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4.1%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本土確診增185例、15死 陳時中:疫情往好的方向發展

3年前暴紅…「冰花男孩」如今好嗎?

此前刷屏互聯網的「冰花男孩」。(取材自紅星新聞資料照)
此前刷屏互聯網的「冰花男孩」。(取材自紅星新聞資料照)

還記得三年前那個「冰花男孩」嗎?暴紅後的他,如今不用再頂著冰花走山路上學,他還許下了新的願望,希望能去北京上大學。

這個冬天,「冰花男孩」王福滿不用再冒著冰霜、早早起床徒步上學了。2020年9月,他和同學們轉到新街鎮中心學校,現在再也不用花大量時間趕山路。

紅星新聞報導,三年前,雲南省昭通市魯甸縣轉山包小學三年級男生王福滿,因為一張滿頭冰霜的照片,被網民親切地稱為「冰花男孩」。王福滿站在教室裡,頭髮和眉毛都被風霜「染」成雪白。穿著並不厚實衣服的他臉蛋通紅,後方是看著他「冰花造型」大笑的同學們。

航拍通往轉山包村的水泥硬化道路。(取材自紅星新聞)
航拍通往轉山包村的水泥硬化道路。(取材自紅星新聞)

「小孩子比較可愛,到班級後做了個怪怪的鬼臉,引得同學笑了。」當時的學校校長說,王福滿的家在轉山包村,離學校4.5公里,平時走路上學得花一個多小時,那天正值學校舉行期末考,王福滿在攝氏零下九度的低溫下趕路,就變成了照片裡滿頭雪白的模樣。

王福滿還記得那天滿頭冰花的場景。「走路的時候不冷,到了教室裡才感到冷」,他說,這樣的場景,那時每年要遭遇兩、三次,而當地有類似遭遇的,也不只他一個。

這張照片後來引發輿論對「冰花男孩」的關注。網民和多家媒體稱讚並鼓勵他樂觀、積極的生活態度,也注意到了男孩家鄉惡劣的自然條件和交通不便的問題。

他成寄宿生 學習更充裕

如今的王福滿,已經是新街鎮中心學校六年級3班的一名寄宿生,這三年裡,他長高了,也壯實了不少。而當年輿論關心的轉山包村,當地的教育、交通等民生領域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報導指出,王福滿現今住的宿舍與食堂、教室的距離才幾百米,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樣,花大量時間趕山路,每天學習的時間能多出兩、三個小時。而且這裡的海拔比轉山包村低了800米左右,氣候更加適宜。

王福滿的父親王剛奎說,鎮中心學校離轉山包村有20餘公里,王福滿每個周五回家、周日上午返校,如果天氣晴好,王福滿會和姊姊一起步行3個多小時;天氣不好時,就由他開麵包車接送,但這段期間家裡忙著收土豆,就沒有接送。

「冰花男孩」王福滿。(取材自紅星新聞)
「冰花男孩」王福滿。(取材自紅星新聞)

王家人還記得,當年「冰花照」刷屏網絡後,遼寧省撫順市公安局望花分局雷鋒派出所所長李曹亮聽說王福滿的夢想是長大後當一名警察,就給「冰花男孩」寫了一封信,鼓勵他「求學的路就算再辛苦也不要退縮,因為只有靠知識才能實現理想...就讓這理想成為你努力學習、拚搏向上的力量吧」。

那一年,和李曹亮的信差不多時候寄到的,還有來自成都、廣州、溫州等城市的同齡孩子們熱情洋溢的信,邀請王福滿到「大城市裡看一看」,還希望他能回信。

王福滿從小長大的轉山包村,絕大部分人一輩子都沒收到過一封類似的信,何況是像冰花一樣紛紛飄來的各種信件。王福滿也因此成了當地的「小明星」,時不時還會有一些陌生訪客前來探望他。

山村大改變 貧困率大降

「冰花男孩」照片不僅改變了王福滿的生活,也給了他和家人以及當地發展的新契機。

報導說,魯甸縣曾是貧困縣,但魯甸縣扶貧辦、教育局、交通局三部門負責人均表示,魯甸的交通近年在政府積極投入建設下已四通八達,當地孩子不再長途步行上學。

王福滿家並不是貧困戶,但魯甸縣的40個深度貧困村中,轉山包村就是其中之一。全村有建檔立卡貧困戶274戶、1324人,縣扶貧辦一半的工作人員掛鉤了該村的貧困戶,每人負責對接8戶,有4名工作隊員常年駐村。

這裡自然條件惡劣,一入冬,便寒風呼嘯、大霧瀰漫,有時能見度只有數米。當地晝夜溫差巨大,白天道路尚可行走,入夜則結冰打滑,夜間交通也跟著停滯。

王福滿如今就讀的新街鎮中心學校。(取材自紅星新聞)
王福滿如今就讀的新街鎮中心學校。(取材自紅星新聞)

在魯甸縣扶貧辦副主任周承興眼裡,「頭頂冰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我們這裡的條件是艱苦一些,但不管是我們魯甸,還是臨近的彝良、鎮雄,在這個季節,只要不打傘,或者是不戴帽子,在戶外待20分鐘就會形成冰霜。我們的駐村工作隊員,在戶外久了也是這個樣子」。

周承興表示,2018年1月「冰花男孩」引發關注之前,他們就制定了幫助轉山包村脫貧的粗略規畫並持續推行。2014年,轉山包村的貧困發生率是40%;2019年,魯甸縣「摘帽」時,該縣的貧困發生率降到了1.27%。

轉山包村的產業主要以傳統的種植、養殖業為主,適合種植馬鈴薯、蕎麥、燕麥,因為海拔2800米,很難成功引進新興種植業。轉山包村寬廣的草地有利於大力發展牛、羊及生豬養殖,並實施勞動力轉移輸出。周承興說,2020年上半年的數據統計顯示,整個轉山包村外出打工人員占到60%左右。

截至2020年上半年,政府支持轉山包村的資金累計達約7600萬元,其中3670萬元用於改善當地道路,3800萬元花在住房改造。轉山包村的硬化道路累計已達42公里,可通每個村小組,政府也對該村部分住戶實施易地搬遷,解決全村住房問題,該村已有91戶農村危房得到改造,並興建了村級活動場所、籃球場等。

易地扶貧縣 交通大改善

2014年8月3日,魯甸縣發生6.5級地震造成526人死亡,震後家園重建工作使農村硬化道路總里程數從2500公里增加到4198公里,縣境內有開通的渝昆高速穿越,和上半段已通車的都香高速(貴州都勻至雲南香格里拉)經過。

在魯甸縣交通局副局長張遵橋看來,人民最受益、最需要的還是農村公路,「它們是整個路網的毛細血管,也我們是建設的中心」。張遵橋說,市局下達的任務是853公里,現在已經建完700多公里。

除了新建農村公路,魯甸縣交通局也完善交通基礎建設,保障群眾出行安全。這部分工作主要是在臨崖、臨河、臨邊公路建設防護牆、防護欄等,從2017年至今已提升改造1504公里。

「全中國的農村,原來都是這樣一個狀況,『晴通雨阻』的現象比較突出。像我們老家,雖然有了公路,但那卻是一條沒有硬化的泥巴路,一下雨,都是泥,泥還比較厚,晴天灰塵比較多。」張遵橋說,現在農村戶戶通水泥路,「晴通雨阻」現象基本消失了。

魯甸縣境內的卯家灣是全國規模第二的跨縣區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區,已於2019年啟用。昭通市5個縣區近4萬名群眾,安居至此後都變成了「城裡人」。

男童許心願 北京上大學

當地政府對轉山包村實施的易地扶貧搬遷,隨著群眾外遷,加之當地外出務工人員較多,轉山包村常住人口連年下降,隨之而來的,是學生數量的銳減。2020年9月起,轉山包小學的四、五、六三個高年級班,併入新街鎮中心學校。

王福滿一家的新生活。(取材自紅星新聞)
王福滿一家的新生活。(取材自紅星新聞)

魯甸縣教育局副局長蔡輝說,當地「一個山包連著一個山包」,受限於這些自然條件,義務教育學校只能做到盡量合理布局,無法兼顧到每家每戶,但當地和王福滿一樣需要照顧的孩子還有很多,「哪怕轉山包村只剩一戶,轉山包這所小學,我們也不會撤」。

在魯甸,學生日常上學已不需再長途跋涉。而為村裡引來關注的王福滿,也增加了不少看書的時間。「我有個小目標,就是能在小學畢業的時候,有個好成績」,王福滿說,未來,他還想到北京上大學。

祝願王福滿在告別「冰花男孩」後,能像他的名字一樣,特別快樂又幸福滿滿的完成他的心願。

教育局 北京 警察

下一則

美中高層會談選安克拉治 中國官媒分析四個理由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