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史指那指創新高 全周股指升逾2%

捐250萬元給挺川組織「真實選票」 金主提告要求退款

河南鄭州這個爛尾樓 7年熬死70多口人

31
業主們說,開發商刻意營造出豫森城景觀示範區「一種虛假的繁榮」,成了他們悲傷的開端。(取材自澎湃新聞)
31 業主們說,開發商刻意營造出豫森城景觀示範區「一種虛假的繁榮」,成了他們悲傷的開端。(取材自澎湃新聞)

前言:一場虛假的繁榮,成了爛尾樓業主悲傷的起點。7年熬死了70多口人,還沒能住進那個原以為是幸福的「家」。

豫森城裡雜草、建築垃圾和已經生鏽的腳手架。(取材自澎湃新聞)
豫森城裡雜草、建築垃圾和已經生鏽的腳手架。(取材自澎湃新聞)

無證內購 夢魘開始了

「如果沒買豫森城,也許我現在的生活不至於如此糟糕」,張華哭著說。

澎湃新聞報導,2014年,位於河南省鄭州市的豫森城,以均價7000元/㎡(人民幣,下同)開始了內部認購,遠低於當時鄭州房產均價約8500元/㎡,一時間關注度極高。

從位置看,豫森城位於「金二環」的城市主城區,出行方便,配套相對比較完善。東側雖緊鄰鐵路,有噪音困擾,但總體上瑕不掩瑜。

在低價和區位優勢的雙重刺激下,2014年至2016年先後,有2000多位購房者按照40%、70%和100%不等的付款方式購置了房源。張華就是其一,但這場無證內購從此成了她和其他豫森城業主們的夢魘。

幻想破滅 公主房沒了

2015年6月,張華和丈夫抱著當時只有半歲的麗麗,拿著東拼西湊的25萬元,以7100元/㎡的價格,首付40%按揭貸款買了豫森城一套89㎡的房子。從此,張華幻想著他們一家三口入住新家的幸福畫面:「麗麗會有一個公主房,房間裡都是粉色的……」。

幻想破滅於本該交房的2017年。隨後幾年,豫森城項目間歇性停工。2019年,南陽路街道辦事處在人民網領導留言板揭開爛尾真相,稱豫森城「因資金緊張,工程進展緩慢,無法正常交工」。2020年,豫森城16棟住宅樓全面停工,業主們情緒也從擔憂、不滿到了絕望。

今年1月15日,張華丈夫突發心梗離開人世,死前都無法入住新房,張華剪去長髮,留了寸頭,一肩扛起家計,帶著已六歲的麗麗繼續「堅強」的等待,但豫森城那套89㎡的房子仍然遙不可及。

豫森城是鄭州有名的爛尾樓盤,地處鄭州市農業路與沙口路交叉口東南角。報導稱,房間無水無電,就連單元入戶口的台階都是業主搬來石塊壘出來的。

王艷紅是2014年較早一批交款購房的業主,在賣房子的親戚介紹下,她覺得自己能用非常划算的內部價買到豫森城的房子,簡直就是占了大便宜,所以她還介紹了幾個朋友一起買了房。王艷紅說,如今房子爛尾,她和賣給她房子的親戚已經撕破了臉,不再往來。面對幾位跟著一起入了坑的朋友,王艷紅愧疚難當。

另一位業主王娜至今記得,2015年5月,豫森城營銷中心與景觀示範區開放時,開發商在現場向業主們描繪小區的美妙字眼:「七重景觀,綠洲家園,用花園把建築包裹起來。」王娜就坐在初夏樹蔭下的長椅上,看著丈夫帶著1歲多的孩子在草坪上嬉戲,似乎提前感受到豫森城業主的未來美好生活。「這以後就是咱們的家。」她對著兒子說。

「開發商營造出來一種虛假的繁榮。」回想起2015年1月份的那個決定,王娜仍後悔不已。

大孟砦村村民位於寧平街的安置區,40多間移動板房依次排在一邊,每間住房只有35平...
大孟砦村村民位於寧平街的安置區,40多間移動板房依次排在一邊,每間住房只有35平米。(取材自澎湃新聞)

回遷村民:再等也沒戲

豫森城是豫森集團進入鄭州的首開地塊,也是鄭州市金水區大孟砦城中村改造項目。報導說,2013年底,大孟砦村拆遷啟動,村民被統一安置在附近的寧平街最東頭安置區,每間住房只有35㎡。幾年來,這裡成了豫森城業主們觀測項目施工進展的最佳位置。

「一到周末就有不少業主來隔著牆看房,看著看著都開始哭了,他們肯定難受啊,幾十萬扔這兒了,房子也住不了」,大孟砦村民孟大爺說。豫森城緩慢的工程進度同樣讓大孟砦的村民也飽受折磨,「7年了,我們還飄在外面;7年了,我們村熬死了70多口人,還沒住上新房呢」,孟大爺看著近在咫尺的回遷房唏噓不已。

同樣處於停工狀態的大孟砦村三棟回遷樓,在豫森城商品房地塊西側,從外觀上看,進度似乎比商品房的施工要快,外立面已經做完,外窗也都安裝完畢。村民們說,之前有消息稱明年五一就能入住,可現在看來「再等兩三年也沒戲」。

安置區的村民仍保持著村莊拆遷前的生活狀態,家家門前都種著花,不少人還墾出菜地。這裡住著近80名大孟砦的村民,但幾乎沒有年輕人。「年輕人都出去租房了,這兒都是老弱病殘,我們出去租不到房子,這麼大年紀還一身病,賃房的也擔心人死房子裡啊,多晦氣」,村民說。

眼看著天氣越來越冷,對大孟砦拆遷安置區裡的村民們來說,一年裡最難熬的時候馬上就到了。

「新房」無水無電還沒有出人口,「入住」維權的業主自行搬來石塊,壘出單元入戶台階。...
「新房」無水無電還沒有出人口,「入住」維權的業主自行搬來石塊,壘出單元入戶台階。(取材自澎湃新聞)

夜宿維權 帳篷被扔了

10月24日上午9點。一些豫森城的業主又來到豫森城售樓部,這天前,他們已數不清自己來這裡詢問項目進展情況的次數了。但豫森城偌大的售樓部裡,只有兩三名保安模樣的工作人員,他們無法回答眾業主們關於項目進展的各種質疑。

「我們一家四口租了15㎡的房子,再不給我房子我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業主李靜在售樓部現場哭訴說,她和丈夫都是環衛工,靠著掙來的微薄工資,培養出兩名大學生,原本計畫買了豫森城的房子能改善居住環境,沒想到等來是一場家庭悲劇。「我都不敢提房子的事,一提我丈夫就吵我,在上海讀研的女兒現在就怕放假,因為她知道回來沒地方住」。

業主在爛尾樓裡搭帳篷住下。(取材自澎湃新聞)
業主在爛尾樓裡搭帳篷住下。(取材自澎湃新聞)

王爽2015年和男朋友在豫森城買了房子,本打算作為婚房,但婚結了,「孩兒都兩歲了」,婚房仍然遙遙無期。

張華和王娜也在這天來到了豫森城售樓部。張華帶來了被褥、一些生活用品,還有女兒麗麗,她說,快到月底了,如果她補不齊房租,只能搬離出租屋,屆時將無處可去;「我還是想帶著女兒住進去,這兒至少可以遮風擋雨」。

這不是張華第一次帶著被褥和生活用品來了。包括張華在內的八名業主,10月12日曾試著入住無水無電的「新家」維權,他們在黑暗和危險之中「喬遷新居」,沒有絲毫的喜悅。沒多久,售樓部保安發現後報警,拆下了他們安裝的防盜門,過夜用的被褥和帳篷等用品也都被扔了出來。

期間,王娜來到了6號樓前,這是她離自己購買的房子距離最近的一次,但她並不打算上去,因為她不想看到自己心心念念好多年的房子這副破敗的模樣。

其中一位在售樓部現場對業主疏導和勸解的保安說,他十分理解業主們的心情,「我姐也買了這兒的房子,我們也是受害者」。

政府介入 協調過程慢

中午11點左右,金水區大孟砦城中村改造項目指揮部楊姓主任來到了豫森城,解答了業主們的質疑。

「目前還有企業跟咱們談著呢,談好後就接盤,我們還在積極處理,只是進度有點緩慢。」楊主任說,在金水區政府的積極協調下,鑫苑集團已開始和豫森集團對豫森城接下來的建設以及交付問題進行交涉對接,因為項目體量較大,牽扯的環節過多,如今三方對接過程會有些緩慢。

部分居住環境困難的業主提出希望可以先入住豫森城展開自救的主張,認為這樣既解決了實際的居住問題,也能等著問題逐步解決。對此,楊主任回覆:「展開自救是最無奈的辦法,現在情況沒有那麼糟糕,豫森集團沒有破產就是為了把後續工作全部處理好,給業主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另外,楊姓主任也提到,因為豫森城仍處於停工狀態,缺少工作人員管理,安全措施也不到位,如果強行入住爛尾樓,存在著非常大的安全隱患,「希望業主們保持克制,等待事件的進一步處理」。

(應受訪者要求,業主均為化名)

人民幣 貸款 破產

上一則

孟晚舟案恢復審理 涉把資料交FBI的關鍵證人拒出庭

下一則

準新娘「被結婚」5次 告官勝訴怒嗆:冒名者會受懲罰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