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界OnAir/台灣女生孤身闖戰地 撥開以巴煙硝迷霧

「他不是普通華人,他選過總統」華裔選民票投楊安澤

買婚、家暴、冥婚…農村女性悲歌

「被拐女成為山村女教師」的當事人郜艷敏。(取材自新京報)
「被拐女成為山村女教師」的當事人郜艷敏。(取材自新京報)

山東女子方洋洋悲慘的一生,喚起了社會與媒體對農村弱勢女性的關注。只是,沉積已久的種種亂象所形成重重關卡,讓許多「方洋洋們」至今仍無法走向幸福。

生死掙扎 身障、貧困淪犧牲品

近期幾則關於農村弱勢女性遭遇性侵、被虐待的新聞報導,讓許多中國民眾不禁要問:「我們的社會究竟怎麼了?」。而隨著這些案件衍生的買婚、家暴、冥婚等亂象一一曝光,讓人驚訝的發現,農村弱勢婦女成了全社會的犧牲品。

澎湃新聞報導,在這些農村弱勢婦女遭虐的案例中,最令輿論震驚的就是山東一位智力障礙的女性方洋洋被丈夫一家殘忍虐待至死,死後屍體又被安排了冥婚事件。可悲的是,幾乎就在同時,河北魏縣精神康復醫院傳出男看護工性侵女性患者致懷孕一案。

此前,一名雲南昭通市15歲右手殘疾的少女今年3月被人持刀脅迫賣淫,因不願順從,從五樓跳下受傷。2019年,廣東茂名信宜市一12歲殘障少女被性侵,且一年內兩度被發現懷孕,其中,一名82歲老年男性涉有重嫌,惟該老人後來因胚胎DNA樣本對比不符獲不起訴。2016年,甘肅兩名精神殘疾的婦女被謀殺,原因竟是為了出售她們的屍體用於配冥婚...

這些怵目驚心的新聞,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以不同的手法、形態出現在大眾視野,據此大致可次拼湊出一個社會底層弱勢婦女的生活經歷:困囿於自身的身體缺陷,出生於貧困凋敝的地區,她們失去了全方位的身心自由和發展權利。

有些女孩來不及長大便淪為發洩慾望的工具;一些因無力反抗家庭的安排,被以彩禮的名義出售,為生育而存在;有些女性則直到死亡才被發現遭受長期的毆打和飢餓,生前備受嫌棄,而死後的身體,又成為搶手的陪葬商品。這其中,傳統父系社會的古老觀念、親人和農村社會的聯手合謀、拐賣和黑中介等現象,讓她們面臨難以逃脫的生死掙扎。

廣東茂名信宜市殘障少女「小婷」(化名)被性侵,12歲的她一年內兩度做了人流手術。...
廣東茂名信宜市殘障少女「小婷」(化名)被性侵,12歲的她一年內兩度做了人流手術。(視頻截圖)

明碼標價 性別失衡埋下惡果

報導指出,在眾多受害者背後,幾乎都有一個或多個因找不到妻子而困擾的底層中國男性。對照中國第五次人口普查數據推測,「到2020年中國將出現3000萬光棍大軍,且尤以農村最為嚴重」,男多女少的性別失衡的後果似乎正在顯現。

尤其在城鄉二元和不斷拉大的貧富差距中,客觀上加強了經濟在擇偶標準中的權重,進一步加劇了農村貧困地區適婚男性過剩的情況,農村最底層的男性在層級梯隊序列中被排擠出婚姻市場。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的商品邏輯讓婚姻能夠明碼標價,加上傳統的父系社會觀念在部分農村中仍根深蒂固,一個失序的農村婚戀社會就此誕生。

不少文獻和資料也指出,男多女少的失衡結構和由此而來的婚配困難,會造成許多社會後果,例如有田野調查和研究發現了普遍存在的入贅、招贅婚姻、買婚以及收繼婚(弟收兄妻的轉婚)情形。而男性婚姻擠壓的另一個後果是女性的人身安全因拐賣、暴力等受到威脅,如巫山童養媳馬泮艷就是為人熟知的案例。

報導說,形式各樣的非常態婚姻解決了光棍難題,但也埋下了婚後生活的危險種子。丈夫往往為了留住新娘不擇手段。 2015年「被拐女生成山村女教師事件」中,要女性留在這樣的家庭中,除了毆打強暴和生兒育女,甚至要動員全村人的力量。丈夫成婚困難的經歷和擔心失去婚姻的威脅,顯著增加了其婚後施暴的概率。近年在跨國買婚所存在的騙婚等案例也屢見不鮮。

非常規婚姻讓男女雙方都付出了高昂的代價,而以彩禮之名被出售的殘障女性更無從保障、無處可逃。2013年的「殘障婦女社會參與和家庭地位調查分析」中,黑龍江農村殘障婦女遭受家庭暴力的比例高達20.7%。殘障婦女遭受的家庭暴力形式依次是:較長時間冷落、侮辱或謾罵、毆打、經濟控制、限制人身自由和強迫過性生活。

方洋洋結婚時看起來很喜悅。 (視頻截圖)
方洋洋結婚時看起來很喜悅。 (視頻截圖)

傳統迷信 擊潰家庭道德底線

而方洋洋一生的經歷,集合了這些統計數據指標中所有的不幸。

方洋洋「死於虐待,葬於冥婚」的新聞已經足夠致鬱,但令人窒息的是,她死後還被配了冥婚。有報導引述她的親人說,這是為了方洋洋死後在地下不孤單,有個伴兒,家人還收了一點彩禮錢。

儘管方洋洋的家人後來又否認收了錢,仍引來輿論批評這冥婚讓一生受盡夫家虐待的方洋洋死後也不得清靜,更何況「誰說女性一定要有個男性來當伴兒?」。

這則報導也引來社會對冥婚市場的討論,原來在2020年的中國,冥婚習俗在農村等地區並未完全消失。根據中國新聞周刊2016年的調查,甚至有一部分的年輕人也支持冥婚。

追究原因,除了部分地區的農民依然迷信,「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樣強勢的商品邏輯下所產生的高額彩禮等「收入」,也不時擊潰了部分家庭的道德底線。

貧困社區中的弱勢女性命運,代表著社會的底線。澎湃新聞報導指出,因為智力和身體的缺陷,這些女性不但受到人格上的輕視、經濟活動的排斥,也是道德和法律觀念中的盲點。她們的缺陷甚至成為罪犯在違法時試圖脫罪的理由。

2006年,河北邯鄲的宋氏農民殺害了6名婦女,被害人為精神病患者或坐檯小姐。2016年,一名甘肅的女性精神病患者被騙殺害,屍體以4.02萬元人民幣的價格賣給他人做「鬼媳婦」。這些慘劇標記著全社會的失敗。

「冥婚」劇照。(取材自澎湃新聞)
「冥婚」劇照。(取材自澎湃新聞)

城鄉差距 首要獲得基本保障

在保障婦女免於受歧視的權利方面,中國在1980年簽署了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2007年3月再簽署了「殘疾人權利公約」,希望能消除對弱勢婦女的歧視,保護她們的基本權利。

但事實上,政府相關機構和許多公益組織長期在就業和經濟能力等方面提供給她們的幫助,仍無法覆蓋所有凋敝偏遠的農村。城鄉二元戶籍等制度性的鴻溝,使弱勢的農村婦女仍被排除在現代文明之外。

報導說,這也導致弱勢群體裡出現了明顯的城鄉差距。2013年「中國殘障婦女發展困境、利益需求與對策研究」文章中指出,當城鎮弱勢女性開始要求就業保障,希望更多地融入、參與社會活動和決策的時候,農村弱勢女性還在溫飽和健康問題上掙扎,希望獲得免費的輔助器械。

巫山童養媳馬泮艷常覺得自己的人生是割裂的。(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巫山童養媳馬泮艷常覺得自己的人生是割裂的。(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同樣的,在這樣不平等的環境和立足點上,一些弱勢女性爭取性和生育自決自主的同時,另一些弱勢女性的生命和安全保障可能也正岌岌可危。由此來看,要為弱勢女性群體提供人身安全等基本保障的前提之一,是必須改善農村和貧困社區歧視的社會氛圍。

但在許多弱勢婦女連肚子都吃不飽,或是仍被夫家要求懷孕生子、當出氣筒動輒打罵等等案例仍不斷發生的此時,要做到這個目標,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22歲的方洋洋死了,「罪名」是「生不出孩子」,還有許多原本健康的女性,在進入婚姻後遭受家暴,受傷致殘、致鬱、致精神失常,甚至有些傷害幾乎毫無緣由,只因為丈夫或夫家人「想打人」而受虐...

報導說,要根絕弱勢女性繼續遭受這些不公平的待遇,只有當活著的弱勢女性能夠在健康、教育、經濟、社會參與、性與婚姻家庭等方面得到充分的保障和發展下,才有機會實現。只有充分保障了弱勢女性的生命和生活尊嚴,社會才有文明可言。

中國 歧視 性侵

下一則

中國宣布正式核准RCEP 領先其餘14個成員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