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誰辦公室離拜登最近?遣返禁令遇阻、北京急欲接觸

財報差+投機軋空 道指大跌633點

救命?瘦身?切胃手術

切胃手術中的孟化。(取材自新京報)
切胃手術中的孟化。(取材自新京報)

用於治療特定病患的切胃手術,近年成了許多年輕人減重的手段之一。只要躺上手術台,就能「一刀切」解決「胖」字帶來的所有煩惱嗎?

走捷徑 想達到快速減重

「切胃手術最開始的目標人群是超級肥胖的病人,他們往往是三四百斤的『大胖子』,所以切胃也是毋庸置疑的救命手術。但就目前來看,真正符合條件來做的人還是不多,這也說明我們的宣傳還是不到位。」廣州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醫師王存川這麼說。

新京報報導,根據2019年出版的「中國肥胖預防和控制藍皮書」,中國超重和肥胖的比例為監測人數的40%以上。王存川見過形形色色的「肥胖」的人推開減重中心的大門,其中甚至包括一些追求骨感美的女孩,體重只有一百斤出頭。

據統計,2019年,中國有超過一萬人選擇在全國各地踏上切胃的手術台。根據「大華北減重與代謝手術臨床資料數據庫2019年度報告」,在這些接受減重手術的人群中,女性占了超過七成,年齡中位數為31歲。

就治療上而言,切胃手術適應症人群主要有兩種,一種是三度肥胖及以上的病患,BMI指數超過了35kg/m2。第二種,是沒有達到病態肥胖的大體重人群。他們想要做手術,需要另伴有明顯的代謝綜合症或合併症,比如2型糖尿病、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症或多囊卵巢綜合症。

21歲的白霖屬於後一類。經過醫師判定,他的收縮壓達到了150mmHg(輕度高血壓),符合高血壓合併症的症狀,可以進行手術。而事實上,身高一米八七的襯托下,200斤的白霖胖得並不明顯,真正把他推到快速減重這條路的,是他想成功錄取藝術院校,因為害怕研究生面試會卡樣貌和體重,便動了走捷徑的念頭。

白霖不是沒有考慮過用普通方法減肥,他曾連續保持了兩年高強度的健身,一周至少4次,每次3小時:前2個小時劇烈運動,再快走一個小時。食物也是精心挑選,包括雞胸肉、魔芋絲等。但升入高年級後,他意識到自己不是時時都有足夠的精力來維持持久且劇烈的運動。

白霖決定接受切胃手術。2019年9月,在一場長達四個小時的切胃手術中,他失去了接近80%的胃。一根1.2釐米的胃校正管被主刀醫師從口置入他的胃,切割吻合器沿著這個標尺切下剩餘的大部分。術後,病人的胃會變成香蕉模樣,容積80毫升,比一瓶養樂多還少五分之一。

小鳥胃 回不去正常人生

做完切胃手術的第二個月,白霖就感覺人生「失控」了。以前每餐正常要吃四個漢堡加上兩杯可樂的他,術後只能整日喝湯,他開始低血糖、頭暈,打不起精神做功課,想多吃一點維持體力,但「小鳥胃」容不下太多食物,總是逼得他直嘔吐。慢慢地,白霖放棄了醫囑,改喝熱巧克力和額外加四包糖的咖啡,原因很簡單:太餓了,讓他感覺「抑鬱」。

他加入的切胃術後病友群現在已有185人。白霖回憶,群裡有60%的人都抱怨過不時嘔吐的事情。吃飯也是病友們避不開的話題之一:術後一年的人一頓能吃掉8個餃子,已經引起群友的歡呼,多數人依舊吃不了米飯,更多剛做完手術的人甚至兩個月都在吃流食,喝水都反酸、燒心。 

白霖手術前一頓飯的食量。(取材自新京報)
白霖手術前一頓飯的食量。(取材自新京報)

28歲的艾美麗和白霖一樣,不需要減重手術救命。她也是適應手術的第二類人群,患有多囊卵巢綜合症,具有未來發展為2型糖尿病的潛在風險。艾美麗記得,當時和她一起到某三甲醫院做手術的病友們,大部分都是20到25歲的小姑娘。

艾美麗在今年六月底接受了切胃手術,也正經歷白霖的心路歷程,她會先小口小口地吃一個雞蛋,這是她的胃早上能容納的一次性全部進食的量;接下來幾個小時內,她邊工作,邊「吃兩口歇一會兒」地吃掉一片吐司麵包,吃得太快會食道返流,導致嗆咳,早餐花費的時間也因此都要在兩小時以上。

術後三個月的黃金減重期已經過去,原先190斤的艾美麗一共瘦了35.5斤。艾美麗走在商場裡,看到餐館裡的人大口大口的吃著一整碗的米線,心想,她再也回不去這樣的人生了。

一刀切 手術操作要人命

六年前,醫師助理孫蓓也是做減重手術的病人,因為恢復情況理想,被北京中日友好醫院減重糖尿病健康管理中心主任孟化邀請回來加入團隊成為醫師。術前,孫蓓體重高達300斤,如今是130斤。

但孫蓓說,減重手術不是靈藥,它只能減掉多餘體重的70%,剩下30%仍需要術後病人自身不斷地努力才能減下去。孟化也表示,手術遠不是一勞永逸的手段,還是要靠自己。

目前,中國國內袖狀胃切除手術的操作過程還面臨一個問題。無論是身高多少,患者術後都會收穫一個一樣大小的小鳥胃。白霖說,就是這樣的一刀切,「最要人命」。

王存川解譯,切胃手術適用的胃矯正管有多個型號,直徑均在1.2cm左右。選擇哪個型號,更多是取決於醫師的手術慣用習慣,而不是病人的體型差別。他承認,不管高矮胖瘦的「一刀切」確實存在問題,但這是在短期內讓手術走向流程化、規範化的必經之路。

王存川表示,現在全世界的切胃手術都使用胃矯正管做參考,大大提高了成功率。因為沿著管子切下的胃是統一的,不會產生局部過於狹窄或擴張,殘胃的正常功能也有了保障。

切過的胃在休養之後,也會根據人體需求慢慢容納更多的食物,前期切小一點是要病人能夠通過自身消耗脂肪瘦下來,「在這個意義上,標準化的殘胃切割還是有必要的」,王存川說。

艾美麗手術4天後,換藥時拍下的創面照片。(取材自新京報)
艾美麗手術4天後,換藥時拍下的創面照片。(取材自新京報)

但減重手術現階段仍僅靠主刀醫師和自己團隊的經驗。身兼中國醫師協會外科醫師分會肥胖與糖尿病外科醫師委員會主任委員的王存川透露,委員會正在申請減重手術成為標準術式,預計在明年年初通過。

後悔藥 待術後心理治療

切胃手術後除了身形和生活上的改變,也可能影響心理。白霖就在術後因為「抑鬱」,接受了人生第一次全天候的看護式心理治療。為了解決這樣的負面情緒,他曾上網搜尋國外案例,發現用肉毒桿菌注射在幽門處,可起到鬆弛肌肉的作用,使食物能更順暢地進入小腸,而不是向上返流。

醫師說,切胃手術是肥胖病人的救命手術,但真正符合條件來做的人還是不多。圖非當事人...
醫師說,切胃手術是肥胖病人的救命手術,但真正符合條件來做的人還是不多。圖非當事人。(新華社資料照)

今年4月,白霖打完肉毒桿菌後,嘔吐頻率果然降低到一天一次,但兩周後,肉毒桿菌逐漸失效,他又回到了一天吐三次的常態中。第二次,他建議醫師使用幽門球囊擴張術,用胃鏡放進支架將胃撐開,效果能頂兩天。

現在,172斤的白霖開始試著接納自己的新胃,也看到了手術好的一面:畢竟現在他不用刻意健身節食,也能維持在之前費力才能減到的體重值上。

孟化正在爭取向醫院努力額外的兩間治療室,用來進行術前和術後的心理干預,讓新來的病人明白,切胃並不是最後一根包治百病的稻草,醫師也不能指望一台手術解決病人的所有問題。孟化認為,減重手術的第一目的在於治療極端肥胖與2型糖尿病患者,這也是「減重手術」不叫「瘦身手術」的原因。

「如果有人只是為了體型好看,那麼我一定會勸他不要去。」艾美麗在名為「減重手術後,我每天都在後悔」的日記裡寫道,「目前我對手術的後悔程度是50%,還是覺得很不值得」。

不過,白霖在切完胃後,成功拿到了心儀學校的研究生錄取資格,但他也發現,自己對學校「滿是俊男美女的幻想」悄悄破碎了,因為校園裡不乏普通相貌、普通身材的學生。至於切胃有沒有為白霖的面試帶來加分,也便無從得知。

減重 肥胖 糖尿病

上一則

英駐重慶總領事跳河救人 獲頒5萬人民幣獎金

下一則

7人1900元!浙江舟山普陀山便餐被批天價 調查結局大反轉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