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2855萬 佛州破190萬

達叔再見了!吳孟達肝癌逝世 經典片段一次回顧

東北人嘮嗑瞎話冠全國? 短視頻中突圍的「東北戲精」

脫口秀大會中的李雪琴。 (取材自中新周刊)
脫口秀大會中的李雪琴。 (取材自中新周刊)

2016年,騰訊調查各直播平台排名前二十的主播中,半數是東北籍;2018年短視頻時代開始後,東三省博主帶來的笑聲與粉絲數成正比,結夥突圍依舊引領風騷。東北人,為什麼這麼好笑?

只要在鏡頭裡,人物身上最幽微的細節都能抓住,老四有這個本事。抖音上剛剛放出一段短視頻,他和喬杉、彭昱暢合作,為某個剛上映的電影造勢,網友們讚他「演技不輸專業演員」。

從2017年接觸短視頻,老四沒想到有一天能夠溢出到手機之外的世界。今年春天,老四參加了《脫口秀大會》,初賽時完全脫稿,全憑即興模仿就直接晉級。雖然那檔節目最終捧紅的是另一個東北短視頻博主李雪琴,但老四對自己的表現挺滿意,也收穫了更多人的關注。

就在老四忙活拍戲的當兒,他的網友張踩鈴回國了。張踩鈴今年3月才開始拍攝短視頻,八、九個月的工夫,粉絲量已經超過435萬。

她的短視頻和老四表演式的短劇完全不同,是一個人坐著「嘮嗑」,吐糟在國外生活多年因為中外文化差異而遭遇的笑點,更像脫口秀。老四特別欣賞,「感覺這人兒真是逗,而且她的幽默很高級,踩鈴要是去參加《脫口秀大會》,肯定能拿個名次」。

張踩鈴回國是為了錄製《奇葩說》第七季,這一季,節目組請來了眾多短視頻博主,張踩鈴遇到了她的另一個網友張金條。張金條粉絲量425萬,由於講的段子也常常出現押韻排比句。由於對對方作品的喜愛,老四、張踩鈴、張金條彼此互為粉絲。

趙本山多次登上春晚表演。(取材自新華網)
趙本山多次登上春晚表演。(取材自新華網)

自從登上春晚舞台21次的趙本山把「忽悠」、「埋汰」等東北方言普及到全中國,之後無論是《馬大帥》三部曲、《鄉村愛情》N部曲,還是脫口秀、短視頻,不管時代的語言和媒介怎麼變化,在喜劇舞臺的C位上,東北人從未離場。

一過山海關 全都是趙本山

老四原本是一名快遞員,接觸短視頻純屬偶然。一條模仿韓國人吃飯的短視頻開啟抖音之路。他的視頻充滿生活的煙火氣,打開他的視頻就像推開一扇通往東北人情世界的大門。

在每一個小短劇裡,老四都是「一個人演一個村」,男女老少都是他自己。為了扮演好女性,他添置了十幾個不同顏色、長短的假髮,妝也越化越細緻。有人說看他的反串,不禁會想起十幾年前趙本山模仿老太太的經典小品《小草》,惟妙惟肖,卻沒有誇大和醜化。

張踩玲在視頻中,最常坐著一個人嘮嗑。(取材自中新周刊)
張踩玲在視頻中,最常坐著一個人嘮嗑。(取材自中新周刊)

張踩鈴開始錄短視頻完全是疫情所逼。今年3月,英國的社交隔離措施讓正在倫敦讀博士的張踩鈴只能待在家裡。當時她的加拿大裔老公開始咳嗽發燒,但是新冠專線打不通,醫院的急診不給做核酸檢測,張踩鈴實在憋不住,乾脆開了抖音帳號到網上傾訴。那時,她連剪輯都不會。

由於身處跨國家庭,張踩鈴發現網友不僅關注英國的疫情管控情況,對她生活中遇到的文化衝突也感興趣。外國人用量杯做大米飯、外國人不吃整魚怕看死魚…等話題都成了她的爆款視頻。

參加《脫口秀大會》時,李雪琴曾說,並不覺得自己有多麼幽默,因為身邊的那些鐵嶺朋友都比自己還會說,每次和他們在一起聊天,自己都是「嘎嘎樂」的那個。

1990年出生的張踩鈴和張金條是看著趙本山的小品長大的。張踩鈴覺得趙本山缺席春晚的那年,似乎就是她感覺除夕寡淡的開始。

錄製《奇葩說》的時候曾有人問張金條笑料的源泉是什麼?他回《劉老根》和《馬大帥》。張踩鈴特別能明白張金條話裡的含義。

趙本山對老四的影響更大。從1988年趙本山成名前在遼寧春晚上表演的小品《十三香》開始,他的每一個小品,每部電視劇的每一集,老四都沒有落下。

老四在「第一次領女朋友回家」中分飾六角。(取材自中新周刊)
老四在「第一次領女朋友回家」中分飾六角。(取材自中新周刊)

搭配假髮、化妝,老四變成為短視頻中各種人物。(取材自中新周刊)
搭配假髮、化妝,老四變成為短視頻中各種人物。(取材自中新周刊)

2004年,18歲的老四獨自去日本打工。遠離故土親朋,語言又不通造成的封閉孤獨。拯救他的就是趙本山、范偉主演的電視劇《劉老根》和《馬大帥》,這部戲支撐他度過了最艱難的日子。

短視頻PK 1分鐘定勝負

東北人充滿娛樂精神的天賦似乎只有到了短視頻時代才能夠充分展現。在每個人都可以當導演、編劇和演員的平台上,在這個1分鐘內定勝負的PK場,似乎特別有利於一些人脫穎而出。

根據TalkingData截至2019年春季的統計,短視頻人群黏性較強。在六大行政區域中,滲透率最高的前三名分別為:東北、西北、華中,其中東北滲透率達56.6%,為全國最高。

長春交通之聲廣播主持人暢暢放下字正腔圓的播音腔,在短視頻平台上變成了用大碴子味東北話講笑話的東北老妹兒。暢暢覺得東北人對朋友都很講究,自己覺得什麼東西好,特別願意分享給朋友,希望大家都能一起沾到紅利。

張金條的夢想是當喜劇演員。 (取材自中新周刊)
張金條的夢想是當喜劇演員。 (取材自中新周刊)

張金條在發出第一條短視頻之前,已經在演藝圈摸爬滾打了好幾年。他清楚自己的形象在演藝圈論帥顯然不夠極致,但自己是一個特別逗的人,今年他在抖音創造出機會。他模仿小孩拔槍的熱門視頻拍了自己和媽媽的對話,播放量當天就超過三千萬,成了熱門第一名。

5年前,張金條曾去試鏡趙寶剛的戲,因為形象不適合沒選上。但是趙寶剛看到他毫無包袱地跟人閒聊的狀態,走過來告訴他,「你如果想出來,唯一的路就是讓所有人知道你是這樣一個逗比的人」。 張金條認為他看出了自己的特質。

在《脫口秀大會》暴紅的李雪琴說,「大家都覺得我幽默,我說你可能是東北去得少,東北朋友少,到了東北你就會發現,老多這樣的人了。」

小品「拐賣」表演, 左起高秀敏、趙本山、范偉。  (取材自中新周刊)
小品「拐賣」表演, 左起高秀敏、趙本山、范偉。 (取材自中新周刊)

冬天賊冷 嘮嗑出東北瞎話

歌曲《東北東北》中有一句歌詞:「一過那山海關,全都是趙本山。」某種程度上,這並非一句戲言。

在東北這片廣袤的土地上,不僅誕生了趙本山這樣的笑星,袁闊成、劉蘭芳、陳清遠、田連元、單田芳等全國馳名的說書名家也大多出自這裡。

中國民俗學會副會長、前遼寧大學教授江帆看來,李雪琴在《脫口秀大會》中的表述,並沒有太多舞臺表演中的刻意為之,而是把遼北山區裡的日常生活樣態,忠實拿上舞臺。

1990年,趙本山第一次登上春晚舞臺,表演小品《相親》,隨後東北小品成為央視春晚語言類節目當家菜,趙本山贏得天南海北不同階層觀眾喜愛。

吉林藝術學院副教授王衍婷表示,除了表演和創作因素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東北方言的使用。東北方言與普通話接近,易於理解,卻又與普通話有顯著的區別,直白誇張、生動形象,具有極強的親和力和節奏感,不僅在很大程度上成就了春晚小品的吸引力,也彰顯出了黑土地的地域特色、文化底蘊和熱情洋溢的生態。

江帆指出,觀眾看到了趙本山和那些說書名家,卻沒有看到在他們身後有一個龐大的「口頭傳統」群體。東北把講故事叫「講瞎話」,而東北人善於「講瞎話」。

江帆認為,說這些農民講的故事是最古早的脫口秀也不為過,因為他們不但能把短故事往長裡講,而且特別有現場互動能力,就是跟生活要「抓口」,現場抓素材,和觀眾互動,把氣氛調動起來。這種現場能力在趙本山、李雪琴等人的身上都能看到,因為口頭文學、民間講述本來就是當地的生活常態。

東北人強大的口頭表述能力與其地理位置、氣候環境有直接關係。用李雪琴的話說,「到了冬天不能出屋,賊拉冷,就擱家嘮嗑,嘮一年咋也能嘮出點東西來了」。

抖音 疫情 中國

上一則

黎智英獲准保釋 中國官媒:逃走誰負責?

下一則

12港人受審前夕 家屬律師被「約談」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