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北加州灣區 明、後天迎近5周最大降雨

姓氏拼錯!俄州91歲翁被誤打2劑疫苗 呼吸窘迫急送院

代購、直播齊聚 「雪靴第一村」紅火背後…

桑坡村是全國最大的雪地靴產地。(取材自新京報)
桑坡村是全國最大的雪地靴產地。(取材自新京報)

代購、直播催火桑坡村「雪地靴第一村」的AB面,在繁華背後,轉型謎題待解。

桑坡村原是中國國內乃至亞洲最知名的羊剪絨加工基地,2018年前後因為電商的帶動,成為遠近聞名的「雪地靴第一村」。當地部分商販看到「錢景」,陸續「造」出了貼著國際大牌標識的鞋帽服飾並賣向四面八方,引發知識產權保護爭議。

直播興起 代購月賺五六萬

新京報報導,河南桑坡村因盛產雪地靴,成為無數電商、代購以及各地商販進貨的首選。「這裡有多家雪地靴工廠,更有1000多家檔口銷售類似商品。全國各地上萬名電商、代購、微商都在每年秋冬趕到這裡進貨」,代購張霞(化名)說。

數以萬計的雪地靴透過這些外來客的渠道發往全國各地。張霞不斷穿梭在桑坡村的各家檔口裡,藉著直播向客戶介紹著當季的雪地靴,她的手機不斷振動,是各地客戶們陸續的發來訂單和貨款,「這幾天差不多每天都能賣出三四十雙鞋,按照每雙鞋賺50元(人民幣,下同)計算,一個月能賺到五六萬」。

這是張霞第二次來桑坡村。去年雙11,她第一次來到這裡時就被深深震撼,「款式太多了,品質也和澳洲的根本看不出任何差別,更重要的是價格卻不到1/3」。和張霞一樣覺得桑坡村出產的雪地靴品質不錯且價格低廉的王珂,今年將加大進貨量;王珂在東北開設代購網店,去年銷售雪地靴就賺了20多萬。

桑坡村有多家雪地靴工廠。(取材自新京報)
桑坡村有多家雪地靴工廠。(取材自新京報)

直播的興起讓當地檔口商家看到新的銷售模式,張霞、王珂等越來越多的主播開始活躍在桑坡村的「網紅直播電商中心」裡。這棟兩層小樓的底層是各個商家的檔口,二樓的一側被隔成多個單間供主播們直播,為客戶介紹當季熱門款式並展示穿搭效果。

這些主播大多和當地商家合作,甚至有的主播就是檔口的工作人員。一位開設電商直播的檔口老闆說,他每天都會推薦十多款雪地靴和圍巾手套等產品,最高峰有上萬名網友在線觀看。

品牌代工 加工多銷往美俄

桑坡村從上世紀80年代便從事皮毛加工產業,上世紀90年代後轉型做羊剪絨。隨著產業規模擴大,來自青海等地的中國國內貨源逐漸無法滿足需求,桑坡村開始向海外尋找原料和市場,多年後形成從澳洲等貨源地進口羊毛羊皮,加工後再銷往美國、俄羅斯等地的外貿產業。

報導指出,由於生產環節汙染嚴重,桑坡村100多家皮毛企業在2018年曾被勒令關停和重新整合,剩下10多家被集中到周邊的產業園區,年產值由25億元下滑到15億元。桑坡村居民們另尋出路,他們發現當年同村的隆豐皮草公司為知名雪地靴品牌「UGG」代工生產獲利,決定跟進。很快,大批由當地人經營的雪地靴作坊在村裡出現。

從小在桑坡村長大的馬原(化名)也在自家院子搭建了雪地靴作坊,只要將新款雪地靴拿到手上,他就能做出一雙一模一樣的鞋來。如今他為10多個檔口供貨。一位在桑坡村開設檔口的老闆表示,2018年轉型初期,村裡只有10多家雪地靴實體鞋店,短短兩年已增加到1000多家。

桑坡村從做羊剪絨轉型到雪地靴代工。(取材自新京報)
桑坡村從做羊剪絨轉型到雪地靴代工。(取材自新京報)

每家檔口老闆會和多家作坊合作,檔口裡擺放著每個款式雪地靴的樣品,供上門的客戶看貨。客戶下單購買時,再按照對方的尺碼、顏色臨時從作坊調貨。他們也尋求和更多的代購合作,收到外地發來的訂單後進行代發,開闢更多銷售渠道。

「桑坡村如今早已是代購圈公開的雪地靴貨源地。」張霞說。外來人群的湧入,讓桑坡村變成周邊一帶最繁華的商圈;入夜,許多門頭的LED屏幕上醒目地打出UGG、CANADA GOOSE、The North Face、Fendi、GUCCI等字樣,店裡貨架上是難以計數的UGG同款雪地靴,價格從數十到數百元不等。

抄襲涉假 辯官方正版復刻 

報導說,桑坡村生產雪地靴以材質和做工接近品牌而著稱,多數廠商將「UGG」的logo印在鞋上,一位檔口老闆的說法是「我們這邊沒有假UGG,都是真的。官方用什麼料,我們就用什麼料。你可以直接告訴客戶就是桑坡UGG」。而相對官網動輒近千元的價格,這裡銷售的雪地靴大多在幾十元到兩三百元不等。

「只要是官網上有的,我們這兒都能找到,除此之外還有更多更切合年輕人潮流的款式。即使沒有現貨,也能第一時間給你調貨」,一家檔口工作人員指著店裡擁擠的客人說,「這些都是老主顧了,每年都會來大量採購」。

一位身在澳洲的資深代購表示,嚴格來說,UGG是雪地靴的品類,很多雪地靴都打著這三個字,「只是UGG Australia把UGG這個商標註冊了,所以讓外界以為UGG是雪地靴品牌」。但有些檔口直接在朋友圈文案上用品牌的logo,還寫著「官方正版1:1復刻」,則可能存在涉假的嫌疑。

部分檔口除了雪地靴,還掛著許多羽絨服。(取材自新京報)
部分檔口除了雪地靴,還掛著許多羽絨服。(取材自新京報)

當地各家檔口除了雪地靴外,還掛著CANADA GOOSE、The North Face等品牌的羽絨服,以及印有Gucci、Fendi等logo的羊毛圍巾。對於當地不產鵝絨卻有這麼多羽絨服,一位檔口老闆表示,這些羽絨服多來自廣東和福建,是當地工廠來開店銷售,不少工廠還計畫到桑坡開廠,爭取更多代購的生意。但他也擔心,這些涉假的衣服可能傷害到桑坡村的雪地靴品牌。

「當一個地方的經濟快速發展後,如果在知識產權保護、原產地保護等領域出現紕漏的話,很容易砸掉自己的招牌」,報導引述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家對外開放研究院教授李長安表示,更有可能被那些假冒、抄襲品牌,甚至部分不良廠家給毀掉。

但儘管擔心,持續蜂擁而來的代購仍不斷穿梭於檔口。一位快遞員說,快遞公司最多的一天能在桑坡接到上萬的發貨單,「每天要跑上幾趟收貨,根本不可能一趟就全部拉完」。這也使得桑坡的熱鬧平時從下午三點一直到凌晨兩三點。

前景隱憂 難打造自主品牌 

代購不僅帶動鞋子的銷售,飯店、路邊攤等的生意也被拉動。村子周邊僅有的幾家飯店經常是人滿為患,但有代購發現,每晚300到600元的價格,遠比很多二線城市的酒店價格還貴,甚至連其它周邊城市的飯店也跟著漲價,讓他們代購成本增加,很難長住。

如今,不少當地居民將製鞋廠改造為商城,桑坡村新改建的商城已有24家,發展門店2100餘間。自2020年10月以來,先後有1萬餘名直播達人、帶貨主播、外地商家湧入桑坡,每天前來購物、旅遊的人數達到2萬餘人,預計今年交易額將突破20億元。

位於桑坡村商場路邊的「網紅直播電商中心」,是主播們的直播場地。(取材自新京報)
位於桑坡村商場路邊的「網紅直播電商中心」,是主播們的直播場地。(取材自新京報)

而桑坡村也有著選擇堅持自有品牌經營的檔口。報導指出,有店舖就銷售掛著自有品牌的雪地靴、床上用品等商品,但可能因為欠缺品牌知名度,進店選貨、購買的人相對其他檔口較少。

區域經濟打造自主品牌,確實存在難題。李長安說,「很多地方經濟,特別是農村經濟在發展中,對於品牌意識和知識產權的保護,還比較薄弱,所以需要自有品牌方在發展中高度重視品牌,在規範市場以及知識產權保護前提下,提高發展質量,這才是可持續發展的根本之道」。

凌晨3點,檔口門被陸續拉下,LED燈也一一熄滅,桑坡村陷入寂靜的黑暗中。對村民而言,眼下正是他們有史以來最繁華的日子,對於未來,多數作坊主和商販不曾想太遠,他們準備休息,迎接著下一個忙碌的明天。

電商 澳洲 中國

上一則

好心辦壞事!男星平安夜放生烏龜 「100%凍死」

下一則

港官警告「法律制裁」泛民「議政平台」3人抽腿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