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拜爾絲再度退賽 放棄自由體操單項比賽

東奧/男4x100米混合泳 美10連霸破世界 德雷塞爾第5金

「姜子牙」 一場國漫工業實驗

「姜子牙」電影海報。(取材自微博)
「姜子牙」電影海報。(取材自微博)

在試圖將美國的工業化創作經驗移植到中國國內動畫產業的過程中,電影「姜子牙」正進行著一場國漫工業實驗。

不一樣的神 文化衝突成契機

在四周是雪地、冰山的湖邊,姜子牙披著羽毛斗篷釣魚。他將釣起的魚,又送回水中放生。接著,鏡頭切換到水面之下,魚在水中變成了一隻冰藍色的鳳凰,從水下一把巨大的石斧旁飛過,穿過水面,飛向天空。

這是中國動畫電影「姜子牙」中的一幕。原定2020年春節上檔的「姜子牙」,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推遲到2020年「十一」檔期,但並未影響它的票房,上映三天,票房就破8.34億(人民幣,下同),在該檔期影片中排名第一,並掀起了「國慶看國漫,把『年』補回來」的熱門話題。

去年爆火的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片尾的彩蛋就是「姜子牙」的預告,使得人們對「姜子牙」的期待值也飆高。這兩部電影同屬彩條屋影業出品,但劇情並沒有內在勾連,主創團隊也不同。「姜子牙」由四位導演共同完成,其中三人試圖將曾長期在美國動畫工業工作的創作經驗,移植到中國國內的動畫產業。

「姜子牙」劇照。(取材自微信)
「姜子牙」劇照。(取材自微信)

2016年某天夜裡,程騰在洛杉磯家裡思考著,是否接受自己的老師、中國傳媒大學教授高薇華的邀請,返回中國參與製作「姜子牙」。當時,程騰在美國夢工廠做聯合導演。他說,因為文化衝突等因素,讓他想做的偏中國文化的東西,在(夢工廠)的工業體系下,很難釋放出來。

程騰多年前赴美國南加州大學讀碩士,後來到曾製作出「功夫熊貓」、「馴龍高手」等的夢工廠工作。他接到高薇華邀請那會兒,中國國內的動畫產業已顯現崛起之勢,例如「魁拔」、「大魚海棠」等動畫相繼登上院線,「大聖歸來」獲得近十億元的票房。

「我是封神迷,姜子牙在『封神演義』中留白很多,可發揮空間大」,程騰說,哪吒、大聖性格鮮明,姜子牙沒有那麼強的個性,但有智慧,他成神的道路,其實和普通人更接近一些,「這是一個不一樣的、中國的神」。於是在妻子的支持下,程騰返回中國參與「姜子牙」的創作。

電影中,姜子牙披著羽毛斗篷,在雪地、冰山環繞的湖邊釣魚。(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電影中,姜子牙披著羽毛斗篷,在雪地、冰山環繞的湖邊釣魚。(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從時間線上來看,「姜子牙」是「封神演義」後傳。封神大戰結束,姜子牙走上封神台的那一刻,原本應是他人生的高光時刻,卻因為犯錯被貶入凡間,陷入人生的迷茫期。在程騰看來,這個階段的姜子牙很像一個「社畜」,做事糾結、瞻前顧後。

此外,相比「封神演義」,「姜子牙」中改編最大的是配角申公豹。程騰看來,申公豹有點類似於當下語境中的「鳳凰男」,有上進心,但難擺脫出身妖怪的「種族歧視」。原著裡,申公豹是一個幾乎絕對的反面人物,但在動畫「姜子牙」中,他從反對者變成理解姜子牙的人。

移植美模式 講中國傳統故事

程騰返回中國前後,他在美國動畫圈工作的朋友李夏、王昕也回中國加入「姜子牙」團隊。李夏是他的大學同學,畢業後也來美讀碩士並留下工作。王昕90年代到美國讀書,2003年進入當時只有20餘人的暴雪遊戲動畫部,離職回中國參與「姜子牙」前,他已擔任暴雪動畫部藝術總監。

「姜子牙」團隊一共四位導演,除了海歸程騰、李夏、王昕,還有一位是李煒。李煒是程騰和李夏在中國傳媒大學讀書時的老師,製作過名為「我的師傅姜子牙」的短片,也曾參與「魁拔」、「大魚海棠」等動畫。

在中國,動畫製作幾乎都是導演中心制,導演對整部影片有絕對的把控。而在美國,動畫製作多為群策群力的製片人中心制。導演們嘗試在製作「姜子牙」的過程中,打通中西方的創作模式,將美國動畫工業的經驗,移植、融合到中國國產動畫中。

「姜子牙」導演程騰、李煒(中)與聯合導演李夏(右)。(取材自微信)
「姜子牙」導演程騰、李煒(中)與聯合導演李夏(右)。(取材自微信)

「姜子牙」團隊並採用與美國相似的工作方法。具體來說:動畫由四位導演共同執導,劇本開發階段則有五位編劇參與故事打磨,故事基調確定後,分鏡師、剪輯師會參與討論合適的視聽語言。

除了在工作模式上融合美國的動畫工業特色外,團隊在使用美國技術的同時,也設法做出具備中國本土氣息的視覺實現。

3D動畫技術發源於美國,像「功夫熊貓」、「馴龍高手」等3D動畫被稱為「美漫」。而2D動畫在日本最發達,「海賊王」、「火影忍者」、宮崎駿的電影等被稱為「日漫」。如果只是單純模仿,難以找到國產動畫獨特的氣質。

程騰和團隊在製作「姜子牙」時,先用2D手繪具中國風的動物毛髮、服飾、妝容等素材,再用3D建模技術製作。形成的動畫,既有3D動畫的立體感,也有手繪帶來的中國傳統氣質的特徵。

靠細節說話 重歷史文物考據

中國國內的3D動畫電影寥寥可數。「姜子牙」之前,知名的作品僅有「哪吒之魔童降世」和「大聖歸來」,其中「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超過50億元。人們被這兩部動畫吸引,一定程度上,是因為3D特效下動感的人物形象和炫麗的打鬥場面。

這一點上,「姜子牙」有天然的劣勢。姜子牙是一個瘦高、冷峻,擅長謀略而非打鬥的人物,遠沒有孫悟空、哪吒有動感。王昕說,他和程騰都擔心姜子牙會有點尬,「他不太說話,他也沒啥表情」。

團隊嘗試兩個解決辦法,一是將很多精力,花在設計姜子牙身邊的「四不像」、「小九」申公豹等配角與姜子牙的互動。「用這些熱鬧的角色,襯出姜子牙的冷,這樣反而會讓姜子牙在整個電影中顯得最有存在感,他的尬、木訥就變得有意義」,程騰說。

姜子牙和他的「寵物」四不像神獸。(取材自微博)
姜子牙和他的「寵物」四不像神獸。(取材自微博)

另一個辦法,是花精力打磨姜子牙的微表情。程騰表示,「我們會關注細小的魚尾紋這樣的東西,他作為一個成年人,不可誇張的大哭。東亞的電影中,好多酷大叔形象,都是那種靠細微的表演傳遞情感,比如宮崎駿的『紅豬』」。

團隊為姜子牙的人物形象設計過123個版本,有魔改、誇張,也有特別寫實像歷史正傳的版本,還做過很風騷、很屌絲的姜子牙,最後選了一個達到最好的平衡的版本。

在建築背景上,姜子牙處於商周交疊時期,這一時期的建築歷史記載極少,若使用唐、宋、元、明、清的古建築風格,又會導致明顯的穿幫。程騰說,他們用遺跡中的建築痕跡,給團隊負責製作建築的人員參考,也專門請來山東臨淄的專家,研究姜子牙墓穴的遺址。

實際上,在原著「封神演義」中,生於明代的小說家許仲琳也沒能解決穿幫的問題。作家六神磊磊曾撰文梳理其中大量的穿幫細節:生於商朝的紂王、容丞相,寫了1700年後唐朝才出現的七言律詩;雷震子的兒子唱的歌曲中有「離騷」的句子,而屈原要在800年後才出生;李靖的官職是陳塘關總兵,但總兵是2500年後的明朝才出現的官職。

對於大量古籍、文獻中沒有的場景,團隊會透過盡量貼合時代背景的想像去還原。比如:王宮須彌座設計得相對簡單,但底座較高、凸顯王室地位;宮殿的柱子較粗,體現了氣派,涉及的圖騰紋飾也參考當年的文物。

某種程度上,這幾位將美國動畫工業經驗帶到中國國內的導演們,也期盼著「姜子牙」能如同電影的這句宣傳語一樣:「太公歸來,一戰封神」。(中國新聞組整理)

美國 中國 電影

下一則

杭州女「出軌快遞小哥」 兩名造謠者都被判刑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