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吞三次指導「銀」恨 中華隊楊勇緯:可能是對手策略

薛曼26日會謝鋒與王毅 美:建立高層溝通管道非談判

不見天日 盜墓利益鏈進化

2014年3月,湖南常德臨澧縣公安局民警和臨澧縣文物局執法大隊工作人員在被盜墓穴現場勘查。(新華社資料照片)
2014年3月,湖南常德臨澧縣公安局民警和臨澧縣文物局執法大隊工作人員在被盜墓穴現場勘查。(新華社資料照片)

盜墓是一條充滿暴利且環環相扣的黑色利益鏈,兩千年來不斷演進,至今無法根絕。

2020年4月23日,安徽省淮南市警方分赴五個縣市抓捕了11名盜墓賊,追回各類文物40多件。這是一個由17人組成的盜墓團隊,成員來自山東、山西以及安徽合肥、廬江等地,他們在安徽瘋狂盜掘古墓葬,即使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也不例外。

這只是盜墓產業鏈的冰山一角。2019年以來,國家文物局接報各類文物犯罪案件200餘件,河南鞏義宋陵、河北趙王陵、湖北八嶺山古墓群、浙江吳越國錢槿墓等大型遺址、墓葬都遭到盜擾。另一方面,文物犯罪的集團化、職業化、智慧化趨勢明顯,作案越加隱蔽,使得打擊文物犯罪形勢非常嚴峻。

2017年8月,陝西鳳翔縣公安局刑偵大隊的民警,查看破獲秦雍城遺址系列盜掘古文化...
2017年8月,陝西鳳翔縣公安局刑偵大隊的民警,查看破獲秦雍城遺址系列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案後追回的文物。(新華社資料照片)

高科技 精準探墓勝專家

山西省公安廳刑偵總隊相關負責人說,近年來文物犯罪運用高科技手段增多,望遠鏡、紅外夜視儀、金屬探測器等設備被用於盜掘古墓。犯罪分工更細化,一條龍作業,形成了一個集盜竊、盜掘、運輸、窩藏、銷贓為一體的地下文物犯罪網路。從內地盜竊、盜掘、運輸到口岸、走私出境,直至文物出現在海外交易市場,常常只需要幾天時間。

盜墓者常被稱作「摸金校尉」,起源於東漢末年三國時期,曹操為彌補軍餉的不足而設立,專司盜墓取財,貼補軍餉。摸金一脈的絕技是尋龍點穴,根據山川形勢和星辰變幻判斷風水走向尋墓;而如今,盜墓的流程大致分為探墓定位、打洞挖掘,最後由專人進行「清坑」。

一般而言,探墓是最難也最重要的環節。從偵破的盜墓案件來看,盜墓分子對墓葬位置的掌握往往非常精準。以淮南市為例,警方就曾在盜墓者身上發現各地的縣誌、市誌,上面詳細記載了古墓葬的分布。文物系統出版的「文物地圖集」也成了工具書,還有盜墓者會研究風水星象。

一些「專家級」盜墓者的「專業水準」,讓文物專家都嘆為觀止。例如淮南市警方偵破的楚國「武王墩」盜掘古墓案中,團夥成員河南杞縣人夏玉震就因盜墓技術高超,擅長看風水、打探針、定墓室,擔任盜墓現場「摸金校尉」,還成了其他許多盜墓集團的顧問。

2005年,西安警方偵破震驚全國的陝西敬陵盜墓案,主角楊彬靠著自學文物鑑賞和風水知識,鎖定在西安市長安區龐留村附近的敬陵,陵墓主人是唐玄宗李隆基早年寵妃武惠妃。他與團夥先後六次進入古墓,將墓中最為珍貴、重達27噸的石棺槨切成31塊運走,後來被以100萬美元賣到美國,這起盜墓事件還在2019年改編成電影「長安道」上映。

楊彬選擇下手的古墓中,沒有一座是國家級或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他卻能判斷出墓葬的等級和價值。其次,深達35米盜洞直指石墓門,沒有一點浪費,且參與盜墓的人員多達20人卻沒有走露半點風聲。最後,楊彬從不在本地銷贓,都是直接聯繫外地甚至境外買家。這也讓西安警方,一直抓不住他的把柄。

根據媒體報導,楊彬硬碟裡,詳細分類整理了漢唐文物的品類、形制,還仔細標註了陝西地區陵墓的分布位置,堪稱一部現實版的「盜墓筆記」。

如今,盜墓賊操作精準往往得益於先進的裝備。如在偵破武王墩古墓被盜掘案件中,抓捕現場扣押了大量專業作案工具,如洛陽鏟、雷管、土製炸藥、升降機、紅外夜視儀、對講機、微型探頭等。淮南市山南新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大隊長高坤說,盜墓分子現在大多採用探針探查古墓位置,「基本上三到五根探針下去,就能夠確定棺槨的位置」。

在河南新鄭市的鄭國三號車馬坑內,牆上的盜洞清晰可見。(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在河南新鄭市的鄭國三號車馬坑內,牆上的盜洞清晰可見。(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完成古墓位置探查後,打盜洞則是另一項技術活。高坤表示,盜墓分子先後三次採用「擠壓式爆破盜掘法」盜掘淮南武王墩古墓葬,就是在地下埋好炸藥,爆炸時將泥土擠壓到兩邊,以形成一個可容納人上下的洞穴。這顯示盜墓已從野蠻式的挖掘向依靠技術開挖的方向發展。

細分工 全國聯動職業化

盜墓者的組織也「與時俱進」。2018年10月,盜掘過武王墩古墓的盜墓團夥又把目標鎖定了廉頗古墓葬,淮南警方發現該團夥成員從出資、探測、盜掘、運輸、倒賣到走私,形成一條龍且跨區作業的地下文物犯罪鏈條,且高度的職業化,甚至全國聯動,相互擷長補短。

在分工明確之外,盜掘古墓團夥通常有出資人,俗稱叫「支鍋」。高坤表示,這些出資人大多是當地有經濟實力的小老闆,想著以小博大,盜墓一旦成功就能獲得巨額利潤。而盜墓前,團夥的組織者也會收買墓葬附近的當地村民,形成內外勾結。

在盜墓團夥中,另一個關鍵性的角色就是懂得打洞和爆破技術的專業人員,他們被稱為「工程師」。當「工程師」完成墓穴定位及打洞爆破作業,就需要被稱作「苦力」的民工,進行挖土取土作業,最後由專業的人員進行「清坑」。

山西省公安廳打擊文物犯罪臨汾辦案中心負責人韓智慧介紹,盜墓者角色分工中,聯絡人、探墓人、清坑這三類角色是必須有的,且層級相對穩定。多位受訪警方人士並指出,在盜墓團夥中,最關鍵的角色其實是團夥裡的「聯絡人」,他們人脈深厚,隱密的盜墓圈子為他們提供了通達的地下關係網。

從組織到盜掘、再到運輸和銷贓,這是一條充滿暴利的黑色利益鏈,且環環相扣。

犯罪分子在盜掘陝西西安市唐貞順皇后敬陵過程中,將墓中石槨打包運往地面。(新華社資...
犯罪分子在盜掘陝西西安市唐貞順皇后敬陵過程中,將墓中石槨打包運往地面。(新華社資料照片)

獲暴利 可私人訂製淘貨

盜墓者一旦在豪華墓葬中得手,獲利十分驚人。2015年,遼寧省朝陽市公安局破獲「新中國最大盜墓案」,專家估算涉案文物的市場拍賣價值高達逾五億元人民幣。被盜文物中包括珍貴的玉豬龍、勾雲形玉佩、馬蹄形玉箍、方形玉璧等,涵蓋新石器時代直至清代的文物。

2019年1月26日,山西警方從境外成功追回被盜墓犯罪集團盜掘販賣的春秋時期晉國...
2019年1月26日,山西警方從境外成功追回被盜墓犯罪集團盜掘販賣的春秋時期晉國青銅重器、國家一級文物「晉公盤」,現藏於山西青銅博物館。(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這是一個規模齊整的盜墓鏈條:十個盜墓團夥成員中,有被稱為「祖師爺」的核心人物姚玉忠。還有資深考古人員劉某、監守自盜的遺址搶救性挖掘技工鄧某等四名公職人員,更多的是負責埋頭刨挖的農民。

據當時媒體報導,文物販子李某藉著自己「喀左縣文博協會會長」的身分從事非法文物交易,使盜得文物的出手及轉手速度都非常快;文物出手的價格以數十萬元人民幣居多,最高的是一個玉豬龍,價格高達320萬元人民幣。

在整個黑色利益鏈條中,不同角色往往對應著不同的獲利,但風險並不對等。山西省公安廳打擊文物犯罪臨汾辦案中心負責人韓智慧介紹,其中「苦力」最辛苦,但所得最少,一般盜掘一座古墓只有幾百元人民幣的報酬,但一旦被抓獲,往往承擔的刑事責任卻是最重的,挖一座古墓就要被判五年有期徒刑。

受訪的警方人士並表示,被盜掘的文物都有專人進行銷贓,甚至可以根據藏家的愛好,比如對青銅器或玉石器的特殊需求,進行「私人訂製」式的「淘貨」。

被盜掘的文物隨著利益鏈條的加長,價值也呈幾何式增長,越到末端暴利越大。此前一起針對淮南厲王劉長墓的盜掘案件,有兩塊玉第一次出手時開價60萬元人民幣,最後被一個江浙商人以120萬元人民幣買去。當公安機關追繳文物的時候,已經有人為這兩塊玉出價2000萬元人民幣。

另據淮南市公安局相關人士介紹,淮南武王墩被盜的一對青銅老虎,在黑市第一手價格是人民幣2000萬元,第二手過可能就上億元。該墓被盜的虎座鳳鳴鼓、編鐘估價都以億元計。

暴利之下,趨利的盜墓分子往往頂風作案,一些盜墓者以此為生,這也使得盜墓者即使服刑,出獄後重新犯罪的幾率也很高,成了「惡性循環」,甚至公職人員也淪為盜墓團夥的「保護傘」, 這使得斬斷利益鏈更加不易。

人民幣 公安 美國

下一則

貴州家暴男反被妻子打進醫院 網友:女俠幹得漂亮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