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疫苗分配發放一片混亂 預約網站和電話都擠爆

美登月計畫受挫!史上最強火箭 引擎點燃1分鐘就結束

無法被標籤歸納…90後作家遇冷

相比前幾代作家,90後作家的閱讀譜系,養分來源更加豐富。此為示意圖。(新華社)
相比前幾代作家,90後作家的閱讀譜系,養分來源更加豐富。此為示意圖。(新華社)

90後作家浮出水面,但聲響顯然小於當年80後作家被包裝後集體推到台前的時刻。無法被標籤歸納的90後作家,他們最大的共同特徵就是缺少共同特徵。

2008年,郭沛文正在澧縣最好的高中澧縣一中讀高二,喜歡推理小說的他,正在英語課上偷偷寫一篇名為「不嚷蟬」的小說,講述一個「幫助自殺」的故事。

這一年暑假,北京垂楊柳高中高二學生李唐在學校圖書館,借了五六本余華、蘇童的小說,整個假期幾乎都在家裡看書,寫詩,在詩歌BBS上與網民聊天。

少年鄭在歡在金融危機這年到餘姚一家製鞋廠打工,每天只需要上半天班。之前在河北打工時,業餘寫作的一本自傳體小說,還藏在他的背包最底部。

2008年已經過去12年,這三位愛好文學的少年已年近30歲,成長為90後作家。他們的風格截然不同:郭沛文寫作帶有文學自覺的推理小說;李唐著迷於在構建的幻想世界;鄭在歡的作品風格黑色、幽默,與自身多波折的生活經驗勾連緊密。

2008年前後正是很多90作家最早開始寫作的年紀。儘管或多或少受彼時80後一代作家「青春文學」的概念影響,但評論界和媒體發現,在他們身上,似乎很難以80後作家「殘酷青春」那樣的群體特質界定。

書商炒作 80後成文學明星

用代際而非文學風格來劃分作家群體,最早從「70後」一代開始。在「文藝理論與批評」副主編李雲雷看來,「70後」、「80後」概念的產生,是具有症候性的文學事件,它表明文學革命的終結。

文學期刊用代際命名作家群體與大眾媒體、書商炒作的最早「合謀」發源於1998年。「作家」雜誌推出「70年代女作家小說專號」,將「70後作家」與「美女」綁定在一起宣傳,棉棉、衛慧等70後「美女作家」以「身體寫作」的名義集體出道,受到媒體廣泛關注。

隨後,這種包裝手法在「80後」一代中達到頂峰。1998年初,銷量跌入低谷的「萌芽」雜誌社,推出反對「應試教育的八股文」的「新概念作文大賽」。韓寒、郭敬明、張悅然等「80後作家」代表人物參賽獲獎後,被貼上「殘酷青春」的標籤,成為廣受關注的文學明星。

參加「新概念」可以獲得高考加分,以及80後文學明星們名利雙收,現實誘惑成為那時還是中學生的很多90後進行文學創作的最早動力。

2006年,出生於河南駐馬店新蔡縣的初一學生鄭在歡,由於家裡不再負擔學費,輟學跟隨表姐去河北白溝鎮打工。在白溝鎮,他和工友們消遣時間的方式是看小說。起初是看玄幻、武俠小說,有時看完一本,下本買不到,他就自己編排情節寫續集,娛樂工友。

有一次,鄭在歡去書攤買書,老闆推薦他看韓寒和郭敬明。書中,他覺得兩人的生活那麼幸福,想到自己曾經充斥貧窮、暴力的校園生活,覺得自己的經歷遠比他們殘酷得多,如果表達出來,一定會比他們更出名,於是寫了一本自傳體的校園故事。

鄭在歡說,「如果很長時間不寫作,我都感覺不到自己的酷了」。(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鄭在歡說,「如果很長時間不寫作,我都感覺不到自己的酷了」。(取材自華西都市報)

湖南澧縣的初中生郭沛文,在了解韓寒、郭敬明之前,只看過「哈利波特」和一些語文課本推薦閱讀的名著。「新概念作文大賽」讓郭沛文萌生用寫作改變命運的想法,在壓抑的學校生活中,產生一種覺得自己也有天分,也可以做作家的錯覺。

李唐最早對文學有興趣,則是在父親的舊書架上,找到一本「葉塞寧詩選」。他被其中描述俄羅斯風景的句子打動,開始模仿葉塞寧寫作詩歌,並幻想可能會成為下一個北島。李唐回憶,他將自己的詩歌發布在BBS上,網民驚訝問「「90後都開始寫作了?」

資訊多元 90後題材更分化

在閱讀韓寒的同時,郭沛文迷上了社會派推理小說家勞倫斯.布洛克的作品。「(推理小說)吸引我的一個是邏輯,另外,對毒品、妓女、賭場這些社會陰暗面,會有一種好奇。」郭沛文嘗試寫的「不嚷嬋」推理小說,多年後成為他第一部出版的長篇小說「冷雨」的部分情節。

高中畢業後,郭沛文在長沙理工大學讀新聞學,2016年他辭去長沙本地媒體「晨報周刊」記者一職,在家寫小說。他決定是否創作一部小說,往往是因為一個社會議題是否值得關注。比如,他有親戚是性少數群體,他就寫了長篇小說「冷雨」,用罪案的外殼,探討性少數群體的處境。

郭沛文希望自己的創作是打開的,自由的,不局限在任何類型或者領域。(取材自澎湃新聞...
郭沛文希望自己的創作是打開的,自由的,不局限在任何類型或者領域。(取材自澎湃新聞)

鄭在歡開始更廣泛的文學閱讀是在一次獲獎之後。2009年,鄭在歡到北京在大紅門批發城櫃檯上賣貨期間,以一篇講一名16歲離家出走的殺手小說,獲得「空中網」文學比賽三等獎。此後,他全職在家寫作,每天看海明威、魯爾福的作品,並出版了處女作「駐馬店傷心故事集」。

2019年,「中華文學選刊」雜誌曾對35歲以下青年作家進行了問卷調查,其中90後作家65人,最年輕的生於1997年,這是當下已知的浮出水面的全部90後作家。這些年輕作家中超過70%已出版了個人作品集,超過50%曾獲得各類純文學獎項。

根據問卷結果,徐晨亮分析出青年作家的經典閱讀譜系:魯迅為代表的現代經典作家,余華為代表的「先鋒文學」作家,馬爾克斯、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夫卡、福克納等西方19世紀末至20世紀經典作家,構成這套文學價值體系中最核心的部分。

相比前幾代作家,90後作家的閱讀譜系,養分來源更加豐富。除了經典,還受到類型文學、同時代外國作家或是文學史主流敍述之外邊緣作家,以及影視、動漫、遊戲的影響。

時代導向 人們更關注創業

卡夫卡的作品促使李唐在大學時代開始寫作小說。「卡夫卡讓我看到一種特別自由的寫作狀態。你不一定用故事撐起一部小說,可以用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思想來構建小說。」李唐說。

李唐認為,寫作是對那個終將逝去的自我的記錄。(取材自燕趙都市報)
李唐認為,寫作是對那個終將逝去的自我的記錄。(取材自燕趙都市報)

與鄭在歡、郭沛文的小說中有現實世界的印記不同,李唐的小說創作會剝離人物的民族、國家、習俗等社會性維度,只留下精神性的部分。他說,「我喜歡寫的是一些在縫隙之間的東西,就是你突然意識到你習以為常的生活變成了另外一個模樣。」

2016年,90後作家的作品開始在文學期刊上集中亮相。「作品」「90後推薦90後」、「山花」「開端季」、「芙蓉」「90新聲」、「文藝報」「新天.90後」、「天涯」「90後作家小輯」,將90後作家的作品在純文學期刊領域大面積呈現。

但與「80後作家」被推出時被大眾傳媒廣泛討論,擁有海量讀者相比,「90後作家」這一概念收穫到的反響要冷淡許多。這一方面由於「90後作家」的作品難以找到類似於「殘酷青春」一樣的共同標籤,另一方面是時代的變化下,人們更關注90後互聯網創業明星,而不是同齡寫作者。

此外,人們也對「70後作家」、「80後作家」這種定義模式產生質疑。這一概念塑造神話與明星,但也遮蔽了70後、80後中真正的嚴肅文學寫作者。

李唐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傳媒和出版行業工作,鄭在歡和郭沛文現在全職寫作。與曾經的80後文學明星們相比,他們的日常生活平凡很多,也坦然很多。

「我的工作完全可以養活自己,物質慾望也沒有那麼多。90後雖然沒有那麼像80後那麼有名,但起碼他沒有被標籤化,每個人寫作方向都不一樣,可能性也都比較多。」李唐說。

小說 北京 哈利

上一則

中國女首富又是她!連4年蟬聯 身價342億美元

下一則

脫下制服短裙…乘務員改穿運動服上班 成京張高鐵亮麗風景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