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女子100米蝶式 加拿大華裔泳將麥克尼爾鍍金

加州最大野火延燒 新一波熱浪恐衝擊千百萬人

蛇蠍美人受審 勞榮枝的殺戮之路

勞榮枝案2020年12月21日在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取材自時代周報)
勞榮枝案2020年12月21日在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取材自時代周報)

逃亡20年後,背負七條人命、46歲的勞榮枝終於走上審判庭。在沒有互聯網的20多年前,她和男友法子英是令人膽寒的「亡命鴛鴦」。他們複雜糾葛的關係在網上引爆討論。

10萬點閱 落網媚笑成焦點

時代周報報導,1996年,勞榮枝涉嫌和法子英在江西南昌殺害一家三口後,流竄浙江溫州、江蘇常州、安徽合肥等多地作案。

1999年,法子英在合肥落網。勞榮枝躲過此劫,隱姓埋名,以「洪葉嬌」、「Sherry」等多個假名在不同城市潛逃。以兩人為故事原型改編的懸疑電視劇,在2000年播出廣為人知。

20多年後,勞榮枝色誘男子,將他們騙至出租屋內,綁架劫財,和法子英涉嫌殺害七人的往事重提,以更為高效地方式占據流量熱點。關於勞榮枝的一切都被圍觀、被分析,種種舊聞、新聞、傳聞,皆成獵奇談資。被捕時,她身穿軍綠色外套,毫無普通嫌犯的慌張和窘迫:微側著頭,目光輕柔,莞爾一笑。看起來,勞榮枝要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這張照片流傳廣泛,「如何看待勞榮枝落網拍照微笑事件?」僅在知乎平台就獲得了十萬瀏覽。

勞榮枝被捕後還對鏡頭微笑。(取材自微博)
勞榮枝被捕後還對鏡頭微笑。(取材自微博)

勞榮枝的家人、同事、鄰居,都成為媒體採訪對象。她的私生活也被挖掘。落網前的最後幾年,她以「Sherry」之名在廈門一家酒吧工作,向客人推銷酒水賺取提成,是「很受歡迎,業績挺高」的「女神」。即使與辯護律師起初會面,勞榮枝仍不想別人知道她的身分,「你叫我Sherry就可以了。」

在酒吧工作的Sherry,還結識了新男友,被身邊人形容為溫柔、開朗、風情萬種、生活有品位的漂亮女人。而「坐檯女」、「殺人女魔頭」等更具感官刺激的俗稱,又將勞榮枝的人設指向另一個極端。

890分鐘 庭審現驚人之語

2020年12月21日,勞榮枝涉嫌故意殺人、綁架、搶劫一案在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公開審理。這是勞榮枝被捕後再次出現在公眾視野。2019年11月28日,勞榮枝被福建廈門警方抓獲。

這場遲到20年的庭審前後橫跨兩天,累計持續了890分鐘。勞榮枝在庭審上的一言一行,都經在場媒體的報導實時對外轉播。大眾關心案件審判能否公正進行,也希望通過庭審畫出一個真實的勞榮枝。

在庭審中,勞榮枝多次辯稱自己遭法子英脅迫,當庭抗議故意殺人罪,只承認犯了綁架罪和搶劫罪,還時有「不要離負能量的人太近」 、「眾籌賠償受害人家屬」等驚人之語。

關鍵受害人皆已身亡,法子英早在1999年12月28日也已被執行槍決。在法庭上,勞榮枝的辯護人為勞榮枝作了輕罪辯護,認為部分案件細節缺乏證據,應「重物證輕口供」。公訴人發表公訴意見認為,勞榮枝與法子英殺人、綁架和搶劫屬於共犯,均屬主犯,其犯罪後果極其嚴重,手段極其殘忍。公訴人希望法庭公正判決,但沒有給出量刑意見。

12月21日上午,江西省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勞榮枝涉嫌犯故意殺人、...
12月21日上午,江西省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勞榮枝涉嫌犯故意殺人、綁架、搶劫等罪一案。(中新社)

圍繞勞榮枝案的爭議和討論,遠沒有平息。庭審前一天,勞榮枝的二哥勞聲橋即已表明態度,無論結果如何,都將上訴。

20年後 關鍵命案仍無解

合肥是勞榮枝和法子英共同流竄作案的最後一站。在合肥期間,勞榮枝化名「沈凌秋」,法子英化名「葉偉民」。 1999年 6月底,這對逃命鴛鴦租下一套房兩室一廳,購置鐵籠、冰櫃,預謀再次綁架殺人。

7月15日,「沈凌秋」成了夜總會「三九天都」的一名陪侍小姐。說話軟糯、長相溫婉,很快獲得客人的青睞。時年35歲的常客殷建華,多次要求和她外出發生關係遭拒。 但一次,「沈凌秋」把殷建華帶到了出租房。

勞榮枝在庭審時回憶,在帶殷建華上樓時,她也猶豫過。這番說辭,真假難辨。

進屋後,法子英用刀抵住殷建華,將殷推進放置在客廳的鐵籠。

「我就是吃綁架這碗飯的。」法子英把槍拿來給殷建華看。殷連忙回應,「我知道,我知道。」

「你出多少錢?」法子英開門見山。「20萬(人民幣,下同)。」法子英沒吱聲。殷建華又說,「30萬」。

「我之前殺過人的,你相信不?」法子英接著說,「你也不怕,等一會,我做給你看,你就相信了。對你我都有好處,可以促成這筆生意(指勒索)成功。」

隨後,法子英誘騙木匠陸中明到出租房,當場把陸中明殺死,並肢解。

7月22日,法子英恐嚇殷建華寫下兩張紙條,以向殷的妻子勒索錢財。惟殷妻選擇了報警,法子英最終被警察開槍擊中右腿後擒獲。

落網後,法子英拒不交代犯罪事實和同夥勞榮枝。這為勞榮枝的出逃創造了時機。

殷建華究竟被誰所殺?20年後,仍是「勞榮枝案」庭審關鍵。

法子英曾供述兩個完全不一樣的版本。其一為,法子英出門前對勞榮枝曾述「我如果12點鐘不回來,就是被抓起來了,你就給我報仇,把他(殷建華)殺掉」;另一供述為,「(7月23日)上午10時許,我用老虎鉗和鐵絲擰殷建華頸部,致其當場死亡。殺死殷建華後,攜帶自製手槍及殷寫好的字條去見殷的老婆」。

而據勞榮枝在此次庭審時所述,7月22日晚10時,趁法子英讓她出去買宵夜的間隙逃跑,否認殺害了殷建華。

被迫?同謀? 亡命鴛鴦說不清

戀人、同夥,相愛、脅迫——勞榮枝和法子英之間的複雜關係,纏繞交織,無人真正知曉。

勞榮枝說,她是在7月22日當天晚上離開合肥。當時,她給法子英留下一張字條。字條上寫著:「親愛的,我走了,我在家裡等你。愛你。」

勞榮枝解釋說,寫字條是為了安撫法子英,顯示自己希望能夠和法子英一起回到重慶的出租屋,進而保護家人。勞榮枝說,在重慶約定的地點沒有等到法子英,最後獨自逃往廈門。

從法子英案到勞榮枝案庭審,律師劉靜潔一開始便擔任被害木匠之妻、朱大紅的法律援助律師。她認為,對殷建華被殺前後兩個版本的供述,互相矛盾,可見法子英有意為勞榮枝開脫。

據時任法子英辯護律師的俞晞回憶,法子英不關心案情,詢問最多的還是勞榮枝的情況。他最後一次見法子英是在他被執行死刑前,法子英向俞晞最後一次詢問勞榮枝是否歸案。俞晞告訴了他,「還沒有」。聽後,法子英笑了。這是俞晞唯一一次看到法子英表露情緒。

法子英曾告訴俞晞:「你不要看我這樣,我也有溫柔細膩的一面,不光是打打殺殺,那是個武夫。」

庭審現場,勞榮枝所描述的法子英,則全無溫柔男友形象,而是徹頭徹尾的惡魔。

勞榮枝說,與法子英相處的幾年,自己先後為他墮胎四次,「我不是既得利益者,而是受害者」、「我一直受他脅迫,是法子英的性侵工具,也是他的賺錢工具」。

一張勞榮枝(中)聖誕著裝的圖片在網上傳播。(取材自環球網)
一張勞榮枝(中)聖誕著裝的圖片在網上傳播。(取材自環球網)

法子英不時掐著她的脖子,對她進行毆打,導致勞榮枝被打成顱骨凹陷,身上多有淤青。勞榮枝坐班的夜總會要求穿短裙,但因腿上常常是青紫的,她只能穿長褲上班。

不過,勞榮枝在庭審述說的部分細節還是能印證二人感情甚篤。「我要分手他不肯,他要分手我又不肯。」「他經常打我、罵我,我沒有任何自由。他還要接送我上下班,給我做飯,我說我打車去(上班)他也不同意。他允許我坐台,但不允許我在外過夜。」

在庭審現場,勞榮枝極力辯解自己受法子英協迫。她多次談到,自己熱愛生活,嚮往正能量,如有合法身分,會有非常好的未來。

庭審結束後,律師劉靜潔認為勞榮枝有「高超的反偵察意識」、「強大的心理素質」,「把所有罪過都推到法子英身上」。「我沒想到,她這麼能講,有這麼強的表演能力。她在法庭上面滔滔不絕,把自己摘得一乾二淨!」劉靜潔說。

沒有人能真正窺見勞榮枝的內心。20年來,背負令人顫慄的罪惡徐徐而行,隱姓埋名的勞榮枝,她因何快樂,為何悲傷。

警察 人民幣 性侵

下一則

少年向父討手機…刀架脖子威脅:我倆只能活一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