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想以軍禮風光離任?川普遭五角大廈拒絕

暴亂推手非草根川粉 AP:是川普競選團隊盟友

被黃牌警告的大同古城

圖為2016年山西大同政府對位於北城牆武定西門外的一座90米高的大樓爆破拆除,飛揚的塵土與古城牆形成壯觀場面。(中新社資料照片)
圖為2016年山西大同政府對位於北城牆武定西門外的一座90米高的大樓爆破拆除,飛揚的塵土與古城牆形成壯觀場面。(中新社資料照片)

大拆大建之後,大同古城這一輪的整改,是條無論多難都必須走的路。

拆真建假 小故宮恐被摘帽

站在氣勢恢宏的山西省大同古城城牆上俯瞰,文廟和關帝廟等歷史建築的北側,有一片屋頂坍塌的平房區,顯得格外破敗。這裡的許多居民大都買了新房搬出古城,66歲的呂臘喜和妻子是為數不多沒有搬走,仍住在老房子裡的居民。

「古城內原有約10萬人,當時計畫保留到3萬至5萬居民,但是沒有想到減少到現在這個程度,不到3萬人。」大同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大同古城保護與修復研究會會長安大鈞表示,這些人口難以維持古城日常運作。

最近這些年,經歷了「大拆大建」後的大同古城,一些意想不到的問題慢慢暴露出來。2019年3月,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國家文物局對大同等五個城市通報批評,大同的問題是:「古城或歷史文化街區內大拆大建、拆真建假」,若在限期三年內整改不到位,大同恐被撤銷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稱號,面臨「摘帽」的風險。

大同古城仿古街道。(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大同古城仿古街道。(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大同古城拆真建假是否普遍存在?大同市規畫和自然資源局名城科科長陳穎說,住建部和國家文物局通報批評的主要是代王府,它是明朝時期的建築,到清朝時已消失,重建恢復後,專家們有異議。

大同古城為方形城池,周邊分布著東、南、北三座小城,與古城共同構成歷史城區,城內又被平分成四個方塊,重建的代王府位於東北區域,是大同名城復興的重點工程之一,當地媒體曾將其稱之為「小故宮」。

商業為先 逾3成街巷消失

耿彥波擔任市長主政大同時期,代王府專案在2010年4月開始拆遷,次年啟動重建,一期主體工程在2013年耿彥波離職時完成。2019年,代王府周圍分別計畫建設商業和居住專案,西側商業設施由晉商聯盟(大同)文化旅遊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實施,投資規模為9.5億元(人民幣,以下同)。該公司還拿下了同一區域內的居住用地專案,預計投資31.9億元。

代王府的重建,代價是原有的民居被拆除。史料記載,大同古城有「四大街、八小巷,七十二條綿綿巷」,據不完全統計,在大同古城修復與保護工程中,有超過1/3的街巷徹底消失。所謂的「古民居修繕」,其實是推倒重來。

「現在回過頭看,專家們可能會認為重建代王府有一定意義。但重點是,當時把那麼多民居建築拆掉,重建的新建築卻沒有利用起來,我們也在反省問題」,陳穎說,過去幾年,大同重建的建築以明清建築為主,但根據清華大學團隊編制的整改研究報告,大同古城過去是北魏都城,不能定位成明清古城。

最近十年來,國家對古城大拆大建之風的容忍度在降低。2012年,因歷史文化名城保護不力,住建部、國家文物局對廣西柳州市、山東聊城市等8市縣進行通報批評,視整改情況決定是否請示國務院將其列入瀕危名單。2019年這一次通報,明確提出了摘牌的可能性。

兩部門通報批評前,大同市已經啟動總投資約為125.17億元的古城復興項目。但通報批評震動了大同,拆建中的大同古城來了個急刹車,城內各處重建專案停工整頓。相關部門給大同古城三年的整改期,陳穎說,「這三年相當於黃牌警告,整改不力就給你紅牌罰下」。

大同古城這一輪整改,某種程度是在清算過去幾十年以來城市開發遺留的舊帳。大同古城西南角的歷史文化街區,有標誌性建築華嚴寺、天主教堂、道教純陽宮等,歷史文化內涵豐富。

但根據專門研究大同四合院的張呈富的紀錄,古城建築幾乎每10年就遭受一輪破壞:上世紀50年代先後拆除海會殿和鐘樓;當地政府以妨礙交通之名,拆除了城中心的四牌樓。1964年及其後開始的文化大革命,又先後拆除了南城門樓和甕城的文昌閣。1979年,全城唯一倖存的南城門洞和登城馬道亦被拆除殆盡。

20世紀30年代的大同古城舊貌。(取材自澎湃新聞)
20世紀30年代的大同古城舊貌。(取材自澎湃新聞)

儘管大同古城已經傷筋動骨,但在1982年還是被國務院授予首批歷史文化名城稱號。古城鎮規畫保護專家阮儀三認為,主要是當時大同還保存有完整的歷史地段和街區。

然而,在張呈富看來,人們對古城的「建設性破壞」愈演愈烈。特別是在20世紀90年代,在舊城改造和城市開發潮的衝擊下,大同古城7.34公里長的主城城牆被拆近半,城內的四合院民居也被大量拆除。僅以1998年改造和開發教場街、大十字街兩條道路為例,共拆除民房7154間,14.88萬平方米,拆遷居民4259戶。

保護難題 體制機制相掣肘

古城保護刻不容緩。安大鈞在1998年成為大同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著手制定古城保護的法律法規。此時,大同正處於新一輪舊城改造的時期。安大鈞介紹,市政府要在古城內建設兩縱兩橫的井字型馬路,同時計畫把古城內的四合院全部改建為6層樓房。安大鈞對這一輪拆遷堅決反對,在他的堅持下,古城改造計畫中途擱淺,但此時大同古城的面貌已被改造得面目全非。

大同古城的修復工程是條艱巨的路。(Getty Images)
大同古城的修復工程是條艱巨的路。(Getty Images)

大同古城屬於典型的建設發展與舊城保護存在衝突的產物。最近幾十年,大拆大建似乎成了大同古城的「宿命」。中國城市規畫設計研究院名城所歷史名城學術研究部主任高級城市規畫師王軍在2016年撰文認為,經歷大規模拆除,大同古城閒置用地占20%左右,醫院、學校、文化館等拆遷殆盡,社區管理混亂、傳統生活網路和秩序蕩然無存。

安大鈞是大同第一版古城保護條例的主要推動者。新版「大同古城保護條例」將於今年10月1日起正式實施,這距安大鈞制定的版本已經過去了20年。這20年,始終困擾大同古城改造的另一個問題是,體制機制掣肘,各方打架。

曾任大同市城市規畫管理局副局長、現任大同市城鄉規畫委員會副主任兼專家委員會主任的張滃表示,大同古城在2000年的舊城開發,規畫局和規畫設計院夾在中間很為難,一邊是市委市政府要建設城市,一邊是人大要保護古城。做一個能讓各方滿意的規畫,難度非常大。

「體制和機制上,我們成立了領導組和古城管委會,協調各方」, 大同市古城保護與發展領導組副組長兼辦公室主任、市古城管委會主任武保洲表示,今年準備成立古城投資集團,一是參與古城保護維修,二是推動文旅發展,促進大同的城市轉型。

不過,大同古城管委會目前也遇到不少挑戰。古城管委會已經從市政府直管的事業單位下放到平城區,同時缺少行政職能。「我們還有補救措施,正在申報省級生態文化旅遊示範區,這樣就可以把古城保護的職能通過政府授權落實。」武保洲說。

體制和機制理順的同時,修復古城的方向重新擺在桌面上。張滃認為,國家通報批評後,漸進式更新更加明確,這是近幾年對大拆大建的反思。

「大同古城整改的方向是不能輕易拆遷,沒必要的就不修建,古城修復要走微更新的路」,張滃表示,否定大拆大建,不能把大量的人遷出去再遷回來,現在需要慢慢修,「這種修復工作難度大,就從技術上想辦法,無論多難都必須走這條路」。

投資 國務院 人民幣

下一則

鍾南山背書療效 板藍根賣到斷貨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