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調查:1/3醫護人員疫情期間萌生去意

擴大健保不列入「美國家庭計畫」法案 將另案處理

蛋殼公寓踩到雷 數十萬租戶掉金融陷阱

中國長租公寓2020年集中出現資金斷鏈狀況。圖為維權租戶聚集在「蛋殼公寓」上海一處服務點。(中央社)
中國長租公寓2020年集中出現資金斷鏈狀況。圖為維權租戶聚集在「蛋殼公寓」上海一處服務點。(中央社)

「希望為每一個異鄉人提供一個溫暖的殼,孵出夢想…」因為資金斷鏈導致「蛋殼公寓爆雷」,引發數十萬房東和租戶頻頻維權。蛋殼公寓說,「我們沒有破產,也不會跑路」,但從其更新頻律越來越低的微博來看,少了「蛋殼」遮風擋雨,租戶這個冬天不好受。

長租公寓頻頻「爆雷」,兩家赴美上市的青客公寓和蛋殼公寓相繼傳出資金鏈問題。(取材...
長租公寓頻頻「爆雷」,兩家赴美上市的青客公寓和蛋殼公寓相繼傳出資金鏈問題。(取材自微博)

主打「租金貸」和新時代租屋模式的蛋殼公寓,在今年初還於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風光上市,可卻因為爆發融資不順、資金等問題,留下一大爛攤子給房東和租戶們。同是受害者的房東和租戶們互相指責,拿不到租金的房東要把租戶趕走,可付了租金的租戶卻堅持留下,雙方衝突持續升級。

聯合新聞網轉角24小時報導,成立於2015年的蛋殼公寓,是中國第二大長租公寓平台,號稱在中國管理超過40萬間房、服務用戶累計超過100萬人,運營地點遍布13個大城市包括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

表面上,蛋殼公寓看似經營租賃服務的蛋殼公寓,實際上並非如此。

北京蛋殼公寓總部前來維權的群眾。(新華社)
北京蛋殼公寓總部前來維權的群眾。(新華社)

一站式服務 引入租金貸

採取「二房東+租金貸」的商業模式,蛋殼公寓一開始透過融資借貸來收儲和裝修房源,並透過網路等平台招攬租戶。接著蛋殼公寓透過第三方金融機構引入「租金貸」,引導租戶一次性貸款一年的房租,再每月按時償還租房貸款。

在這樣的運營模式下,租戶雖然是每月償還租金,不過金融機構將會以租戶之名,一次性地把一年的租金支付給蛋殼公寓。

這意味著,蛋殼公寓可以一次套取租戶一年的房租,而這也是蛋殼公寓主要的融資來源。這些錢一部分會用來付租金給房東(季付或月付),另一部分則會用來繼續收儲和裝修房源,擴大規模。

這樣高度依賴「租金貸」的商業模式存在風險,一旦經濟不景氣如今年爆發的疫情,蛋殼公寓很有可能會面臨危險。而一旦資金出現問題,牽扯的除了房東和租戶,還包括第三方金融機構。

要負上全責的蛋殼公寓至今依然沒有出面給予完整解釋,反而同是受害者的房東和租戶爆發激烈衝突,甚至發生租戶輕生憾事——廣州一名年輕租戶近來因遭房東強制清房,從18層高的高樓一躍而下;一名房東為了趕走租客,拿著鐵鎚親手將租戶的洗手槽敲碎。

打著「滿足都市年輕白領多元化居住需求」的口號,蛋殼公寓主打一站式服務,包括客服系統、清潔維修等,且強調客制化與高質感的租屋空間,吸引許多大學剛畢業,年齡介於在22歲至30歲之間的租戶。對於許多年輕租戶而言,他們一開始或許未曾聽過「租金貸」,甚至也不了解這是一種貸款行為,但就在蛋殼公寓利用各種誘導性說辭後而被說服。

「蛋殼公寓」有極為多數的年輕會員。  (取材自蛋殼公寓官網)
「蛋殼公寓」有極為多數的年輕會員。 (取材自蛋殼公寓官網)

蛋殼金流斷 租客反背債

此外,有些年輕租戶過去並沒有租房經驗,在資訊不對稱且不具體了解條款內容的情況下,許多年輕人就這樣陷入「租金貸」的陷阱。一直到蛋殼爆出債務危機,才知道自己「被騙」。而因為錢是由租戶自己借的,所以不管後續有沒有租房,租戶們都必須償還貸款,不償還就等於破壞自己的信用紀錄。

諷刺的是,成立不到五年的蛋殼公寓曾是共青團中央、環球時報等極力推薦的企業品牌。尤其,共青團中央還將蛋殼公寓列為「大學生畢業成長計畫」的獨家租房戰略合作夥伴,也曾獲得年度責任踐行獎。

然而另一邊,房東也是受害者。房東的合約上白紙黑字寫著如果蛋殼公寓超過15天不交房租,那麼房東有權單方面解除合同,收回房屋。於是,房東們近來便以各種方式,如停水、停電、斷網趕走租戶。

中國青年報甚至也指出。近日來北京的鎖匠生意「火爆」,因為房東們都以換鎖的方式來把租戶逼走。儘管中國多個地方政府已經要求房東不能以干擾的方式驅趕租客,不過類似情況依然持續發生。

長租平台「暴雷」已經不是第一次,只是大家都沒有想到會是年初風光上市的蛋殼公寓。根據鳳凰WEEKLY財經報導,早在今年2月,蛋殼公寓因為新年和疫情的關係,房屋空置率達到30%,在今年6月就已曝露其資金鏈問題。

在美國上市的蛋殼公寓,財報虧損不斷加劇。(取材自微博)
在美國上市的蛋殼公寓,財報虧損不斷加劇。(取材自微博)

房東趕租戶 釀火爆衝突

同月,蛋殼公司創辦人兼CEO高靖涉嫌涉及國有資產問題而被警方調查,儘管高靖澄清此事與蛋殼公司無關,然而蛋殼公寓的股價依然受到極大影響。接連幾個月,蛋殼公寓陸續爆發出大面積斷網、供應商要求償還欠款,以及房東和租戶維權一事。

而就在「蛋殼」破碎之後,中國第一大長租平台「自如」也自身難保。或許深受疫情影響,自如年初也屢屢違約,要求房東降租、租戶也突然遭到解約,類似事件持續發生,也爆發了房東和租戶們集體維權的事件。

蛋殼公司創辦人兼CEO高靖曾說「蛋殼」的命名由來是希望為異鄉人提供溫暖的「殼」,可如今這個殼卻壓垮了無數年輕人。

寒冬將至,中國社群平台上有網友自願提供住宿給被房東趕出來的租戶,提供過渡性的協助。儘管如此,仍有數十萬名被影響的租戶可能面臨找不到房,又欠下貸款的窘境。

「怎麼可能回家過年?」一名捲入蛋殼風波的租戶說,他只能趁著過年多打幾份工,償還欠下逾萬元的租金貸。

互聯網包裝金融模式 年輕人成韭菜

蛋殼號稱「用互聯網方式改造傳統的住房租賃行業」,與中國許多成績亮眼的新興互聯網平台一樣,這家公司在短時間內瞄凖市場缺口,實現了迅速崛起與擴張,但同時其中存在諸多隱患,為今日局面埋下伏筆。

BBC中文網報導,蛋殼公寓年報顯示,在2017、2018和2019年三年期間,選擇租金貸的蛋殼租戶比例分別達到91.3%、75.8%和65.9%,貸款金額達數十億元。

使用租金貸一次性繳交房租的租客們在「無家可歸」後,還得面臨持續還款給銀行的困擾。

自11月蛋殼事件不斷發酵以來,中國政府部門雖然沒有立即針對此事推出新的政策規定,但一些跡象顯示,當局正在著手處理這一影響範圍頗大的事件。上海房管局日前約談蛋殼公寓,要求企業妥善處理矛盾糾紛,房東不得驅趕租客。

12月3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韓正表示,要完善相關法規和政策,加強日常監管,促進住房租賃市場健康發展。加強住房保障體系建設,要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既強化政府保障作用,也要積極運用市場化手段。

微眾銀行12月4日發表公告稱,已研究出合法合規的方案,可以實現即使蛋殼公寓租金貸客戶不繼續還貸,仍能結清貸款 。這將減少許多蛋殼租戶的財產與信用損失。但具體執行細節仍有待觀察。

美國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認為,面對新的商業模式,讓其先接受市場的檢驗是一種常規做法,當出現問題時政府應當適時介入。

總部位於矽谷的風投基金Race Capital合夥人楊佩珊認為,蛋殼雖然使用互聯網公司包裝,但獲取利潤的方式卻不是互聯網行業的模式,本質上仍是一家使用金融工程方法進行分租的公司,這種操作不僅給中國社會帶來極大隱患,也對中國互聯網公司在海外的名聲不利。

 「與住房有關的生意對社會是有責任的。這家公司從金融角度來說絶對做垮了,從社會角度來說影響更差,很多老百姓看不懂他們的模式,他們因此占了年輕人的便宜,讓年輕人做了韭菜,」楊佩珊表示。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希望這場危機通過各方努力得以最終落地,尤其要避免經濟困難的租戶被強行趕出房子,「我認為這是人道主義的底線」。

房東 租金 中國

下一則

繼雪糕、麵包後 中國無錫通報:進口櫻桃表面有新冠病毒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