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逾2499萬確診 紐約州破4.2萬死

加州新增病例趨緩 比10天前的高峰期減35%

從外賣小哥猝死談起…3元保費困住外賣騎手

韓姓外賣員家屬說,韓姓外賣員每天接第一單的時候就被扣除3元的服務費,(取材自鳳凰網)
韓姓外賣員家屬說,韓姓外賣員每天接第一單的時候就被扣除3元的服務費,(取材自鳳凰網)

靈活用工衝擊原有勞動關係認定,讓不少眾包外賣騎手擔心,自己有一天也會被困在「3元」保費之殤裡。

餓了麼在韓姓眾包騎手猝死事件後表示,當下眾包騎士的保險結構不盡合理,餓了麼將推動...
餓了麼在韓姓眾包騎手猝死事件後表示,當下眾包騎士的保險結構不盡合理,餓了麼將推動改進保障提升和結構優化。(取材自新京報)

43歲蜂鳥韓姓騎手日前在為餓了麼外賣配送途中猝死,由於韓男屬於眾包騎手,與餓了麼平台沒有勞動關係,餓了麼僅提供人道主義賠償2000元(人民幣,以下同,約308美元)給家屬,其他只有保險理賠3萬元(約4632美元),引來輿論譁然。餓了麼後來願給60萬元(約9.2萬美元)撫卹金並推動保障提升,眾包騎手的保障不足問題仍引發社會關注。

超自由 幾點上班都行

新京報報導,隨著互聯網時代的興起,眾包平台應運而生。一方面靈活就業,一方面卻沒有「五險一金」。

「眾包的話沒人管,幾點上班都行。」1月8日12時,戴著印有美團logo的頭盔、穿著藍色印有餓了麼的衣服的外賣員李兵(化名)剛送完今天的第10單。李兵和韓男一樣都是眾包騎手,「我們可以隨時上下班,沒什麼打卡罰款的要求,但是超時和提前點送達會罰款」。

韓姓外賣員猝死街頭。(視頻截圖)
韓姓外賣員猝死街頭。(視頻截圖)
眾包模式是指一個公司或機構把過去由員工執行的工作任務,以自由自願的形式外包給非特定的人。在外賣行業摸爬滾打多年的小天(化名)介紹,目前外賣平台專送騎手和眾包騎手的占比約6:4,眾包騎手流動性很大,因為沒有任何人限制他每天要不要跑單,想上就上,想不上就不上的。

流動性大還與入門門檻低有關。小天表示,申請人只要沒有犯罪紀錄,有健康證,下載一個蜂鳥眾包App,註冊後繳納99元或199元押金就可以開始接單。「接單模式不是系統派單,靠搶單系統;偶爾會有指派單,指派單的數量,跟押金繳納的金額、跑單時長相關(跑越久跑單等級越高)。跑單的佣金不固定,越近的單越便宜。次日結算」。

小天表示,專送有配送服務質量的保障,配送中出現任何問題都有配送站點承擔,但平台抽成較高。眾包騎手則是配送範圍大,沒有配送服務質量保障,平台抽成略低,約17%。但眾包的工作靈活性較高,騎手可接不同平台的單,「騎手跑單超時會扣錢,投訴會扣錢,但是差評,不扣錢」,小天說。

扣3元 五險一金全無

1月8日,新京報採訪了10多位外賣員,約一半多表示聽說了同行猝死這件事,不少外賣員表示這樣做「非常不人性化」、「2000塊錢有點太那個」,一位送藥的配送員則認為平台應該負責。

報導指出,眾包騎手的收入主要由跑單的佣金,加上距離補貼、時段補貼(消夜、早餐)、惡劣天氣補貼等組成,例如李兵夏天平均每單賺4.5元派送費,冬天平均每單賺8元配送費。但眾包騎手沒有簽任何勞動合同,小天表示,「眾包騎手工作權益保障幾乎沒有。出任何事都只能自己解決」,像是車輛在配送途中壞了、出了交通事故等都是自己解決。

韓姓外賣員在為餓了麼送外賣途中猝死引發社會關注。(取材自知乎)
韓姓外賣員在為餓了麼送外賣途中猝死引發社會關注。(取材自知乎)

不少外賣員對自己的保險、理賠情況也並不了解。他們透露,他們和韓男一樣,每天上交3元,這是他們「唯一的保障」,「我們沒有五險一金這種,但是有意外險,一天扣幾元錢」,至於理賠細節「沒太仔細看」。也有外賣員認為這保險作用不大,因為保障額最高好像才6萬,「還不如自個上一份保險比較有保障」。

小天說,專送騎手目前保險每月是120元左右,理賠金額最高達到100萬;眾包騎手和平台不存在勞動關係,保險流程很繁瑣,「如果眾包騎手自己不會走保險流程,出了事基本上廢了」;況且3元中只有一部分用做保險,「1元的商業保險,理賠金額最高100萬,哪個保險公司會去接?」

糾紛多 勞動關係不清

目前,互聯網公司美團、餓了麼等多個平台都在使用眾包模式。報導引述物流專家趙小敏表示,眾包模式交易效益高,但也易因訂單配送穩定性不夠而衍生較多的法律糾紛和道德批判。

此次外賣員猝死引發爭議的焦點,在外賣平台與眾包配送員有無勞動關係、應不應該進行大額賠償。以蜂鳥平台的用戶協議為例,其中顯示,「蜂鳥眾包僅提供信息撮合服務,您與蜂鳥眾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勞動/雇傭關係」。

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建平表示,認定勞動關係的三個標準,即主體、從屬性、所提供勞動是業務組成部分。如果外賣配送員與平台存在滿足以上屬性即成立勞動關係。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丁曉東表示,就勞動法或勞動者權益而言,零工經濟首先帶來的衝擊是勞動關係的認定。如果被認定為勞動關係,用人單位就必須承擔法律所規定的最低工資、工作時間等許多強制性義務;如果是勞務關係,基本上就不用承擔相應的責任。

但丁曉東也指出,全球越來越多的法院已產生一個新的共識,即不一定要認定為勞動關係,然後才能認定平台具有責任。「平台應當至少要承擔最低限度的安全保障義務不僅是勞動法規定的」,也就是,不能說因為是眾包的配送員,平台就可以免責。

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介紹,近年來,外賣騎手致人損害的侵權案件、外賣騎手工傷工死求償的勞動爭議案件並不少見,但各地法院在對勞動關係、勞務關係的認定上並沒有出現清晰的傾向,這或許與平台公司、配送公司對不同的外賣騎手的實際管理方式差異有關。

家屬對韓姓外賣員猝死已經哀痛不已,想到他身後還沒有足夠的保障,悲從中來跪地痛哭。...
家屬對韓姓外賣員猝死已經哀痛不已,想到他身後還沒有足夠的保障,悲從中來跪地痛哭。(視頻截圖)

給保障 大平台當表率

韓驍表示,從形式上來看,眾包模式的合法性似乎並沒有問題。那麼在眾包模式下的各個合同均合法有效的情況下,外賣騎手遇到勞動關係的確定、勞務關係的確定等問題時,應積極地通過仲裁、訴訟等手段,要求司法機關審查,保障自身權益。

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說,眾包模式方便了用戶更加快捷的收到產品的送到,這值得鼓勵。但目前對這個群體的健康關懷和勞動體系保障還做得很不夠,需要各方面來努力。快遞專家趙小敏也認為在眾包模式保障方面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呼籲大平台、大公司做出表率,例如引入第三方保險等。

不過報導引述丁曉東指出,勞動的碎片化也會給勞動者帶來成長問題,如果勞動者一味打零工,不進行系統性學習,沒有進行勞動技能轉型升級,可能對於勞動者的自身成長不利,這對於勞動力能力的整體轉型升級可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小天則認為,眾包是不符合外賣行業發展的產物。近一年以來,專送在配送質量的保證下,一單專送人員充足,會把區域內的眾包訂單強制切為專送訂單,眾包的日子因此越來越難做。

「眾包模式屬於外賣行業快速發展中遺留的問題,在發展的同時,人員無法跟上單量增長的趨勢。因為外賣平台方面,幾乎每年都在降低專送的單價,導致騎手單價下降,騎手就去跑眾包了。」小天說,只有外賣平台方面提高專送的定價,騎手價格到位了,單量穩定,沒人去幹眾包,整體環境才能改變。

當被問及對韓姓外賣配送員猝死、會不會擔心保險不夠的看法時,眾包騎手王海一(化名)笑了笑說,「很正常吧,我沒考慮過用保險的情況,趁年輕,無所謂了」,隨後就騎上自己的電動車,趕去送下一單外賣。

家屬對韓姓騎手的猝死悲傷不已。(視頻截圖)
家屬對韓姓騎手的猝死悲傷不已。(視頻截圖)

保險 猝死 美元

上一則

明星網紅個資全外洩!中企笨鳥洩400G數據涉2.14億人

下一則

華盛頓郵報:「大搜捕」被捕者電子裝置 港警「送中」破解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