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5.9%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立陶宛宣布 捐2萬劑AZ疫苗給台灣

債務纏身…困在「花唄」裡的年輕人

「花唄」等消費信貸產品,主打輕鬆就能「一鍵開通,先消費,後還款」。(取材自看點快報)
「花唄」等消費信貸產品,主打輕鬆就能「一鍵開通,先消費,後還款」。(取材自看點快報)

消費信貸提供了便利,也考驗著自制力。那些被困在「花唄」等產品裡的年輕人,正承受著超前消費所帶來的後遺症。

難自制 9成90後接觸信貸

近日,一組數據成為微博熱搜:「全國(中國)有1.75億『90後』,其中只有13.4%的年輕人沒有負債,而86.6%的『90後』都接觸過信貸產品。」這組來自2019年「中國消費年輕人負債狀況報告」的數據,引發關注與熱議。

北京日報記者調查發現,年輕人的負債,與網上各式各樣的貸款有很大的關聯。「花唄」、「借唄」、「白條」等消費信貸產品輕鬆就能「一鍵開通,先消費,後還款」,對衝動、自制力差、尤其涉世未深的大學生等年輕人來說,就可能陷入無法償債的困境。

記者在大學生聚集的幾所大學附近,進行了街頭調查。50名受訪的大學生中,有32人使用消費信貸,約占受訪者的64%。多數使用者說,他們使用的額度很少,每月大約僅花約1000元(人民幣,下同)購買日用品;未使用者中則大都表示用生活費就足夠日常生活,不需另外貸款。

在32名使用者中,多數會綁定銀行卡後每月自動還帳。有三人曾還款困難。其中一位曾用「花唄」買過大額商品,後來卻忘記了這件事,直到下月要還錢時才發現還不起了,最後只有求助家長解決;事後他因此調整了花錢方式,只在小額支付時才用「花唄」,目的是增長信用值,大額消費則會直接用卡裡的錢。

校園貸可能引發的裸貸亂象,摧毀不少大學生的前途。(取材自知乎)
校園貸可能引發的裸貸亂象,摧毀不少大學生的前途。(取材自知乎)

另一個有意思的細節是,多數受訪者稱他們是在「不知不覺中」就開通了消費信貸產品。只有一名學生說因為擔心開通消費貸產品後「控制不住自己」,一直沒有開通;對於自己想要的、價格較貴的商品,要麼攢錢購買,要麼只能克制自己的消費慾望,以後再說。 

門檻低 刷臉即可一鍵開通

記者並實際註冊這些消費信貸產品,體驗是否真如受訪者所說能在「不知不覺」中開通。

在淘寶、天貓商城的「花唄」支付方式選項中,右方寫著「推薦」二字;在京東商城使用「京東白條」,一樣商品可立減50元;攜程出行App提供了「攜程拿去花」服務;手機微博的「微博錢包」提供了「授信額度支付」;美團平台則曾開通「美團月付」,廣告語為「這月買,下月8號付」,但實測時顯示「正在逐步開放,敬請期待」。

螞蟻集團旗下的消費金融業務「花唄」近年在中國相當流行,用戶數以億計。(視頻截圖)
螞蟻集團旗下的消費金融業務「花唄」近年在中國相當流行,用戶數以億計。(視頻截圖)

報導說,這些消費信貸產品,採用的都是「先消費,後還款」的支付模式。相較開信用卡還需驗證工作情況等信息,開通門檻更低,甚至有些產品的宣傳語就是「不知不覺的一鍵開通」。 

其中,「花唄」只需刷臉即可開通,提供的額度是2000元;「京東白條」需填寫個人姓名、電話、居住地址,但不必刷臉,額度是3000元;攜程拿去花可以點擊支付寶快速驗證,額度是1萬2000元;微博的「授信額度支付」則需上傳身分證並刷臉,審核通過後額度是7969元。

在各類產品的服務協議中,都會註明還款逾期的懲罰措施。「花唄」的罰息比例是每天萬分之五。「京東白條」每天也要收取未償還金額的萬分之五做為日服務費,並另收每天萬分之1.5的違約金;「攜程拿去花」、「微博錢包」未寫明違約金或滯納金的標準,而是「以系統生成的電子信息紀錄為準」。

想要關閉這些消費信貸產品,「花唄」和「攜程拿去花」的方式很簡單,只要將錢還清,直接點擊「關閉按鈕」即可;但要關閉「京東白條」,先是手機京東裡找不到關閉按鈕,接著要下載「京東金融」App 才能註銷,但註銷前會接獲多次挽留提示,最後才給出註銷鏈接;而在「微博錢包」中,記者嘗試了很久也沒有找到關閉的辦法。

無底洞 大二生欠款十多萬

「用我請客有面子,輕輕鬆鬆下月還」、「用我分期付款沒壓力,夢幻海島想去就去」……一句句極具誘惑力的廣告詞,鼓動著年輕人打開消費信貸產品。在網絡平台豆瓣上,名為「負債者聯盟」、「努力還債聯盟」、「90後負債交流」的討論組中,許多正遭遇網貸問題的年輕人頻繁討論著「超前消費」、「積少成多」、「以貸養貸」、「焦頭爛額」等關鍵詞。

22歲的小松曾經也是負債者之一。報導說,他在大學時開通了「花唄」,那時,同學們喜歡討論時尚、運動、數碼產品,蘋果iPhone7剛問世,他想「128g的5800塊錢,我一個月生活費2000,用生活費肯定是買不起的」,於是他又開通了「借唄」辦分期,「一個月才還幾百塊錢,感覺很輕鬆。」

此後,小松開始習慣使用消費信貸產品,超前消費,大二那年因為需要賭球資金,小松開始「以貸養貸」,「想法設法去找軟件借錢,借這個還那個」。最嚴重的時候,他同時使用了十多款借貸產品,欠款達到十多萬元。

許多名牌商店門口經常可見大批年輕消費者。(取材自澎湃新聞)
許多名牌商店門口經常可見大批年輕消費者。(取材自澎湃新聞)

大學將畢業時,小松覺得自己「陷得太深,真害怕」,最終尋求了父母的幫助。畢業後,他努力工作還錢,一年多還清欠款,「我現在已經不碰這些借貸產品了,連支付寶都很少用」。他也坦承,現在遇到喜歡的東西還是會買,但是會量力而行,「超前消費也不是不行,自己一定要控制一個度。」

疫情也讓打亂了部分年輕人「超前消費」及還款。去年剛畢業的楊海住北京,他告訴法治日報,北京租房是「押一付三」,他一般靠信用卡提前刷,再以每月工資還信用卡。但疫情影響公司效益,他被辭退,信用卡無法按時還款,找工作、過日子也要花錢,「經濟壓力太大了,只能在幾個大型的借貸平台上分別借一點錢,臨時周轉一下。」

談到貸款,貴州某高校大四學生小姜說,它讓自己的大學生活質量變得越來越差。「花唄目前還有3000多元沒還上,今年待在家裡沒有生活費,借了不少同學和親戚的錢,總算沒有『爆雷』。」小姜說,網貸一接觸就甩不掉了,像個無底洞。

無約束 借貸平台也需擔責

北京日報引述互聯網經濟專家劉興亮表示,借貸平台作為一個工具,本沒有對錯,「工具,都不是完美的,產生一些無法預料的後果,可以理解。」但若後果可以預見,或已引起社會熱議,借貸平台就要負起社會責任。沒有形成正確消費觀的年輕人,控制不住慾望,就很容易受到影響。

「我看到過一個廣告,就算是借錢,也要過一次像樣的生日。這就是平台在誘惑、在引導。」劉興亮接觸過許多深陷網貸危機的年輕人,其中不少是大學生,還有一些剛畢業不久,「他們已經是成年人,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要知道自己的收入水平和償還能力。但是,平台也不能袖手旁觀。」

圖為在海南離島免稅店裡購物的年輕女性。(新華社資料照片)
圖為在海南離島免稅店裡購物的年輕女性。(新華社資料照片)

劉興亮認為,借貸平台完全可以發揮大數據和分辨能力,負起責任來,對借款者設置一定的門檻,「沒有收入的學生,償還能力是很低的,怎麼對他們的消費進行一些理性限制,還需要業內專家進一步論證。」

法治日報引述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金融科技研究室主任尹振濤認為,諸如「花唄」、「借唄」一類的平台都屬於支持分期業務,還是比較正規的,更需要注意的是那些違規的網絡借貸平台。

半月談期刊引述專家認為,要解決這些現象,應把理財消費做為大學生必修課,同時約束各類網絡平台貸款行為,並盡快出台細則,規範正規網絡平台對大學生的貸款行為,如設定貸款最高限額、避免多平台借貸等。

「花錢一時爽,還錢火葬場。」小松笑著搖搖頭,關閉了手機上的這條推送。地鐵快到站了,他往外換了換位置,準備迎接新一天的工作。現在的他,沒欠任何網貸,一身輕鬆。

貸款 微博 北京

下一則

金正恩傳達口信予習近平 中朝將加強為世所羨慕的關係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