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抗變種病毒!輝瑞測試加強劑 莫德納研發新疫苗 

里程碑!美已打5000萬劑疫苗 17%成年人接種

懲戒?保護?未成年殺人犯 刑責年齡下調

在廣東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內,家屬隔簾觀看一場未成年犯的「內視觀想」體驗分享會。(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IC圖)
在廣東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內,家屬隔簾觀看一場未成年犯的「內視觀想」體驗分享會。(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IC圖)

刑責年齡下調了,輿論熱議懲戒少年殺人犯的下限究竟在哪?但對一個又一個被害人家屬來說,失去親人的痛,沒有所謂的上下限,只有無盡的悲傷與令人不忍的自責。

「已滿12周歲不滿14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罪,致人死亡,情節惡劣的,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應當負刑事責任。」10月13日,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審稿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法定最低刑事責任年齡的個別下調,是其中最受關注的內容。

中國新聞周刊報導,這次調整,可謂是長久爭議後的「靴子落地」。近年來,未成年人惡性犯罪案件被頻頻報導,且刷新公眾的認知底線。最近一起引發熱議的案件,是一年前大連13歲少年殺害同小區的10歲女孩,因加害人未滿刑法規定的14周歲刑事責任年齡,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責任。最終,這名男孩被公安機關收容教養。

該案被通報後,立刻引爆輿論,全網都參與探討這一年齡段的未成年人惡性犯罪是否應該懲治的問題。輿論的普遍傾向是,應降低刑事責任年齡,讓其受到應有的懲罰。一年後,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審稿回應了這一樸素價值觀。

要了解這項刑法修正案的背景,以及社會如何重視其中的相關規範修訂,要從不斷發生的未成年犯罪案件說起。其中幾件引發了廣大關注,直接或間接促成了這次刑法的修正案。

被6名未成年人逼迫賣淫後又被毆打、殺害肢解的陝西神木15歲少女。(取材自澎湃新聞...
被6名未成年人逼迫賣淫後又被毆打、殺害肢解的陝西神木15歲少女。(取材自澎湃新聞)

陝西神木少女案遇害現場。(取材自澎湃新聞)
陝西神木少女案遇害現場。(取材自澎湃新聞)

15歲陝西少女 遭少年逼賣淫分屍

2018年9月,陝西省神木市一名15歲吳姓少女從家裡出走後未歸,2個月後被發現遇害。根據警方偵辦結果,吳女出走後不久,被六名嫌疑人帶到一家商務賓館賣淫,因嫖客不滿意,他們便將她帶到了其中一人的叔叔家中,輪流用皮帶、拳腳、磚頭毆打數小時,次日發現吳女死亡,便將屍體肢解後在附近掩埋。

此案傳出後,民眾難以置信的是,這六名手段凶殘的嫌疑人全都未成年。2019年12月,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案中的第一被告人楊某犯故意殺人罪和強迫賣淫罪,被判無期徒刑,並處罰金5000元(人民幣,下同),其餘五人依故意殺人罪被判有期徒刑11年至15年不等。判決引來網民撻伐:如此殘忍的罪犯,卻因他們全都未成年而無法判死,公理何在?

這對吳姓少女的家屬來說更是煎熬。據報導,家屬表示,事發一年多,六名未成年罪犯或家屬從未給他們打過一個電話道歉,他們決定放棄民事賠償請求,只希望繼續追究涉案嫖娼人員的刑事責任,讓犯罪者受到嚴懲。家屬並稱,為了一個公道,女兒一年多來未入土為安。

因不滿管教太嚴而拿菜刀砍死母親的吳姓少年。(取材自新京報)
因不滿管教太嚴而拿菜刀砍死母親的吳姓少年。(取材自新京報)

吳姓少年被釋放後,因當地居民和學校家長不願接受他返鄉,曾和家人一度住在鎮上的賓館...
吳姓少年被釋放後,因當地居民和學校家長不願接受他返鄉,曾和家人一度住在鎮上的賓館裡。(取材自新京報)

12歲湖南男孩 拒管教持刀殺生母

2018年12月,湖南益陽沅江市泗湖山鎮一名34歲婦人被人殺死在家中臥室,兇手是她12歲的兒子吳姓少年。此案引起社會注目的,還有吳姓少年案發後看似毫無悔意的冷靜態度。

據報導,吳姓少年因為在家中抽菸,被母親發現後以皮帶抽打,他心生怨恨,拿菜刀連砍母親20餘刀致死,作案後先是拿母親的手機假借母親名義向班主任為自己請假,並告訴聽到慘叫聲後上門詢問的鄰居「沒事沒事,是我打了拉屎的2歲弟弟」。

吳姓少年因未滿14歲,不能進行拘留或進少管所,被警方釋放,由家長接回監管。家人原本想送他回學校上課,但遭到鄰居以及學生家長抵制,逼得吳父請求政府幫忙管教。吳姓少年當時仍堅持自己沒犯下大錯,因為「我又沒殺別人,我殺的是我媽,為什麼不給我讀書了?」。 

大連遇害10歲女童的母親,在女兒頭七這天到案發現場祭奠,忍不住悲傷痛哭。(取材自...
大連遇害10歲女童的母親,在女兒頭七這天到案發現場祭奠,忍不住悲傷痛哭。(取材自澎湃新聞)

大連遇害10歲女童陳屍的灌木叢。(取材自澎湃新聞)
大連遇害10歲女童陳屍的灌木叢。(取材自澎湃新聞)

13歲大連男孩 殺害10歲女孩拋屍

2019年10月,大連13歲蔡姓少年殺害10歲王姓女孩,並拋屍灌木叢。因蔡姓少年未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警方對他實施三年收容教養。遇害女孩家屬不滿裁定,對姓少年及其父母提起民事訴訟。2020年10月,蔡姓少年的父母因未履行,被強制執行後仍拒絕配合,被法院採取司法措施拘留15天,名下房屋也將於11月被拍賣。

「兒子殺人,家人一分錢也不賠償,公開道歉也沒有,這一家人太可恨了。」王姓女童的母親說,她原本打算等該案結束後,給女兒一個交代再火化,沒想到蔡家人會拒不執行法院的判決,女兒的遺體仍存放在殯儀館。

據報導,蔡姓少年在犯案後,還曾在微信群內發布了一段他在事發現場「圍觀」家屬發現遺體過程的視頻,並稱「警察要來找我了」。這段情節引來網民痛批冷血。

大連被害10歲女童生前的畫作。(取材自澎湃新聞)
大連被害10歲女童生前的畫作。(取材自澎湃新聞)

追究刑責 年紀小不是犯罪藉口

近年來接連發生的這幾件社會矚目案件,使得「降低刑事責任年齡」的呼聲四起。一個個有關未滿14周歲未成年人惡性犯罪的報導,使得降低刑事責任年齡的探討終於「出圈」。而對法學界來說,這一爭議早已持續多年。

中國新聞周刊報導,學者們的態度基本來說較為謹慎,這基於幾重考慮。一方面,有關未成年人犯罪低齡化、暴力化趨勢嚴峻的說法缺乏實證基礎。另一方面,一味降低刑事責任年齡,會使得未成年人過早地進入刑事司法系統懲治的範圍,可能不利於其身心健康發育。

與此相反,也有一些學者專家堅持認為,應該降低刑事責任年齡。他們指出,當前社會生活、教育水平都較從前有所提高,青少年所接收的資訊遠超從前,認知能力提前、心理也相較過去早熟。

在截然對立的觀點之間,還有一些學者認為可以引入英美法系的「惡意補足年齡」規則,即如果有足夠的證據表明未成年人能夠區分是非,但抱有主觀惡意,堅持違法,即使年齡不到14歲,仍然可追究其刑事責任。比如大連13歲男孩故意殺人案,根據媒體後來披露的資訊,其對自己未滿14周歲而無需承擔刑事責任有著清醒的認知。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少年法律研究所所長郭開元表示,自己此前並不贊同降低刑事責任年齡。2015年,他去湖南調查三個未滿14歲孩子殺害老師的案子,施害者被送進了工讀學校。但該案的法律效果、社會效果都有問題,讓他極受震動,後來主張刑事責任年齡可以個別調整,即未滿14周歲的未成年人涉嫌較嚴重的犯罪時,應追究刑事責任。

用專門矯治教育取代收容教養,是刑法修改的另一個相關重要變化。

報導引述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發言人指出,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審稿擬「兩條腿走路」:一方面在特定情形下,經特別程式,對法定最低刑事責任年齡作個別下調;另一方面,統籌考慮刑法修改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改相關問題,在完善專門矯治教育方面做好銜接。

二審稿中的新規定,意味著未來會用專門矯治教育來替代刑罰嗎?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未成年人事務治理與法律研究基地執行副主任苑甯甯表示,在最高檢核准的機制之下,未來會有12至14周歲未成年人罪犯,在特定情況下承擔刑事責任,但也會有這一年齡段的未成年罪犯經核准,進行專門矯治教育。

至於如何定義專門矯治教育、誰來管理、方案將如何設計、效果如何評估,都亟待具體實施細則的落地。

對於此次刑法修正案,中國網民的看法大都是「支持」,但也有不少網民認為,時代改變,年紀小已不是犯罪的藉口,刑事責任年齡應該再向下降低,並應在教育系統強化法制和心理教育,否則「法律的修改仍可能要用無數次血的教訓才能換來」。

教育 中國 警察

下一則

「以為是花不知是毒品」 江蘇75歲老太種罌粟被判5年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