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新冠確診、死亡數再下滑 9月以來新低

趙婷「無依之地」金球獎雙冠 獲最佳影片、最佳導演

直播收入破百萬 女副縣長策馬暴紅

賀嬌龍說,她在直播帶貨裡推薦的所有農副產品,都是她常年使用的。(取材自紫牛新聞)
賀嬌龍說,她在直播帶貨裡推薦的所有農副產品,都是她常年使用的。(取材自紫牛新聞)

爆紅之後的賀嬌龍,很清楚網絡熱度終會過去,她更在意的是,自己是不是一個合格的副縣長,以及能否為家鄉闢出一條致富之路。

熱度!家鄉暴紅帶動旅遊  

近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犁州昭蘇縣副縣長賀嬌龍發布在抖音上的一段雪地策馬馳騁短視頻,引發了廣大網友的關注。不過賀嬌龍說,流量是有誘惑,但不能只追求一夜爆火,甚至於為此投機取巧,她不想成為網紅,且踏實做事也才是流量的真正的落腳點。

白雪皚皚中,賀嬌龍身披一襲紅斗篷策馬踏雪,為昭蘇冬季旅遊項目「雪地萬馬奔騰」宣傳,充滿武俠氣息的場景,讓網民們紛紛稱讚「像武俠小說裡走出來的」、「這怕是『臥虎藏龍』裡的玉嬌龍吧」。相關話題迅速登上熱搜,更多人看了視頻後直呼「好美好颯好想去」。

其實賀嬌龍出鏡純屬偶然。紫牛新聞報導,賀嬌龍說,視頻是11月23日拍攝的,她的家鄉昭蘇是有名的「中國天馬之鄉」,當時縣裡邀請了抖音上的兩個具專業騎手身分的女網紅來宣傳昭蘇的騎馬項目,她們建議她一起拍,她就簡單拍個視頻發在自己抖音號上,初衷只是希望增加一點粉絲,吸引更多人來旅行。

賀嬌龍在雪地裡、馬群間直播。(取材自新京報)
賀嬌龍在雪地裡、馬群間直播。(取材自新京報)

賀嬌龍表示,視頻只拍了一個小時,衣服是她向縣文工團借的。由於騎馬是在基層工作中學會的,沒有刻意練習過,拍視頻時她還有點緊張,擔心摔倒受傷;加上她穿的不是專業馬靴,鞋子凍得像冰塊,但想到能宣傳家鄉,就「豁出去了,不能膽怯」。

視頻拍出來後,在網絡上走紅,賀嬌龍覺得意外又開心,「可能大家都有一個騎馬奔馳的夢想吧,所以熱度比較高」。賀嬌龍說,她開心的不是自己受到了網民的讚美,而是成功地將全國人民的目光吸引到了昭蘇縣,目前旅遊團及散客遊程已排到明年元旦。

推廣!直播售千萬農產品

賀嬌龍今年41歲,祖籍四川,在昭蘇出生,是土生土長的昭蘇人。大學畢業後回到昭蘇縣工作,長期在鄉鎮基層工作,歷任昭蘇縣胡松圖哈爾遜鄉黨委書記、昭蘇鎮黨委書記等職,2017年任昭蘇縣副縣長至今。

其實,在成為網紅之前,賀嬌龍就持續在為昭蘇縣直播帶貨。報導說,新疆伊犁州黨委為推廣全州特色農副產品,拓寬農產品銷售渠道,經縣委、縣政府決定,委託她利用抖音直播平台,宣傳昭蘇特色農副產品,推介昭蘇特色農產品品牌,同時推廣昭蘇全域旅遊。賀嬌龍因此原本就有個「賀縣長說昭蘇」的自媒體號,且已是個小網紅。

賀嬌龍直播銷售的帶貨企業,基本上都是縣裡的龍頭企業。她自今年5月20日開始直播帶貨到走紅的視頻發布,共直播了140餘場,累積了53萬粉絲,帶動線上線下銷售農副產品1500餘萬元(人民幣,下同),簽訂銷售訂單1000餘萬元,打賞收入120餘萬元則全部用做了公益。

賀嬌龍在基層工作時學會了騎馬。(取材自紫牛新聞)
賀嬌龍在基層工作時學會了騎馬。(取材自紫牛新聞)

賀嬌龍說,她在直播帶貨裡推薦的所有農副產品,都是她常年使用的,例如黑菜籽油、蜂蜜,「不吃不用的產品,我是不會推薦給粉絲的」。她表示,上班時間她從不做直播帶貨,但利用下班時間做直播,難免壓縮到自己的休息時間,其實是有點辛苦的,「但企業員工們期盼的目光,是我堅持下去的動力,能為家鄉作貢獻,累就累一點吧」。

質疑!打賞收入用作公益

不過走紅之後,接著而來的質疑也不少。例如打賞收入的運用。賀嬌龍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表示,雪地騎馬視頻引起廣泛關注之後,她就停止直播了,也就沒有打賞收入;所有的打賞收入,都是之前的公益助農直播的收入。 

「那時每次直播帶貨時,我都會跟粉絲說,我們是公益主播,不在平台賺取一分錢,所有收入都會用於慈善公益事業」,賀嬌龍表示,也有人認為她可以不接受打賞,但如果不依循平台的規則和運營模式,無法在平台上露臉,純旅遊類的自然風光短視頻就很難獲得點讚量、瀏覽量以及和粉絲的互動。

她表示,且做直播之初就和縣委領導和紀委部門匯報溝通過,直播帳號的打賞收入是由縣紀委監督,用於縣裡的公益和扶貧幫困用途,資金支取和使用過程都必須審計,透過多方參與,使打賞收入的公益運用更加公開透明。

儘管有質疑聲音,還好宣傳部門做過測算,支持賀嬌龍的網民占比大約在95%左右,她認為這是一個非常令人欣慰的分析數據。

「我認為,這個支持率並不是對我個人的認可和支持,而是對千千萬萬在邊疆的基層幹部的認可和支持」,賀嬌龍表示,她對粉絲特別感恩,以前在直播間聽到別人叫「寶寶」、「家人」會覺得有點肉麻,但她現在發自內心地感受到了,粉絲是一群有溫度的「家人」。

苦惱!做好本職不當網紅

賀嬌龍坦言,她曾經有三次想放棄直播。一方面是因為平時工作比較忙,工作之餘加班做直播,體力上有些透支,工作、生活和直播都發生了一些衝突;另一方面是有時候也會遇到一些扎心的話,聽到後難免有些傷心有些委屈。但粉絲們不離不棄的陪伴、支持和認可,讓她走到了今天。

「開直播,一開三四個小時,這些粉絲就在直播間裡一直跟你互動,給你點讚,給你評論,鼓勵你,不管你直播多久都會一直陪著你」,她表示,有一句話說「你若盛開,清風自來」,吸引來的粉絲都是同頻中人,這些粉絲伴不僅隨著她的成長,更讓昭蘇這個偏遠小城為全國網民所熟知,這是粉絲的功勞。

對於視頻的宣傳效果火爆,賀嬌龍說,她開心的不是自己受到了網友的讚美,而是成功地將...
對於視頻的宣傳效果火爆,賀嬌龍說,她開心的不是自己受到了網友的讚美,而是成功地將全國人民的目光吸引到了昭蘇縣。(取材自紫牛新聞)

賀嬌龍還有一些苦惱。「比起直播帶貨,我更在意的是自己是不是一個合格的副縣長,是不是做好了本職工作,並不想被貼上所謂的『網紅』的標籤」。

她在專訪中表示,有一個老同事對她這次爆紅和相關的報導比較反感,因為老同事認為,大家只看到了表象,實實在在為人民服務,得到的尊重和認可比「網紅」更有價值。她思考了很久,覺得自己現在做的並不是為了博取眾人的眼球,而且維持了她「熱愛我的家鄉」的初心,以及推介旅遊打卡地的目的。

賀嬌龍說,她沒有想當所謂的「網紅」,縣裡也不是要把她培養成「網紅」。縣裡的初衷是要通過自媒體平台,探索和創新一條新的發展致富之路。

她覺得一些網民喜歡看她的視頻和直播,也是從中看到了她們的工作態度,因為平台上根本就不缺顏值主播,而且像她這樣的「40+」女性也談不上什麼「顏值」 。她認為流量是有誘惑,但不能只追求一夜爆火,甚至於為此投機取巧,「我們的好山好水需要流量,但老老實實、紮紮實實、踏踏實實做好本職工作才是硬道理,也才是流量的真正的落腳點」。

「這裡沒有私利、沒有作秀,我在網上呈現出來的,其實也是之前多年工作經歷的積累和沉澱,是多年來源自於對家鄉的熱愛,由此爆發出來的一種力量。」賀嬌龍說。

如今,昭蘇縣成為了「網紅縣」,賀嬌龍說,爆紅之後更加需要冷靜,例如停掉直播「冷處理」,就是要靜下心來潛心研究,下一步該如何提升縣裡的旅遊服務水平和農產品品質。為此,昭蘇縣召開了專題會議,針對旅遊交通、旅遊安全、旅遊衛生等方面,做了部署和安排,農產品也制定了相應的發展規劃,設法讓這波流量惠及更多的農產品企業及民眾。

「被別人需要,是件很幸福的事」,賀嬌龍告訴紫牛新聞,她的家鄉昭蘇是一個天山腳下的人間天堂,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看到它。「我對家鄉的熱愛深入骨髓,願意為它付出一切」,她這麼說。

抖音 人民幣 中國

上一則

常態化! 中俄戰機再聯合巡航日本海、東海空域

下一則

川婦偷腥 與情夫毒死老公 她判死緩他無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