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確診破1372萬 德州、加州同破125萬

被控非法集結 黃之鋒遭判刑13.5個月

夾縫生存的草根主播

51歲的東北人王桂英在不足20平方米的出租房裡,邊吃白水煮的面條邊直播,貨品散亂擺放在身後。(取材自新京報)
51歲的東北人王桂英在不足20平方米的出租房裡,邊吃白水煮的面條邊直播,貨品散亂擺放在身後。(取材自新京報)

無論是當今最搶手的團隊打造的豪華布景,還是克難又塞滿貨品的草根直播間,只要能說服觀眾掏錢買貨,就是成功的網紅主播。

11月6日上午9時,義烏市福田街道振興社區江北下朱村的街道上,一位男子身穿睡衣,腳踏拖鞋,提著一袋早點蹣跚走過。早點店老闆說,這名男子從前晚10點開始直播,近12個小時沒停,現在餓極了,出來找吃的。

和這位男子一樣沒日沒夜的直播帶貨創業主播,在有「網紅第一直播村」之稱的江北下朱村裡還有很多。在這裡,草根創業者占到絕大比例,共同特點是有夢想、有創業激情,但資本少。

江北下朱村因「微商第一村」走紅。(取材自小時新聞)
江北下朱村因「微商第一村」走紅。(取材自小時新聞)

直播間的打造,塑造了主播人設的定位。新京報報導,單身的草根主播為節省成本,通常住一居左右的小住房,直播、睡覺、吃飯都在裡面,也有主播乾脆選在戶外。所有主播都有自己的直播程序和話術,例如與粉絲互動頻次、點關注、粉絲燈牌、點擊購物車等,但最大化轉化點擊購物才是目的。

44歲的王賀進,安徽阜陽人。他身穿白羊肚馬甲,頭戴白毛巾,腰間系著一根紅綢帶,坐...
44歲的王賀進,安徽阜陽人。他身穿白羊肚馬甲,頭戴白毛巾,腰間系著一根紅綢帶,坐在租住的房間直播帶貨。(取材自新京報)

51歲的王桂英在不到20平方米的租住處,半蹲在床邊對著手機直播,背後是散亂擺放著貨品的貨架。直播間都稱她是「英姐」,因做小生意經營不善欠了錢,就和老伴到義烏直播創業,但做了2個月賺不多,老伴又去外地打工,留下她一人闖蕩。

資本少 創業沒有退路

草根主播沒有豪華的直播間,隨處都能播,這天下午在街道上,英姐就拿著毛線帽和圍脖,用激情高亢的東北話在手機前賣力表演著:「來吧,家人們,下雪了,天晴了,下雪別忘戴防寒帽,天晴別忘戴脖套……有需要的,英姐在直播間等你哦!」這段台詞,英姐連續拍了七遍。

晚上9時回到租屋處,英姐用白水煮了一碗麵條,對著屏幕和粉絲邊吃邊聊,直播持續至後半夜。有粉絲在直播間說,「你這個歲數真拚,可要保重身體」。她說,「直播就是創業,我沒退路,只能勇往直前」。

32歲的冉光輝來自四川,曾是高收入的地產策畫,和親兄弟到義烏直播創業;54歲的鐘芝友過去從事演藝工作,看好直播帶貨,下了決心來這裡從頭學起;38歲的向超從事直播行業培訓,直播間最高紀錄是8000人同時在線圍觀;24歲的鄭建濤則從江西來做直播三個月,他說,早上起來聽到撕膠帶裝包裹的聲音,就知道又有主播爆單了,「這是最美的聲音」。

24歲的鄭建濤戴著綠色的帽子和金色的鎖鏈站在直播間。(取材自新京報)
24歲的鄭建濤戴著綠色的帽子和金色的鎖鏈站在直播間。(取材自新京報)

為了養家,44歲的王賀進從安徽到義烏直播創業,之前做翡翠生意的他有兩個兒子,「不幹不行」;有兩個女兒的楊美媛曾做過娛樂主播,近1周已賣了30多單。

房租漲 行業擠生存難

直播潮引來有實力的廠家入駐,也帶動了村內房價快速上漲。報導引述42歲的李雲香說,五年前剛來時,一間店舖租金是2.5萬(人民幣,下同),今年3月後有的已漲到25萬,店家必須做到至少600萬至700萬營業額才能把純利潤賺回來。

不僅商舖漲,主播租住的民房也在漲。今年4月以來,已有商戶因為房租價格而選擇離開;很多主播被迫幾人合租或住在周邊村子,白天來江北下朱村找貨拍段子,晚上回去直播。

江北下朱村村主任金景喜說,房價降下來,商戶才會安心留下來。但他們沒有辦法干預市場上的租房價格,只能先要求村兩委的幹部帶頭降低房租。

報導引述直播業內人士分析,疫情期間,一些傳統電商和資本,甚至廠家、專業人士都聚焦直播這個「賽道」,所以今年直播行業非常擁擠,激烈競爭也使生存更難。

金景喜說,「廠家直接做直播是個趨勢,但廠家直播和之前銷售他們的供應鏈商家在利益上有所牽制,一些供應鏈乾脆就不賣他們的貨了,更受影響的是小主播,廠家自己直播去掉了中間環間,勢必壓縮了草根主播的生存空間」。

10月9日晚7時,王桂英拍完當天最後一個段子,坐在店舖休息。有新入行的主播上前和她交流直播心得,她說:「時常播著播著就哭了,哭著哭著就笑了。」正如一位幹了三個月的主播說, 「飢餓是最好的老師,沒有啥放不下的」。 

★暴紅推手 直播間裝修團隊

中國新聞組/整理

黃禹剛剛用半個多月的時間,幫「直播一姐」薇婭搭了一個新直播間。一台直接對臉拍攝的索尼攝像機,顯示出來的是一張精美且不失真的臉。這天,是2020年雙十一大幕開啟,盡情買買買的時候,而黃禹和他的團隊,全程在薇婭的直播間裡為她做保障。

錢江晚報報導,從一個小MCN(多頻道聯播網)機構老闆,到薇婭直播間專用搭建師,再到成為如今最搶手的直播間裝修團隊,黃禹裝修過太多的小型直播間。作為這個新行業的「領頭羊」,黃禹很享受用細微的燈光參數、考究的角度,把主播從漂亮變成更漂亮的過程。

黃禹大學讀的是法律,畢業做了IT,他定義自己是一個技術人,投入娛樂直播。那時候還沒有出現帶貨,鬥魚虎牙是最火的娛樂直播平台,黃禹招募了幾個主播,做起了MCN機構。

薇婭當時還沒有坐穩淘寶主播頭把交椅,他獲悉薇婭想解決穿黑色衣服臉上會曝光過度,穿白色衣服鏡頭前又會有一大片白的問題時,把自己手頭最好的裝備送過去,給她設置了1080P的輸出,沒想到「翻車」了,因為粉絲人數太多,薇婭當天的直播被很多粉絲投訴:太卡。

設備優 助力直播賣產品

兩人原以為是網速的問題,但黃禹翻箱倒櫃把各種老款手機逐一調試對比,才發現原因出在手機上:他們的手機硬件承載能力強,但部分粉絲的設備並沒有那麼好,屢屢出現卡頓。自此,黃禹成為了薇婭直播間裡,唯一能場場從頭看到尾卻兩手空空不用買買買的男人。

「我從來不會仔細聽薇婭在講些什麼。我的注意點全在她口紅的顏色有沒有失真,背景會不會過度虛化,甚至對焦一個產品,需要幾秒」,黃禹說。

薇婭播產品的效率極快,一旦對焦耽誤了時間,就會影響下一個貨品的時長。所以一切設備必須時刻準備著調整參數,以達到最優的狀態。

報導說,黃禹接手為薇婭換上高清的設備和燈光後,三個月內,薇婭的粉絲漲了50多萬。

2018年,他給薇婭的直播間加了壁爐、金色發財樹和白色厚地毯,結果那場的海寧皮草賣得出奇好,淘寶上甚至出現薇婭同款壁爐。他不敢說全部都是自己的功勞,但這證明了為直播間裝修設計這行業,有做頭。

黃禹(右一)怎麼也沒想過,做直播間的搭建也能成為一門生意。(取材自錢江晚報)
黃禹(右一)怎麼也沒想過,做直播間的搭建也能成為一門生意。(取材自錢江晚報)

為求美 主播要求大不同

在薇婭的新直播間裡,黃禹的射燈布局頗有看頭。

主體的直播分區裡,薇婭背後有一張本身就發光的LED大屏,打光讓薇婭和背後的屏幕具有主次感,也讓她面部的凌厲線條趨於柔和;服飾分區裡,相機機位和用光更講究,因為光太亮會顯得腿白胖,影響衣服展示效果;相機太高或太低,都會影響鏡頭前人的整體視覺效果。為此,黃禹曾專門為薇婭調製了幾束光影,讓她的腿顯得更加立體修長。

2018年,黃禹給薇婭的直播間加了壁爐、金色發財樹和白色厚地毯。結果那一場的海寧...
2018年,黃禹給薇婭的直播間加了壁爐、金色發財樹和白色厚地毯。結果那一場的海寧皮草賣得出奇好。(取材自錢江晚報)

報導說,黃禹最近將針對視頻的即時調光技術「達芬奇」軟件應用到直播中,可以讓主播的每一秒都變得更美,「都是為了美,不同的主播喜歡不同風格的美」。針對不同的妝容也各有方案,偏向自然的妝容,打光相對柔和,用陰影讓鼻子顯高;偏濃的妝容,則要減少臉上的妝感,避免整個妝容顯得臉髒髒的。

如今與黃禹合作的明星直播間越來越多,他說,明星的皮膚「真的都特別好」,很少有打光翻車的現場。有次Angelababy在直播開始前兩個小時,現場打光出現問題,燈光師請黃禹救場,他一下子就解決了問題,讓直播順利進行。

手機 房價 人民幣

上一則

華為賣次品牌底定 深圳智信接下「榮耀」自救

下一則

以為「月老想到我了」…誰知竟被「殺豬盤」盯上了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