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嘉年華郵輪」集團遭駭 員工顧客個資外洩

蔡英文感謝美贈疫苗增至250萬劑 籲杜絕謠言鼓勵施打

噴發式增長 脫口秀大爆炸

9月24日晚,北京「劇空間」劇場的脫口秀表演讓觀眾笑聲連連。(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視覺中國圖)
9月24日晚,北京「劇空間」劇場的脫口秀表演讓觀眾笑聲連連。(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視覺中國圖)

毫無疑問,今年是脫口秀「大爆炸」的一年,誰能想到,這門完全舶來的喜劇藝術,在中國從種子落地到結出果實只用了短短六七年時間。

「你們的票太難買了!」9月20日晚上,上海新天地笑果工廠演出的主持人剛走出來,底下的觀眾就喊了出來。「我花800(人民幣,下同)從黃牛那買的,聽說還有炒到一兩千的。」後排一個男觀眾說。「笑果」這場演出的票價為220至280元。

「確實是很難買。」 笑果文化首席編劇程璐為難地說,「我也要不到票啊,太難了。」而就在2013年底,程璐和其他幾個脫口秀演員在深圳一個酒吧演出,下面還只有四個觀眾。

不過六七年時間,這個在中國國內原本冷門又小眾的藝術形式已經登堂入室,一票難求。伴隨著行業公司「笑果文化」,一批現象級綜藝節目「吐槽大會」、 「脫口秀大會」和頻繁上熱搜的演員,脫口秀已成為中國喜劇大家庭中最年輕卻已獨立撐起門戶的一員,與在中國本土傳承已久的相聲、小品呈鼎立之勢。

登場白宮 黃西華人第一人

中國人第一次發現脫口秀和自己有關,要追溯到十年前。2010年3月,在一家跨國製藥公司工作的生化博士黃西受邀在美國白宮舉辦的記者年會晚宴上表演脫口秀,黃西在華人世界一炮而紅,被譽為「華語脫口秀第一人」。

接著,黃西在白宮的演出視頻傳到了中國。與好萊塢又跳又鬧的脫口秀演員不同,他只是安靜地站在那裡講,讓程璐這些中國第一批接觸脫口秀的人發現,原來「美式脫口秀不一定要表演能力很強,只要把文本寫好,穩穩當當站著照樣可以成為很厲害的脫口秀演員。」

後來,黃西出了書並回國發展,但黃西在央視主持的節目「是真的嗎」並沒有他的白宮脫口秀那樣受到歡迎,黃西給尚處萌芽階段的中國脫口秀上了一課,但他的美式幽默一度似乎有些水土不服。

2015年下旬,黃西在北京民族文化宮舉辦了兩場脫口秀個人專場表演「說東道西」。(...
2015年下旬,黃西在北京民族文化宮舉辦了兩場脫口秀個人專場表演「說東道西」。(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視覺中國圖)

脫口秀起源於英格蘭,興盛於美國。原本的翻譯來自「talk show」,亦稱為談話節目,但進入中國後,所謂的「脫口秀」形態指的其實是「stand-up comedy」(站立喜劇或單口喜劇),就是一個人、一支麥逗樂全場,取材多為自己對於過往經歷和當下生活的情緒感悟。

中國第一檔「stand-up comedy」節目為2012年5月開播的「今晚80後脫口秀」,由相聲演員王自健主持。一開始,很多人認為脫口秀就是單口相聲,但單口相聲更多的在表演,而脫口秀主要是講述自己的生活。李誕被朋友介紹進了「今晚80後脫口秀」擔任編劇,程璐不久後也加入了創作團隊。

在程璐的印象中,李誕極具天賦,「他想段子也太快了!說著說著稿子就成了,效率極高。」沒過多久,李誕就走向台前,自己講脫口秀。這檔深夜播出的節目,也為中國的脫口秀培育出了第一批觀眾。

點擊破億 2知名IP成關鍵

2014年,「今晚80後脫口秀」總導演葉烽同在湖南台共過事的老朋友賀曉曦在上海成立了笑果文化,李誕成為股東之一,程璐、王建國、池子等加入。「我們是一個行業公司。」 笑果文化CEO賀曉曦說,公司不只是節目製作公司,還一定要做脫口秀產業。

2015年,程璐和脫口秀演員思文結婚,他們仿效賈斯汀.比伯的「喜劇中心吐槽大會」,也拉了一個「婚禮吐槽大會」的微信群,做場對觀眾開放的婚禮吐槽大會,這次的成功試水,也讓笑果文化看到了「吐槽大會」這種形式的市場價值。

程璐。(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程璐。(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隨後,笑果獲得王思聰的投資及站台。最終,「吐槽大會」於2017年1月登陸騰訊,播出三天即達3000萬點擊量,截至2017年3月收官,第一季總播放量達到14.5億。在微博上,以「吐槽大會」為主話題的閱讀量為11.3億,討論量超過161萬,並多次登上熱門話題榜。

脫口秀在中國發展了近十年,直到「吐槽大會」的出現,才引向了更廣闊的大眾視野。李誕也因為在節目中的出色表現,成了家喻戶曉的脫口秀明星。當年4月、5月,笑果文化又相繼完成華人文化、南山資本、天圖投資、游素資本近2億元融資,成立不過3年估值已達12億。

「吐槽大會」在第一季火熱收官後,幾個月後推出了「脫口秀大會」,挖掘了池子、龐博、王建國、思文等年輕的素人脫口秀演員們,2017年10月收官時播放量突破十億。「吐槽大會」和「脫口秀大會」也成了脫口秀的兩個知名IP。此後,脫口秀廠牌爆發式增長,全國脫口秀廠牌已有五六十個。

2019年,笑果文化成立了新部門「演藝中心」,開始嘗試多種線下新喜劇表達形式。2019年5月,笑果接下位於上海襄陽北路的最早的美式喜劇場所「山羊Goat」。7月,第一家「笑果工廠」在徐家匯開業。除了固定演出,觀眾也可以申請在開放麥上場主持或是表演脫口秀,引爆受眾熱情。笑果文化副總裁劉麗娟說,年輕人已經把看線下演出視作文化生活的一部分。

上海「新天地笑果工場」9月下旬的演出安排。(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上海「新天地笑果工場」9月下旬的演出安排。(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可以說,要讓脫口秀輻射到更廣泛的人群,就必須讓更多人體驗到線下演出的現場感染力。經過節目的發酵和線下布局,笑果2019年線下演出的觀眾人數超過10萬,比2017年增長近500%,已有上百位演員登上過笑果的舞台。

2020年7月17日,247平方米的「笑果工廠」在上海「新天地」開業。劉麗娟說, 「新天地笑果工廠」開業僅兩個月,盈收已經完成了全年50%的目標,預計再過兩個月就會完成全年指標。 

行業紅利 「現在環境最好」

2019年9月,脫口秀市場已經發育到足以把單場常規演出帶進大劇場的水平,笑果文化在澳洲墨爾本可容納1200人的劇場開辦了脫口秀專場演出。原本計畫在2020年開發20場全球巡演,因今年初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暴發,只能暫時擱置。

今年上半年,笑果文化也遇到了創立以來波折最多的一段時期。元老池子出走、程璐思文離婚、「脫口秀大會第二季」冠軍卡姆因吸毒被捕,還有疫情的重創。賀曉曦說:「抗拒對未來焦慮的最好方法,就是去做眼前的具體的事。只要把事情做好,就會回到正軌上。」

今年6月,在「脫口秀大會第三季」錄製前夕,笑果文化召集所有演員驗尿,請律師普法,開節目動員大會。 9月23日,「脫口秀大會」第三季收官,平均每期播放量超1.1億,超過了前兩季。「女生閨蜜」楊笠、「北大網紅」李雪琴、金句頻出的楊蒙恩、憑藉音樂脫口秀形式奪冠的王勉等新人成了脫口秀明星。頻繁的演出,笑果文化七八十個職業演員已經供不應求。

9月30日,李學琴在遼寧瀋陽出席活動。(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視覺中國圖)
9月30日,李學琴在遼寧瀋陽出席活動。(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視覺中國圖)

 「中國現在是世界上脫口秀環境最好的國家」,黃西說,沒有之一,因為這種條件在美國是不可想像的,很多只有一年經驗的演員一個月就能掙個萬八千的,美國很多演員、編劇做了四五年都還沒個結果。

「節目給整個行業帶來了紅利,我們這個行業公司要做的就是去拓展行業的標準和高度。」賀曉曦說 。很多人將笑果文化比作德雲社,賀曉曦承認,笑果一直在努力地學習德雲社,「他們真的有太多東西值得學習了」。

「現在在路上隨便抓住一個人問,你知道什麼是脫口秀嗎?他能說出來,這事在短短五年之前還是不成立的。實不相瞞,我覺得我的理想已經實現了。」李誕說。

中國 美國 白宮

下一則

中國西安1檢驗師確診新冠 曾打過新冠疫苗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