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疫苗分配發放一片混亂 預約網站和電話都擠爆

美登月計畫受挫!史上最強火箭 引擎點燃1分鐘就結束

開放三孩 女性就業懲罰?

有研究顯示,「全面兩孩」政策實施後,女性就業歧視現象加重。(取材自第一財經日報)
有研究顯示,「全面兩孩」政策實施後,女性就業歧視現象加重。(取材自第一財經日報)

「三孩」政策能救中國人口嗎?先解決女性就業歧視問題恐怕比較快。

-

中國自2016年實施二孩政策後,近日有專家建議開放「三孩」,引爆網民吐槽,更多女性擔心三孩政策將使她們找工作更加困難。有研究印證了這個擔憂,「全面兩孩」實施後,女性社會勞動參與率下降,就業歧視加重,成了對女性的「生育懲罰」。有女性網民就喊出「不婚不孕保平安,更保尊嚴!」。

中國1980年實行「計畫生育,優生優育」的一胎化政策,2016年開放二孩,中國經濟學家任澤平日前表示,中國人口因素變化緩慢,但少子化、高齡社會問題日趨嚴峻,開放「單獨」二孩和全面開放二孩的效果均不如預期,加上人口紅利消失、經濟潛在增長率下滑等,建議在2021到2025年的「十四五」時期開放「三孩」政策。

不少全職媽媽在政府輔導下,在忙家務和育兒之餘,做起了直播帶貨。(中新社)
不少全職媽媽在政府輔導下,在忙家務和育兒之餘,做起了直播帶貨。(中新社)

不得不生 被迫犧牲職場發展

但這項建議引來多數中國民眾及網民表示反對,除了煩惱「養不起」、「生不起」,更多女性擔心「三孩」政策讓她們面臨「不得不生」的壓力,以及後續可能被迫犧牲就業甚至職場發展也隨之受阻的困境。

女性的顧慮其來有自,因為早在二孩政策時期,因「生育」而來的就業歧視就已是難以解決的隱憂。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賀丹11月14日在江西南昌舉行的第三屆人口發展戰略研討會上演講時指出,「全面兩孩」政策實施後,女性發展面臨社會勞動參與率下降,包括重返職場遭遇的年齡和職位的困境,以及就業歧視加重等問題,尤其是在女大學生和有子女女性的就業上,表現突出。

根據賀丹公布的調查數據,在最近10年曾生育的女職工中,有28.9%的工資待遇比生育前下降,其中有16%下降一半以上。此外,2019年全國出生人口數為1465萬,享受生育津貼待遇的職工只有420萬,佔28.7%,遠低於城鎮化水平。

中國婦女報在11月16日的報導中,以生育懲罰(母職懲罰)理論進一步解釋女性勞動參與率下降原因時指出,生育懲罰指的是由「結婚、生育、照料」等母職身分相關的照料性活動所導致的女性職業發展受挫,與非母親或父親相比,職場中的母親在收入、主觀認定能力和福利方面遭遇系統性歧視,而具體表現則在工資懲罰和就業地位懲罰等。

對此,賀丹在報導中提出了減輕家庭養育負擔,提供育兒公共服務;完善產休假制度,鼓勵家庭育兒男性參與;加強家庭生育保障,維護女性生育期間合法權益以及促進就業平等,支持女性產後重返工作崗位等建議。

賀丹針對生育政策提出配套建議已不是第一次。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她也曾提交希望構建全民統一生育津貼制度的提案。當時國家醫療保障局的答覆是「很有前瞻性和參考價值」,將進一步研究。

福建連城縣為當地城鄉婦女定制了彈性工作崗位,方便照顧子女。(新華社)
福建連城縣為當地城鄉婦女定制了彈性工作崗位,方便照顧子女。(新華社)

就業歧視 性別成隱形門檻

但不僅統一性的生育津貼制度尚待研究,二孩政策以來對中國女性形成的職場困境問題,也還不見解方。許多女性認為,人口不夠了,國家第一個總是想到要女性多生育,但生育帶來女性因身兼母職而引發的應聘時遭受歧視、升職加薪受限制、再就業困難、被迫放棄工作和更早遭遇職場「天花板」等問題,國家又配合出台了多少具體有效的對策?

最簡單的幾個情形,例如某些企業多雇用男性,即使女性未婚也很少進用;女性好不容易獲聘進了公司,主管不時打探「妳會不會結婚?」、「妳打算生幾孩?」;結婚後發現自己的努力經常不被主管肯定,升職的都是男同事;懷孕喜訊宣布後不久,自己就莫名其妙的被辭退;在家育兒幾年後想重返職場,面試官問的還是那句:「妳會生兩孩嗎?」。

儘管不少企業已逐漸將職場改善為兩性平等的環境,但仍有許多公司主管明著、暗著就是不讓女性員工享有與男性員工平權的待遇,性別要求成了一個「隱形門檻」。

在他們眼中,女性仍承擔著在家中生育、餵養的傳統責任,只要結婚生子,婚假、產假、育兒假就接連而來,除了交保險、找人頂替她們的工作等之外,產假、育兒假等都要加倍,相較男性單純的「出外賺錢養家」的角色,在公司的人力和相關的業務成本考量下,他們更願意雇用男性。

抉擇兩難 乾脆不婚不育

如此發展下來,不僅女性的就業形勢更加嚴峻,也使女性開始思考,是否有必要為了家庭孩子忍受各種就業歧視,甚至放棄自己創造大好前途的權利與能力。於是,家庭中可能因此產生夫妻、公婆與媳婦失和的矛盾甚或家暴,有的女性乾脆不結婚也不生育,相關的社會問題也隨之衍生。

也有女性甘於就當個「全職太太」相夫教子,這又回到網民前陣子吵翻天的「全職太太算不算獨立女性」話題,源自於雲南華坪女子高中女校長張桂梅對返校捐款的女校友說了句「我看不上妳是個全職太太」事件。但即使當了全職太太,當孩子成年了,母親仍可能回歸社會或職場,只要歧視現象仍在,女性似乎仍然很難享有完整的「就業自由」。

有女網民就不禁感嘆,同樣是生兩孩,身兼母職的女性在職場上遭受不平等待遇,但對身為父親的男性來說,「家有兩孩」反而強化了他們穩重、成熟、有生活壓力就等於有生產力的形象,成了他們在職涯發展上的「加分」 因素,「男性這些特質,在女性身上也都有,甚至可能更加細膩,憑什麼到了『母親』這個身分時,原本的『優勢』就被定位為『劣勢』?」。

如何消弭女性就業歧視,有學者建議可從制度、企業和丈夫的角色三方面著手。在改善之前,應先釐清「生育」這件事的定位。新華網曾引述中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李斌表示,「生育是社會責任,不能由女性獨自承擔,更不能使她們因這一無法替代的貢獻而墮入弱勢群體。就業性別歧視影響民生與社會穩定,傷及社會公平,必須引起足夠重視和警惕 」。

有女性表示,為避免就業歧視,索性不婚不育。此為示意圖。(中新社)
有女性表示,為避免就業歧視,索性不婚不育。此為示意圖。(中新社)

法規不全 配套遲遲不到位

就制度與企業來說,現行的「勞動法」、「婦女權益保障法」和「就業促進法」等法規仍存在不足,無法針對就業歧視做有系統的改進,社會各界多年來一再催生的反就業性別歧視專法就相形重要,有了專法及罰則,當事人可通過申訴維權,主管機關能明確執法,用人企業也能逐漸收斂並被導入正軌。儘管這還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但總要儘快有個開始。

同時,配合制度而來的配套措施也應到位。李斌建議,國家應建立全國統一的生育保障體系,保障用人單位在招用女性上的利益平衡;政府也應採取配套措施,比如通過減少稅收、資金傾斜等手段激勵雇主聘用女性,引導用人單位善盡社會責任;政府也應加大對性別歧視的監管與查處力度,多管齊下保護女性在勞動力市場中的地位。

在丈夫的角色方面,網民倒是有很多看法。許多網民建議「強制男性休和女性一樣多的產假」,或是產假、育兒假由丈夫和妻子各請一半,才是男性和女性共同承擔「生育」這項社會責任的根本,否則若政策再不出台,只是喊口號、砸重金要大家多生小孩,不但沒有效果,恐怕「不婚不孕保平安」的女性還會愈來愈多,國家人口問題不僅無解還可能惡化。

對此,國家醫療保障局曾表示,當前中國人口發展進入深度轉型階段,「國家人口發展規劃(2016 —2030年)」明確提出完善就業、撫育、社會保障等政策,減輕生養子女家庭負擔,也通過建立生育保險對女職工產假期間支付生育津貼等方式,促進男女平權就業,減輕和消除單位雇用女職工和女職工生育的顧慮。只是,能否落實執行,還有一段漫長路要走。

就業 歧視 中國

上一則

中國陝西高速路40多輛車相撞起火 已致3死6傷

下一則

香港方艙重啟收輕症 「回港易」免檢疫14天上路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