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無證可合法 親屬配額增 拜登移民改革法重點看這裡

總統就職他倆造型最吸睛!迷因圖在網路上瘋傳

偏鄉小學 摔出名堂

麻田中心學校摔跤隊隊員在實戰練習。(取材自鳳凰網)
麻田中心學校摔跤隊隊員在實戰練習。(取材自鳳凰網)

江西麻田中心學校一度是武功山最偏遠的小學,在校長堅持以摔跤為特色、「體育治校」的理念下,14年裡,這所村小走出上百名摔跤運動員,56人被省、市級體校選中,一人闖進國家隊…

「體育」成了照進江西省萍鄉市武功山風景名勝區麻田中心學校(以下簡稱麻小)的那道光,不少人提起這裡都說,「那是一所摔跤學校。」

孩子們參加各類摔跤比賽贏來的獎牌塞滿兩扇玻璃櫥窗,每斬獲一枚獎牌,麻小的孩子都會先帶回家「炫耀」幾天,再將它送到校長朱志輝手裡,把「高光時刻」擺進摔跤訓練館。獎牌和證書越拿越多,超過200枚後,朱志輝沒有再去數過獎牌的數量。

孩子們參加各類摔跤比賽贏來的獎牌。(取材自中新網)
孩子們參加各類摔跤比賽贏來的獎牌。(取材自中新網)

山裡小學 七成是留守兒童

麻小裡近70%的孩子是留守兒童,朱志輝也從不掩飾對冠軍的嚮往。在自己六年專業運動員生涯中,朱志輝拿過省裡的一些名次。可是,沒有一次和摔跤有關,他在體校的專業是舉重,僅在中專即將畢業時短暫選修過半年的摔跤課。然而14年裡,他讓這所村小培養出上百名摔跤運動員,56人被省、市級體校選中,一人闖進國家隊,找到人生的另一種可能。

1996年,18歲的朱志輝應聘到萍鄉市蘆溪縣新泉小學任體育教師兼摔跤教練員。他身高不到1.6米,體重只有80多斤,留著齊肩長髮。

這麼矮小的人是教練,還要在咱們學校推廣摔跤項目?教師們想不通,書都讀不好的農村孩子怎麼練摔跤,「我們連體育課都沒上過!」

當時,他每周要上24節體育課,放學後還得帶隊訓練,夜裡才有時間研究動作圖解、看比賽視頻、琢磨教學方法,然後自己抱起人型沙袋練習摔打。

隊員多是附近鄉鎮學校和教學點挑來的。不上課時,他就帶著卷尺、秒表,踩著單車在各個鄉鎮學校和教學點轉,通過測試立定跳遠、仰臥起坐、爬竿和50米跑等項目,給摔跤隊選苗子,沒有手機的年代,各方聯絡多靠這樣的走家串戶。

麻田中心學校校長朱志輝在與摔跤隊隊員講話。(取材自蕭湘晨報)
麻田中心學校校長朱志輝在與摔跤隊隊員講話。(取材自蕭湘晨報)

走家串戶 靠簡陋廢材訓練

新泉小學是希望工程在當地援建的中心校,維持日常辦學都有困難,建一個用於摔跤訓練的場館顯得不太現實。朱志輝給上級打報告,向母校萍鄉市體校尋求支援。後來,學校挨著圍牆給摔跤隊搭建一間60平方米木瓦結構的簡陋訓練室,朱志輝也從體校拖回一車用舊淘汰的槓鈴、摔跤墊、深蹲架、人形沙袋等專業器械。

他把汽車內胎剪成長條,供學生們進行肌肉拉伸訓練;進行深蹲練習的槓鈴是用木頭製成的,朱志輝去山上砍來木材,靠著控制兩端木頭片的厚度調節槓鈴的重量;隊員還常去學校附近的小溪投擲石塊,鍛鍊手臂力量。

摔跤隊一日兩訓,早上訓練半小時,下午放學後還得訓練一個小時。訓練結束後隊員們一個個都精疲力盡,攤開手躺在墊子上一動不動,汗流得差不多了才起身回去,回家晚了,有隊員就把文化課作業落下了。有隊員連續兩天沒完成作業,班主任找朱志輝撒氣,有的還把學生「扣」在教室不許來訓練。

有隊員練著練著就不來了,朱志輝上門家訪,家長告訴他,語文和數學老師每天告狀,因為練摔跤成績跟不上,而成績跟不上的表現只是不按時完成作業。

暑假第一次帶隊集訓,朱志輝和來自七個鄉鎮學校的19名孩子一人一張涼席、一床被子,鋪在教室的地上,一睡就是兩個月。他起早去買菜,訓練結束帶著幾名稍大一點的隊員一起洗菜、做飯。

那時朱志輝19歲,沒下過廚房,隊員們總忍不住吐槽,「老師炒的菜可真難吃。」1997年,這群孩子去參加市運動會,獲得六金12銀的成績,囊括舉重一半的獎牌。

麻田中心學校摔跤隊裡也有女孩子參加。(取材自鳳凰網)
麻田中心學校摔跤隊裡也有女孩子參加。(取材自鳳凰網)

扭轉人生 小混混變成教師

一撥兒又一撥兒的學生因各種原因離開摔跤隊,又不斷有新人加入這支隊伍。被領進摔跤隊時,曾漢金只有十歲,早在村裡「打」出名氣,村裡同齡的孩子幾乎都被他打過,去他家告狀的人更不計其數。

學校老師紛紛勸他轉學,朱志輝卻認為這個孩子是摔跤的好苗子,跨上自行車去了曾家。說服曾漢金的父母後,朱志輝第二天就給曾漢金辦轉學手續。

一次訓練中,曾漢金踝關節受傷,痛得坐在地上哭著要回家,朱志輝幫他穿鞋子、繫鞋帶,在長長的台階前蹲下身子,背起他去食堂吃飯,飯後又將他背回教室,放學後再將他交到父母手裡,就這樣背了半個月。

早期訓練時,這個全村最能打架的孩子,受不了肌肉拉伸訓練的苦,痛得逃訓,朱志輝跑去他家勸導:「訓練哪有不苦的,放棄了,前面的苦就白吃了。」

摔跤帶曾漢金找到了人生另一扇門,他連續四年包攬省少兒賽的冠軍,一步步從市體校闖入國家隊,最好成績是全國摔跤錦標賽第二名。2012年,曾漢金因傷退役,回到麻小任教,「如果不是我師父把我領進摔跤隊,現在我可能是『小混混』在社會上打架」。

麻田中心學校摔跤隊在熱身。(取材自瀟湘晨報)
麻田中心學校摔跤隊在熱身。(取材自瀟湘晨報)

突破現實 為孩子找到自信 

到麻小任校長後,朱志輝一直想培養出冠軍來。剛開始,硬件條件很差。每次訓練前,隊員們都得先花20分鐘清理草地上的石子等尖銳物品。一場訓練下來,後背、肩膀和手臂總是被擦破皮。受限於室內場地,一些摔跤動作無法施展,只能勉強容納隊員進行兩兩對抗訓練。孩子受傷了、流血了、皮膚破損了,總能讓家長找到各種退訓的理由,家長沒有看到,其實教練也在草地裡陪著孩子們一起摔打。

可把時間拉長了看,這位小學校長就發現,自己不得不面對現實——並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去省隊、國家隊,每個孩子天賦不同,成為專業運動員的概率極小,摔跤給了孩子另一個出路,但能走多遠,沒人能保證。

朱志輝開始意識到,過於強調摔跤,孩子們其他的天賦和才藝被忽視了。於是,書法、美術、舞蹈等興趣小組活躍起來,校內沒有專業力量,學校從校外聘請當地農民畫家等輔導、授課。體操課、圍棋課、足球課、乒乓球課等體育類課程也日漸豐富。

兩年前,麻小摔跤館啟用,館內鋪上專業摔跤墊,樓道和走廊牆上照片一張挨著一張,有人來學校參觀、拜訪,朱志輝會引著他們從牆上的照片看起。一張張照片定格了孩子們比賽的瞬間和摔跤隊的發展歷程。在大多數農村家長不知道獎牌是什麼的年代,朱志輝把它們陳列在摔跤館裡,放大孩子們的閃光點。

麻小漸漸成了小有名氣的摔跤學校,可朱志輝的治校思路卻變了,「重要的不是培養冠軍,而是通過摔跤這個載體,培養孩子們終身參與體育的興趣。」他決定把摔跤作為突破口,體教結合,培養健康、陽光、自信的少年。

校長朱志輝和他的麻小摔跤隊。(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校長朱志輝和他的麻小摔跤隊。(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資源上門 師資硬體大擴建

正是摔跤方面取得的成績,給這所山區學校帶來愈來愈多的關注和資源。2020年,武功山管委會招聘15名在編老師,有11人被分到麻小任教。學校還掛起三個「國字號」招牌:全國教育系統先進集體、國家級體育傳統項目學校和國家級青少年體育俱樂部。

如今的麻小有裝備標準的體能室、摔跤館。今年,政府投入2500萬元人民幣對麻小重新規畫和擴建,新的教學樓將於年底全部落成。朱志輝說,未來將有一個更標準的運動場拔地而起,摔跤訓練館也會迎來擴建。

2020年9月,朱志輝入選蔡崇信公益基金會首屆「以體樹人」傑出校長評選十強。頭髮白了大半的他笑起來,皺紋悄悄爬上眼角。不訓練時,他喜歡一個人背著手站在操場上看著來回跑動的孩子們,見到獨自在角落的孩子,就主動上前聊聊天。

肌肉 人民幣 足球

上一則

長征1箭13星! 中國成功發射全球首顆6G試驗衛星

下一則

馬保國餘波…武術協會:不得以拳種、門派名義參加格鬥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