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蘋果春季發表會美東13時直播 傳聞新品一次看

獨/非裔男罵華警「吃貓狗沾醬油」 影片曝光

秦俑專屬攝影師 跨越2200年「守陵人」

趙震的圍裙被他稱為戰袍,陪伴了他近五年時間。(取材自央視)
趙震的圍裙被他稱為戰袍,陪伴了他近五年時間。(取材自央視)

#給兵馬俑拍照的人#曾是微博熱搜,他是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文物攝影師趙震。對趙震來說,拍攝兵馬俑就是拍攝人,當他和「爺」們四目相對時,他們彷彿在呼吸;而在秦俑鬍鬚和下唇發現指紋的瞬間,如同跨越了2200年,感受到製作兵馬俑的秦朝工匠剛剛離去的餘溫。

一尊尊兵馬俑的「 證件照」多出自趙震之手。(取材自央視)
一尊尊兵馬俑的「 證件照」多出自趙震之手。(取材自央視)

拍攝兵馬俑前…沐浴更衣、停止進食一小時

中央廣電總台中國之聲報導,趙震任職博物院20多年,主要工作是為秦始皇兵馬俑拍攝「證件照」。每一尊兵馬俑都有自己的文物檔案,它像一個戶口本,每一尊俑的保存現狀、是否經過修復、參加外展或是有新俑出土,都要重新記錄。趙震和他的同事們,就是要給兵馬俑的文物總帳做新的補充,也就是拍攝身分證。

目前,趙震已完成兵馬俑一號坑862尊陶俑的拍攝。2020年12月中旬,他在最新一期的央視「國家寶藏」節目中,分享自己和秦始皇兵馬俑的今生故事,獲得大批網民點讚,截至2021年1月初,相關話題已獲超過1.8億閱讀。

趙震工作完一天,口罩已經黑了。(取材自央視)
趙震工作完一天,口罩已經黑了。(取材自央視)

趙震在分享他拍攝兵馬俑的經歷時說,下坑拍攝需先審批,下坑前,他沐浴更衣,停止進食一小時後,穿上最軟的鞋和貼身的工作服——圍裙,小心翼翼地下坑開始工作。

一號坑的兵馬俑之間距離只有30到40公分,為了避免刮傷兵馬俑,不能穿臃腫的攝影背心或帶相機包下坑。冬日嚴寒只能穿薄衣,在腰上貼一圈暖寶寶,利用電池和體溫來保持工作狀態;夏天同樣不好受,趙震形容一號坑是「減肥培訓班」,一整天拍下來,汗水多到像洗了澡,一摸臉,汗都變成鹽粒,圍裙已經鹽化到能站在地上。

為兵馬俑拍攝證件照不能只拍正面,側面、髮髻、鞋子等所有細節、角度都要拍攝到位,蹲著、趴下、起立、不停地走動......是趙震每次下坑工作時的必須動作,拍攝一尊俑至少

自然天光特有的角度灑在兵馬俑上,那支沉默軍隊的馬蹄聲廝殺聲彷彿重新回來了。(取材...
自然天光特有的角度灑在兵馬俑上,那支沉默軍隊的馬蹄聲廝殺聲彷彿重新回來了。(取材自央視)。
用時一小時。這樣的勞動強度讓趙震有時坐著都能睡著,回家能吃一大鍋飯。一號坑身分證拍攝完畢,趙震瘦了6公斤。

每年兵馬俑都會「復活」一次

日復一日與兵馬俑為伍,趙震說一點兒也不覺得枯燥。「我擁有全世界最棒的工作,我會讓所有攝影師羨慕嫉妒」,趙震說,一開始覺得對著冷冰冰的器物,現在覺得這就是拍攝人,「拍攝秦俑就是在和祖先對話」。

趙震會稱呼秦俑為「爺」,他說,這是尊敬也是親切。他會和「爺」互動:「爺現在光不錯,咱們保持住再來幾張」;等身的兵馬俑,和人一樣高大,拍攝過程中通過鏡頭看著「爺」的雙眼,好像感受到兵馬俑的呼吸。

而讓趙震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秦俑的鬍鬚和下唇,發現了千年前塑造這尊秦俑的工匠所留下的指紋。報導說,剛發現時,他腦子轟地一聲,幾乎傻在原地。那種感覺很微妙,就好像是同一個位置,製作兵馬俑的秦朝工匠留下指紋印跡後離去,下一秒趙震接踵而來。「這一秒」的時間,跨越了2200年。

讓趙震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秦俑的鬍鬚和下唇發現千年前塑造這尊秦俑的工匠所留下的指紋。...
讓趙震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秦俑的鬍鬚和下唇發現千年前塑造這尊秦俑的工匠所留下的指紋。(取材自央視)

令趙震驚喜的還有,每年兵馬俑都會「復活」一次。12月末,自然天光經由特殊的角度灑在兵馬俑臉上,將鉛灰色的面龐映照得五彩斑斕,栩栩如生。趙震說,那個時刻,這支「不動如山,動則如火掠林」的沉默軍隊,馬蹄聲、廝殺聲似乎都重新回來了,在光影之間如獲新生。

為了拍出最美的自然光線,每年的「復活」時刻,趙震會去蹲坑,從下午2點到太陽西落,哪怕等上一年,一年只能拍出兩張這樣的片子,都非常值得。

12月末的陽光照耀著兵馬俑,栩栩如生。(取材自央視)
12月末的陽光照耀著兵馬俑,栩栩如生。(取材自央視)

無聲與祖先的「對話」,一眼千年

趙震在社交媒體上的頭像是一張兵馬俑的側臉,眉目英挺,線條流暢,輪廓清晰。這是東方男子特有的男人味和精氣神,是祖先特有的精神面貌,特別美。在趙震眼裡,2200年的兵馬俑不是老爺爺,更像是20多歲的蓬勃少年,五四青年節他還發了一條微博,祝福永遠年輕的秦俑,青年節快樂。

報導說,這些「少年」千人千面的特色,在趙震的鏡頭下更加清晰明顯,有小圓臉、國字臉、還有高鼻深目的胡人;他們姿態各異,有的目光堅定,有的神色輕鬆,每一個情感飽滿的兵馬俑臉上,都讓這場與祖先的「對話」,無聲勝有聲,一眼千年。

趙震不禁想像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的秦帝國。百萬無名將士以血肉之軀安天下,剛毅堅定、大氣磅礴,而他用最清晰的照片、最近的距離,把這種震撼之美帶給觀眾。疫情前,趙震總能聽到來自不同國家遊客用各種語言腔調說一句話「哇哦!」,他希望有一天能拍下這些不同面孔、不同語言的「哇哦」,記錄世界對兵馬俑和中華文化的震撼與讚嘆。

趙震和「 爺」 的合影,他說這尊秦俑很像「 滅霸」(美國漫威漫畫裡的反派角色,又...
趙震和「 爺」 的合影,他說這尊秦俑很像「 滅霸」(美國漫威漫畫裡的反派角色,又譯為薩諾斯)。(取材自央視)

「守陵人」與「守陵人家屬」

趙震的微信名叫「守陵人」。趙震的父親在博物館工作,小時候他會趴在一號坑欄桿上,看著父輩們圍著兵馬俑工作,寒暑假在秦俑村度過。從小到大,趙震都守在秦陵。後來,趙震成了文物攝影師,博物館成了他的家。兒時叫的一聲「爺」,就這麽一路叫了下來。

趙震說,「我就是這裡的守陵人」;他的妻子也會玩笑說,那她也改名叫守陵人家屬。在夫妻倆眼中,守陵人這個名字,一點不瘆人,還格外溫情。

趙震和妻子有個習慣,晚上喜歡繞著秦陵遛彎,他們稱之為「走陵」。有時候刮大風下大雨,也會去秦陵走一圈,和「爺」說說話。每次夫妻倆走陵一圈約5.20公里,趙震總想說一句很俗的話:「達令(darling,譯為親愛的)我帶你來看我守的大陵」。在趙震心裡,妻子和兵馬俑都是他最愛的人,都是要守護一輩子的事。

趙震的妻子也是他工作時的「特別攝影助理」,有時助手不夠,妻子會幫著拿筆記本和電池;無法進入文物區,妻子就遠遠在文物區外面看著他。

趙震細想那個場景,很浪漫但也鼻子酸酸的。有時結束工作回家,渾身是土,口罩都是黑的,妻子打趣說「不讓進門」,他會說這可是2000年前的灰,別人想要還沒有呢!此時,兵馬俑傳遞的不是十萬火急的軍情奏報,而是兩個人特有的浪漫密語。

因秦俑坑不能打燈,趙震有時為了給一張照片拍出最美的自然光線,甚至會等一年。(取材...
因秦俑坑不能打燈,趙震有時為了給一張照片拍出最美的自然光線,甚至會等一年。(取材自央視)

「我志願守護秦風赳赳」

趙震會參加「國家寶藏」節目,也是因為妻子的一句話。他說,起初本不打算參加的,妻子對他說:「背後有800多個爺撐著呢,怕什麽!」一下子就讓他定了心:「我的800多個爺就是我的底氣!」

報導說,博物館裡的所有人,和一號坑的秦俑一樣,沉默不語,隊列整齊,朝一個方向,勇往直前。守陵,守的是秦陵,守的也是所有文物工作者的情懷夢想。而其實,秦俑們也守著趙震,才有如今趙震站在「國家寶藏」舞台,向億萬觀眾與網民講述國寶的故事。

趙震的職業不只是文物攝影師,他還喜歡通過畫筆描繪不一樣的歷史世界。他對國家寶藏的定義是,對文物工作者而言,寶藏不一定價值連城、金碧輝煌,但一定是文化精神承前啟後的路標,讓我們了解自己,時刻提醒我們是誰,我們要成為誰。

趙震受邀成為「國家寶藏」節目的國寶守護人時說:「我們志願守護跪射武士俑,守護歷史,守護秦風赳赳」。在趙震的鏡頭下,秦始皇帝陵兵馬俑的昂然氣概再現,這穿越古今奔流的精氣神,就是中華歷史文化之美。

攝影 博物館 微博

上一則

香港確診增12例創低 官員:民眾過年不願就醫

下一則

分享記憶 老物件交流火起來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