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Delta變種突破中國防線 蔓延8省22地 逾200人確診

東奧/「失去了方向感」拜爾絲再退高低槓、跳馬決賽

北京行大不易 閃婚、閃離都為了這塊「京牌」

北京因為限牌令,造成京牌稀少搶手。(取材自南方周末/IC圖)
北京因為限牌令,造成京牌稀少搶手。(取材自南方周末/IC圖)

為遏制城市壅塞,北京「限牌令」致京牌奇貨可居產生灰色產業鏈。趕在明年1月新政策上路之前,冒著違法的風險,一個老公換一張16萬的京牌交易,在網上詢問度火熱。

京朝車管所的夫妻變更業務櫃台繁忙。(取材自新京報)
京朝車管所的夫妻變更業務櫃台繁忙。(取材自新京報)

北京汽車搖號是2011年開始實施的車輛調控措施,近10年間,申請的人數持續上漲,中簽率卻越來越低。物以稀為貴,因此,產生了以結婚為手段過戶京牌指標的灰色產業鍊。

北京公安局日前執行的平安3號行動中,抓獲嫌疑人166人,其中124人以結婚為手段騙取、買賣北京市小客車指標的違法犯罪行為,其中兩名女子兩年來分別結離婚17、28次,變更過戶車輛高達23輛。

黑中介以街頭廣告、通訊軟體尋找買家,透過與指標持有人取得聯繫後,雙方約定以結婚方式變更指標,再辦理離婚手續,並支付尾款。這類違法行為成本低、周期短、獲利快,過程中,黑中介與指標持有人按比例分成。

為了防堵閃婚閃離的假結婚漏洞,北京市交通委等13部門發布小客車調控新政,自2021年1月1日起,夫妻間辦理車輛變更登記,婚姻關係存續期要滿一年,且受讓方名下沒有本市登記的小客車。

「京牌交易,最後的瘋狂」,據新京報調查報導,在新政實施前夕,仍有不少「車蟲」活躍在各種社交媒體上,招攬京牌指標買賣生意,從中賺取數萬元的差價牟利。

一個京牌QQ群內中介發布的車牌買賣信息。 (取材自新京報)
一個京牌QQ群內中介發布的車牌買賣信息。 (取材自新京報)

網上車主群 曬證招買家

在網上搜索關鍵詞加入了幾個京牌租賃、北京外地車主群,群成員多達幾百人,進群後,各種與京牌交易信息躍然而出,「指標在手,隨時出租」,還有人直接在聊天中曬出離婚證、車牌號、年齡和性別,招攬買主。

「急出十年標,標主女36歲,週六面簽,哪裡人都可以。」老吳是一家車務公司的業務員,最近他的微信朋友圈每天都充斥著這樣的京牌交易信息。

老吳的車務公司在亞北名車港大廈內,位於北辰亞運村汽車交易市場,這裡被譽為「中國車市晴雨表」。

老吳的公司沒有像樣的門臉和牌匾,一張辦公桌、一套茶桌,就是公司的全部家當了。老吳與負責人邱博擅長辦理結婚過戶,「就是找一個和你差不多大的異性,去民政局領證結婚,然後到車管所辦夫妻機動車變更登記手續,把她的指標過到你名下,過戶完成之後你們再離婚,這套流程下來,大約需要一個月左右」。

根據2017年修訂且施行至今的《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暫行規定實施細則》,個人因婚姻、繼承發生財產轉移的已註冊的小客車,有關機關依法辦理轉移登記。

除了二婚,邱博還辦過由父母一方出面與標主結婚的案子。「前段時間,我們給一個35歲的小伙子,配了一個50多歲的老太太,當時花錢找了關係的,照樣沒啥問題。」提起這單業務,邱博一臉驕傲。

邱博直言,京牌買賣目前處於灰色地帶,他們公司的主營業務實際上是汽車銷售,但是兼做京牌買賣生意已經有好幾年了,因為有需求,他們每個月能做20單結婚過戶業務,每單能掙3、4千元。

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新政將於明年1月1日起實施。(中新社)
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新政將於明年1月1日起實施。(中新社)

16萬 配對、過戶辦到好

類似邱博、老吳辦車牌租賃、結婚過戶的中介很多,他們混跡在QQ群、貼吧上,在58同城APP上也聚集了許多車務公司,它們大多用「車牌諮詢」、「個人過戶」等字眼招攬顧客,有的商家還會主動向用戶推銷自己的業務。

記者諮詢了七八個做京牌買賣的中介,報出自己的年齡、性別、戶籍後,他們清一色報價16萬元人民幣(約2萬4千美元)。中介還會提及即將收緊的新政,「現在價格一天天往上漲,我們使勁賺也只能賺5、6千塊錢」,中介小包信誓旦旦地說。能盡快匹配一個河北或天津35歲以內的女標。

按照小包的說法,他們一般給買方匹配北京周邊的標主,因為變更過戶前,需要男女雙方到一方戶口所在地的民政局婚姻登記處登記結婚,如果匹配北京的女標主,可以避免兩地奔波,不過價格要貴1萬元,因為現在女司機比較少,所以女標相對貴一些。

結婚過戶這項業務是2018年左右才火起來的,買賣雙方的中介有時候並不是同一個人,但只要參與了這個交易鏈條,最後都會分到錢。一般來說,賣方的中介向賣家詢價時會壓低價格,當買家前來詢價時,他們又會刻意抬高價格。

想要京牌,除了結婚過戶,還可以「租指標」。在北京舊車市場、北辰亞運村汽車交易市場,多位從業者透露,這種操作其實就是「背戶」,買家將車掛在標主名下,車險上在買家身上,標主再將車輛抵押給買家使用,雙方私下簽一份協議書來約定權責關係,但這個協議的作用不大,如果使用人今後發生重大交通事故,標主也要承擔連帶責任。

北京市購車搖號現場。(取材自觀察者網)
北京市購車搖號現場。(取材自觀察者網)

灰色產業鏈 最後的瘋狂

「2004年之前,沒有停車泊位證在北京買不了車,外地人就借用北京本地人的身份證去買,有人趁此背戶了上百台車,車開到報廢之後,車牌就到了掛名者手裡。」一位業內人士指出,最近幾年,分配的指標有限,很多人想買車卻搖不到號,掛名者看到了市場需求,就將還沒有失效、多餘的車牌拿出來租賃,黑市上的價格也水漲船高。

在邱博的車務公司,他為買方提供「婚前協議書」與「北京車牌指標過戶服務協議」,婚前協議約定,婚後財產除雙方婚姻前擁有的機動車及北京市個人機動車普通號牌外,其餘財產將不作為夫妻共同財產,而屬於雙方個人財產,不進行分割。

簽訂協議前先交定金,領結婚證後付一半的錢,尾款在車輛行駛證變更之後支付,整套流程完成後,雙方自願解除婚姻關係。「是真結婚,不是假結婚,事辦完就離,不會有什麼問題」邱博這樣解釋。

人牌兩清? 遇詐騙吃悶虧

為了買賣京牌而衍生的詐騙案也不少,北京通州一名周姓女士想透過假結婚購買京牌,中介承諾只要與賣家離婚協議後,15日內就能拿到過戶的車牌,但分別要支付中介費3萬及賣家的感謝費12萬元,「辦完就離,人牌兩清」。

但周女士最後卻沒有拿到京牌,她支付了費用,就在約定車牌過戶的前一晚,中介人和「丈夫」突然停機、失聯。

在另一起京牌刑事詐騙案中,19名受害人中,有12人是因購買京牌被騙,其中有人一次性為親朋購買6個京牌,被騙42萬餘元。北京東城區檢察官表示,多數受害者都不願詳談自己的受騙經歷,「他們知道京牌交易是違法行為,但是都抱著僥倖心理」。

北京百朗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趙軍表示,法律上沒有假結婚一說,只要符合婚姻法,在民政局領取了結婚證,就是真結婚,婚姻關係就受法律保護。

趙軍指出,如果短期內反復結婚、離婚,次數特別多,頻率特別高,每次都伴隨著車牌過戶,那很明顯結婚、離婚只是手段,目的是為了過戶車牌,而過戶的目的又是為了營利,這種行為很容易被認定為是非法經營行為。

報導指出,針對以結婚為手段過戶京牌指標違法犯罪行為,北京警方依托平安3號行動打擊整治,針對涉案車輛,交管部門將依法收繳機動車登記證書、號牌、行駛證,撤銷機動車登記,並嚴格落實申請人三年內不得申請機動車登記的規定。

北京明年將實行小客車數量調控的新政,圖為許多車輛在北京市朝陽區的一處十字路口等紅...
北京明年將實行小客車數量調控的新政,圖為許多車輛在北京市朝陽區的一處十字路口等紅燈。(中新社)

北京 汽車 詐騙

下一則

香港現首例變種病毒本土確診 感染源頭不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