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股早盤漲逾200點 初領失業救濟金人數比預期少

趙立堅:重要的事情說3遍 「中國沒有種族滅絕」

一條微博轟掉270億?抗疫醫師叫板眼科帝國

46歲的艾芬現任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微博擁有超過219萬粉絲。(取材自微信)
46歲的艾芬現任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微博擁有超過219萬粉絲。(取材自微信)

當被稱為疫情「吹哨人」之一的抗疫英雄醫師艾芬「槓上」了湖南首富陳邦,一條微博就轟掉愛爾眼科人民幣270億?

這次將湖南首富陳邦推向風口浪尖的是抗疫醫師艾芬。作為一名肩負責任感的醫師,艾芬可能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會以病人的身分,主動捲入這場醫療糾紛;而這起醫療糾紛也使愛爾眼科創始人陳邦的塵封歷史浮上檯面,而陳邦,其實也是一名眼疾患者。

成功典型 號稱「眼科界茅台」

環球人物雜誌報導,愛爾眼科是中國國內第一家上市的民營醫院,曾被視為「民營專科醫院的成功典型」,並有「眼科界茅台」美譽。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醫療健康行業的催化作用下,截至2020年底,愛爾眼科市值超過3000億元人民幣。陳邦的個人資產也漲至140億美元,在當時的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甚至超過了地產大王王健林和養豬大王劉永好。

陳邦的個人資產在2020年曾漲至140億美元,身家甚至超過了地產大王王健林和養豬...
陳邦的個人資產在2020年曾漲至140億美元,身家甚至超過了地產大王王健林和養豬大王劉永好。(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2021年1月4日,新年開盤第一天,愛爾眼科卻突然被澆了一盆冷水,股價在當日大跌8.91%,市值一天蒸發約270億元(人民幣,下同),這波下跌被外界認為源自於艾芬於2020年12月30日一條自曝在愛爾眼科接受手術後視網膜脫落的微博,儘管愛爾眼科發布「否認責任」聲明,相關話題仍迅速引發熱議,並多次衝上微博熱搜。

46歲的艾芬現任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也是一個微博粉絲超過219萬的「初級網紅」。2019年12月30日,艾芬在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中圈出疑似「SARS冠狀病毒」字樣並做出提醒;接著她帶領科室的200多名醫護人員奮戰一線,成為人們心中的抗疫英雄。如今因為這起醫療糾紛成了弱勢的「失明」患者。

報導指出,2020年5月,艾芬覺得視力下降,經人介紹前往武漢愛爾眼科醫院看診,該院副院長王勇診斷為右眼罹患白內障,建議更換多焦晶體。艾芬花費2.9萬元摘除右眼晶體,並植入愛爾眼科醫院提供的右眼人工晶體。

但術後的艾芬並沒有出現王勇所說的右眼「眼前一亮」,而是視力短暫回升後又急速下降,後來感覺右眼就像被布擋住,左下角視野竟然直接缺失。10月24日,艾芬在武漢中心醫院檢查發現,她的右眼視網膜脫落,視網膜周邊廣泛變性,累積到了黃斑。她只好去眼科做了針對視網膜脫落的手術,術後右眼幾乎什麼都看不到,只能在家中休養。

延誤治療 醫師右眼慘失明

事後,她從眼科同事獲得的信息是,她的白內障本身很輕,沒必要換晶體,如果能事先發現眼底病變,進行激光治療,就不會喪失預防視網膜脫落的最佳治療時機。而用激光治療眼底病變比植入晶體更有效,也更便宜。

11月30日,艾芬向愛爾眼科索要自己的術前白內障照片。艾芬說,王勇提供給她的照片中沒看到虹膜黏連,且「白內障遠遠超過2個象限」,這是非常嚴重的症狀,但她清楚記得當時自己的虹膜黏連還在,且白內障沒那麼嚴重,「這一看就不是我的眼睛」。隨後艾芬繼續討要照片,院方則稱未保存,雙方僵持不下。

12月30日,艾芬在自己的微博「急診向日葵艾芬」中發布文章「再見2020」寫道:「年頭僥倖躲過了病毒的侵犯,卻在46歲生日的第二天沒能躲過視網膜的脫落,右眼近乎失明。最讓我難受的是因為這個疾病不能用力,以後都不能抱二寶了」。艾芬認為,愛爾眼科術前沒有經過嚴格檢查,忽略了她的眼底病變,延誤了治療最佳時機。

艾芬表示,她的右眼視網膜脫落,幾近失明。(取材自上游新聞)
艾芬表示,她的右眼視網膜脫落,幾近失明。(取材自上游新聞)

12月31日晚,武漢愛爾眼科發布聲明稱操作均符合醫療規範,否認艾芬的指控,並聯繫上艾芬,表達希望能上門看望,被艾芬拒絕。

艾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一些私立醫院還存在不規範的地方。醫療是服務於群眾的,它不是一個商品。我希望能通過我自己的事情,給他們敲一個警鐘,讓他們能夠有所顧忌」。

灰色亂象 「院中院」頻曝爭議

這起醫療糾紛也使得將愛爾眼科創始人陳邦成為輿論關注焦點。

陳邦於1965年出生在湖南長沙的一個軍人家庭,自小把當兵做為理想的他,服役後打算報考軍校,卻發現自己是紅綠色盲,不符合規定,只好去一家國企工作。報導說,年輕氣盛的陳邦不安於鐵飯碗,選擇投身商海,有次在商場購物時發現很多人喜歡喝椰汁,便找到當時很火的海南椰樹牌椰汁拿下代理權,賺到人生第一桶金。

陳邦的椰汁事業後來因市場競爭加劇而遇到瓶頸,他轉向投資房地產,這次又很快成了出門開奔馳的億元戶。但1994年海南房地產泡沫破滅,讓他幾乎一夜間從上億資產的富豪變成一無所有的窮光蛋,甚至大病了一場,住進長沙市第三醫院,但這次住院卻成了他十多年後成為湖南首富的重要轉機。

陳邦躺在病床上,想起一個做眼科治療儀器租賃的鄰居,「商業醫療是不是一個機會?」的念頭,讓他拿出3萬元積蓄,以「院中院」(在公立非營利性醫療機構中設立營利性醫療實體,或承包醫院科室並自負盈虧)的形式,承包了長沙市第三醫院的眼科科室,並從國外引進設備和技術,開展近視檢查和常規近視手術,很快佔有一席之地。

但「院中院」模式也催生了「醫師證、牌照可出讓,什麼人都能開診掙錢」的灰色產業鏈。2000年前後,國家開始整治「院中院」亂象,並下發了允許民營資本開辦營利性醫院的新政策。陳邦順勢而為,用融資租賃、信託等方式,賭上了全部身家,在長沙收購一家公立醫院,又在瀋陽開了第一家眼科醫院,後來又在多個城市開了連鎖醫院。

2009年,愛爾眼科成功上市,成為「民營醫療機構第一股」。至當年底,陳邦在全國12個省(直轄市)設立了19家連鎖眼科醫院,門診量、手術量均處於全國同行業首位,白內障手術是核心業務之一。

暗箱操作 眼科帝國蒙陰影

此後,報導指出,2014年,陳邦帶領團隊花1.2億元設立了兩個併購基金,在各地「培養」眼科醫院待盈利穩定後將其收購,再採取二三線城市連鎖擴張模式,把大城市的眼科治療儀器帶到中小城市,並砸錢宣傳,迅速名聲大振。愛爾眼科並結合高校共辦醫院,此次接診艾芬的就是武漢愛爾眼科醫院與武漢大學合作共建的機構。

武漢愛爾眼科醫院近期深陷負面風波。(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武漢愛爾眼科醫院近期深陷負面風波。(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根據愛爾眼科官網,旗下的眼科醫院及中心數量已達600餘家,且分布美國、歐洲和東南亞,估計2009到2019年的10年間,愛爾眼科的營業收入從6.06億元增長至99.9億元。另據統計,至2020年底,在愛爾眼科工作的醫師逾6000人,約占中國眼科醫師的25%。

不過,報導說,在國家整治「院中院」現象後,愛爾眼科部分支系機構被爆仍在暗箱操作,長沙愛爾醫療科技開發有限公司就在2007年被查處非法行醫後註銷。經查,成立於1997年的這家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力,是和陳邦一起創辦愛爾眼科的元老之一,職位是愛爾眼科醫院集團副董事長兼總裁。

如今,武漢愛爾眼科醫院與抗疫醫師艾芬的醫療糾紛,正由武漢市武昌區醫調委介入調解中。陳邦曾說,他的目標是建立「眼科帝國」,這棟看似已具備雛形的「帝國大廈」,因為抗疫醫師艾芬的一起投訴,被放在陽光下檢視。

正如艾芬在微博上所說:「經營醫院真的需要有一顆關愛患者的濟世之心,才能讓大眾信任,給患者帶來光明」。這起醫療糾紛的結果,不僅是艾芬個人的事,亦攸關廣大眼科患者的權益。

武漢 微博 人民幣

上一則

死刑!連殺3人、千人大圍捕的曾春亮案 一審宣判

下一則

菸草業年薪18萬 網友:再羨慕也進不去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