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曾拒華童念公校 金山詹姆斯·登曼中學要改名

華裔打第2劑疫苗嚴重腹瀉「馬桶上過1天」

孤獨感作怪 銀髮族刷屏成癮

幾位佩戴口罩的北京老年人坐在街邊的椅子上看手機視頻、聊天,打發午後時光。(中新社資料照片)
幾位佩戴口罩的北京老年人坐在街邊的椅子上看手機視頻、聊天,打發午後時光。(中新社資料照片)

中國有超過10萬的老年人對手機產生了嚴重依賴,他們孤獨的生活在打開一個個App和一個個的短視頻中。美其名是「銀髮族衝浪」,實則是尋求存在的價值和彌補情感缺失。

家住北京市豐台區的老李近來發現,老伴每天一起床就打開手機開始刷視頻,一整天離不開手機,沒多久就因失眠乏力就醫;疫情期間居家讀博的小趙,擔心沉迷於抖音的媽媽,注意力和記憶力都越來越差,正思索著要怎麼做,才能將媽媽「從這浪費生命的消遣方式裡拽出來」。

俠客島報導,近年智能手機的普及,短視頻的興起更大幅降低了互聯網使用門檻,使得許多原本認為「手機是現代毒品」的銀髮族,也被捲入了花花網絡世界,刷起手機的專注程度,不輸給年輕人。

根據行研機構發布的「銀髮人群洞察報告」顯示,銀髮人群移動互聯網月均使用時長,已增至每月至少118小時。也就是說,老年人平均每天至少有4小時在使用互聯網,有關數據在未來仍將呈上升趨勢。

10萬老人 日均在線10小時

移動內容平台趣頭條10月23日也結合澎湃新聞發布了「2020老年人互聯網生活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首次披露百萬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在互聯網上的行為偏好。報告顯示,0.19%的老人在趣頭條App上日均在線超過10小時,全國或有超過10萬老人在手機網絡上呈現極致孤獨的生活狀態,幾乎全天候生活在移動網絡上。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近期公布的數據,截至2020年6月,中國9.4億網民中,60歲及以上老年網民佔10.3%。在中國,99.2%的網民使用手機上網,這意味著,中國移動互聯網上活躍著約9600萬銀髮族。

這份報告以趣頭條60歲及以上百萬老年用戶的大數據為基礎,其中男性用戶佔比48.21%,女性佔比51.79%;51.12%用戶分布在一、二線城市,48.88%分布在三、四、五線城市。

圖為中老年女性使用智能手機上網。(中新社資料照片)
圖為中老年女性使用智能手機上網。(中新社資料照片)

報告調取了平台整體數據,對老年網絡行為進行多維度研究分析。數據顯示,手機已經成為銀髮族日常生活中重要的資訊、娛樂工具,資訊、小視頻、小說、小遊戲等功能緩解了老年人生活的孤獨,但也同時成為生活的寄託和依賴。

根據報告,60歲及以上老年用戶日均使用App的時長達64.8分鐘,比40歲及以上年齡的用戶多16.2分鐘,也高於所有用戶平均水平。

簽到打卡 最關心娛樂、影視

老年人大都在每天清晨5點起床時就打開手機,完成App上的簽到打卡任務,上午9時左右,老年人湧入App的數量達到高峰,之後回落。在之後的一天裡,80%的老人都會簽到打卡,到晚上9時至11時下線,平均一天登錄五次App,高於其他年齡段的用戶。這證實了不少銀髮衝浪族在移動互聯網上投入的時間已不輸於年輕人,並形成固定網絡生活軌跡。

報告顯示,在一天中的早、中、傍晚、夜晚四個網絡高峰時段,40歲以上中年人最關注的的內容分別是熱點資訊、社會、時政、軍事;而已退休的60歲及以上老人在早、中、傍晚關注的都是娛樂和影視,在此基礎上,晚上10時到凌晨1時,老人們會看一些社會資訊。

報告分析,老年人在退出社會職業角色後,他們關注的信息從社會回歸到家庭、個人生活,閒暇時間增多,孤獨感更為強烈,因此他們傾向於用娛樂、情感內容來充實生活。在他們關注的娛樂內容中,更偏愛家庭、子女等主題。

不少老年人玩短視頻玩成「老年網紅」。(視頻截圖)
不少老年人玩短視頻玩成「老年網紅」。(視頻截圖)

但數據的另一面是,進入60歲後,老年人的家庭子女事務參與度成指數下降。而趣頭條報告顯示,老年人在搜索與兒童相關的關鍵詞與中年人一致,按熱度排名分別是「蘇菲亞公主」,其次為「熊出沒」、「奧特曼」、挖掘機視頻、兒歌、寶寶巴士。

俠客島報導稱,銀髮族刷手機想看的內容大致有三種。一是爆款雞湯、情感寄託,例如「女人要對自己好一點」、「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或從短視頻製造的幻像中尋求情感慰藉;二是精神荼毒,舉凡扭曲三觀的「土味」說理、八卦絕學「招招致命」都能看;三是反智謠言,像是搜尋以「鍾院士」之名的各種養生謠言甚至自己都難以判斷的騙術,不斷轉發並提醒子女或朋友。

精神空虛 經常陷網路陷阱 

人民網輿情數據中心的數據顯示,網絡謠言、虛假廣告、網絡詐騙是老年人上網時常遇的風險,保健品詐騙、網絡傳銷、非法集資等則是老年人經常跌入的網絡陷阱。

而據調查,60歲以上的老年用戶更愛正能量、社會秩序、家庭倫理的內容,「愛」、「奶奶」、「媳婦」、「老公」、「孕婦」等關鍵詞的小視頻。對照趣頭條報告數據,小視頻是在圖文和金幣互動之外,老年人使用的第三大內容產品。

澎湃新聞引據趣頭條報告分析,當老年人的個人價值不能在社會和家庭得到施展時,老年人容易陷入精神的空虛。老年人對網絡產生依賴,源於其孤獨無法在現實生活中得到排解。如同那些沉迷於遊戲的年輕人一樣,對於老年人,網絡不僅可以打發時間,也是可以獲得價值補償的地方。

報告顯示,在100萬老年人用戶中,有1900人在趣頭條單個App上在線活躍時間超過10個小時,4000人在線活躍時間超過8個小時,而1.2萬老人超過了6個小時。由此可看出,當前社會存在一批極重度網絡依賴的老人。

報告顯示,全中國或有超過10萬老人在手機網絡上呈現極致孤獨的生活狀態。(取材自知...
報告顯示,全中國或有超過10萬老人在手機網絡上呈現極致孤獨的生活狀態。(取材自知乎)

信息鴻溝 辨別真偽成要務

報告並推算,全國超過10萬老年人對手機App產生了嚴重依賴。他們長時間活躍在網絡背後的根本癥結是,老年人的孤獨無法在現實生活中得到有效排解,而網絡互動和激勵獎賞恰恰彌補了老年人生活中的價值和情感缺失,因而使他們產生對單一網絡工具的過度依賴。

2019年2月春節期間,天津市衛健委曾開設了一條心理援助熱線,四成以上的來電均是40歲及以上的中老年人,其有有60%具明顯的焦慮、心煩、易怒、情緒低落等精神心理異常問題,以空巢、獨居者為多數。

俠客島則指出,不少短視頻戳的是老年人情感空虛的軟肋。復旦大學一項調查顯示,60歲以上老年人超過1/4感到內心孤獨,其中女性格外嚴重。而老年人沉迷低質甚至劣質短視頻現象,折射出的正是「代際間信息鴻溝」。

曾經,父母是手把手教子女認識世界、辨別真偽的人,如今,父母逐漸老去,幫助他們辨別信息真偽、適應信息社會,逐漸成了下一代的責任。抵制網絡並不現實,當務之急是相關平台要負起責任,社會和家庭也要行動起來,為老年人提供參與更多豐富活動的選擇,幫助銀髮族安全上網,利用網絡獲取有益信息,尤其防止被騙、沉迷。

趣頭條相關負責人在發布報告時也表示,希望全社會都能關注老年人的身心健康,用更多時間陪伴家中的老人,別讓App陪老年人度過晚年。

據趣頭條報告,在中國的大江南北,一首叫「萬愛千恩」的歌,是他們搜索最多的歌曲。聽了其中的歌詞「叫一聲爸媽,能有人回答比啥都重要」,「都說養兒養女為了防老,可你總說自己過的挺好」...你的銀髮父母親真的都像他們說的過得好嗎?不要讓父母只能在手機上尋找親情,回家陪陪他們吧。

手機 App 中國

下一則

女保鏢「帶得出去」 年薪比男高 95後的她很受關注…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