的詩作也多報以肯定的態度。例如2020年1月,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李敬澤推介賈淺淺的詩集「椰子裡的內陸湖」:「淺淺顯然已經為成為一個詩人做了充分準備,她熟悉那些外國詩人——現代詩的神祇們,她熟悉中國古典詩歌傳統——她的口音裡有本能的古意;同時,對中國詩歌當下通行的抒情風格和修辭調性,淺淺真是爛熟於心啊」。

童趣?「心中藏野馬」

中國作協會員杜陽林去年10月評價「椰子裡的內陸湖」時形容賈淺淺「是一個『心中藏有一匹野馬』的女詩人」。他寫道:「賈淺淺是個保留著童真的女詩人,在她眼裡,世界非常有趣,她像是擁有一個別緻的『望遠鏡』,通過這特殊的鏡頭看過去,萬事皆可入詩,且有著別緻獨到之處」。

「挺身而出」為賈淺淺「擋子彈」的還有詩壇人士。「中國詩詞大會」冠軍、中國作家協會「詩刊」雜誌社編輯部副主任彭敏發文「賈平凹的女兒被罵上熱搜:是誰不講武德?」說:「對賈淺淺的批判和羞辱,其實是一種再常見不過的『管中窺豹』、『以偏概全』的『魔法』」;他並以魯迅和莫言的詩歌舉例認為,「長期創作的人,誰一輩子只出精品,不寫幾首庸詩、爛詩或者遊戲之作?」。

對於各方兩極化的評價,截至2月7日,賈淺淺和她的父親賈平凹都尚未做出回應。不過賈淺淺在2019年4月接受陝西省青年文學協會訪談時曾談及自己的創作理念。

賈淺淺當時說,「我的詩作篇幅都比較短小、語言力求精粹清麗,我追求以醒目的意象、鮮活的喻指和詩境的營造,來形成我的個人特色」。有方家說「那些句子是她這個年齡人的句子,是這個時代的句子」,這可能是溢美之詞,但她會努力這麼做。

她認為,每個習詩者唯有找準定位,才能建樹起個人的創作特色,並不存在可以複製的所謂「成功模式」。「藝術的東西,從來都不是無中生有的,創造力並不在你日常的抽屜裡」。

至於自己的「Z小姐」系列作品,賈淺淺表示,這些詩是對日常生活的一種詩性表達,「我力求以質樸的對人物個性的簡括描述,自然顯露人性的光華部分,亦是試圖對語言局限性的突破」。她說,「我想要的是,清晰、自然、有意味,並讓形而上的追索隱藏其後。毫無疑問裡面也閃閃爍爍著我自己的影子,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心靈軌跡。這是我獨特的寫作實踐,因而或許特別有價值」。

賈淺淺的作品。(取材自微博)
賈淺淺的作品。(取材自微博)

尿尿詩 「文二代不宜」

報導說,賈淺淺的詩儘管有文學界的大力支持,輿論似乎並不買帳。中國新聞周刊2月2日刊文「賈平凹女兒的詩,誰捧起的臭腳」評論指出,網民的討論並不在詩歌本身,而更多的在於賈淺淺「文二代」的身分。從「官二代」到「富二代」再到「星二代」,人們早已見怪不怪,但當「文二代」登堂入室時,書香門第的家庭出來的孩子,是不應該寫出「尿尿體」這樣觀之不雅的詩歌的。

新安晚報則引述一位不具名的國內著名詩人表示,賈淺淺畢竟有些詩歌、隨筆、散文寫得還是不錯的,不能只因幾首作品或是她在文壇有一個大佬父親就全盤否定她的詩,還是要看她個體的文學創作本身。

「淺淺體」模仿大賽來了:

「原來/ 我與詩人/相差/一個回車鍵」

賈淺淺的詩除了引來網民好奇,也掀起創作「跟風」,微博上「模仿淺淺的詩」引來大批網民「動手寫寫看」。

例如人民日報旗下俠客島創作的「我和我的領導」第一、二季分別是:「收到/好的/明白/已發」、「沒問題/已完成/不辛苦/應該的」;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則題詩「我和我的合議庭」:「開庭/舉證/質證/辯論/陳述/合議/休庭」。

賈淺淺的作品。(取材自微博)
賈淺淺的作品。(取材自微博)

其他網民也紛紛「詩興大發」。「減肥/管不住嘴/失敗/後悔/再減肥/無窮無盡——『論減肥的那些年』」;「刷著微博/看著網友評價賈淺淺的詩/忽然/尿意昂然起身/去了趟廁所/排之、爽之/然後一沖了之」;「從前/我不會寫詩/自從/我學會了換行/現在我會了」;「原來/ 我與詩人/相差/一個回車鍵」.....。

無論賈淺淺的詩寫得如何,「淺淺體」畢竟走紅了,要不你也來上一首?或趁此機會重溫那些年回憶裡的人生詩。心中有詩,自在遠方。不見得唯美如畫,也不一定要有屎有尿,聽見自己心裡的聲音就好。(註:回車鍵,又稱確認鍵、輸入鍵,是指電腦鍵盤上的Enter鍵;在Apple鍵盤上即是Return鍵)

賈淺淺小檔案

1979年11月出生 ,作家賈平凹之女,漢族,目前是西北大學文學院副教授,魯迅文學院32屆高研班學員,現任陝西省青年文學協會副主席。

賈淺淺的詩獲得許多中國文壇人士讚許。(取材自每日新報)
賈淺淺的詩獲得許多中國文壇人士讚許。(取材自每日新報)

作品散見「詩刊」、「作家」、「十月」、「星星」、「山花」等刊物,2018年1月,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她的第一本詩集「第一百個夜晚」。曾獲第二屆陝西青年文學獎.詩歌獎、2017「詩人文摘」年度詩人、入選「2019名人堂年度十大詩人」等。(資料來源:百度百科、澎湃新聞、中央社)

中國 微博 西北大學

下一則

金正恩傳達口信予習近平 中朝將加強為世所羨慕的關係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